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记者调查:家庭安装监控设备真能成安防“神器”吗?

2020-08-28 22:22:20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罗奕/文 李建林/摄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28日消息  记者 罗奕/文 李建林/摄

  老人独自在家是否安全、保姆带孩子有无尽责、孩子在家学习是否自觉,甚至是查看家里有没有进小偷……如今,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市民的家庭安全防范意识不断强化,不少人希望自己不在家时,也可以实时“看见”家中情况。因此,家庭摄像头成了不少家庭的必备。利用GPRS、无线Wi-Fi实现远程监控,人们通过手机就可以随时观察家中状况。

  记者调查发现,监控摄像设备已越来越多地进入普通市民家庭,但稍有不慎,有的用作安防“神器”的监控摄像设备自身也存在安全隐患,搞不好不仅看不了家,反而让别人看到了自家,使家因此变得不安全。


  家庭监控大都用于看护老人和儿童


  “我家6年前就装了摄像头。”金华市民季先生说。那一年季先生儿子开始一个人睡,季先生给儿子的房间安装了监控,可以随时看到他房间的情况。此后,季先生儿子房间的监控一直使用至今,当然功能不再只是增加孩子的夜间安全感,还通过监控查看他有没有认真学习。“儿子一个人在家上网课,我们夫妻俩在单位上班。”季先生说,儿子平时学习不太自觉,他觉得儿子房间的这个监控对他们家庭来说是刚需。

  记者采访了解到,前些年安装家庭监控的多为别墅等高档住宅,主要为了防盗。近几年,装监控的普通家庭越来越多,其中有很多是双职工家庭,其中不少人除了为了远程实时了解孩子在家的表现,还有人把它用于查看保姆在家照看孩子的情况。

  家住市区江南的潘女士去年生了二胎,之后为了照顾一家老小,于是请了住家阿姨。通过家中安装的摄像头,潘女士除了监视儿子读书写作业,还通过监控的实时语音传送功能,收听家中动静。“现在的监控探头功能齐备,只要提前设置好场景,比如孩子哭闹,或是镜头捕捉到陌生人的脸,我的手机都会报警。”潘女士表示,对她来说,安装摄像头很有必要。“产假结束上班,人在单位,心里总是牵挂家中的小女儿,通过监控能时不时看到家里的情况,工作时安心多了。”潘女士说。

  随着空巢家庭的增多,一些子女也会为父母家中安装监控。“我母亲79岁,可是她不愿意和我们住在一起。”市民王先生说,自己工作忙的时候无法每天去探望母亲,就经常通过监控察看老人的起居情况,比如看看她一日三餐吃得怎么样,精神状态是不是还好等。

  看家护院保平安、实时监控享温情、高清夜视添防护……中国移动今年新推的移动看家服务这一业务,受到不少市民的关注。“看家、看院、看店、看宠物……现在我们每天上门安装量是200+。”中国移动金华分公司家客业务主管张余玲表示,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通过安装监控来“看家”。

  装了监控,主人安心,可是被“监控”的人,也许会心存芥蒂。“主人家里装摄像头,是不是不信任我?”市区某家政公司负责人舒女士说,前些天,公司派出一名住家保姆,到主人家上班没几天,就向她吐槽雇主家中装监控的事。

  舒女士表示,这两年请保姆的家庭中,安装监控的比例比前些年高了很多,尤其是平时只有保姆和小孩在家的双职工家庭。这两年,保姆对雇主家里装监控的做法接受程度提高了很多。“我们和保姆说,因为家政服务是一项收取报酬的职业行为,接受监控是很正常的,毕竟现在很多行业的从业人员,上班时也是要接受监控的。”舒女士说。


  安装摄像头注意避免侵犯他人隐私


  近段时间,家住市区江南某小区的李先生感到有些不自在,因为对门邻居在楼道里装了个摄像头,正对准他家的大门。和住家保姆感觉被“监控”一样,李先生认为,对门邻居侵犯了自己的隐私。

  在自己家中或者门口等场所安装摄像头,在安全防范的同时,能不能做到不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隐私权)?这确实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浙师大法政学院讲师、法学博士郑云波表示,法律上所称的隐私是指“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民法典》中也有明确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郑云波认为,在私人住宅中安装摄像头,最大争议在于是否会侵害保姆、清洁工等家政服务人员的隐私权。这个问题目前来看还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和统一社会认识。家政服务人员在雇主家中工作期间的行为是否属于“私密活动”和“私密信息”?对此,人们有不同看法。“不过这几点应该没有太大争议:一是应当保障家政服务人员的知情权,让其知晓其工作环境存在监控,这是对人的基本尊重。暗中监控在法律上是否侵犯隐私权暂且不论,从道义上讲也是不合适的。二是监控的范围应当有一定限制,像卫生间、保姆个人居住的房间等空间就明显不适宜,会侵害其隐私权。”郑云波说,作为雇主不应该随意对外公布、传播监控的内容,尤其是可能涉及保姆隐私的内容,否则仍有可能涉及侵权。

  目前,我国对于私人安装摄像头尚没有出台相应的法律规范。门口楼道、自家房屋周边等空间,从性质上讲属于公共空间,但像自家门口这些区域又带有一定的“半私人”空间色彩。

  “对户外空间进行监控,最重要的是掌握好分寸,即摄像头监控的范围不能超出合理的界限。”郑云波说。事实上,生活中发生的这一类事件并不少见,比如在门口安装摄像头可以看到对门的出入情况,在对门开启房门时甚至可以看到对方户内的情况,或者是在窗台上装摄像头,可以看到对面楼幢住户的室内情况等。“像这类案件,法院一般都会判定认为构成侵犯他人隐私权。”郑云波说,公民进出住宅的信息、人员往来情况等,可视为隐私权的范畴,应受法律保护。《民法典》明确规定不得“拍摄”、“窥视”“他人住宅”和“私密活动”。


  家用摄像头或存在安全隐患

  近年来,家用摄像机的销售量持续高速增长。“一个月能卖出几十台,”市区某家电市场经营摄像头等电子产品的白先生说,“网上的销售量比我们实体店更大。”

  记者在某购物平台搜索发现,一款显示“无线360度全景摄像头”售价为59.90元~89.9元,月销量超6.5万件,评价区也是好评一片。

  不过,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家用摄像头存在安全隐患。国家质检总局今年曾发布智能摄像头质量安全风险警示,从市场上采集样品40批次,32批次样品存在质量安全隐患。其中,问题集中在数据传输未加密、用户注册和修改密码时过于简单、身份鉴别方面未提供登录失败处理功能、本地存储时未采取加密保护措施、操作系统更新有问题、后端信息系统存储的监控视频可被任意下载等方面。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可导致用户监控视频泄露,或智能摄像头被恶意控制。腾讯发布的专题报告也称,路由器、摄像头和智能电视已成为最容易遭受攻击的三种物联设备。一家研究机构发布的智能家庭摄像头安全评估报告显示,市场上销量较好、评价较好的10种品牌家用摄像头,近八成存在安全缺陷。

  今年3月,市民柳先生就曾接到派出所民警的提醒电话。“那天晚上接到电话,对方问我家中是不是安装有一个摄像头,我当时一愣,心想我家有什么他怎么会知道。”柳先生说,民警告诉他因为摄像头没有更改密码,他家中的监控情况随时可在网上直播。

  柳先生家中的摄像头是在5年前购买的,因为型号过旧,无法更改初始密码,柳先生当晚就把摄像头拆除了,并重新下单买了一个新的。“买之前查询了不少品牌,货到手后立即重置密码,我希望这样做能把安全漏洞堵上。”柳先生说。

  网络上不乏买卖监控视频的行为。记者通过QQ群搜索关键词“摄像头”,随后申请加入其中一个群,之后通过群公告添加了网名为“360/云视通工作室”的好友,询问对方是否有监控视频,对方表示“只要支付388元,即可得到‘20个酒店房间监控+30个家庭房间台’的永久观看权限”,并坦言他是通过破解密码得到这些视频的。

  “如果与摄像头关联的App有漏洞,监控就有可能被攻击者入侵,对方可以在你毫无察觉情况下,看到你家里的监控内容,并且能够进行录音,甚至直播你的生活。”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案件大队大队长赵帅告诉记者,一般来说,监控内容泄露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存在安全漏洞,二是厂商或者App的开发商出于某种目的,为他人提供App的相关权限。

  早在几年前,央视媒体就曾爆出“家用摄像头泄露隐私,或被远程直播”的新闻。警方介绍,之所以能控制家用摄像头,是因为犯罪嫌疑人从网络上购买了专门用于扫描摄像头漏洞的黑客工具,利用该扫描工具,非法获取摄像头控制权进行偷窥录制。

  赵帅表示,近年来尚未接到我市范围内因家用摄像头泄露隐私的案件,但因恶意安装针孔摄像头偷窥他人隐私的案件偶有发生。针对这一现象,赵帅给安装家用摄像头的市民几点建议:首先购买时尽量选择实体店,并请安装师傅上门安装,如果选择网购,必须选正规大品牌,比如海康威视、360等,这些大品牌的后台漏洞修复较及时,使用起来相对安全;其次,尽量不要在卧室、卫生间等所安装摄像头,并经常检查摄像头的角度是否发生变化;第三,不要使用原始预设的或过于简单的用户名与密码,而且要定期作出更换;第四,养成定期查杀病毒的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