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调查 | 从《金华人近十年阅读报告》看市民读书变化

2020-04-20 07:44:52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金华新闻客户端4月20日消息 记者 汪蕾 陈芮 李建林

  随着互联网发展,人们的阅读方式已悄然发生改变:从纸质书到电子书,从无声的文字到有声的语言,丰富多样的阅读方式带给我们别样乐趣。与此同时,在社会快节奏下,碎片化阅读、浅阅读成为阅读常态,阅读人群中年轻人数量增加,但读者年龄两极分化严重……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近期,市图书馆梳理出一份《金华人近十年阅读报告》,通过它可以反映金华人的读书变化。

  借阅人数增长近7倍

  对于市图书馆(市严济慈图书馆)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这不仅是因为疫情影响下阅读活动走上“云”端,也因为今年是市图书馆重新恢复建制、确立地级市公共图书馆的第10个年头。

  2010年1月5日,市严济慈图书馆与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分离,同时恢复金华市图书馆建制,重新确立其为地市级公共图书馆。2011年4月,市图书馆经过装修正式对外开放。2012年总接待读者18万余人次,借、还图书43万余册;2019年总接待134万余人次,借、还图书81万余册,接待人数上涨近7倍,借、还图书数实现翻番。

  从纵向对比来看,全市10家免费对外开放的公共阅读场所的新增藏书量、市民办证量、图书流通量三项指标均呈递增趋势。

  市图书馆馆长陈丰松说,10年间,读者进馆人次和图书借阅量有过两次“量增”,这与公共图书馆功能升级有关。第一次是2014年5月全市公共图书馆开通读者一卡通借阅服务;第二次是2017年至2018年以来,市区陆续开放东苑、十五中、恒大、江滨、四中、环二小、宾虹7家悦读吧。

  此外,市图书馆积极开展一系列延伸性活动吸引读者,如“小邹鲁大讲堂”“双溪展窗”“双溪生活公益课堂”“读经典·看电影”等成了系列品牌活动。为了适应新兴阅读方式,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市图书馆开通网上预借图书服务,凭市民卡、一卡通借阅证登录市图书馆官方网站或官方微信,进入“网上借阅”平台可进行预借操作,进入“e家书房”可以看书看报看杂志,听书听讲座看视频,市民不出家门就能“把图书馆装进手机”。

  读者年龄两极分化严重

  从近两年借阅数据来看,市图书馆读者年龄两极分化,阅读群体呈现“三多一少”趋势,即学生多、老年人多、考试族多、中青年少。主要读者以5~13岁的青少年居多,这部分读者集中在悦读吧;而随着阅读环境变好,到馆阅读的老年人更多了。

  市图书馆提供的一份2019年度读者借阅排行榜显示,30名“最爱读书的人”中,到馆借阅次数前三名分别为177次、120次和110次,全年到馆借书超百次的有6人;借书册数前三名的分别为794册、403册和353册,全年借书册数超百本的有28人。

  从数据上看,孩子比大人更爱读书。30人榜单中,有18名少儿、12名成人,且到馆借阅次数和借书册数的前三名均为少儿。其中,少儿借书册数人均251.9本,最爱读书的孩子是同一人,他到馆借阅177次、借书794册;成人借书册数人均178本,最爱到馆借阅的大人到馆105次,最爱读书的大人则借书284册。

  你可能很难想到,这名最爱读书的人竟是一名6岁的幼儿园小朋友,他名叫学文,借书已有三年多,看的书以少儿绘本为主。成人到馆借阅数第一的是退休三年的市民钱瑛,2019年共到馆的105次,借书198册。

  “早年,有一批30多岁的年轻人每个月都要来图书馆借书,一次就借20来本,但这几年看不到了。”外借部主任高红英说,有一次她偶遇其中一名年轻读者,听他说,虽然他还保持着每月读20来本书的习惯,只是读书方式改变了。“手机阅读很方便,还有电子阅读器,平时就很少专程跑图书馆借书了。”

  受疫情影响,市图书馆3月26日仅开放外借部,进馆需提前预约,且进入书库总人数不能超过30人。读者借好图书不能留在书库里阅读。因此,这段时间来图书馆看书的人并不多。不过,记者看到,在外借部的层层书架间,依然有小学生在安静阅读,还有几名老人在找书。

  另据介绍,一批年轻的幼儿家长也是图书馆的常客,主要借阅的是绘本类图书。据统计,这个年龄层次的占比不低,这说明少儿读者群在向低龄化发展。

  实用性阅读特征较明显

  快节奏的社会生活环境下,浅阅读逐渐风行。记者调查发现,随着搜索引擎的快速发展,掌上阅读日益流行,这种获取信息和知识的方式往往限于“事情就是这样的”,而不是“为什么会这样”以及“还可能会怎样”,久而久之,一些人被动接受逐渐代替了主动思考。越来越多的人以工作压力、时间限制等为由,深阅读成了一种负担。

  从市图书馆借阅图书流通榜单来看,记者发现,来图书馆阅读的学生通常选择老师推荐的书单,其中儿童文学及少年科技类书籍借阅频率最高;而老年人选择养生类报纸杂志以及围棋、电脑入门等图书;考试族自带图书和“实用性阅读”特征比较明显,主动性阅读意识稍显薄弱。

  到馆101次、借阅266册,这是14岁的宾虹小学六(11)班小朋友陈一萍去年一年的阅读成绩。陈一萍是阅读“杂家”,文学、历史、地理、天文,她都有涉猎。陈一萍的妈妈说,阅读对孩子来说首先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如何培养孩子阅读兴趣?帮孩子树立开放、不功利的阅读观很重要。“不要为了读书而读书,更不要限制孩子阅读。只要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把好关,不读这个年龄不该读、不能读的书,那其他任何书籍都应该鼓励孩子多读。”

  如何从小培养孩子正确的阅读习惯,有效开展阅读活动?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李志超认为,提供优质阅读氛围很重要。“很多家长在家要求孩子认真读书,自己却低着头拿着手机,事实上,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镜子,营造家庭阅读氛围是关键。”李志超说,学校开展读书节、阅读日,以此增加阅读仪式感,越是碎片化阅读时代,越需要孩子们围坐在一起,安安静静读一本好书。同时,他建议阅读与生活相融合,把从书中学到的好经验、好做法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增强阅读实践性。

  部门声音

  记者从我市文化部门了解到,从2015年开始,我市每年举办全民阅读节,通过一系列丰富多彩的阅读活动,营造市民阅读氛围,特别是城市阅读氛围。悦读吧对全民阅读起到良好推动作用,2016年我市图书馆进馆人次为41.7万,2017年市区建设了4个悦读吧,进馆人次达到115.2万,这个数字在2019年增加到147.3万。未来,我市还将增加数量,把悦读吧建设到社区、小区,打造城市15分钟阅读圈。

  市文广旅游局党委委员、艺术与公共服务处处长楼存记说,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电脑、智能手机获取信息,网络已经成为人们获取各种信息的主要渠道,阅读贴上“互联网+”符号,可以跨越时间、空间,“数字阅读”成为一种不可逆的趋势。

  受疫情影响,市民无法走进图书馆阅读,但线上阅读模式受追捧。我市文化部门打造的“e家书房”公共文化和旅游服务平台,自2月13日上线以来,截至目前,访问人数达到31.2万人次。“e家书房”包含有声书籍、在线书海、少儿书屋阅读版块,文化智库、文化遗产、魅力婺剧等文化版块,还有展馆讲座、进馆预约服务性功能,满足市民多样化阅读需求。

  楼存记说,在新媒体时代,通过电脑或手机“读屏”有助于人们快速和大量获取信息,在网络上,市民可以从自身兴趣出发,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去阅读。他个人喜欢摄影,他说,关于摄影的书籍他阅读很多,通过阅读,他拍出更好看的照片,朋友圈分享获得更多点赞,书籍让他不断进步,激励他一直阅读下去。但他认为,也要重视和反思背后隐藏着的“副作用”,要警惕随之而来的浅阅读、娱乐化阅读的现象,作为个人应该长期坚持健康的“传统阅读”,尤其是读一些好书。

  楼存记介绍,从2017年开始,相关部门在悦读吧开展品格阅读分享会,一年8期,已经连续做了3年。分享会是一个培养大家深度阅读的好场所,每期分享会精心策划,邀请我市知名阅读爱好者或是文化人针对一本书与读者进行深度交流,最后留15分钟时间,让读者畅所欲言谈阅读感受、分享各自观点。这种分享交流方式,对推动传统阅读、深度阅读、有效阅读很有帮助。

  对于目前读者年龄两极分化严重的现象,楼存记认为,这是必然趋势,形成原因客观存在。父母对孩子教育越来越重视,我市校园阅读、亲子阅读做得比较好,相对来说,老年人有充足的时间阅读,很多生活在城市的退休老人文化程度高,他们活到老学到老。对处于中间年龄段的人群而言,因为生活压力较大,他们即使有时间阅读,阅读内容也主要是对工作有帮助的工具型书籍。他认为多种多样形式不是阻碍大家深度阅读的方式,只要拥有良好的阅读习惯,各种方式都能达到阅读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