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网络众筹屡曝失真

2019-09-02 14:28:51

来源:

作者:

记者 季俊磊

近年来,“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网络众筹平台逐渐进入公众视野,为很多困难家庭带去希望,也为爱心增加了更为便利的投放方式。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此类平台上出现不少不和谐的声音,引发广大网友对网络众筹的诚信、真假等问题的质疑和讨论。

网络众筹平台为何受患者及家属青睐?发起人所述的真实性该由谁负责?如何保证爱心形成良性循环?昨日,记者带着诸多问题进行了采访。

网络众筹为困难家庭带去希望

家住金东区孝顺镇的姜先生是“水滴筹”的受益者。“今年,我父母先后被查出患有尿毒症,需要定时透析,花费很大,对我们家庭而言根本无法承受。”姜先生说。

今年上半年,姜先生的母亲经常出现头晕无力、身体浮肿、食欲不振等症状。“刚开始还以为是田里干活太累了,没怎么当回事,后来这样的状况越来越频繁,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是尿毒症中期。”姜先生说,当时医生告诉他,能碰到合适的肾源很少,必须每周进行血液透析两到三次,才能争取更多的治疗时间,可这需要一大笔费用。

“父母都是庄稼人,没什么收入,妻子刚生完小孩,全家只有我一个人在领工资,每月5000元左右。”姜先生工作不久,没什么存款,母亲持续4个多月的透析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生活本就捉襟见肘,没想到父亲前不久竟也查出尿毒症早期。

无奈之下,姜先生在“水滴筹”上发起公益筹款。“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得到很多村民的转发和捐助,还有很多不认识的网友也伸出了援助之手,我深受感动。”姜先生说,有些人捐了十几二十元,有些人捐了三五百元,最终有8万多元,虽然还是无法彻底解决费用问题,但解了燃眉之急。

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同学发的‘水滴筹’链接,大伙儿一起转发,短短一个星期就筹到6万多元医疗费。”市民洪先生说,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这不仅是给予个人的帮助,也是帮助一个家庭渡过难关,不至于因为没钱治病而遗憾。

“诈捐”现象影响爱心传递

公益众筹虽好,但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诈捐”事件,让不少爱心人士望而却步:2017年“苏州小伙”为乳腺癌母亲筹钱治病;2018年8月37岁胃癌患者刘凌峰的家人在众筹平台募捐30万元;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家人在众筹平台上发起筹款,目标金额设为100万元……

“现在几乎每天都能在朋友圈看到各个平台上发起的公益筹款链接,但孰真孰假很难判断。”市民李女士说,即使是自己信赖的朋友在求助,也会特意弹个小窗先去问问情况。上周,李女士看到自己的前同事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水滴筹”筹款链接,刚开始还不太相信,但看到链接内写着其详细的经历,还有医院诊断书以及患病图片,感觉是真事。

“我一连问了好几个之前共事过的同事,大伙儿又互相求证,最后才得到肯定的答案。”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和几个同事商量后,每人通过平台捐助了200元善款,并把链接转到了朋友圈。她说,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根本无法认真去求证,很可能对信息一扫而过。

类似的问题也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讨论。“献爱心本来是好事,但是有些人实际上在利用众筹平台牟利。”网友“水调歌头”说,一起起“诈捐”事件的曝光,让越来越多的人对公益筹款平台产生不信任,也就不愿意继续在上面捐款,而很多实际需要帮助的患者也因此不一定能得到帮助。

不少网友认为,归根结底是众筹平台审核不严。通过众筹平台发起个人众筹,求助者只要关注平台公众号,点击“发起项目”按键,再按照提示的步骤填写发起众筹的原因、目的、病人病情介绍,之后上传病人身份证、医院诊断证明、缴费单据等相关证明,便可以进行资金众筹。网友“一木先生”认为,仅凭普通网友的认知,根本无法对这些上传到平台的材料进行辨别,需要尽快建立有效机制完善审核,保证良性发展。

线上线下相结合,监管应加强

据了解,“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曾在去年10月份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水滴筹”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平台实行的是全流程动态监控,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整个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舆情监控等技术和手段进行动态监控。尽管如此,审核机制仍然仅局限于线上。

“在审核方面,线下众筹比线上更稳妥,监管也更加严格。”大堰河公益相关负责人倪爽英说,对每个线下众筹对象,他们都会进行实地走访调查,如果符合条件,会向村镇两级备案,之后才会针对性地开展众筹工作。对于金额较大的筹款会直接连接到金华市慈善总会进行定向捐献,对于金额较小的筹款则会在公益群内进行跟帖公布。

“在调查走访的过程中,我们也时常发现一些不符合众筹要求的对象。”去年上半年,鞋塘一个女子在“水滴筹”上为她公公发起众筹,可效果不佳,便找到大堰河公益,希望为她进行线下筹款。倪爽英说,在审核过程中,他们发现其名下有一套房产,屋内还堆满了各种价值不菲的营养品,觉得并不符合捐助要求,便拒绝了。

“各网络众筹平台可以在各区域组建志愿者团队,或委托当地有资质的公益机构进行平台内容的实地调查。”倪爽英觉得,网络众筹平台要想走得更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机制,对于涉嫌“诈捐”的求助者应该追究其法律责任,让广大爱心人士的善款发挥最大效用。她说,网络众筹平台是有意义的,只是在监督和审核方面应该严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