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1949年5月,郭慎敏(左)和金萧支队后勤部教导员蒋光进驻富阳城合影

2019-04-10 19:58:3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吴俊斐

QQ图片20190410200427

金华新闻网4月10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吴俊斐

@方的太阳:金萧支队唯一健在的领导,100岁了。者核实:“我1920年农历正月初一出生,100岁生日刚过去两个多月。”昨天,记者在浙江省军区金华干休所拜访了这位曾担任过会稽山人民抗暴游击司令部联络总站站长、印刷社(后改名为《鸡鸣报》)社长、金萧支队后勤部主任等职务的百岁老战士——郭慎敏,探访其传奇一生。

创办小学借以掩护和隐蔽革命同志,建立印刷社翻印文件和革命读物,筹建被服厂以保障战士供给、制造手榴弹支援前线……

激荡岁月,战火青春。身体健朗的老人说,百年人生一过客,自己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情是跟着共产党走。“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也要跟党走,爱党、爱国,好好为国家工作。”

小学教师化身夏威  投身解放战争

郭慎敏,原名郭仁民(1949年11月经华东军政大学批准改名为郭慎敏),出生在浦江县中余乡养元坑村一贫苦人家。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也是唯一一个有文化的人,15岁就外出当教师谋生。

“1945年2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5年8月,日本投降,9月,金萧支队北撤,我的入党介绍人沈建新也随部队撤走,我们这些人转入地下工作。国民党两面派,公开是两党合作,暗地里要消灭共产党,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上级命令我在家乡办一所红色小学,安置我党在敌后坚持斗争的干部到学校任教,既可以隐蔽干部又可进行革命活动。”1946年,根据上级指示,郭仁民改名为夏威,利用村里的祠堂办起了小学,建立了会稽山人民抗暴游击司令部后勤基地,他的战火人生从此拉开序幕。

087e8ef2-6bb6-4497-adbb-42e04817395e

1949年5月,郭慎敏(左)和金萧支队后勤部教导员蒋光进驻富阳城合影

“1947年武装斗争日益频繁,部队日益扩大,党政军联络任务十分繁重。上级要求,在诸暨和浦江边界建立联络总站,担负通往诸暨、浦江、富阳、桐庐、义乌等地情报和物资的传递及人员接待任务。”当年7月,路东路西的革命武装联合组建为会稽山抗暴游击司令部,担任军需处主任的夏威在家乡养元坑村建起了联络总站,并担任总负责人。

“我发展了10多个政治可靠、表现较好的农村党员担任联络员,在各县(乡、区)建立了健全、可靠的通信网络,制订了一套比较严密的接洽纪律,并建立了一条秘密运输线,将武器与物资送到前方部队。”在建立联络总站的同时,根据上级指示,夏威还带领众人在老家创办了印刷社、被服厂等。

“我兼任印刷社社长,印刷社设在党员郭振贵家边间柴屋楼上,寿晓霞、杨絮等五六个人担负专职刻印,后来曾在诸北时事简讯社搞过收报工作的杨雷也到印刷社工作,还设立了电台,从电台中收集各方面的消息,用报纸传播到我们的部队和人民群众中去。当时条件下做到这些非常不容易。”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等许多红色书籍、报纸从这里飞出去,在当时的浙赣线两岸、路西、江东等革命根据地遍地开花,为革命事业的发展和巩固,起到了理论上武装的作用。另外,夏威和战友们通过发报机把会稽山人民抗暴游击、金萧支队不断打击敌人扩大革命根据地的消息发向全国各地,配合全中国的解放事业。

765a9639-c0ac-41f5-ac76-54b71780cdaa

1949年春,郭慎敏和妻子在天堂雪水被服厂旁合影

与此同时,为了让在前线的战士们平安过冬,夏威等人克服没有技术工人及缝纫机、布匹等物资封锁比较严等困难,筹建起了被服厂。“被服厂刚开始没有固定的场地,今天搬东村做一天,明天搬西村做一天,后来我们将厂搬到养元坑村,由我妻子陈芝英全盘负责,但做了没几天,因坏人告密,遭到敌人洗劫,我妻子陈芝英侥幸逃脱,但技术工人王大木、军属郭友才等人不幸被抓,壮烈牺牲。后来,被服厂又搬到了桐庐一个叫天堂的山上,非常隐蔽,山窝里只有30多平方米的一小块平地,外面看不到,大家进出就靠一根大野藤上下攀爬……”尽管当时条件很艰苦,但夏威和党员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克服重重困难,从敌人眼皮底下购买了棉花、布匹,日夜赶制出大量军用被服,并通过四通八达的地下交通路线,送到前线战士手中。

“部队日益扩大而武器不足,支队指示后勤部迅速创建修械所,以适应形势需要。”1948年10月,已被中共路西工委任命为金肖支队后勤部主任的夏威又受命建造修械所,修理枪械、制造木柄手榴弹供战斗部队使用。“我们四处找木工、车工,买来土硝、木炭以及炼铁用的汽油桶、风箱等,开始制作手榴弹,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试验,血的代价终于换来成功,我们花两个月的时间生产出了3000多枚手榴弹供应前方部队,为前线作战歼敌和反扫荡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曾多次遇险  两位亲人遇害

宣传革命道理,发动群众,秘密发展党员,不断壮大革命力量,夏威利用家乡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革命基础,把养元坑村建成了一个固若金汤的红色堡垒村。但在那个白色恐怖笼罩的日子里,危险无处不在。

1948年4月,夏威到诸暨的渎溪乡朱宅村为抗暴大队筹集钱款,不料遭遇敌人包围搜索,大小路口均被封锁,根本无法出村。情急之下,他躲进了一位民间中医家。中医没在家,中医的夫人藏起了他的枪支,并让他躺在床上佯装成病人,使其躲过一难。

类似的危险每天都在上演,但夏威从未退缩过。而他的家人在他的影响下,也渐渐地从原先的不理解,转为默默支持他,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他的母亲为革命同志筹粮送饭、妻子负责被服厂等工作,而他的父亲则积极为联络站送情报、放哨站岗干一些力所能及的革命工作,最终这位伟大的父亲,在1949年的春天不幸落入敌人之手,由于不肯屈服,敌人用绳子将其活活勒死。新中国成立后,被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而夏威的连襟周秋水在1949年4中旬在国民党袭击被服厂时被俘,被敌人锯下头颅壮烈牺牲。

心系老区  不忘传承革命精神

1949年5月,金萧支队与解放军会师后,夏威被分配到第四军分区后勤处任处长。1949年9月,被调往华东军政大学学习,11月,改名为郭慎敏。

随后的几十年,郭慎敏先后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工作,后来又被派调国务院第二机械工业部下属浙江衢州某铀矿、贵州息烽县筹建原子工业的水冶厂工作,最后在丽水军分区离休。

尽管工作调动频繁,但他和家人从无二话。每到一地,他都积极发挥革命战争年代的作风,不管遇到怎样的难题都会想办法一一解决。

离休后,他心系革命老区,经常走访根据地,多次给老区和灾区捐款捐物,在2013年撰写了《踏遍青山》一书,并担任金华市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不忘传承革命精神。

“他很热心,离休后就承担起了干休所的绿化管理工作,平时看到路上有棵草,都会弯腰拔除。我们宿舍有的门不是很好,年代久了,经常会开不起,当年七八十岁的他还经常帮人拆修门。现在年纪大了,但写得一手好字的他还是年年帮我们这些邻居免费写春联。有些房子没人住,每年春节,他都会一一贴上春联。”陈女士和郭慎敏是多年的邻居。

“这些年,许多革命老区建红色纪念馆,找到他,他有求必应。”郭慎敏的儿子郭建昌告诉记者,父亲尽管已是百岁高龄,但今年以来,多次应邀给一些红色纪念馆题词、作报告。“有时,我们觉得年纪太大了,让他有些地方能推就推掉,但他总不拒绝。前不久,诸暨大唐革命陈列馆请他去参加揭幕,他尽管身体不适,还是去了。市区和外地的一些学校经常联系他,请他讲述革命故事,他都很认真地准备、热情地接待。”郭建昌说,父亲之所以长寿,和其在革命战争年代所养成的乐观、知足精神有关。

“八年烽烟起,万里战火飞。金萧军旗在,勇士终不悔。”郭慎敏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忠于入党誓言,积极工作,特别是参加人民解放军,为新中国成立出了力,为国家建设作出贡献,我感到无限光荣,觉得自己的一生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