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三伏天里的山乡“走读生”——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七)

2020-08-06 07:42:15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吴振荣 李聂 黄泽振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5日消息  记者  吴振荣  李聂/文  黄泽振/摄 

  7月25日,在新宅镇后林畈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武义县2020年食用菌优质高效栽培技术第二期培训班开班。中心门口道路两侧,密密麻麻地停着面包车、三轮车、电动车,附近菇农纷纷赶来听课。虽然头一天下过雨,让室外凉快了不少,但挤满了菇农的室内依然热气腾腾,应武义县农业局之邀来讲课的丽水市农林科学研究院食用菌研究所所长应国华满头大汗。

  听讲座,做笔记,参加考试,从7月中旬到8月初,武义县农业局和新宅镇先后联合举办三期农村实用人才培训班,140多名菇农走进设在李村村、后林畈村和麻铺村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成为就近入学的“走读生”。

  “也再讲一讲吧”

  “你们知道为什么这几年香菇卖不上价格、大家增收难吗?”甫一开场,应国华抛出的问题就吸引了菇农们的注意力。

  从种植菇农讲到收购商,从南方的技术讲到北方的气候,从浙江个大脚长圆润的“白面菇”讲到湖南广西的“黑面菇”,应国华分析国内产业形势海阔天空讲得兴起,台下的听众却开始有点坐不住。

  有的头靠着椅背打起了盹,有的哄起了抱在怀里的孙辈,有的相互聊起了家长里短,应国华的讲解声逐渐淹没在交头接耳的嘈杂声中。

  不过很快,喧闹课堂突然又恢复了安静,因为菇农们分明听到了应国华的一句话——“下面我来讲讲香菇栽培的关键技术。”

  香菇产量的高低、品质的好坏与木屑密切相关,木屑颗粒太大出菇慢,太小分解快;麸皮一定要选红皮的,白皮麸皮容易被混入玉米芯等以次充好……

  等讲到接种时,应国华犹豫了一下,因为金华丽水两地模式不一样。“我看你们都是用接种箱接种,跟丽水不一样,丽水都是开放式接种,要不要介绍一下?”

  “还是介绍一下吧!”台下的“学生”提议。

  顺应要求,应国华介绍了丽水菇农从手工到电钻的接种技术变革、接种时的气雾消毒方式要点以及已经取得重大突破的省重大科技专项——全自动接种技术,并预言未来香菇种植必将“机器换人”。

  讲到发菌时,应国华又犹豫了,因为台下的听众少说也是有十几年发菌经验的老菇农。“发菌的技术大家应该很熟悉了,还有没必要再讲了?”“也再讲一讲吧!”台下的“学生”不约而同要求。

  应国华又耐心细致地讲解了发菌的核心——降温和增氧:降温方式无非三种,一是用遮阳网隔热,二是喷水降温,三是用温控技术降温;香菇分解吸收养分都是在有氧情况下进行的,跟闷热天气会让人不舒服一样,必须把握好香菇菌棒刺孔增氧的时机……

  安静的教室里,除了应国华中气十足的讲课声,屋顶吊扇飞速旋转的嗡嗡声愈发清晰。

  两个小时的课堂讲解很快结束,意犹未尽的菇农团团围住老师请教:“石膏粉与补料加哪一个更好?”“白天36℃、晚上28℃,这样的环境会不会容易烧菇?”

  “我们需要‘营养’”

  “老师讲得很好、很细致,特别是技术讲解部分很受用。丽水香菇种植更早、技术更先进,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新宅镇后鲍村的朱荣华坐在教室的最前排,也是整个课堂最专注的“学生”之一。

  朱荣华的香菇种植规模不大,只有3万棒左右,在十五六年时间里他走过的地方却不少,上海的浦东、嘉定都曾留下足迹和汗水,江苏常州则是他最新的“游牧”地。

  朱荣华最初的香菇种植技术来自亲朋好友。新宅的菇农抱团,亲帮亲邻帮邻,一出去就是一大伙。朱荣华跟着村里人一起到上海租地种香菇,大家的田地都在隔壁,靠着耳濡目染和勤问好学,朱荣华几年间就成了一名大家眼中种香菇的好把式。

  “香菇的品种在变、种养方式在变,一些老经验不一定管用了,所以我们的种植技术也需要不断地摸索更新。”回顾这些年的香菇种植经历,这是朱荣华最大的感慨。

  朱荣华说,以前种香菇苦,苦在耗时费力。最初的灭菌灶是蒸汽锅,一锅最多能放1200棒,大锅灭菌需要连烧3晚;现在用压力锅,1万多棒不到一天就好了。菇农们装料棒,从凌晨3点忙到下午四五点,满打满算也就1000棒;幸好有了机械化,只消半天时间就可以装1万棒。

  香菇的品种也在根据市场喜好变化,水菇渐渐少了,花菇成为主流,808品种逐渐退出市场,耐高温性较强、产量较高、商品性佳的浙香6号品种成了香饽饽。

  不同品种、不同技术有不同的要点。毕竟关系到一年的收成和全家老小的生计,在菇农眼里,哪里都是课堂,人人都是老师。田间地头、批发市场,扎堆“放牧”的菇农,每当碰到隔壁镇村或者丽水庆元等地的同行,大家总少不了聊上一阵,说说行情,问问产量,更关键的是交流技术,在共同学习共同提高中,菇农们自觉进行着种植技术的迭代更新。

  培训班一期的菇农邹新国,听完课后同样感到受益匪浅。家住大田乡古竹村的邹新国本不在新宅镇菇农培训班的名单上,他是“插班生”。听朋友说7月18、19日培训班在新宅李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开班,邹新国顶着烈日、冒着38℃的高温,骑着摩托车专门跑了20多里地来“蹭课”。

  课堂上,武义食用菌产业区域创新服务中心负责人施礼,向菇农们展示该中心智能化的生产线、冬暖夏凉的温控大棚、7天能收一茬的高效产出,这些都让邹新国大开眼界。邹新国说:“香菇要生长,就要不断给他们提供足够的营养、充足的氧气、新鲜的水分。我们菇农就跟香菇一样,也需要有新鲜的‘营养’才能一直发展,希望以后举办更多这样的技术培训班。”

  “观念比技术重要”

  众口难调。既然有对老师点赞的“学生”,当然也少不了有对老师吐槽的“学生”。菇农徐达金就毫不避讳地向应国华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应老师讲得好是好,就是前面形势讲得太多,后面技术讲得太快了一点。”

  应国华笑了笑:“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思想观念和生产方式的转变,技术的重要性反倒退居其次。”

  课堂上,应国华给菇农们算过一笔账:5元钱一棒的香菇,成本是1元,收购商赚1元,自己剩下3元,一年种3万棒毛利是9万元;庆元有菇农把每棒3元的利润中拿出1元,用于雇请工人上架、注水、采摘等环节,虽然每棒的收益是下降了,但他因此可以有精力和能力生产管理40万棒香菇,一年毛收入七八十万元……

  课堂教学结束后是现场指导环节,应国华在菇农的簇拥下走进村边的一个香菇大棚,察看正在发菌的菇棒。“这些香菇发得好。我看你们的菌棒都是开4个孔的,4孔发菌更快、更均匀。”应国华掂了掂手里的菌棒,话锋一转,“但因为孔数多,也更易被杂菌污染,影响香菇品质。可能你们不知道,庆元的菌棒都是开2个孔,接种和发菌效率更高,香菇品质更好,市场销路更广。”

  武义县农业局质检科科长潘祖华负责为菇农们讲授香菇栽培质量安全防控技术。在香菇大棚现场指导时,看着大棚边沿一堆被清理出来的菌棒,他认真地告诫菇农,一定要重视农产品质量安全,发现“烂棒”必须当天清理干净,避免造成新的污染;香菇生长发育过程需大量的水,外出种菇时一定要选择周围无工业废水、废渣、废气等污染源的地方。“可能你们不知道,今年起省农业厅已将产业扶持政策与当地农产品质量安全直接挂钩。”

  两天的培训让菇农们有了很多收获,但也多了很多困惑。朱荣华说,专家讲的温控技术他也想试试,但不知道农业部门会不会对设施投入有补贴、能补多少。邹新国说,他在外闯荡20多年,不想再漂泊了,但不知道入驻工厂化的武义食用菌产业区域创新服务中心,成本收益有多少.

  “观念比技术更重要。”应国华的观点和武义农业部门的思路不谋而合。武义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柳承恩表示,武义县今年开办菇农培训班,一方面是希望通过手把手地教,帮助菇农解决一些技术瓶颈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专家的讲课和观念的灌输,进一步提高菇农的现代农业生产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