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从寒门学子到飞机设计师

2020-05-31 22:12:48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唐旭昱

  金华新闻客户端5月31日消息  记者 唐旭昱

  书房里,81岁的方有根保存着自己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毕业证书和几张成绩单,盒子最底下,是一张他高考选志愿时手写的志愿表。家庭贫困,方有根励志发奋读书,改变命运。方有根,兰溪诸葛镇厚伦方村人,生于1939年的他在上世纪60年代就离开故乡,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航空事业。



  (以下为方有根自述)

  家里很穷,但我喜欢读书,父母还是送我去了。小学,我就在厚伦方读。毕业后,跟着父母劳动了两年。1955年,考上当时的兰溪县立初级中学。初中是住校的,我每个周末回家一趟拿些吃的。当时车票票价是2毛7分钱,因为没有钱买票,每次回家我都走路。周六在学校吃完晚饭出发。那时没有手表,我估摸着从兰溪走到厚伦方得两三个小时。周一凌晨天没亮,大概3点多的样子我从家里出发走回学校上课,一般到学校能赶上早餐。

  那时年轻,走路很快,胆子也大。天黑不怕,有月亮,况且每条路我都熟悉。

  初中时我是班长,因为成绩优异,学校给我减免了学费。老师和同学都非常照顾我,有时没钱吃饭,他们会给我一些。为了挣点生活费,我给学校挑水,一担水能拿2分钱。

  1958年初中毕业,我被学校保送到当时的浙江金华第二中学。原本,我想读中专,能早点赚钱,老师们觉得太可惜,希望我可以继续读书。1958年,兰溪县立初级中学改成了兰溪第一中学。那时,兰一中有初中部和高中部。




  在金二中,我依然勤工俭学。学校有些地,我帮忙种菜,作为劳动回报,学校解决我的吃饭问题。到金华读书,回家的次数少了。如果回家,我还是走路。不太清楚方向,我就从金华沿着铁路一直走到兰溪,再从兰溪走回厚伦方。一般早上从学校出发,到家可以吃晚饭。

  我是学校的团支部书记,成绩一般是班里第一名。不是因为天赋,学习这事还是得刻苦。

  我记得高三最后一个学期,老师让我们做了很多试卷。事实证明,这是有用的。高考时,很多题目都做到过。高考那会,一点不紧张,因为考场就在自己班级的教室,很亲切。

  高考前,一些院校来学校发招生宣传资料。西北工业大学宣传册上的飞机一下吸引住我,在那之前我没看到过飞机,觉得有意思极了。高考第一志愿的第一所学校,我就填了西工大。当时,我们每人能填18个志愿,第一志愿9所学校,第二志愿9所学校,优先选第一志愿的。填志愿这事我都自己主张,父亲于1958年去世,母亲操心家里,两个哥哥去了部队,会定期给我寄生活费和衣服。

  高考结束后,我去了兰溪一家采石场打工。干了半个多月,想着回学校看看有没有录取通知书。在金华市区,偶遇同班同学,他告诉我考上了。当时,录取通知书是寄到学校,老师还没来得及通知我。我不知道自己高考考了多少分,能被西工大录取就高兴了。不过,高兴了一会,我就有点纠结,因为没有去西安的路费。最终,是二中补助了我32元。

  32元,我得省着点用。我从兰溪的唐村站坐火车到金华,接着金华坐到杭州,杭州到上海,上海到南京,南京有一段路,火车是上船走水路的。南京下车后,我继续坐火车到浦口,再到徐州、郑州,最后到西安。上车、下车、买票、再上车,如此反复,历经7天7夜才到西安。我都买最慢的车,因为便宜。32元,我没有花完。具体坐车花多少钱,我记不清了。到西安火车站后,学校安排了车子接我们。一间宿舍8个人,4张上下铺。我路上太累了,一到宿舍就睡了两天。

  西工大同样给我减免学费,另外每个月给我15元助学金。15元里,我留10元作伙食费,剩下5元自由支配。我当时在航空系飞机设计专业52A11班,52代表设计,11代表1961年1班。第一次班级大会上,指导员指定我当班长。我在大学入党,学习依然刻苦。大三,我们到沈阳飞机制造厂实习了一个学期。越学习,我越发现设计飞机的乐趣。







  本科读5年,1966年我毕业分配到贵州011基地第一设计所任设计员,现在是叫贵州航空飞机设计研究所。在40年飞机设计生涯中,我一直在科技一线岗位,参加过歼六Ⅲ、歼六甲、歼七Ⅱ、歼教七、歼教七A型机、“山鹰”高级教练机等多种机型的研制工作,担任过结构设计,也参与过总体设计。40年间,从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到高级工程师、研究员,我获得不少荣誉,包括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授予的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劳动模范”,也立过部级二等功和三等功。

  退休后,我一直待在贵州安顺。后辈们孝顺、优秀。对如今的生活,我非常满意和知足。现在我有个心愿,就是找到当年在金二中的一些同班同学,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