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我参与了“雪龙号”第35次南极科考

2019-03-27 17:52:24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季俊磊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27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很幸运,我参与了‘雪龙号’第35次南极科考之旅,让我的人生多了值得纪念的一页。”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医生丁孟德作为浙江省首位参与南极科考的医生,他觉得自己“赚”到了。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由来自80多家单位的351人组成,历时131天、航程30800海里、冰区航程2102海里、穿越4次西风带,丁孟德亲身体验了这一切。

讲述:丁孟德  整理:季俊磊                 

怀着激动的心情登上了“雪龙号”

去年,我们医院接到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的通知,要求委派一名医生作为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的船医。听到消息,我就向医院递交了申请报告。

“雪龙号”大名鼎鼎,已先后34次赴南极,创下中国航海史上多项纪录。医院同事对这艘“英雄船”十分向往,纷纷递交了申请报告。没想到这个机会落到我的头上,我很意外,很惊喜。当然,心理压力也挺大的,因为这代表着整船的科研专家把健康交到了我手上。

我开始关注南极的新闻,查阅一些南极考察的资料,让自己不至于对它一无所知。专业知识方面,虽然我对各科的医疗都懂一些,但也争取多学一些技能,保障科考队员的健康。

2018年11月2日,是“雪龙号”第35次出发南极的日子。在上海港,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心情特别激动。船体很大,上面“盖”了一幢7层“楼房”,“雪龙”二字气势磅礴。当我第一脚踏上甲板的时候,感觉身上的细胞都活跃起来。船上有中央空调,24小时供应热水的卫生间,冰箱、衣柜、写字台一应俱全,还设有游泳池、图书馆、健身房、室内篮球场、网吧、卡拉OK、洗衣房等完善的生活娱乐设施。作为医生,我第一时间参观了我的工作间,里面心电图、B超、手术室等一应俱全,甚至还能实现远程会诊,环境简直棒极了。

在船上,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地图。餐厅、会议室、驾驶室、走廊上都有,世界地图、北极地图、南极地图、科学考察航次图、中国首次北极科学考察路线图,还有南极中山站、长城站的地形图……当时我就想,此次南极科考之旅,必定有新的收获。

历时131天绕南极一圈,4次穿越西风带

“雪龙号”这次的主要任务是给中国在南极的各个科考站运输物资和补给,并进行南极区域的海洋考察。

我是第一次乘船出海,结果刚上船碰上了“下马威”。我们的船从上海港出发,正好“玉兔”台风来袭,海浪打得船体左摇右晃。恶心头晕,饭都吃不下。有经验的老船员教我们怎么适应,然后说,这只是“前菜”,更大的考验还在“魔鬼”西风带上,特别是强气旋来临时,可以造成西风带内狂风暴雪和高达十几米的巨浪……

“雪龙号”在11月17日上午靠泊澳大利亚南部港口霍巴特,进行淡水及伙食等补给、物资装运。经过赤道时,直接抽取海水放到游泳池,我们很多队员都下去泡了泡,游了游,感觉还真有些不一样。

18日下午离港,启程前往中山站,那段航程里,我们经历了第一次“魔鬼”西风带。在进入西风带之前,我们把所有重要的仪器、生活用品等都用绳子固定起来,怕被海浪打翻。西风带十分“猖狂”,常常会带来四五米高的浪涌,把船体打得晃晃悠悠的,严重时船体会造成十七八度的倾斜,整个人在船舱里都是斜着走的。有时候,“雪龙”好顶着巨浪前行,导致船体上下摇动,就和过山车一样;有时候又是左右摇摆,就像是在坐海盗船一样……队员晕得厉害,都跑过来拿药,我的工作间里就特别热闹。整整三天时间,“雪龙号”全速南下第一次穿越西风带,老船员说这还算快的。

经过12天的航行,11月30日,“雪龙号”达到南极中山站附近,无奈冰层太厚,破冰船无法继续工作,只能停在目的地40多公里之外,利用直升机、雪地车进行24小时卸货,很多队员一起帮忙。由于卸货楼梯太直,有些队员会不小心扭伤,我的工作就来了。船上没有X光拍片机,只能单凭经验判断有没有骨折、扭伤或是脱位,看完后还需要每天回访。

12月15日,“雪龙号”完成中山站的卸货补给后,前往新西兰克莱斯特奇接部分人员上船进行海洋科考。在这段航程中,我们经历了第二次“魔鬼”西风带,这次的风浪比第一次还要厉害,不得已选择了分段航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穿越西风带时,显得自如了很多。

紧接着,30日离港前往罗斯海新站(在建),我们需要第三次穿越西风带。当时,船上的气象员根据收到最新天气资料,建议提早一天出发,在有利于避开大风浪影响同时争取浮标作业。令人兴奋的是,2019年1月1日下午4时于52°39′S,175°20E成功布放浮标,水深4504米,成为中国首次、世界第三个在西风带布放成功浮标的国家,此次西风带航行也并未给我们造成多大的困扰。

1月6日到达新站,1月7日结束卸货任务后,“雪龙号”就向阿蒙森海航行,进行海洋考察。接着开赴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及人员轮换后,2月9日抵达中山站,开始中山站第二阶段卸货任务及回国科考设备、样品及考察队员的撤站上船工作。

2月14日,“雪龙号”离开中山站,启程回上海,遇到了第四次“魔鬼”西风带,这次有十几天的时间……最终一切顺利,3月12日,“雪龙”号回到上海港,历时131天,绕了南极大陆一圈多。

整个过程基本都在船上,自得其乐

这次科考工作基本都在海上,除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两次补给及中山站的一次参观外,就没有下过船。

船上的网络带宽很窄,平常用于向上汇报工作。为了方便队员联系,船上也开通了一条网络,但只能每隔半小时传递一份邮件,除此之外就没有网络信号,无法及时和家里联络。

我女儿去年上一年级,从小就特别粘我,刚上船不久,我就想她了,但是没有网络信号,不能进行视频通话,只能一遍遍地翻看手机里的相片,以解思念之苦。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靠港补给的时候,手机才有信号,我迫不及待地和家里人视频。女儿一看到我特别开心,一声“爸爸”简直融化了我的心。太久没听到了。

没有网络的生活有些枯燥,每天除了工作、看景,能做的事情不多。不过,科考人员来自多个不同领域,考察队经常举办各种讲座,我们称之为“南极大学”。那段时间我学到了很多知识,我还把这些专家教授的PPT都要了过来,打算以后慢慢学习。

考察队还专门组织了各式各样的活动,有唱歌比赛、篮球赛、猜字谜、做游戏……春节期间,还举办了一场春节联欢晚会。

作为船医,我的工作还挺顺利,整个过程没有多特殊的状况发生,大多是一些感冒、便秘、扭伤、冻伤等问题,处理起来也算得心应手。此次只有一名原来需要在中山站越冬的队员,怀疑得了胆囊炎,因为医疗器械有限无法确诊,只能随船回到上海医治。

一路都在倒时差,看尽南极风光

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东半球到西半球,队员们一路都在倒时差。从上海港到澳大利亚霍巴特,那里比北京时间早3个小时;到中山站,比北京时间又晚3个小时;到新西兰克莱斯特奇,比北京时间早5个小时;到长城站,比北京时间晚了12个小时;从长城站回到中山站,两地时间又相差9个小时……

到达南极时,正赶上当地极昼,太阳24小时都在头顶挂着,原本就休息不好的队员,睡眠质量更差了,安眠药也成了畅销货,每天来取的人很多。那段日子,队员们多少都有失眠问题,我也基本上没怎么睡好,有时只能采取药物干预的手段“强迫”自己休息,不然根本吃不消。

一路倒时差,也一路看尽了美景。

第一次到达中山站的时候,我看到了满地跑的帝企鹅,可爱极了,每只都胖嘟嘟的,走路一摇一摆,看到有人走过,就扑通一下钻到海里。我狂摁相机,记录下它们可爱的一面,无奈设备太差,它们还老是跑,留给我的总是傲娇的背影。在新站,我还见到了另外一种阿德利企鹅,体型相对较小,但也是萌态可掬。

南极海豹也很多,常常卧在冰面上晒太阳,一听到动静,就迅速窜到水里。鲸鱼也经常在船尾看到,脑袋露出水面呼吸……信天翁之类的海鸟,总是来当“雪龙号”的小尾巴。后来我才知道,船开的时候,后面会有很多小鱼跳起,它们是为了觅食而来。

南极不愧是唯一没被污染的土地。那里只有蓝白二色,不是蓝天接着白雪皑皑的大陆,就是白雪皑皑的大陆连着蓝色的海洋。偶尔,海洋上还会出现几座冰山。每当暴风雪来临的时候,雪花都是横着飘的,风一吹,陆地上的雪也会成片地卷起来,眼前就是一片白。遗憾的是,这次没有看见极光,我们不能深入到南极大陆走走,只能远眺,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