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故乡的清明

2019-04-03 20:27:47

来源:

作者:

■王宗余(兰溪市公安局)

清明节作为传统节日,与端午节、春节、中秋节不同。端午看到的是热闹,中秋感受到的是团圆,春节体会到的则是喜庆,情感都过于浓烈,而清明节,哀而不伤,更有些情致,我对故乡梅溪的清明节,心心念念得更加厉害。

“清明细雨催人哀,漠漠墦头野花开。手端祭品肩扛锹,却为先坟上土来。”这是老家清明祭祀的传统。在外打工的人,清明将至,便会从四面八方往家赶。田野道路,处处可见祭祀的人,颇为热闹。但女子是很少去坟茔的,这与北方某些地方“阖村哀声连一片”的场景颇有差异。而今,祭祀却只成了父辈的事,鲜有老家人,为了清明祭祀从遥远的另一个故乡回到老家。“一条老狗,一对老人,一间空落落的大房子”成了老家四邻八村固有的景象。

清明祭祀缺不得清明粿。老家人晓不得介子推,更不清楚清明粿的起源与“禁火”有关,可老家的女子却都通晓清明粿的做法。清明粿看着小巧,却也是项“大工程”。光原料艾草这一项,就得经过摘、煮、剁、拌、碾诸多工序。做成的粿呈圆形,手艺学得精巧的,还能用这面粉团子捏出个鸡鸭鱼鹅来。老家人甚至以此来品评女子贤惠与否。现在网络发达了,网购的清明粿替代了传统的手工制作,只是从网上购得的清明粿,再也吃不出儿时的味道。

《岁时百问》中记载:清明,万物生长之时,皆清明而洁净。唐代诗人韦应物有诗也说:“清明寒食好,春园百花开。”清明节名为慎终追远,看似颇为肃杀,实则孕育着勃勃生机。仅映山红、紫荆花,就足以把老家的山装点得格外俏丽。

野菜该是大自然对江南人一项最大的馈赠。在古代,北方一旦饥荒,树皮被剥光吃尽,这种情况在江南是不常见的。在清明前后的那些日子里,老家梅溪的娃娃、妇女,往往腰里别一只蛇皮袋,或者挎上一只竹篮,攥一把镰刀,成群结队地奔赴野外寻找食材。所谓“江南野菜七个头”, 马兰头、荠菜头、薤白头等等,还有春笋、地皮菜之类,俯拾即是,且无一做不得菜,如酸菜炒笋、香椿炒鸡蛋、豆腐炒野蒜、清炒葵菜,道道鲜美可口。 现在,脑子活泛的老家人,逐渐摸透了城里人的脾性,打起了“野菜”的主意。大棚种植、定点派送,这野菜生意,帮着不少老家人致了富。

在社会发展大潮的裹挟下,故乡的清明越来越远,远到成了一份沉甸甸的回忆。前些日子,接到父亲的电话,家里一切安好,门前当年清明时与他一同移栽的映山红,虽未拾掇,却也开得烂漫。突然有一股子强烈的思念噎在喉头,竟咽不得一口清茶,眼圈也泛了点点红晕,许是雨蒙了我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