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杆秤,每一个环节都考验匠人功力

2020-07-17 21:34:15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余菡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17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余菡

    

  近两年,罗埠老街慢慢恢复了烟火气。老街上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古典秤店”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老罗埠人告诉记者,这是一家百年老店,在老街未改造之前名叫“老永昌秤店”。


  一个微小的差错就可以让一杆秤报废

  “古典秤店”位于罗埠老街南段。一年四季,秤店老板陶和平和他的妻子几乎每天清早开门,傍晚收工,一心一意做秤,在店中一丝不苟地制作杆秤,修切、打磨、钻眼、包铜皮、验砝码……不管街上多么喧嚣,陶和平都心无旁骛,醉心于制秤的每一个环节。

  “做任何手艺没有10年是做不好的。秤从挑选、刨木、制坯、打磨、装纽、包铜管、定叨口、定星位、再打磨、反复的校准等,20余道工序,容不得半点马虎。”陶和平说,他的爷爷、父亲做秤都很有名气,对自己的要求必然很高。在他眼里,做秤不只是手艺活,更是良心活。稍有不慎,秤就会有偏差,一杆秤就报废了。

  做一杆老秤工序很复杂,最起码需要3个小时。秤杆用的是红木原料,这种原木能保证秤的矗直和不易变形,能使用七八十年;计量准确是制秤的基本要求。在做一杆秤前,依次放上不同重量的砝码,在秤杆上测定其距离,以两脚规分割并划定分度值,仔细标出星花位置;秤星要以镶嵌的手法“安装”在秤杆上,便于秤砣移动、不易磨。钉星花按照所标记的位置用手钻钻出每个小花点,在钻洞中以细铜丝嵌插而后割断、锤实,打磨、清洗。没有熟练的手艺和平和的心态是做不好这一道工序的,秤眼的深浅、大小,都决定了一杆老秤是否精确无误。

  “最怕下雨,木头会吸水、变形。这样我们做不了秤。”陶和平认为做秤一两就是一两,做秤的人要心平手稳,用秤的人才会公平买卖。


  130多年的老店见证历史辉煌

  2018年底,罗埠老街重新改造。陶和平决定不再用爷爷的牌号“老永昌”。他说,那代表着一个时代,现在已是新的开始。

  已有130多年历史的“老永昌秤店”传至陶和平,已经是第三代了。今年55岁的陶和平祖籍绍兴,他的爷爷十几岁时拜师学艺。抗战期间,爷爷与师傅、师兄弟一同离开绍兴,途径富阳、兰溪,最终决定在罗埠安家落户,在这里开了秤店。那时,陶和平的爷爷开了一家店,另一个师弟也开了一家店。

  陶和平凭借着技艺养活一家老小,做出了很好的口碑。陶和平15岁时,刚初中毕业就跟随父亲学手艺了。陶和平说,自己经历过杆秤的黄金时代。改革开放后,农村土地的承包制度转变为家庭承包制。家家户户都要买秤,很多农户家有三把秤——盘秤、勾秤、大秤。“那时候,我们全家晚上都在赶工做。”渐渐地,“老永昌”名声在外,许多兰溪、龙游的顾客都特意赶到罗埠来买。

  回想自己40年的从艺生涯,陶和平感叹时间过得很快。“做秤最要紧的是眼力好,吃的是青春饭,但现在我算是这个行当里最年轻的。”现在,坚持做手工杆秤的手艺人越来越少了,当年与他爷爷一起开的秤店早已搬至上海去了。

  随着电子秤的普及,杆秤市场逐渐萎缩。但杆秤在中国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如今,搬新家的习俗中,许多金华人还是会配备书包、杆秤、算盘三件套,其中杆秤则有“平常心”“家庭和睦”等寓意。

  陶和平说,千百年来,杆秤一直作为国人商品流通的主要度量工具代代相传,人们也不断赋予它更多的文化内涵,它已经不再只是一种度量器具,而成了富有文化内涵的工艺品,适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