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整形整出一堆麻烦 女子右眼睡觉时难闭合

2019-03-11 11:19:31

来源:

作者: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1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家住市区的高女士向本报反映称:2018年5月21日,她抱着一颗求美的心来到金东区陈海群医疗美容诊所做了眼部手术,本以为术后会拥有一双更漂亮的眼睛,结果却是一场劫难:不但外观没有术前漂亮,术后还出现了很多难以接受的疼痛和眼部问题,右眼至今睡觉时都闭不上。时隔近10个月,她与该诊所多次协商,均未能就此事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她希望诊所能承担起该负的责任。

爱美成劫难,术后出问题

高女士之前在市区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不错,经常有顾客前来光顾。“2017年,我看到一位常客割了双眼皮,觉得漂亮,就动了整形的心思。”高女士从顾客那里打听到割双眼皮的医院和主刀医生。

高女士一直觉得自己的内眼角太小,看到顾客的成功案例,就决定前往咨询。“当时该诊所的医生还在市区某医院任职,是整形外科的副主任医师。”高女士说,咨询后,该医生还建议她割双眼皮,说她的左右眼高度不一致,需要做眼上睑下垂修正术。

“要做这么多项手术,心里有些忐忑。”高女士当即表示需要好好考虑。一个月后,她再次回来咨询能否只做开眼角手术,对方却表示:要做就一起做,否则会不好看。高女士再次犹豫了。

第二年春天,高女士店面转让,空下来的她再次想到了这件事。“店面转掉后,我想先休息两三个月,就决定接受之前医生的建议,同时动3个手术。”她说,当她再次联系该医生时,发现该医生已经离开医院,自己开了一家医疗美容诊所。按照该医生的指引,高女士找到了金东区陈海群医疗美容诊所,并在此接受了手术。

“手术后第二天,纱布就拆掉了,但我的右眼竟然看不见东西,只有一点模糊的影子。”高女士慌了,赶紧询问情况。当时该医生告诉她,有可能是在术中不小心擦到了眼角膜,但不需要担心,用眼药水就可以恢复。后来,高女士的眼睛开始发炎,右眼完全睁开,睡觉时,黑色的眼球都是露在外面的。

“我当时有些害怕,跑到诊所,医生就拿了一根线把我的右眼下眼皮吊了上去。”高女士说,该医生表示这样的情况在3天后会有所改善,如果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再看看。3天后,眼睛的炎症并未消退,高女士便来到金华市中医医院眼科挂号治疗。“当时,医院眼科医生看了我的情况特别诧异,直接责问这是谁做的手术?医生表示无能为力,只能先把眼部炎症消除。”

好在高女士在用药后,眼部的炎症逐渐消失,但又出现了右眼眼结膜下垂的现象,且右眼在睡觉时依然无法闭合。“我当时特别气愤,质问诊所医生为什么会这样?”她说,对方给出的答复是还在恢复期,需要3个月时间才行。但是,3个月过后,高女士的情况并未改变。

之后,高女士相继去了金华市中心医院、金华市眼科医院就诊,希望能有所改善,但一直没有医生敢接这个再修复手术。“我现在特别后悔,还有些愧对父母。”她说,自从术后,她都不敢与父母见面,也不敢与朋友逛街,甚至不愿意让孩子看见自己这副“鬼样子”。

“恢复期”遥遥无期,多家整形名院无能为力

“从3个月到半年,再到一年,诊所总说还在恢复期。”高女士说,之前每次去诊所讨要说法,最常见的回复就是“还在恢复期”,但这更像是推脱之词。

高女士说,她希望对方可以给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至少让她的眼睛恢复到术前水平。最终,该医生决定带她前往上海九院治疗。

“该医生是带我去其老师处治疗的。不过,我担心他老师不够公正,就先挂了其他一个专家号。”她说,该专家看了她术前和术后的照片后直言:“你的右眼,有可能终生都闭不上了。”该专家说,上睑下垂术是用于睁不开眼睛或是眼睛中度或严重下垂的患者身上的,在高女士身上完全没有必要。当高女士问及该如何修复时,对方则表示没有办法。后来,高女士接受诊所医生的老师看诊,对方则说,让她再等等,有可能还在恢复期。

去年11月份,高女士又来到北京八大处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希望寻找专家矫正。该院专家看了她的情况后也表示很难修复,并表示甚至可能做了术后修复,情况比原来还要糟糕。“我的希望再度破灭了。”她说,上海九院和八大处是国内最顶尖的医疗美容机构,连这里的专家都说没有办法,让她很绝望。

高女士老家在东北,多年前来到金华定居,原本每年都会回老家过年。“因为眼睛,我去年没回去过年,怕家人看到吓坏,也怕父母担心。”如今,她的右眼除无法闭合外,还经常出现重影,也怕光怕风,一进空调房里就很干、很不舒服,平常出门带帽遮阳已成为常态。

希望诊所负责任,卫健部门已介入调解

“我多想这是一场噩梦,醒来后还是一个健康的自己,但每次醒来都是撕心裂肺的痛。”高女士用掉几十瓶眼药水和药膏,还是不能解决眼部的不适和疼痛,每天入睡前需要涂抹大量药膏覆盖暴露的角膜。除了身心伤害,术后她没有再工作,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损失。这次手术把她推向了人生的最低谷。

随后,记者来到金东区陈海群医疗美容诊所,该诊所的主治医师兼负责人陈海群的丈夫林开接受了采访。他表示,高女士的手术没有问题,并不存在任何所谓的赔偿问题,一般情况下在一定的恢复期内会恢复正常。

“医学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出现一些特殊情况也有可能的。”他说,之前和高女士进行过一些协商,最终承诺支付高女士10万元,但这仅作为人道主义的援助,并非承认治疗存在失误。高女士则提出,一次性赔偿需要20万元,或者该诊所有责任为她找到专家进行眼部修复。双方一时难以达成一致。

“关于这起纠纷,我们已经介入调解了四五次。”金东区卫健局医政科教科翁姓负责人说,他们从一开始介入时,就上门查验了该诊所及医师的相关资质,发现并未有违规现象。此外,在多次的调解中,也帮高女士争取到了最大的赔偿数额。

“最好的方式就是进行医疗事故鉴定,走法律程序。”该负责人表示,根据相关的金华市人民政府令,主管部门的调处金额最高只能达到10万元,再高则需要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由鉴定结果来定。接下来,他们将进一步调解,争取尽快解决。

“我真害怕哪一天眼睛就这么瞎掉了。”高女士说,在要求该诊所负责任的同时,也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好心人或医生能够帮帮她,推荐更权威的医生,让她能够走出病痛的折磨,回归到以前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