首页 > 时局头条  正文

以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浙”群奋斗者展现青春最炫姿态

2022-05-10 21:22:49

来源:

作者:

  在青春澎湃的五月,中国共青团迎来她的百岁生日。5月10日上午,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为中国青年运动擘画新的未来。

  以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展望前路,豪情满怀。

  在“浙”里,也有一大群青年们,他们正用着奋斗的姿态展现青春最绚烂的底色。


  600多个孩子的“代理爸爸”


  一大早,一群特殊的消防员爸爸们,正和结对孩子,进行消防演练。2007年,庆元消防救援大队松源站消防员与23名留守儿童结对,游忠贵就是首批“代理爸爸”中的一个。

  庆元县消防救援大队松源消防站班长游忠贵:(我们)在偏远山区,留守儿童比较多,因为父母基本上都要出去打工,所以我们一直把(关爱)留守儿童这件事做了15年。

  15年来,结对的孩子越来越多。游忠贵也从孩子口中的“哥哥”,变成了“叔叔”。

  庆元县五都小学学生 吴俊豪:他们就像我的好朋友一样陪我玩水,玩云梯这些,使我的童年充满了乐趣 。

  到现在,"代理爸爸"们已帮扶6所学校,结对600多名留守儿童。

  庆元县消防救援大队松源消防站班长游忠贵:我们大队特地开辟了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的区域,设置了全新的俱乐部基地,里面配备了专门的生活区、 游戏区 、学习室,还购置了一批电脑和书籍供孩子们使用。

  庆元县消防救援大队政治教导员刘道俊: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我们大队将践行训词要求,为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消防力量。


  舟山社区里的特殊志愿者

  正在为老人拍照的,是西河社区团支部成员——林泽锴。拍张合照,是这对老年夫妻的夙愿。

  舟山市普陀区沈家门街道西河社区居民 徐瑞娟:老头子行动不便 (也)不用花钱,这里青年人来拍,我心里感觉很感动。

  舟山市普陀区沈家门街道西河社区团支部团员林泽锴:也是在聊天过程中得知一些我们社区里住的老人两三年或者三四年没有拍过照片了。

  利用自身特长服务社区,是团支部34位成员长期的坚持。除了义务拍照,每周,他们还组织绘画、健康知识讲座等活动。

  舟山市普陀区沈家门街道西河社区居民杨和兴 :很多很多,每个星期都有的,我们也很开心,老年人变年轻了。

  舟山市普陀区沈家门街道西河社区团支部书记胡贞瑜:结合社区实际,开展一些有利于我们辖区包括老年人、幼儿、青少年的一些志愿服务,将我们青年活力发扬在一线。


  并肩“战疫” 台州三门“90后”夫妻档的责任与担当

  台州市三门县人民医院检验科医生方泽钧、胡妍妍近日入选“浙江好人‘疫’线面孔”名单。面对近期核酸检测工作量陡然增多的情况,这对90后夫妻克服各种困难,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责任和担当。

  下午4点,方泽钧结束了当天的工作。因为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了10多个小时,他的衣服已被汗水浸湿,被口罩长时间捂着的脸浮肿泛白,留下了深深的印迹。方泽钧说,近期三门旁边的天台县发生疫情,医院新冠核酸检测量急剧增加,他的工作时间大幅延长。“以前一天工作个七八个小时,现在一般是10个小时,有时候长的话,十四、十五、十六小时都有的。”

  由于工作时不方便喝水,方泽钧患上了肾结石和胃病。病痛反复发作,但他只是稍作休息,就立马回到工作岗位上。“我自己会定期做一下检查,看一下结石有没大起来,如果就不痛的话,就不医治了,等这波(疫情)过去后再去。”

  妻子胡妍妍由于怀孕,被安排在前台负责回复咨询、抽血、统计每天核酸检测数据并上报等工作。每天早上7点45分开始,一直忙到下午5点下班。就这样,胡妍妍一直坚持到4月17号,生产的前一天。她说:“我们也希望尽我们的绵薄之力,让疫情早点结束,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我们的小朋友。”


“95后”种稻女孩:与1200亩地相伴 做不一样的新农人

  

       总有一代新人换旧人,绍兴一位95年出生的女孩朱梦黎,接过上一辈老农人的“接力棒”,承包了近1200亩地,结合现代科技种植水稻,成为了一名不一样的新农人。

  伴随着一阵轰鸣声,一架6个旋翼、中间能携带60斤水剂药(肥)储存箱的超大无人机徐徐飞起。朱梦黎通过一系列的操作控制无人机,将肥料均匀地洒在刚冒出新绿的水稻田里。

  95后新农人朱梦黎:难,要炸机,后来偶尔也会炸机,我们这边电线杆太多了

  朱梦黎说的炸机,是指无人机由操作不当、撞上阻碍物等原因坠地,不过虽然操作有难度,但朱梦黎还是坚持学习和使用,她认为用科技解决了劳动力问题,提高了工作效率,是 “新农人”这个称呼中最“新”的一个特点。

  95后新农人朱梦黎:我们之前撒化肥,一个人一天,就这个尿素袋子,他们要背着,然后有一个机器打的。那个机器比较重,又因为是水稻田,脚踩进去是拔一脚踩一脚的,这个工作比较辛苦的。一天四五百元人家也不愿意来干,只能叫到两三个工人,一天只能施个一百亩。现在的话,一架无人机一天施个三百亩,像我们一千多亩地一个礼拜就好了,因为我们地比较散。如果地集中的话,两天就施完了。

  朱梦黎刚大学毕业那会儿,在外贸行业干了两年。之后辞职回乡种田,如今已经四年。 随着大规模机械化的应用,经济效益越来越好,朱梦黎也对未来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思考。她告诉记者,今年除了种植水稻,她还打算利用40多亩农田试行种养结合模式,在稻田的水塘里放养鸭子,养殖小龙虾。与此同时,她还考虑开展一些割稻、钓小龙虾之类的亲子教育研学游。

  95后新农人朱梦黎:种养结合,你的鸭子放里面,草也会少一点,然后地也肥一点。去年一千只鸭子,最后卖的话也有七八百只,我们家鸭子一般养半年以上,在卖100元一只,一年也能(卖个)七八万元。

  父亲朱兴华将女儿的辛苦都看在眼里,对于朱梦黎能接过他的交接棒,他也十分开心,他相信女儿能青出于蓝胜于蓝。

  朱梦黎父亲朱兴华:我想想根据她这样弄下去,比我们种田,第一个肯定是规模要大,第二个肯定是有前途的。

  踩着父辈走过的农耕路,朱梦黎希望能多点新的变化,为这条路增添点不一样的色彩。同时,她也期盼有越来越多的新农人加入这条道路,一起探索新的模式,开创新的农业致富路。

  95后新农人朱梦黎:(如果)更多新农人的出现,更多年轻人从事我们农业的话,应该能让我们整个产业更多的模式出现,像有些农旅结合各种新的模式出现,然后我们能有更高效的生产。

更多资讯关注金华新闻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