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从村口看窗口】雅里“灯”明

2020-08-02 15:37:4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王春雷 楼盼 方璟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2日消息  记者 王春雷  楼盼  方璟  报道组  徐盼/文  洪兵  钟路/摄影  卢奕仿/摄像

  我省自2003年全面推进“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以来,造就万千美丽乡村,雅里村党员干部带领乡亲修水泥路、清理池塘、安装路灯,成为远近闻名的美丽村、魅力村,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点赞:“金华市金东区雅里村通过村庄整治,使原来脏乱差的村庄变成一个‘水清、路平、灯明’的文明村……”

image.png

  雅里村全景

  17年过去,记者在雅里村蹲点住夜采访,见证雅里村环境更美丽、生活更富裕、村民更齐心,“水清路平灯明”有了新内涵。

  返乡潮

  村民陈红仙说,搬到城里的雅里人,如今纷纷回村里住了。

  昨天晚饭后,曹宅镇雅里村民王畅孝拿着钳子围着垃圾桶忙开了。“畅孝,去广场跳跳舞?”路过的乡亲招呼。王畅孝没停下手里的活,“晚点再去,先把垃圾分好类,还要浇花呢。”

  “人心齐了,啥事都好办。”该村党支部书记宋小如说,村里启动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以来,村民从刚开始的难受,到慢慢接受,如今已经非常享受了。目前,垃圾源头分类率已达95%以上。

  进入三伏天,天气愈发炎热。不过走进雅里村,明显感觉凉快不少。“走到哪都绿树成荫,温度起码比天气预报低2~3℃。”村民傅建香在生态洗衣房里边洗边说。作为土生土长的雅里人,她至今仍记得10多年前道路泥泞、蚊蝇飞舞、污水四溢的场景。当时,村里但凡有点门路的人都“逃”到城里。

  改变始于2002年。这一年,退伍老兵王永芳搁下木材生意回村任支书。他的想法很简单,做好三件事:清理水塘、修水泥路、安装路灯。就在村两委为项目资金奔走时,机会降临——2003年全省“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启动。

  雅里村“毛遂自荐”,积极向上级争取项目资金,启动环境整治。经过一年努力,7口池塘周围挖了排水沟,污水进不去了,最大的池塘还建起九曲连廊,变为一道美景;村口小高线浇筑了水泥,安装了路灯。

  2017年,和美乡村提升整治行动拉开帷幕,雅里村容村貌再度提档升级。雅里发起“发动一百人、清运一百车、百日换新颜”的“三百”行动,干部带着党员干,党员带着群众干,全方位、全域化纵深推进整治攻坚。

image.png

  村口的公园

  2018年9月,我省实施的“千万工程”以扎实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建设成就,获得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17年来,金华深入实施“八八战略”,积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理念,“千万工程”造就了千百个美丽乡村,雅里村是样本之一。

  最近两年,雅里村拓宽了道路,通上了天然气,建起了生态洗衣房、灯光篮球场,崇理公园、知青楼、知青小院相继落成,游客纷至沓来。今年,村里将西北角的淤泥塘清理干净,又打造了一个“月季公园”,村民在灯火阑珊的游步道上散步,晚风拂过、花香阵阵。移居城里的雅里人不断回归,因为老家更宜居。

image.png

村里篮球场

  金钥匙

  17年前,雅里村民以种粮为生,人均收入不足8000元。这些年,雅里人将“千万工程”当作开启小康生活的“金钥匙”,谱写了“绿里藏金”的新致富经。

  昨天中午,位于小高线旁的“金有盆景园”里,59岁的李金有正为一棵罗汉松修剪枝条。“养了8年,今天要‘出嫁’了,真舍不得。”李金有抹了把额头的汗,40万元的“聘礼”让他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这些年,村口的小高线不仅方便了村民出行,还引来“美丽产业”。村民把土地租给大户种植盆景,收获租金;到盆景基地打工,领取工资。因村庄之美发展起来的盆景产业渐成气候。

  李金有是村里最早转行种植盆景的村民之一。2000年,他下岗后在村口“大地盆景园”谋了一份花工的职业。日子久了,他慢慢摸索出盆景嫁接、造型的门道,在行业里颇有名气。后来,李金有干脆让儿子一起当花工,一同探讨、切磋盆景制作技艺。如今,父子俩承包了十几亩地专做造型树,年收入40多万元。

  “全村1000多亩土地,400多亩是盆景园,大家都说,我们雅里是真雅哩!”宋小如说。据统计,雅里村盆景苗木产业年产值达1300多万元,从业人员150人,村民人均年收入达3万元,比17年前翻了近两番。

  尽管盆景产业发展势头不错,可对于一个近千人口的村庄来说,苗木产业带动致富的还只是部分村民,多数人仍以种植蔬菜瓜果为生。“钱袋子想鼓起来,还需引进新业态。”宋小如说。

  这几日,村里一幢沉寂多年的厂房热闹起来了,卡车进进出出,工人们忙着搬运货物。厂房的主人名叫王备良,在外地创业多年的他,如今准备在村里创办中药保健酒厂。

  王备良在江西承包山地种植铁皮石斛、灵芝等中药材。去年,他萌生拓展中药保健酒产业的想法。今年春节,因为疫情影响,王备良回乡过年后一直留在老家。“你在外打拼多年,根始终在雅里,大伙需要你啊。”宋小如找上门,动员王备良把工厂搬回家乡。原本还在犹豫酒厂选址的王备良,当即决定把酒厂办在村里。目前,厂房正在建设中,预计年底前投产。

  其实,王备良还有一个想法,将村后荒废多年的山地开发成中草药观光基地。“游客观赏铁皮石斛、灵芝等中草药之余,还可以吃上一顿丰富的药膳养生餐。”王备良说,他想将中医药文化与旅游业有机结合,带动雅里村旅游经济发展。

  “村里大大小小的观光景点有12处,游客中心等配套设施也建起来,我们的目标是走‘党建+农业+旅游’的乡村振兴之路。”宋小如说,更快把美丽环境转化为“美丽经济”,是眼下最迫切的事。

  新梦想

  夜幕降临,村民李陆春拿着瓜果去隔壁探望生病老人郑金莲,只见其养女53岁的许大姐正在屋里悉心伺候:“姆妈,坐累了没有,要不要扶你到床上休息?”

  “这么孝顺的子女少有的,村里人都视她为榜样。”李陆春告诉记者,许大姐出生后就被送给李明月和郑金莲夫妇抚养,夫妇俩对她视如己出,直到14岁她才回到亲生父母身边。长大成人后,许大姐在外打拼,心里一直牵挂着二老,不仅出资建房,还定期探望。

  上月,78岁的郑金莲因病住院,在义乌工作的许大姐请了两个月长假回村照顾养母。“守在父母身边,是尽本分,没有什么值得夸赞的。”许大姐说。

  “我们村是‘北山四先生’之一王柏后裔聚居地。王柏一生坚守自然环境与人的和谐统一,我们不仅坚持这一好理念,还有新梦想。”宋小如说,雅里村将古老的乡约与现代村规民约结合起来,推动村民文明素质提升,塑造文明风尚。

  当晚8时许,村民广场上灯亮如昼,不少青少年正在篮球场一侧激烈对抗。可不管赛况如何胶着,小伙子们都自觉避开球场中间区域,不去打扰跳着广场舞、排练旗袍秀的阿姨们。

image.png

  热闹的村广场

  雅里村“旗袍秀”表演队队长金祝英平时住在城里带孙子,每逢周末就会回村看看。“之前因为疫情影响,大家好久没有聚在一起排练。”说话间,15名农村妇女迅速站好队形,演绎娴熟的模特步。别看都是“泥腿子”出身,她们的神态和步伐很专业,赢得不少村民的喝彩。

  “以前大家比较佛系,只求吃饱穿暖,现在我们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金祝英告诉记者,旗袍表演队和腰鼓队的成立,让雅里村的文化氛围越来越浓。如今,旗袍表演队有正式队员56人,其中不少是已出嫁的“雅里女儿”。遇上有演出,大家从四面八方赶回村里排练节目。

  夜深了,村民陆续离开广场,热闹的雅里恢复了宁静。明亮的灯光下,镌刻在石墙上的习近平点赞雅里的121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

  17年来,雅里以“水清”为突破口让乡土更有灵气,以“路平”为切入点做实产业,以“灯明”为同心圆点亮梦想,一幅充满着和美与希望的乡村振兴画卷正徐徐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