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这才是爱情的样子!他给患抑郁症的妻子拍了数千张照片

2019-02-16 16:40:47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唐旭昱

金华新闻网2月16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唐旭昱

钱钟书曾说过,在遇到杨绛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这般专一的爱情,让很多人向往,而这爱情的“模样”也出现在了我们身边。

36岁的东阳人蒋余锋,在30岁的时候,遇到了比自己小4岁的衢州姑娘陶芳芳。他为芳芳学会了拍照,也用数千张照片带芳芳走出了抑郁症。

喜欢你,就是想要把你拍好看

2013年,在银行工作的蒋余锋认识了同事陶芳芳。

2014年,蒋余锋喜欢上了这位长相清秀、笑容甜美的姑娘。

陶芳芳曾经抱怨过一句:“影楼拍出来的照片,一点都不好看。”然后,这话被蒋余锋记在了心里。2014年3月,完全不会拍照的蒋余锋买了人生第一台相机,他说:“我想追她,拍照会是个好的媒介。”

那会,拍照对于蒋余锋来说,就是打开相机,再按下快门,调焦、调参数、调光线,包括后期修图,他一样都不会。一开始,蒋余锋对着花花草草练习了不少。不过,给芳芳拍照后,她说了句:“怎么这么丑。”

从那之后,蒋余锋好几个月没敢再拍芳芳。从那之后,他和她却走到了一起。

陶芳芳喜欢拍照,所以蒋余锋没有放弃,继续对着花花草草练习,一遍遍看相机说明书,还去网上找教程,也摸索着学后期。

蒋余锋说:“我的摄影生涯是从和芳芳相遇开始的。”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芳芳第一张满意的照片,是蒋余锋在她刚起床的时候拍的。“那会我穿着他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脸也没洗,可还是好看的呢。”陶芳芳笑言。

2015年,两个人结婚了。婚纱照,是自己拍的。

“我大学学过德语,所以向往德国,结婚那年,他背着相机,我背着婚纱,先飞去了德国。”陶芳芳说,我们在景点打卡拍照,外国人竖大拇指,也纷纷送上祝福。在蒋余锋和陶芳芳看来,这样的婚纱照是与众不同的。

德国回来后,蒋余锋扛着相机、脚架,陶芳芳扛着道具和8斤重的婚纱,又去往衢州山里,“夏天蚊子太多了,爬到山顶,头发也乱了,一身汗”。

但婚纱照中的两个人,笑得很甜。爱一个人,在镜头里是藏不住的。

婚礼,是在陶芳芳家的院子里举行,芳芳说:“仪式马上要开始了,他还穿着短袖短裤在那拍婚礼现场呢。”

爱你,就想和你一起记录美好的样子

有一种嫁给爱情的样子是: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拍照修图。

即便结婚后,陶芳芳的抑郁症愈发严重,无法正常工作,蒋余锋的快乐依然是爱她、拍她。蒋余锋有严重的腰伤,但咬咬牙还是把拍照这事坚持下来了,他说:“因为她喜欢。”

那段日子,拍照是陶芳芳黑暗生活中唯一的光。

他们一起走遍衢州的山山水水,蒋余锋给陶芳芳拍下一组组美照。美照的背后自然是吃了不少苦,冬天下雪,夏天烈日。前一秒,镜头下的她是这样子的:寒风凛冽中被吹得睁不开眼,全身在发抖。下一秒,她已是他镜头里那个一袭红衣,手持油纸伞的灵动姑娘。

而蒋余锋做的,永远是拿着相机,盯着芳芳,不时心领神会地抓拍。“她的一颦一笑,哪个角度最美,都在我的脑海里。”蒋余锋说。

从日常生活,拍到武侠古风,蒋余锋镜头里的陶芳芳越来越美,也越来越健康。渐渐走出抑郁症的芳芳,开始对拍照有了更多想法,“我们想给照片注入剧情”。

陶芳芳喜欢武侠,也爱自己写点小说,2016年开始,两个人的照片便有了故事。写剧本、踩点、设计分镜头、找道具,需要男主角的时候,蒋余锋也会自己上。“当然,有时还是得找更帅气点的大学生,哈哈。”蒋余锋笑着说。

我问他:“所以,也拍其他人,对吧?”

蒋余锋挠挠头说:“嗯,但不多,拍其他人的同时,芳芳肯定也是在镜头里。”

陶芳芳在一旁插话道:“其实他的模特基本就是我,拍我都来不及了,哪还有时间拍别人,哈哈。”芳芳的语气里,有一丝娇羞和小骄傲。

你喜欢拍照,我也喜欢让你拍,共同完成一个个作品,就是很浪漫的事。

蒋余锋说,在他的眼里,芳芳有很多种美好的样子,他都想记录下来,“希望等我们老的时候,还能记得年轻时的样子”。

陶芳芳说:“和爱的人一起,一辈子坚持一件事,是值得回忆和骄傲的。好的爱情,单单是想起来曾和对方一起做过某件事,就能让自己从梦中笑醒。”

现在,因为拍照,蒋余锋和陶芳芳在朋友圈也小有名气,也因为拍照,芳芳最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5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数千张照片,便是蒋余锋和陶芳芳最简单的爱情故事。而未来,他和她还将有更多的照片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