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父子俩用自行车写下自己的专属“西游记”

2021-08-24 10:05:28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吴俊斐

image.png

  金华新闻客户端消息8月23日消息 记者 徐健勇 

  暑假结束的钟声即将敲响,在过去两个月中,作为学生的你或许完成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兼职,或许啃下了一部晦涩难懂的著作,或许学习了一门新技能……

  8月22日,15岁少年屠少成迎来了开学。对他来说,过去这两个月是他人生中一段美妙的经历。父亲屠定胜带着他骑自行车一路从成都到了拉萨,写下父子两人专属的2000多公里“西游记”。

  天地有大美

  318国道被誉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318川藏线通常指318国道中成都至拉萨路段,大致位于北纬30度线上。相较其他进藏线路,该线路食宿方便,安全系数也较高,因此不少人骑行、自驾或徒步进藏时,会选择这条线路。屠定胜和儿子骑行的正是该线路。

  “四五年前有过一次骑行,花了12天时间,去的北京,我一个人。”今年43岁的屠定胜并不是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甚至不是一个经常骑自行车的人。从家乡兰溪骑行去北京,是屠定胜在今年7月份从成都骑行去拉萨之前的唯一一次自行车长途骑行。

  屠定胜说,去北京的路比较平坦,只有浙江省境内及山东省沂蒙山区有点山路,而川藏线则别具风情,也更具挑战。和去北京不同的是,这次行程他带上了15岁的儿子。“当代年轻人从小就被电子产品束缚住了眼光和脚步,但生活不只是追求和享受现代化,我想带着儿子从另一个维度来看待自己的生命。”

  7月5日,他们在成都买了自行车,当天从成都出发骑了34公里。第一天上路的屠定胜父子俩并没有骑太多路程,为避免发生意外,他们严格按照出发前的规划骑行。一路上,两人穿越海拔超4000米的高山,横跨巨浪翻腾的江流,也踏足开阔无际的草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面对眼前壮丽的自然景观,屠定胜和儿子唯有赞叹。

  “兰溪城有横山,金华城有北山,其实每座山的感觉都不一样。318川藏线上的这些山巍峨高大,高到一定程度以后,它就会让你产生敬畏。”屠定胜说,路边从高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流清澈见底,让人有一种纯洁的感受,面对茫茫草原,又会让人感受到自由。


  西行多歧路

  就像一首交响曲,除了大美河山,沿途还有各种困难阻挠着两人前行的步伐。海拔高、爬坡长、紫外线辐射强、天气不适应……相比从兰溪往北骑,从成都往西骑难度显然要大得多。

  屠定胜父子俩一般上午七八点钟从补给点出发,为了尽快到前方站点,他和儿子并不总是并排骑行,谁骑得快谁就先到站点等。因此两人在路上遇到的情况各不相同。当儿子骑到东达山5100米处时,天还是晴的,而当屠定胜骑到时,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雪。

  “骑行到东达山站点时,我一直在喘气,刚好又下着小雪,这里的自然气候让人有些不适应。”不过,好在因为骑的是自行车,海拔升得并不快,父子俩的高原反应并不是很大。

  屠定胜告诉记者,根据路段的不同特点,他们会合理安排好当天的骑行路程。“每天骑行的路程都不一样,有时一天能骑行100多公里,有时只能骑行二三十公里。上坡多的时候,我们一天骑行的路程就会比较少。”

  穿行觉巴山是最让屠定胜感到疲惫的一段路。“那天天气炎热,我们一路骑行总是看不到山顶。等骑行到山顶后,另一个山顶又重新出现,就好像看到希望后,又让希望破灭。这很让人崩溃。”


  人性善与恶

  一路上,屠定胜遇到了各种人。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一起从补给点出来的骑友,他告诉我们,因为他骑得慢,他的同伴半路上把他抛下了。”

  屠定胜当时拿这件事问儿子有什么看法。儿子说:“人性的善与恶很难去评价,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双方先前有过较大的冲突,或许同伴只是嫌他慢,或许……”

  对于儿子这样的说法,屠定胜感到欣慰。“他学会去分析就可以了,结果不是很重要。”

  沿途,屠定胜父子俩还遇到了一位来自重庆的小伙子。“好几次都是小伙子先骑到当天的补给站,帮我们把食宿给定好。”暑期是进藏的旺季,路上的住宿相对会比较紧张,这名来自重庆的小伙子无疑帮了屠定胜父子俩一个大忙。

  除了一路遇到的骑友,父子俩还遇到了热情的藏民。在一座山村里,有个小女孩直接跑过来跟屠定胜合影,这让他感觉很亲切。


  陪伴与成长

  屠定胜说,带着儿子骑行和独自一人骑行感受大不相同,至少有人一路为伴,可以互相帮忙。偶尔,两人之间也会有冲突。

  “矛盾肯定有的,有时候我嫌他起床迟,延误了行程,所以讲话会有点不好听。”屠定胜说,虽然当时很生气,但在骑行途中,又会想到自己其实也不对,他可能真的累了,疲劳上路反而不安全。于是,对于难度较大的路段,屠定胜和儿子商量,将一天的行程分成两天。

  途中,父子俩交流的时间并不多。“我有时候让他骑在我前面,我不会跟得很紧,让他自己去面对前方的复杂路况,面对遇见的人和事。”在屠定胜看来,适当的放手,其实也是陪儿子成长的一种方式。

  当骑行到布达拉宫时,两人终于互相打开了话匣子。“那天晚上,我们聊很多东西,聊这一路是怎么骑过来的,聊风土人情,也聊天文地理。”屠定胜说,因为这次骑行,父子之间增加了了解,也增进了感情。“这次骑自行车去西藏是我向我爸提的,没想到我俩一拍即合。一路上经历了这么多,也有了很多对生命的感悟,感觉自己得到了成长。”屠少成说。

  “进藏的线路有很多条,等他再长大一点,可以让他一个人骑骑滇藏线或青藏线。”屠定胜将儿子视为独立的个体。他告诉儿子,有时候孤独会随着沿途的风俗和美景变得饱满,届时,这又是一种新的生命体验。


  【问读者】

  为什么要骑车远行?这听起来是个很哲学的问题。有人说是为了诗和远方;有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有人说,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

  你的观点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