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老革命紧跟时代勇立潮头

2018-10-05 07:05:00

来源:

作者:

报花-走向富强.jpg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海南建省30周年。前不久,89岁的楼金去海南博鳌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考察。回想30年前第一次踏上这片沃土,他感慨万千。

    1988年4月13日,国务院批准海南建省,并成立海南经济特区。当时,年近六旬的楼金敏锐地意识到海南大有可为,在获得市委领导的支持后,他决定南下寻找发展机会。5月7日,这天是金华解放纪念日,楼金来到海南,开启了一段传奇之旅……他在浙江迪耳药业有限公司的基础上,创办中外合资海南亚洲制药有限公司,尝试股份合作制改革,极大激发了工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一步步将企业做到年销售额8亿元、纳税超亿元,至今仍牢牢扎根在海南。

    打造金华“首创百万利润企业”

    1948年,楼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浙东游击纵队金萧支队一名城工人员。新中国成立前夕,他联络进步人士,宣传党的政策,策反敌方人员,出版革命刊物,配合南下大军顺利接管金华。新中国成立后,楼金先后在党政机关和学校工作。然而,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楼金因发表《向科学进军》的言论,被错扣上“右派”的帽子,开除公职,发配到农村劳动。

    楼金并不悲观,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他自学化学、生物、外语等大学课程,在知识的海洋里寻找慰藉。利用所学知识,楼金为生产大队制造农药、化肥,教农民种蘑菇,还开发畜用药物、液体味精。40个月的“改造”中,他创造出大小革新40多种,帮助农民一天工分从6角提升到1.4元,成为农民的好朋友。

    1962年,楼金摘掉“右派”帽子,本该恢复原职。可此时正值国家经济困难时期,组织上找楼金谈话,认为他有文化,可以创办一家集体企业,带动社会就业。楼金从大局出发,答应了一声“好的”,就埋头苦干起来。

    随后,楼金借了2000元钱,和7个朋友一起创办“金华市化学制品合作社”,主要生产碘酒、解热止痛片等常用药。1965年,合作社更名为金华第二制药厂。到了1966年,药厂发展到200人,产品种类也多了起来。不过,在计划经济时代,作为集体企业的第二药厂发展不温不火。

    这样的局面在改革开放后迅速扭转。1979年,楼金担任厂长。那年,他决定试行集体按件计酬,生产一瓶药的报酬增加0.2元。效果立竿见影,不仅产量一下子提升上去,质量也得到保证。在此基础上,楼金又尝试按车间的利润进行分配,鼓励多劳多得。同时,还奖励成本节约的车间。如此一来,产量和质量再度攀升,工厂成本也大幅下降。1980-1988年,第二药厂的总产值从156万元增长到1384万元,利润达110万元,荣获金华市“首创百万利润企业”称号。

    闯海南开启一段传奇之旅

    一系列改革让楼金看到了分配制度合理的重要性。“无恒产者无恒心。”1984年,楼金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工人参股,进一步解决合理分配的问题。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次尝试被耽搁下来。

    1988年,楼金看中海南优越的地理环境、丰富的资源和国家的特殊优惠政策,奔赴海南创办新的药品生产基地。建厂仅半年,就得到美国和香港客商的青睐,并于1991年6月成立中外合资海南亚洲制药有限公司。公司成立第一年就成为海南省44家制药企业中仅有的5家盈利企业之一,位居海南省之首。当年底,公司生产的药品成功销往海外。随后,公司又建设新厂房,建立新生产线,先后开发出清平乐、美尔中、奋乐、快克等适销对路的药品,深受大陆、港澳台和东南亚市场的欢迎。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全国发展市场经济的浪潮高涨。企业搞股份制已不是新闻,可如何把企业与职工的利益真正绑在一起依然是一个难题。楼金大胆改革创新,在产权分配上,他以员工到企业后领到的工资总额来衡量,工资总额与付出劳动、工龄、创造的价值成正比。1994年4月,金华第二制药厂成功改制成浙江迪耳药业有限公司,公司股份100%由在职职工和退休职工共同持有,使员工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改制后,迪耳药业快速发展,1995年以来连年被评为“全省行业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浙江省星火示范企业”和“金华市纳税大户”等荣誉称号。

    1998年,年近古稀的楼金宝刀未老,他把目光投向省会杭州,先后建成中外合资浙江亚克药业有限公司、中美合资浙江亚西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目前,海南亚洲制药以控股方式创办了包括生化制药、医疗器械、旅游养生以及医药研发在内的企业20家,企业生产管理更加现代化、规范化、科学化,2017年净利润达1.56亿元。

    2016年,海南亚洲制药与金石东方通过重组的方式实现上市。楼金说:“海南亚洲制药上市前就非常健康,上市不只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让企业更加规范透明,真正成为社会所有而不是个人所有,只有这样才能成为百年企业。”

    耄耋之年仍为国家富强贡献力量

    在楼金看来,过去医药行业以治疗为中心,以药品为中心,现在则以预防为中心,以增进健康为中心。在大健康的新兴产业链中,各环节有密切关系,但一家企业不可能每个环节都自己做,应该积极构建大健康生态平台。

    1999年,楼金在杭州钱塘江畔购买土地,谋划建设“杭州生物医药科技创业基地”,希望打造一个健康产业的孵化基地,鼓励医药企业进行技术合作、技术转让等创业服务。2014年项目终于建成,被命名为“亚科中心”。这两幢圆柱体的建筑拥有130米高主楼、100米高副楼、5层附楼,总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采用高舒适度微能耗建筑系统,楼内看不见空调和暖气设备,可温湿度适宜,室内常年保持在20~26摄氏度,PM2.5指数年平均值小于国际标准值10,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城市“绿岛”。

    楼金说,建设节能环保大楼的想法来自于一次国际环保峰会。会上,日本东京大学校长说,他家的房子进行环保改造后,节约用电90%,而采用环保材料的造价只比普通材料贵10%。这引起了楼金的极大兴趣,他专门请来瑞士科学技术协会节能分会会长布鲁诺·凯乐担纲设计,采用的环保材料都是毛竹等常见材料,工程造价和普通建筑几乎没有差别。大楼建成后,通过国家三星级绿色建筑标准评审,成为杭州市唯一的级别最高的绿色节能建筑。“我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原先体检150多项指标有10多项带箭头,现在只剩1项。”楼金向记者展示了与其年龄完全不符的肱二头肌,笑着说:“我还想把环保大楼搬回金华。”

    老当益壮的楼金是节能环保大楼最好的招牌,很多生物医药科技企业来大楼考察后,纷纷在此安营扎寨。其中一家研发基因治疗芯片的美国生物医药企业负责人说:“我选择亚科中心,因为这里的环境独一无二,而且楼金也是做药的,我们今后有机会合作。”

    89岁的老人,按理说应当颐养天年,为什么楼金有使不完的劲?记者提了这个很多人都很好奇的问题。“一个人应有高尚的目标,才有永恒的推动力。”楼金说,以前参加地下党闹革命,初衷是实现民族振兴、国家富强,后来办企业也是为了强国富民。如果只追求一己的或小我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那他早就可以安度晚年了。而报效国家、报答社会的目标,却让他觉得自己做得还很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