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诸葛文仓:中国魔方孔明锁 手工制作当国礼

2020-04-17 17:54:00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夏斌婷


  金华新闻客户端4月17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夏斌婷  文/摄

  因为一把孔明锁,兰溪市诸葛镇诸葛村的一位匠人名声在外。凭借精湛的技艺,他成了八婺工匠之一。2014年,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时,曾将孔明锁作为国礼赠送给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让这份技艺为更多人关注。

  4月15日,记者来到兰溪市诸葛镇诸葛村,找到了这份国礼的锁版提供人——孔明锁制作技艺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诸葛文仓,听他说与孔明锁的故事。

  (本人供图)

  中国魔方孔明锁

  在诸葛村的小道上,远远就能看见一家门口悬挂着一个大红色的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微缩模型,这里就是孔明锁创意工坊。

  主人叫诸葛文仓,他的店是该村目前仅存的一家孔明锁手工作坊。一走进作坊,就遇见好几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他们大多都低着头认真拆解着店内的各式孔明锁。“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千变万化的孔明锁,真新奇,师傅的手艺很棒!”来自上海的葛先生挑选一番后,带走了一组孔明锁和几个鸳鸯锁。


  

  “别看这么一个小小的木质锁,其实有着悠久的历史。”诸葛文仓告诉记者,孔明锁又叫鲁班锁,民间叫它六子疙瘩、难人木、憋闷棍儿、摔不开等,同九连环、华容道、七巧板合称为“中国古典四大益智玩具”,可以说是中国人自己的魔方。

  传说战国初年,鲁班用六块木头做成一个玩具让儿子拆拼,测试他的智力。三国时期,诸葛亮曾把鲁班锁当作士兵休闲时的消遣玩具。诸葛亮的后代中有人制作鲁班锁销售,为了提高知名度,促进销量,便将鲁班锁改名为孔明锁。

  孔明锁为木质结构,只用6块木头,不用钉、绳、黏合剂,凭借内部三维凹凸啮合(即榫卯结构),就牢固地结合在一起。孔明锁原创为木质结构,硬杂木、软木均可,硬杂木坚硬、耐磨、寿命长。软木好加工,可作观赏用。它是中国古代传统的工木建筑固定结合器。尤其是中国古建筑,如北京故宫角楼、天坛祈年殿、63米高的应县木制宝塔,都是孔明锁应用的典范。

  “孔明锁看上去简单,其实奥妙无穷。而且作为玩具,它的类型非常多,形状和内部结构各不相同。”诸葛文仓说,最传统的孔明锁有64种不同的榫卯结构,并按照难易程度分成8组,每组8个,越往上难度越高。孔明锁类玩具比较多,形状和内部的构造各不相同,一般都是易拆难装。“除了最传统的,我这里还有30多种创新锁。”诸葛文仓介绍。

  传统技艺要创新

  诸葛文仓1961年出生在诸葛村,是诸葛亮后裔第51代传人,专业制作孔明锁已经20多年了。问他为什么会学这门手艺,诸葛文仓说那是兴趣使然。

  初中毕业之后,诸葛文仓跟着村中的老木匠诸葛志达学习手艺,短短两年时间便学会了按传统八卦样式设计的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组64种孔明锁。之后,孔明锁便成了诸葛文仓在工作之余的兴趣爱好。当时的诸葛文仓并没有想到,这门手艺会成为他一生的事业。

  (其中8个一组的孔明锁)

  1993年,诸葛村开始发展旅游业,孔明锁作为“土特产”受到了游客的欢迎,诸葛文仓便创办了孔明锁创意工坊,专门制作销售各类孔明锁。孔明锁制作工艺精巧细致,需要经过选材、制木条、锯齿口、凿齿口、打磨、组装、打光、盖章等11个步骤,都由诸葛文仓一人纯手工制作完成。“其中,最难也是最关键的步骤是刨木料,因为想要榫卯契合度好,很考验手上功夫。”诸葛文仓说,多一刨太松,少一刨太紧。紧了拆装不方便,松了容易脱落,而手工制作比机械加工的优势就在于卡扣的精细度。

  不过,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坚持手工制作孔明锁的人越来越少。2000年以前,诸葛村有二三十户制作孔明锁的手工作坊。后来,机械加工的孔明锁出现了,成本低,价格上有优势,手工制作者就逐渐退出市场。“前年,村里另外一家办了20多年的手工作坊也关了,纯手工制作只剩我一家了。”诸葛文仓说,他现在每天能制作普通款孔明锁20多个,复杂些的只能制作10多个,基本上都能卖完。

  为了应对机械加工锁对市场的冲击,诸葛文仓在孔明锁的内部构造上进行了大量创新,将榫卯结构多元化在孔明锁运用中发挥到极致。从1996年以来,他陆续制作出结义锁、鸳鸯锁、锁中锁、藏宝锁、九宫八卦锁、四季发财锁、东方明珠锁等各种类型的异型锁。

  地方名片“走出去”

  近年来,诸葛文仓制作的孔明锁多次获得国家级、省级大奖。去年,他的得意之作《九九归一诫子书摆设锁》就捧回了“2019中国特色旅游商品大赛”银奖。

  由此,他的手工作坊更受人关注了,经常有国内外媒体记者慕名而来。央视《记住乡愁》《远方的家》《壹起去旅行》《发现档案》《芝麻开门》等多个栏目组,北京卫视的传统文化展示真人秀《传承者》、日本NHK电视台、韩国电视台、法国电视台等,都曾到他的作坊实地采访。“最多的时候,大大小小的媒体,我一年内接受采访近百次。”诸葛文仓说。

  (记录拍摄场景的照片墙)

  为了多多宣传这门技艺,他还经常参加国内的各种展览,比如浙江(上海)旅游交易会、《匠心为媒》金华首度进京推荐会等,“单是去年我就参展46次。”

  (诸葛文仓的妻子在义乌参展,本人供图)

  这几年,随着年纪渐长,诸葛文仓最担心的还是这门独具特色的技艺在自己手上失传。“传统技艺不能丢,必须要传承下去。”在他的培养下,儿子和女儿学会了传统的孔明锁制作方法。他还到多所小学开设孔明锁第二课堂,让孩子们记住家乡的技艺,期待更多人去发扬光大。

  (诸葛文仓在教学生制作孔明锁,本人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