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正文

“三能”警察 | “户籍百晓生”胡红丽,9年写下26本“参考答案”

2021-11-29 11:12:5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徐健勇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6日消息 记者徐健勇 


 在磐安县公安局办证中心,流传着一部抢手的工作“宝典”。通过它,户籍警察们帮助百姓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户籍难题。它,就是胡红丽用9年时间写下的“参考答案”式工作笔记。26本笔记叠在桌上,像一座小山,见证着胡红丽这些年为民“正名”路上的呕心沥血。


  11月25日晚10点半,白色的灯光薄薄地铺在桌案上,窗外是浓厚的夜,胡红丽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研究着某9岁男孩户口问题的笔录,并把难点和解决思路记录在第27本笔记本上。而就在当天下午,某41岁无户口群众在她的帮助下刚刚落户。“加班在所难免,户籍问题涉及群众的核心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能尽快解决的就不能拖,我们办事要尽量让老百姓满意。”

  9年来,胡红丽奔波在基层一线,共计为93名无户口群众解决了户口问题。让胡红丽印象深刻的,是今年8月完成落户的一起案例,前后耗时共一年零八个月,战线从浙江跨到云南。

  2020年1月,胡红丽从磐安县公安局玉山派出所接手小吴落户难题。小吴时年23岁,14岁那年跟随母亲从云南来到磐安。16岁时,其母亲扔下她和继父,不辞而别。如今,小吴跟男友小傅育有两个小孩,小孩都有了户口,可她仍是“黑户”。

  “她只知道自己是云南省红河州人,具体村庄、亲生母亲的名字、老家任何一位亲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她现在的名字是到磐安后继父取的,原来的名字是用老家方言取的,我们这儿没人听得懂她的方言。”信息越少,办结的难度就越大,胡红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根据仅有的线索,胡红丽多次尝试寻找小吴母亲,均以失败告终。为了获取更多信息,胡红丽多次找小吴谈话。“小吴后来告诉我,她依稀记得当年她母亲离开云南时,好像说起过‘田脚村’‘金平’这几个字。”胡红丽猜测小吴可能为金平县人。

  小吴的男友也想起,手机里有一张小吴母亲早年的模糊照片。有了这两条线索,胡红丽开展了大量的查找工作,甚至请刑侦的同事帮忙。就这样,小吴母亲的具体身份逐渐明朗了起来。最终调查确定,小吴母亲为云南省红河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人。

  在云南省红河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公安局的协助下,胡红丽联系上了小吴的母亲黄某。今年8月13日,磐安县公安局玉山派出所成功为小吴办理好落户手续。“小傅抱着娃对我说,‘我都盼了四五年了,现在我老婆终于有户口了,可以登记结婚了’。当时,我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但心里很高兴。”胡红丽说,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自己的工作就值得。

  像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2018年12月,胡红丽获悉玉山派出所辖区一5岁男童因父亲服刑成黑户。她用整整两个月时间,反复联系绍兴市中心医院、绍兴市柯桥区妇计中心,奔走于省十里坪监狱,最终成功为这名5岁男童解决了户口问题。不仅收到群众送来的锦旗,更被省公安厅领导批示表扬。

  “户籍警察最难的是开展无户口人员的落户工作,这项工作复杂棘手,要吃透政策、弄通法规,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与人沟通、协调。”从警26年来,胡红丽先后在派出所、政治处、督察大队、办证中心多个岗位历炼。在办证中心的这些年,遇到一时解决不了的落户难题,胡红丽就会在笔记本上细致记下事件的情况、目前的难点、群众的诉求及联系电话,以及最终的处置方式和办理结果。同事说道,“经验丰富的胡红丽就是我们的‘户籍百晓生’。”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

“三能”警察 | “户籍百晓生”胡红丽,9年写下26本“参考答案”

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正文

“三能”警察 | “户籍百晓生”胡红丽,9年写下26本“参考答案”

2021-11-29 11:12:5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徐健勇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6日消息 记者徐健勇 


 在磐安县公安局办证中心,流传着一部抢手的工作“宝典”。通过它,户籍警察们帮助百姓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户籍难题。它,就是胡红丽用9年时间写下的“参考答案”式工作笔记。26本笔记叠在桌上,像一座小山,见证着胡红丽这些年为民“正名”路上的呕心沥血。


  11月25日晚10点半,白色的灯光薄薄地铺在桌案上,窗外是浓厚的夜,胡红丽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研究着某9岁男孩户口问题的笔录,并把难点和解决思路记录在第27本笔记本上。而就在当天下午,某41岁无户口群众在她的帮助下刚刚落户。“加班在所难免,户籍问题涉及群众的核心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能尽快解决的就不能拖,我们办事要尽量让老百姓满意。”

  9年来,胡红丽奔波在基层一线,共计为93名无户口群众解决了户口问题。让胡红丽印象深刻的,是今年8月完成落户的一起案例,前后耗时共一年零八个月,战线从浙江跨到云南。

  2020年1月,胡红丽从磐安县公安局玉山派出所接手小吴落户难题。小吴时年23岁,14岁那年跟随母亲从云南来到磐安。16岁时,其母亲扔下她和继父,不辞而别。如今,小吴跟男友小傅育有两个小孩,小孩都有了户口,可她仍是“黑户”。

  “她只知道自己是云南省红河州人,具体村庄、亲生母亲的名字、老家任何一位亲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她现在的名字是到磐安后继父取的,原来的名字是用老家方言取的,我们这儿没人听得懂她的方言。”信息越少,办结的难度就越大,胡红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根据仅有的线索,胡红丽多次尝试寻找小吴母亲,均以失败告终。为了获取更多信息,胡红丽多次找小吴谈话。“小吴后来告诉我,她依稀记得当年她母亲离开云南时,好像说起过‘田脚村’‘金平’这几个字。”胡红丽猜测小吴可能为金平县人。

  小吴的男友也想起,手机里有一张小吴母亲早年的模糊照片。有了这两条线索,胡红丽开展了大量的查找工作,甚至请刑侦的同事帮忙。就这样,小吴母亲的具体身份逐渐明朗了起来。最终调查确定,小吴母亲为云南省红河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人。

  在云南省红河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公安局的协助下,胡红丽联系上了小吴的母亲黄某。今年8月13日,磐安县公安局玉山派出所成功为小吴办理好落户手续。“小傅抱着娃对我说,‘我都盼了四五年了,现在我老婆终于有户口了,可以登记结婚了’。当时,我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但心里很高兴。”胡红丽说,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自己的工作就值得。

  像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2018年12月,胡红丽获悉玉山派出所辖区一5岁男童因父亲服刑成黑户。她用整整两个月时间,反复联系绍兴市中心医院、绍兴市柯桥区妇计中心,奔走于省十里坪监狱,最终成功为这名5岁男童解决了户口问题。不仅收到群众送来的锦旗,更被省公安厅领导批示表扬。

  “户籍警察最难的是开展无户口人员的落户工作,这项工作复杂棘手,要吃透政策、弄通法规,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与人沟通、协调。”从警26年来,胡红丽先后在派出所、政治处、督察大队、办证中心多个岗位历炼。在办证中心的这些年,遇到一时解决不了的落户难题,胡红丽就会在笔记本上细致记下事件的情况、目前的难点、群众的诉求及联系电话,以及最终的处置方式和办理结果。同事说道,“经验丰富的胡红丽就是我们的‘户籍百晓生’。”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