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给浙江方言留一份资源典藏

2020-03-06 18:07:54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章果果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6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章果果

  近日,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奖评奖结果揭晓,该奖项授予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中表现突出的集体和个人。浙师大人文学院教授王洪钟榜上有名,被评为先进个人。

  2015年,教育部、国家语委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这是以语言资源调查、保存、展示和开发利用等为核心的国家工程,首席专家为曹志耘教授。相比其他同类项目,该工程可以说是世界上目前规模最大、涉及范围最广、投入资金最大、参与人员最多的语言资源保护项目之一,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度关注。

  王洪钟作为浙江省语保工程首席专家之一,牵头组建了10支浙江语保专家团队,成为浙江语保的主力军。2016年以来,作为语保工程的核心专家,他还先后参加了湖北、湖南、福建、江苏、江西等地的中检、预验收及验收工作,检查验收了20余个方言点。


  浙江省第三次比较全面的方言调查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在浙江总共设立了77个汉语方言调查点,设点数仅次于湖南(80个点),位居全国第二,基本覆盖全省绝大多数县市区。为不留遗憾,浙江省语委又自筹资金增设了11个方言点,截至2019年底,全省已全部完成88个方言点的调查。

  据了解,历史上对浙江汉语方言进行比较全面的调查,主要有两次:一次是1964-1966年的调查,调查成果结集成《浙江省语言志》,2015年出版;另一次是2002-2005年的调查,2008年出版了《汉语方言地图集》,但语料并未出版。这是第三次,与前两次相比,这次调查不仅利用了录音、摄像等现代化手段,使用全国统一的调查手册和技术规范,而且覆盖面更广,调查材料也更加详尽细致。

  “这个项目并非纯粹的学术活动,而是以政府主导、专家实施、社会参与的模式进行的。”王洪钟说,语保工程以年度为单位分批实施,年初由省语委组织各地语委干部和高校方言专家召开启动会,接下来,由当地语委发出征召发音人的通告。每个调查点要征集4个方言发音人,分别为:老年男性、老年女性、青年男性、青年女性,1个口头文化发音人,3个地方普通话发音人。

  “我们对于发音人的要求很高,比如,要求当地生、当地长,父母、配偶也必须是当地人,没有长期外出的经历。老年发音人的学历不能太高,小学或中学为宜,因为学历太高的话,受书面语的影响比较大。另外,要口齿清楚,不能掉牙齿漏口风。”王洪钟说,发音人先从报名者中进行筛选,再由专家面试后确定人选。

  项目组采录的内容也很丰富:单字音、词汇、语法、话语,口头文化包括当地歌谣、戏曲、故事等。

  “所有材料先纸笔记录,再用高清摄像机、专业录音设备录下来。质量要求非常高,差一个参数就要重新来。”王洪钟说,完成调查摄录以及初步的语料整理后,要由省外专家进行中期检查,整改之后还要经过一道预验收,再次整改后才由国家语保中心派出专家进行正式验收。验收极其严格,一个一个音地听过去。“如此细致严谨的工作,就是为了给后人留下一笔准确可靠、丰厚详实的文化遗产。”

  金华共有10个调查点(除八县市区外,还有汤溪、宣平)。王洪钟说,金华各县市之间方言的差异度之大,在浙江来说也算特殊,这应该和地理阻隔有关。一般来说,平原地区方言差异微小,因为往来沟通方便,交流多了方言就会趋同,而金华地区是丘陵山地,境内山多,地理阻隔使得交流困难,因而造就了丰富的方言资源。

  浙师大人文学院的不少老师和学生都参与了此次调查。据了解,浙师大是省内最早关注并主动参与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作的高校,2013年5月,人文学院成立浙江方言文化研究中心。2018年4月,更名为中国方言研究院。


  方言发音的代际差别在加大

  “浙江方言资源典藏”丛书是浙江汉语方言调查项目历时五年的成果汇编,王洪钟主持拟定了单点本的编写方案,撰写了《浙江方言资源典藏•衢州》作为编写模板。目前,“浙江方言资源典藏”丛书已经出版了第一辑16本,东阳、浦江就在其列。每一本书语音、词汇、语法相对完整,童谣、谚语、故事、戏曲等语料内容丰富,并含方言音视频,扫一扫就能收听或观看。此外,有兴趣的人还可以关注“浙江乡音”公众号,这是此次浙江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宣传和展示的平台。

  不过,有些“古老”的方言,可能东阳或浦江的年轻人听起来都会觉得陌生。或者,听着听着也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词方言是这么说的啊!确实,一些方言怎么说,连本地人都已经不晓得了。

  此次调查,要求各个点的老年男性和青年男性发音人分别用方言读1000个单字音;老年男性发音人用方言说1200个词语;语法部分以老年男性为发音人,调查了50个语法例句;话语部分,老年男性、老年女性、青年男性、青年女性各有20分钟的话题讲述,发音人之间还要进行20分钟的对话;口头文化部分包括摄录时间不少于20分钟的规定故事、其他故事、歌谣和自选条目。

  采录过程中,王洪钟发现,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方言发音的代际差别在加大。因为这几十年来社会发展太快了,人员流动大,传统村落渐渐消失,方言的纯粹性受到了影响。“年轻人受普通话影响特别大,因此对于纯正方言也就渐渐疏离。一些字词如果用纯正的方言来说,他们已经不会了。一些老的语法,比如煤油叫‘火油’,火柴叫‘洋火’,这些词年轻人已经不说了,在他们那里,这些方言词汇就变成了死词。”

  “城镇化进程中,方言消失得越来越快,可能再过一些年就面目全非了。通过现有的技术力量和学术资源,把方言记录下来,这是一件非常紧迫而必要的事情。”王洪钟说,这也是方言工作者的职责所在,留住方言,也就留住了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