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一把“金剪刀”,为二院病人义剪17年

2019-02-14 12:50:53

来源:

作者:

金华新闻客户端2月14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在市区婺州街255号,有一家名为“金剪刀”的理发小店,店主肖师傅是广东人,多年前来到金华,并结识与他相伴一生的妻子,在金华定居了下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到金华市第二医院的病人需要理发师,就带着理发工具箱前往,从2003开始,每周三风雨无阻,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他说,只要有精力,他还会继续做下去。

从二院回来后,在给客人剪发

刚开始,他是为了给徒弟练手艺

肖师傅说,他在广东时,学的就是理发,1998年来金华闯荡后就开了这间“金剪刀”理发店。“从几平方米到十几平方米,几年时间里,理发店的规模越来越大,客人也越来越多,生意很好。”他说,当时广式的剪发技术是潮流,市区会的人不多,很多顾客都会慕名来找他设计发型。

“除了客人,还是很多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来店里拜师学艺。”肖师傅说,店里最多的时候有十几个徒弟。2003年,金华市第二医院老年护理院的主任来店里剪头发,因为是老顾客,在剪发时突然想他提出要求:“能否上门,给老年护理院那些没有自理能力的老人剪头发?”

“我当时看了一眼店里排队剪发的人流,心里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当场同意了。”肖师傅觉得,每个人都会慢慢变老,需要社会的关心,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很有意义。“听到我答应后,那位主任很激动地握住了我的手,说终于有人愿意去了。”

肖师傅坦言,当时答应前往,还有一个原因:让徒弟们有个学习和练手的机会。“在店里,大多数客人不会让徒弟上手,他们只能在旁边看着,学不到真本事。”他从二院老年护理院主任的了解到,病人对理发并没有很大要求,也同意给他们练手。

自此,肖师傅的二院理发之行就从未中断过。“每周三早上歇业半天,我会带上四五个徒弟前往,每次至少需要剪80多个人的头发。”他说,很多徒弟去了一两次以后都不愿意去了,怕脏怕累,只能耐心劝导。后来,想要继续学手艺的徒弟留了下来。“其中最积极的一个徒弟,现在已经是意大利的著名发型设计师,还有好多人开了自己的发型工作室。”

在精神科, 他把病人当做孩子看待

在老年护理院剪发2年后,二院精神科的相关人员找到他,希望能帮病区的病人剪头发、刮胡子。“在电视里,我曾看到过医生、护士被精神病人打的事情,刚开始心里有些忐忑。”精神科的工作人员看到了他的疑虑,主动要求带肖师傅去精神科看看这些人。

“看到这些病人,我惊呆了。”肖师傅说,很多病人脸上的胡子已经与头发连在了一起,是须还是发都已经分不清楚了,还有几个新收进来的流浪汉,头发整片结块,拖在地面上。不过,在医护人员的管理下,似乎并未看见电视剧里所存在的“乱象”。医护人员告诉他,精神病人一时发作的事情是有的,但毕竟少数,医护人员会在旁边看着,让他放心。

就这样,肖师傅同意了。“第一次带徒弟去给精神科病人剪头发的时候,就发生了惊险一幕。”肖师傅回忆,当时徒弟刚给一个病人剪完头发,顺手把剪刀放在了桌子上,没想到就被病人顺手拿了去,并拿剪刀头指着他,抗拒剪发,还时不时拿着剪刀往前戳,好在医护人员及时上前制止了。

就因为这次事故,很多徒弟开始抗拒去精神科为病人理发。“我也担心,但是既然答应了,总要坚持做下去。”肖师傅为了摸准病人的脾性,每次剪头发前都会向病区的医护人员“取经”。久而久之,他逐渐开始明白:其实病人就像是孩子,只要给他们安全感和善意,就会很乖。

“我每次去剪头发,都会带上一包糖,或是一些小零食,奖励给配合剪头发的病人。”肖师傅说,这是医护人员教他的办法,特别奏效。而今,病区的病人都已经认可了他,每当他来剪头发时,就会搬来椅子整整齐齐地排队坐在走廊里。二院四病区金护士长说:“现在很多病人须发一长,就会主动跑过来问:金剪刀什么时候来?”

如今,他独自坚持公益之路

如今,早已经没有徒弟跟着他一起去二院给病人剪头发了,而它还是一直坚守着。他的妻子曾劝过他:年纪越来越大,是否到此为止?但他始终放心不下。“如果我不去,那他们须发长了怎么办?”他说,他已经将此事当做了一份扛在肩上的责任。

病人脸上的胡茬越来越硬,刮胡刀片从原先每次只需要带几把,到十几把,再到几十把,工具耗费越来越多,他却还是乐此不疲。“刮胡子比剪头发还累,现在一个刀片最多只能刮2个人。”肖师傅说,精神科的病人不像普通人,不能每天及时打理,所以比一般人的要难处理很多。

“这几年,我最常去的是精神科的二病区和四病区(都是男病区),一周在二病区,一周在四病区,循环轮转,然后再兼顾老年护理院和女病区的一些病人。”肖师傅每周二晚上歇业的时候,就会告诉一些老主顾周三上午要迟些开门。他说,如果错过一个星期没去,那么有些病人就要等上个把月才能理发、刮须,心里会过意不去。

每周三清晨6点,肖师傅都会准时起床,到店里拿上工具箱,赶到二院为他们剪头发。“冬天,6点的时候,天还是一片漆黑,外面很冷,有时候也很不想起来。”他说,当闹钟响起的那一刻,他整个人是从床上跳起来的,这样才能强迫自己清醒起来。二院相关人员曾向他提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觉得,公益就应该有公益的样子。

每周三准时去二院“打卡”已经成为肖师傅17年来的习惯。“如果店里太忙或是真得有事情去不了,也会提前通知对方,并择期补上。”他说,中途虽然有过疲惫,但理智告诉他要为了那群“不自由”的人坚持下去。“只要我还干得动,就会一直做下去。”

48岁的肖师傅已是理发界的“大师”,很多曾在他这里学习手艺的年轻人如今都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大伙儿年节回来看他的时候,还常常会谈起一起去二院剪头发的日子。他说:“很多徒弟都对那段日子很难忘,既做了公益,又学了手艺,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