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更好地生活】武汉,好久不见 奋斗,且看今朝

2020-07-02 22:35:21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章果果 唐旭昱 汪蕾 季俊磊 余菡


编者按

  几天前,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上线,“十个家庭十个故事一座城”,真实的经历与心境,直击人心。一方面,伤痛不远,心有余悸;另一方面,积极面对,热火朝天。在武汉奋斗并生活着的金华人,可不也是这样?

  那些平凡的人和事,反映了两地从疫情期间到重启之后的点点滴滴联结。把他们单独列出来,可能感觉不起眼,但聚在一起,就是感同身受的人间烟火气,就是向善向美的生活启示录。他们的故事里,有武汉的影子,也有金华的样子。他们的精气神,就是大家的精气神。我们就是这样,各自奔忙,又相互支撑,总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一起迎难向上。

  大江大湖奔涌处,自有乐观无畏。八婺山水多灵秀,逢山能开路,遇水能架桥。无论严冬多么漫长,我们总会在春天相遇。金华人在武汉,都挺好的。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2日消息 记者 章果果 唐旭昱 汪蕾 季俊磊 余菡

  给4000名援鄂医疗队员送早餐的王群星

  来五星级大排档撸个串吧

  踏进家门的那一刻,王群星并没有想到,这将是他33年来,与亲人相聚时间最长的一个假期。农历腊月廿九,他从武汉回到金华,这一天,武汉宣布关闭离汉通道。

  他更没有想到,几天后,他的公司将成为武汉疫情期间的后勤保障力量之一,为一个感动无数人的英雄群体提供服务:从全国各地逆行到武汉的医护人员。

  王群星已经在武汉工作生活33年。1987年,19岁的他来到这个陌生城市闯荡,带着金华特产——火腿。做了多年火腿生意后,他成立武汉慕澄食品有限公司,转行给五星级酒店做早餐配送。

  除夕以后,武汉的酒店开始承担援鄂医疗队员的接待任务,陆续入住一批批最美逆行者。作为23家酒店的早餐供应商,王群星的公司也变得忙碌起来。每天,他们要给各酒店配送早餐,包括包子馒头,也包括武汉人“过早”必备的热干面、豆皮等,还包括米面油等原材料。

  疫情期间,王群星的公司有近一半员工在上班。虽然远在金华遥控指挥,但王群星丝毫不敢马虎,心里的弦始终紧绷着。“晚上睡觉我都是坐着睡的。”他说,“因为员工的接触面太大了,万一有人感染,那就是个大事情。”每天,他都要千叮咛万嘱咐,让员工做好保护措施,做好防疫工作。

  公司总共有13辆配送车,不过,疫情期间,只有4辆车在跑。因为路上几乎没有车,平时要花一个小时的路程,此时15分钟就能到达,4辆车已经足够。有时候,负责配送的员工会发来路面情况的视频。在武汉33年,王群星早已习惯了这个城市的活色生香、车水马龙,第一次看见这个城市空荡荡的样子,他的心里也有些空落落的。

  疫情期间,最多时,公司每天要为来自全国各地的4000名医护人员提供餐食。大家想方设法让每天辛辛苦苦挽救病人的医护人员吃到更合胃口的食物。比如,山东人喜欢吃老面馒头,然而武汉当地找不到老面,他们就通过各种途径去找。疫情期间物流不畅,采购食材要面临更多的困难,需要跑更远的路,食材价格更为昂贵,人工工资也更高,有时甚至要贴钱,但是,一想到自己间接在为武汉战“疫”作贡献,王群星心里有几分高兴,觉得做什么都值了。

  6月5日,在离开4个多月后,王群星回到武汉。走在大街上,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烟火味,王群星挺激动的,那个市井味十足的武汉回来了。让他感到庆幸的是,他认识的人里,无一感染新冠病毒,大家都挺好。但疫情也让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现在,大家聚会变少了,更多的时间用于陪伴家人。

  王群星说,武汉的一切都在复苏,改变也在发生。武汉的五星级酒店开始转型自救,在大门外的广场上支起烧烤摊,摆起大排档。新兴的五星级大排档吸引了许多市民前往消费,在惬意的晚风中,喝杯酒,撸个串,成了武汉夜生活的新时尚。据说,有的酒店一晚上营业额可达10万元,甚至连新加坡、韩国等地的五星级酒店也纷纷开始效仿。

  池咏梅一家

  “要慢慢忙起来了”

  记者 余菡                  

  在武汉市东西湖区的慈惠街道世外桃源农庄,池咏梅的家里传出琅琅读书声,这是她的7岁女儿正在完成老师布置的语文作业。女儿在武汉上小学一年级,这学期的所有课程学习都变成了“线上模式”。

  池咏梅和丈夫曹小许去年年初到武汉做水果和苗木生意。他们所在的社区有一个微信群,池咏梅在群里提出采购需求,志愿者就会送到小区门口。从前习惯去超市、菜场购物的她,享受到了线上购物带来的便利,不知不觉地改变了几十年来的生活方式。

  他们的苗木生意主要在东西湖区的国家AAA级旅游景区石榴红村景区内,但该景区暂未完全开放,销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过,曹小许也没闲着,常和同行在微信或电话里交流发展思路和技术问题,心态也变得平和多了:“安全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做生意本来就有好有坏。比起赚钱,还是身体重要。”

  虽然池咏梅一家在异乡打拼,却没有孤独的感觉。每天都有来自金华的亲人、好友的关心:“儿子常嘱咐我囤货,姐姐和妹妹陪我聊天,母亲也会和我们视频聊天了。”

  转眼7月了,农庄里的无花果正处于发育期。正值武汉的梅雨季节,曹小许忙着找小工帮忙杀菌、去芽。“水果要熟了,要慢慢忙起来了。儿子在金华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老家的地基也有了着落……”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


  为火神山医院提供苗木的金华夫妻

  就像植物,武汉又焕发了勃勃生机

  记者 唐旭昱                

  从寒冬腊月到绿树成荫,从春暖花开到蝉鸣萤飞,吹到脸上的风已带着热意。行驶在高架上,在晚高峰的车流人海中,方淑君会心一笑:熟悉的武汉回来了。街道上,虽然有店面关门、转让,但也有不少店面正在装修,迎接新的主人。

  42岁的方淑君是金华市婺城区罗店镇后溪河村人,和丈夫倪旭华在武汉经营苗木生意。“生意已逐步好转。我们承接的小区绿化项目和市政工程都已开工,工地收货验货恢复正常,工人们除了戴安全帽,还必须戴口罩,每天消毒、量体温。”方淑君说,“和花卉苗木打交道,武汉就像这些植物,一天一个样,焕发勃勃生机。”

  疫情打乱了团圆的脚步,方淑君一家四口在武汉家里一待就是两个多月。“坦白说,一开始心里有些担忧。过了半个月,就放松多了。”居家一个多月后,倪旭华接到合作单位武汉市园林部门的电话:给火神山医院送苗木。当时,市场处于停工状态,苗木得从外省运来,发到武汉很困难。方淑君和倪旭华分头联系供货商,每一通电话都需要和对方沟通很久。“要开运输证,司机回去后还得隔离,确实挺麻烦的。”在找了7个地方的供货商后,他们找到了一批苗木。3天时间,苗木顺利送抵火神山医院,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的绿色小生命在医院角角落落扎下了根。方淑君觉得一段时间以来的紧张压力仿佛得到了治愈:“我喜欢绿色,它代表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03年,方淑君跟随丈夫到武汉,那时,倪旭华已在武汉5年。夫妻俩最早的摊位不到300平方米,在“铁机路花卉市场”,位于武汉的市中心。10年前,市场搬到三环附近,改名“南湖花木城”,方淑君夫妻俩的摊位跟着搬迁,面积扩大至1200平方米。现在,市场又搬到了三环外,正好在东湖绿道边,叫“东湖花木城”,夫妻俩的摊位已有2000平方米。市场规模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规范。方淑君说:“近年来,武汉非常重视生态环境的发展,大力提倡绿化。花卉苗木的需求量大,对我们来说正是好机遇。”

  疫情期间,花卉市场全面关停。清明假期后,市场开门营业。“到了4月,复工复产,感觉一切在恢复正常。所有人都做了核酸检测。”方淑君说,6月13日更是值得纪念的时刻。这一天,湖北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降为三级。

  当“什么时候可以走出家门”到“什么时候可以上班”“什么时候逛商场”“什么时候将能摘下口罩”……一个个问题都有清晰明了的答案,一个更好的武汉正在到来。

  当然,为了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武汉还继续实施严格的社区防控。方淑君每天进出小区都需测量体温,一个小区只开一个口,拿快递拿外卖都要到小区门口。走在外面,大家也习惯了戴口罩。

  武汉热干面店铺复工时,方淑君点了一份外卖。“吃上热干面是件很小的事,不过经历过那段特殊日子的人都明白这份‘小确幸’的分量和意义。”方淑君说,在武汉17年,她还是吃不惯偏辣的饮食,但热干面和豆皮,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中南民族大学教授、东阳人金士威

  “教授成网红,也是一件蛮新奇的事”     

     

  2020年的上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变得格外漫长,对于很多身处武汉的人来说,或许更是如此。

  中南民族大学化学与材料学院副院长、化学工程专业教授金士威是东阳人,按照惯例,他每年都会带着妻儿回东阳老家过年。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金士威和其他人一样有过恐慌和害怕。

   “我想过带着妻儿回东阳暂避,亲朋好友也曾邀请我们去深圳、云南,但理智让我留了下来。”他说,在武汉生活了30年,早已当它是第二故乡,而且他也不愿意让亲友因为自己增加被感染的风险。

  1月23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金士威去超市购买了一个多月的生活物资。“那时候口罩已经缺货,只能用实验用的活性炭口罩应急。”金士威和同事分析后认为,下水道也有可能成为传播病毒的渠道,他便在业主群里呼吁尽可能地堵住下水道,以防止病毒扩散。

  “从1月20日到5月1日,我为了购置生活用品出过几趟门,妻子和女儿基本上足不出户。”金士威说,武汉严格的防控措施让他们有了安全感,他们平静地期待着疫情之后更好的生活。同为大学教授,金士威与妻子有一种特殊的使命感,他们加入志愿者团队,积极帮助小区开展防疫抗疫工作。

  学校开启全网教学模式。“教授成网红,也是一件蛮新奇的事。”金士威从2月15日开始网络教学。他说,一开始并不容易,特别是化学工程专业还涉及很多实验课程,线上教学不具备条件。其间,他为学生准备了教材电子稿、相关案例、习题集,并通过教学微信群,及时共享课件、讲义等资料。

  金士威说,直播授课给教学提出了许多新课题,“如何借助互联网教学平台,在教学内容、方式、手段、目标,以及案例分析、实验等环节进行全方位改革,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教学发展的趋势”。

  “公共传染病的发生、传播和损害,在某种程度上与公众的生活偏好、卫生习惯、公共素养、社会公德等密切相关。”金士威说,全国高校应该发挥综合性大学的优势,致力于创建世界一流的公共卫生学人才培养体系,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应有贡献。同时,各国也需要不断加强科学和教育领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在汉正街做生意15年的“东阳一家人”

  向好向上,与武汉一同复苏


  回老家18天了,45岁的东阳歌山人金朝阳依然有些不习惯。往年的这时候,武汉汉正街服装批发市场里,他与妻子正是最忙碌的时候。

  5月,他决定暂时挥别奋斗了15年的第二故乡武汉。“想在东阳待久一点,休整休整,父母年纪大了,多陪陪他们。”金朝阳说,疫情让人成长,更加真切地意识到亲情的重要。

  金朝阳与妻子都是肢体残疾人,而立之年,夫妻俩跟着亲戚朋友从东阳出发,来到“江城”武汉。从事的还是老行当——服饰花边配料生意,“在武汉做服装辅料的东阳人很多,大家都是亲戚带亲戚、朋友邀朋友,互帮互助,我们成立了东阳辅料商会,最热闹的时候有100多人”。

  金朝阳一家人的生活,是与武汉一起发生变化的——向好向上。

  在金朝阳眼里,武汉的城市气质与义乌很像,蓬勃发展中的她包容开放、兼收并蓄。在这里,奋斗中有辛酸与挫折,但时间不会辜负踏实、努力的人。虽然身患残疾,但守信务实的生意经让金朝阳闯出名堂,日子越过越红火。

  金朝阳说,一开始,他并不习惯这个说话嗓门大得像吵架的地方,渐渐地,他融入了。“武汉人热情、直率。而且来这里创业的外地人很多,你很容易把这座城市当成家。”

  15年了,金朝阳在武汉买了房子,有了生意。他发现,武汉的城市面貌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特别是去年经过城市改造提档升级,环境更美了,经济也更强了。

  金朝阳一家返回东阳的第二天,武汉疫情进入暴发期。他和妻子主动隔离。这是过得最冷清的一个年,也是最揪心的一个年。金朝阳时常会想,万一自己携带了病毒传染给年迈的父母怎么办?在武汉的老乡、朋友们好不好?……

  好在,疫情慢慢过去,一切都在恢复。“身在东阳,心在武汉,时刻关注、牵挂当地的情况,每天都看新闻,通过电话、微信联系老朋友。在汉正街经商的老友中,确有感染的人,但大多数经过治疗都痊愈了。”

  4月中旬,已经休息了近两个月的金朝阳接到一通从武汉打来的电话。“是一名老顾客来定料子了。”金朝阳知道,这说明疫情之后,武汉的经济正在恢复。

  “这种恢复是从内到外的,信心传递到武汉之外,全国各地的商家、工人陆续回到武汉。”金朝阳当天就收拾好东西,返回武汉,去接这个近期最大的订单。

  回到武汉,他发现比经济更早恢复起来的是社会秩序。“大街小巷,依然人人戴口罩,但车流、人流已经热闹起来。”武汉保持着内紧外松的状态,不仅有“健康码”,还有更加严格的“进出码”,实时记录进出社区、商场等小区域范围的行程。“正是这样的管理,让人们更有复工复产的信心,也更加安心。”

  金朝阳说,自己赶上了武汉发展的红利期,与这座城市一同成长,彼此见证了最重要的15年发展期。2020年,他与这座城市又一同经历了难忘的庚子之春。“虽然,出于家庭原因考虑,我要暂别武汉一段时间,但我无比期待她的复苏、辉煌,向往不久后的返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