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今年我33岁,正式离队,若有战,召必回

2019-07-03 13:16:19

来源:

作者:

金华新闻网7月3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唐旭昱 通讯员 韩海建

“感恩军旅,情系军营

那年穿上军装,圆了少时梦想

披红戴花入伍,难抑心中荣光

情深最是别离时,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即将与并肩战斗、甘苦与共的战友离别,与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兄弟别离,与纯朴善良、乐善好客的驻地乡亲道别,不由心潮波涌,思绪万千……

在此,感谢各位首长、战友、兄弟十几年以来一直都在鼓励我的“长处”,体谅我的“难处”,包容我的“短处”,在工作和生活中给予我莫大的帮助。

兄弟先行告辞 ……”

又到了转业士官办理手续的季节,望着窗外的风景,在金华某部服役12年的上士刘岩,思绪万千,在朋友圈写下了上面的这段话。

12年的军旅生涯,是一份独特的回忆。转身,很不容易。

办理转业士官手续,心情格外沉重,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作为老兵的身份回营区。从现在起,所有的军旅回忆将被我装进行囊,成为我人生中最珍贵的宝藏。往后余生,无论身在何处,若有战,召必回。

在整理行李时,一叠证书和奖章进入了我的视线。回首过往,自己成长的每一步都离不开组织的培养。

2006年冬,我入伍来到部队,大卡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到达新兵连。班长给我端来了一碗热面,晚上还给我打洗脚水,那一天,我至今仍忘不了。刚入伍时身体素质不好,每次跑3公里,都是同班战友协力帮我,平时还陪我一起加班加点训练,让我有信心面对困难。

记得有一年抗洪抢险,连队为了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天色渐黑,下着大雨,大家主动要求追赶进度,一起喊着加油,雨水和汗水混在一起,任务最终完成。

在部队,我当过保管员,干过新闻报道,后来又被安排到文书岗位,逐渐得到重用,让军旅人生得到升华。再后来,我加入中国共产党,选改了士官,立了功。从军路上,我很知足,也很庆幸。

暑往寒来,春华秋实。随着年岁的渐长,我结婚了。结婚这些年来,我和妻子一直两地分居,多年来所休假期屈指可数。妻子怀胎十月,我忙于日常工作,无暇顾及。快要分娩时,那时单位工作任务繁重,我连续忙完一个多月才收工。后来从部队赶到医院时,儿子已经降生。记忆中最深的是,有一次妻子生病,一个人托着点滴瓶,摇摇晃晃去卫生间,一阵眩晕昏倒在地,醒来时是一地的玻璃渣子……老人、小孩,整个家全靠妻子一人照顾。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歌颂,都无法书写军人妻子万分之一的好。我想向亲爱的妻子说一声:“辛苦了,老婆!”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转眼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将面对新的生活。至今还想起指导员教导给我们的话语,他说,当兵不仅仅要练强军事本领,更要学会如何适应社会的急剧变化。这些年经过部队的锻炼,让我懂得吃苦、勤劳、奋斗等这些军人特有的品质。

去年离开部队后,我和妻子经营了一家水果店。经过近半年地方的适应,让我更加明白生活的不易、拼搏的艰辛。我常想,在部队这个大家庭,吃尽不少苦,尝遍多少酸,在社会你还担心什么坎迈不过去?

有人说:“军营是所大学校,进来是上学,出去是毕业。”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挥泪别军营。此去,愿兄弟们有前程可奔赴,也有岁月可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