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山地“跑步鸡”成脱贫致富鸡

2019-06-14 13:52:12

来源:

作者:

金华新闻网6月14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东阳市六石街道紫岩山村有一座紫霞山。这里没有《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和至尊宝,却有一个跛脚养鸡大王的故事。

7年前,紫霞山还是一片荒山。跛脚青年金特承包后,栽种果树,放养鸡苗。如今,荒山变成宝山,遍布花果,连鸡也成了漫山遍野撒欢的“跑步鸡”“上树鸡”。金特为这些鸡注册了品牌,打上了可追溯的防伪环,只要扫描二维码,就能看到它们的养殖时间、生长环境。他还买来音响设备,在山上播放协奏曲,养出了一批“音乐鸡”。

金特养的鸡,肉质鲜香有嚼头,被客人称赞“就是小时候的味道”。一百元一公斤,平均一只鸡卖190元,去年一年,金特卖了4000多只,其中有不少被杭州、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的食客买走。当年负债包山的残疾青年凭借养鸡事业走上了致富路。

山地“跑步鸡”不愁卖

金特的养鸡场位于紫霞山的半山腰上,四周果树林立。鸡场的铁丝围栏对于那些金毛红翎的公鸡来说,形同虚设。正午时分,阳光猛烈,它们有的立在围栏上休憩,有的甚至飞到更高的果树上乘凉。金特拿着半盆玉米走到围栏外,他并不直接向鸡群抛洒,而是就近洒在自己的脚下。很快就有鸡扑腾着翅膀越过围栏,欢快地在他身旁觅食,其他的公鸡看了,也一只一只飞了出来。

相隔约10米,围着一群母鸡,有的是黄羽金爪,有的是白羽黑爪,虽然飞得不如公鸡高,但在跑起来速度也很快,很难在白天抓到,晚上也会上树过夜。不管公鸡还是母鸡,“飞鸡”还是“跑步鸡”,都羽翼丰满、矫健有力。在山上走路堪比寻宝,树根下,草丛里,都可能藏着一窝窝鸡蛋。

金特最多的时候养了1.1万只鸡,现在存栏4300只,每天喂玉米300多公斤。平时,这些鸡都在林间山地里觅食,山里的虫子、山珍、树上的落果都是它们的食物来源。为了饲养安全和产品品质,金特引进浙江省畜禽种苗工程优质鸡原种公鸡,自己孵化鸡苗饲养,每只鸡至少需要长足540天才出售。“它们从落地就开始,就在山林里跑跑飞飞,现在已经已经“跑”上了多地食客的餐桌。”2016年,金特为自己养的鸡注册了品牌。

为了让自己的品牌闪光,他在刚孵化的鸡苗翅膀上打进可追溯防伪环,使其被列入浙江省级农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食客可以通过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看到这只鸡的“身份证”,饲养情况,包括孵化日期、养殖时间、生长环境等信息都一目了然。

2017年,邻居们都纳闷:紫霞山上怎么总是放音乐?原来,这是金特在尝试养殖音乐鸡。他把音响设备背上山,每天为鸡播放8小时的音乐。他观察到,在音乐的陪伴下,鸡的活动量更大了,表现得更兴奋。1年之后,这些鸡的肉质更加细腻鲜嫩,皮下脂肪少,皮质更有韧劲。

金特养的鸡不愁卖。他有6家本地合作酒店,与杭州民宿联盟有长期供货合同,还有不少食客定期上门买鸡。忙不过来的他,已经减少了微信上的推广销售。去年一年,金特卖了4000多只鸡,销售额达54万余元。金特家的鸡蛋论个卖,一个2.5元,平均每个月可销6000多个。

  蹒跚养鸡路上不孤单

金特出生于1976年,从小罹患小儿麻痹症。虽然行动不便,他也早早步入社会打拼。多年在杭州、上海等地工作,他对家乡的山水、空气越来越留恋。2012年,他做出了回家包山种树的决定。一开始,他养殖荷兰鼠,辛苦劳作一年半,却把多年来的积蓄亏光了。

临近年关,荷兰鼠无人问津,散养在山上的几只鸡却被路人频繁问价。有回头客一买就是十多只,还嘱咐金特不要改变喂养方式:“我找了好多地方买鸡,都找不到小时候那种香味。你的鸡不错,一定不要喂饲料,以后我买鸡就找你。”短短10天时间,山上的几十只鸡都被买光了。

这个生意好做!金特决定养鸡。他买来1000只鸡苗,造了两幢鸡舍,投入20多万元。但是想象中的销售旺季还没到来,一场鸡瘟让他心灰意冷。“我以为山上环境好,只要把鸡苗放进去就行,就没想到打疫苗,也没用抗生素。”金特没想到疫情的严重性,1000只鸡最后只剩下50几只。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东阳市残联送来3000元救灾款,六石街道残联工作人员多次上门鼓励,并帮他申请了贴息贷款。当地兽医手把手地教他防疫操作,虽然这次的损失已无法挽回,但还能亡羊补牢。舅舅拿出5万元无条件支持他继续奋斗:“只要你还想做,就重头开始吧。”

金特抵押了房产,又养了1300只鸡。这一次,成活率超过了95%。但是,全国性的禽流感疫情爆发了。鸡养大了,却没人敢买,每天要吃掉100多公斤的玉米,金特只能干着急。那一年的助残日,他又收到了来自社会的温暖,爱心人士纷纷上山买鸡。短短3天,卖了400只鸡,后来又有人陆续上门买鸡,金特有了不少回头客。其中就包括杭州民宿联盟的负责人陈宫平。

2017年8月,陈宫平来到紫霞山,买走了4只鸡。金特当时不知道,其实陈宫平3年前就吃过他的鸡,这次来,就是来看看他能否保持鸡的品质。9天后,陈宫平回来了,他对金特说:“能不能看看你的鸡舍和仓库。”“没问题,随便看。”紫霞山上虽然到处是鸡,却几乎没有异味,金特认为人如果在鸡舍里不会感觉不适,鸡就不容易生病,因此总是把鸡舍收拾得干干净净。陈宫平在仓库里逛了一圈,没有看到饲料包装袋,只看到玉米、麦麸和豆粕:“你想不想把生意做大?我想跟你合作。”此后,陈宫平的平台每天购买至少10只紫霞山的鸡,金特有了第一个大客户。

以鸡为媒,金特还收获了爱情。2015年,80后杭州姑娘丁泽芬在微信朋友圈看到金特在卖鸡。“你的鸡为什么这么贵?要是我买了,觉得不值怎么办?”面对小丁疑虑,金特很干脆:“你不信我,我信你。我先给你送货,你吃了满意再来付钱。”打那以后,小丁每个月都要来买鸡,常常和金特在微信上聊天。半年之后,小丁忽然发来一条消息:“咱俩都没结婚,要不要恋爱试试?”想到自己的腿,金特没有回小丁的消息。

两年过去了,金特没想到还会再收到小丁的微信。那是一段视频,是金特曾经发给小丁的,拍的是紫霞山上“飞鸡”上树的一幕。小丁当天看到一则类似的新闻,想起金特,就一并发给了他。想到姑娘把自己发的视频保存了这么久,金特心动了,两人又聊了起来。后来,小丁特意来东阳看金特,她不在乎金特一瘸一拐,觉得他实干,有安全感。2018年2月,两人结婚了。

希望残疾农户来合作

眼下,金特已是当地的养鸡能手,他还在东阳佐村镇建立了新的基地,探索“养鸡+旅游”的经营模式。他希望带动周围的残疾农户一起养鸡,脱贫致富。

养鸡多年,金特深知其中的不易。“买鸡的人就是看中我们养得‘土’,养得时间长。”纯粮喂养加放养,意味着金特要付出更多的饲养成本,而且鸡的产蛋率也会降低。为了少给鸡用药,他不让鸡吃山脚池塘的水,用电动车一桶桶地往山上送家里的深井水。山路又抖又窄,他不知道摔倒多少次。他还练就了徒手抓鸡的本事。虽然快准狠,但是这些鸡野性较强,他的手上常被啄伤,被鸡爪抓伤。即便鸡养得好,残疾人卖鸡也常会碰上戴着有色眼镜的路人。

金特说,他会为残疾农户提供鸡苗,传授养鸡技术,并帮助解决他们的销路问题。

金特的禽蛋品牌叫“瘸子金”。家人们一度非常反对。“瘸子金,瘸子金,这不是骂自己吗?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认为这个商标有歧视之嫌。”金特却坚持要注册。他说,自己是残疾人,很多人都叫他“瘸子”,金是他的姓,以此为商标,浓缩了他创业的艰辛,容易被人记住。更重要的是,他坚信,残疾人也可以是闪光的金子,为社会做出贡献。现在,他就想帮助更多残疾人成为这样的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