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社会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惊艳!蝴蝶的卵放大十几倍居然是这样的!你大概率没见过

2021-11-24 20:44:12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记者 陈月丹/文 张红飞/供图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4日消息 记者 陈月丹/文 张红飞/供


这一次,

我准备二话不说先上图。

请大家都来猜猜看,

你看到的这些都是什么?

  图1:网红款紫萝卜?

  图2:那这肯定是白萝卜无疑了。

  图3:这是MINI小西瓜吗?

  图4:这一定是一颗冬枣!

  图5:这个莫不是甜品界里糯叽叽的雪媚娘?


  看完了吗?想好答案没?现在我来揭开谜底,看看你猜对了没——上面5张图片都是蝴蝶的卵,从上到下分别是:忘忧尾蛱蝶、蚜灰蝶、黑脉蛱蝶、二尾蛱蝶、旖弄蝶。

  蝴蝶的卵居然长这样?没错,这是它们被放大十几倍后的样子,是不是很惊艳?


这些图出自一位痴迷追蝶16年的“蝴蝶先生”

永康人张红飞


震惊,MINI世界里的美丽风景


  张红飞喜欢摄影,很早就开始拍风光拍人像,2005年,偶尔一次拍到一张蝴蝶的照片,让他开始关注蝴蝶,并因此沉迷,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上瘾”。


  从此,16年,到处追着蝴蝶跑,“根据《浙江蝴蝶志》,目前浙江大约有400种蝴蝶,我已经拍了其中的230种。”


铁木剑凤蝶


  慢慢地,他开始不满足于只拍蝴蝶。


  “一开始拍蝴蝶卵纯粹是拍蝴蝶时顺便拍的,但拍了之后放大再看,才发现原来蝴蝶的卵也这么美丽。”张红飞说,在此之前,他也没想到蝴蝶卵的世界是如此让人震惊,“大家平时看到蝴蝶比较多,留意到卵的很少,我想跟更多的人一起分享这个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迷你世界。”


稻眉眼蝶和菜粉蝶


  2013年,在香港蝶友帮助下,张红飞花费六七万元升级了拍摄设备,添置了专业的微距镜头,开始记录不同蝴蝶的卵。


  蝴蝶卵哪里来?运气好的话,拍蝴蝶的时候能刚好遇到它在产卵;没那么幸运的时候,就需要自己去找,翻树叶、枯草、花朵……根据蝴蝶的喜好,到不同的植物上去找。比如灰蝶喜欢吃花、果,所以一般产卵在花蕾的根部;蛱蝶一般会产卵在树叶上,就需要翻叶子,正面反面仔细找。


  只不过,蝴蝶卵实在太小,要找到还真不容易。多小?大的直径2毫米左右,小的1毫米左右,更小一点,只有0.4毫米左右。


  张红飞说自己眼睛老花,即便蝴蝶就在眼前产卵也看不清楚,很多时候只能连植物带卵一起带回家,再在放大镜下仔细找,“蝴蝶卵实在太小了,就算一粒芝麻,跟它比起来也像是个巨无霸,所以每次拍完都需要裁片,再放大十几倍,才能呈现那样奇妙的画面。”


飒弄蝶

 


  “不同的蝴蝶产卵季节不一样,一天里也有产卵高峰和低峰;阴雨天蝴蝶不活跃,基本不飞出来,有太阳的日子,一般上午11点—12点会有一个蝴蝶产卵的小高峰……”说起蝴蝶,张红飞头头是道,8年来,他已经拍到了297种蝴蝶的卵,其中本地蝴蝶的卵160多种,已经基本能结合卵的特点、所在的植物等判出这是一只什么蝴蝶,俨然“行走的小型蝴蝶资源库”:凤蝶的卵长得差不多,但仔细看还是有大小、凹凸的不同;玉带凤蝶的卵呈椭圆形,比较光亮;银白蛱蝶和鳌白蛱蝶的卵,有受精斑,呈现出一个一个红圈状花纹,特别漂亮……


黄斑蕉弄蝶


痴迷,一只蝴蝶追六年


  越拍越多,越钻越深,在蝴蝶这件事上,张红飞彻底沉沦。


  他是永康一银行职工,42年工龄,其中32年都在石柱镇的同一个网点。他说这其中有“私心”:石柱附近有不少山,植被多,他能利用中午休息等碎片时间,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时不时地就上山转转,找找蝴蝶。


  这么多年来,只要天气条件允许,每个周末他都会抽一天时间到周边的山上拍蝴蝶,其中仅武义黄坛村附近的一个山坳,2013年至今他就去了起码150次,近几年平均每年要去20次以上。


  张红飞是个有心人,平时的拍摄所得都会归纳整理。看他的美篇,就像是在看一本有趣的图文并茂的蝴蝶百科:刚孵化出来的幼虫会把卵壳吃掉 ;灰蝶基本上是吃叶、花和果,但也有吃荤的,比如蚜灰蝶,它的寄主就是某种蚜虫;这只蝴蝶两个头?其实另一边是尾巴,这是银线灰蝶,不停晃动的尾巴是骗小鸟的,小鸟会以为尾巴是头部,一口啄下去,它就可以乘机逃走;银线灰蝶产卵时会选在有很多举腹蚁的地方,幼虫孵化出来后蚂蚁就会把它搬回蚂蚁窝里去,饿了再爬出来吃叶子,爬出来时身边总会跟着一群蚂蚁像保镖一样保护着它……


  他说,他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出一本金华蝴蝶志,记录下活跃在金华地区的各种蝴蝶,从卵到成虫的一生。


宽尾凤蝶一生四个阶段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从2013年起,他开始尝试自己养蝴蝶。找到蝴蝶卵,带回家,根据特点调整它生活环境的温度、湿度,再提供它们喜欢的食物,以便用相机记录下从卵到幼虫到成虫再到成虫的整个过程。


  说着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这中间,欣喜和失落并存。


  “有些蝴蝶一年只有一代,有些需要在外面越冬,有些适应性差的离开野生环境很难生存。”张红飞说,他曾养过黑纱白眼蝶,每一年的5月中下旬出来交配,到5月底产卵,变成幼虫后,不吃不喝也不长大,待在原地一直到第二年的二三月份才开始换龄,“这个过程实在太长了,我把卵带回家孵化后刚好是6月,梅雨季节,湿度太高草会发霉长毛,幼虫也会染病死亡”,养了五六次,最长的一次一直养到11月中旬,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有时候,记录一只蝴蝶一生的过程,甚至要花费五六年。


  比如珠履带蛱蝶,张红飞第一次发现它的卵是在单位旁边绿化带里的一种无刺枸骨上,3粒卵,他小心翼翼地带回了2粒。6天后,一龄幼虫阶段,一条死亡,好不容易另一条养到化蛹了,化了一半,还是失败了。


  “或许是营养不良,或许是生病了。”张红飞非常失落,更让他遗憾的是,此后的五六年里,他再也没有看到这种蝴蝶。


  直到今年9月,一位蝶友在外地一种冬青上发现了这种蝴蝶,让张红飞欣喜不已。等这位蝶友回到永康,他立马拉着他上山寻找。徒步几公里,就在以为又要失望而归时,他们发现了那种冬青,并欣喜地发现上面有5条一龄珠履带蛱蝶的幼虫。照样,他带回2条,留下3条。


  为了这好不容易找到的幼虫,他有空就往山上跑,给它们找嫩叶,顺便看看留在树上的那3条。


  只可惜,家里的3条还是死了,树上也只剩下唯一一条,成了他全部的希望。所幸,这一条坚强地活了下来,成功地化蛹化蝶,“从发现到拍完全程至少也有一个半月,心里总是牵挂着它,恨不得时刻盯着,生怕又有意外。”他感叹,“找了五六年,终于圆满了。”



  张红飞说,截至目前,他已经养过400多种蝴蝶,其中成功拍全整个生命周期的有230种。


  养出来的蝴蝶,如果是稀有品种,他会放归自然;如果是适应性差的或是外来的品种,他会做成标本保存或送人,“我已经做了几百种蝴蝶的标本,希望有一天能跟更多人分享蝴蝶的奇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