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市民问政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市民问政】市区农贸市场“限塑”还得加把劲

2019-08-30 17:00:00

来源: 盛游

作者:

当前,我市正在大力推进城乡全域垃圾分类。从7月底开始,本报推出“垃圾分类如何实现‘三化’”系列问政,首期聚焦源头减量环节,重点关注近年来市区农贸市场“限塑”工作。

尽管我国实施“限塑令”已10多年,然而“白色污染”对环境的影响依旧较大,也严重制约着垃圾源头减量。此前,记者走访市区多家农贸市场,发现“限塑”工作不甚理想。

近一个月来,我市市场监管、商务、建设等部门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中,将“限塑”结合进源头减量的宣传与引导,市区部分农贸市场也积极探索使用环保袋、提倡消费者使用布袋子和菜篮子等,努力减少塑料袋用量。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30日消息   记者 盛游 文/摄  求慜玥  刘任翼/摄像

东莱路综合市场多见布袋菜篮

8月28日上午9时许,市区东莱路综合市场内一派繁忙景象,前来购买蔬菜瓜果的市民络绎不绝。

人群中,有不少消费者提着可循环利用的物件装菜,比如布袋子、竹篮子、手推车等,以中老年人居多。豆制品摊位前,一女士接过豆制品后,将它放进挎在肩上的布袋里。“我家里人现在都习惯用这种帆布料的袋子买菜,它能挎在肩上,比手提要轻松省力,而且每次都可以少用几个塑料袋。”她说。

已经买好菜的施阿姨左手拖着一辆布袋车,右手提着竹篮子,里面满满当当。施阿姨说自己平时出门买东西最讨厌塑料袋,因为它装完东西回到家就没用了。“这两样东西价格不贵,四五十元钱,用着不仅方便还环保。而且现在市场里的蔬菜大多洗过剪过,干干净净的,外面不套袋子也行。”

相比之下,东莱路综合市场布袋、菜篮较为多见。这一方面与消费群体的素质有关系,另一方面与市场整体氛围也有所关联。金华开发区市场监管局专业市场管理所所长孙晓辉介绍,东莱路综合市场首先在硬件设施上有优势,比如层高让人感觉很透气,通道宽敞明亮不易拥挤,摊位设置合理不显局促,再加上布满市场一圈的灯箱广告,使得顾客产生“品质消费”理念。在此基础上,市场管理方广泛动员经营业主减少塑料袋使用量,同时在日常交易中多向消费者倡导建议使用可循环购物袋,以此逐渐形成“限塑”氛围。据悉,下步该市场的管理方还将发放一部分环保购物袋给经营户,并由他们推荐给消费者,助推垃圾源头减量。

高畈市场环保塑料袋占九成

前期,记者在市区高畈市场采访时,了解到该市场正向经营户推广使用厚度0.025毫米以上、可降解的环保型塑料袋。这一个多月来,市场里用环保塑料袋的比例已升至90%以上。

昨天,市民方先生到高畈市场购买贝类水产,经营户将一个印有“环保塑料袋”字样的袋子套在大碗上,等待称装。“环保塑料袋的厚度装水产也够用了。”经营户说,常见的普通塑料袋比较薄,不适宜在水产摊位使用,所以过去经常用一种黑色塑料袋。“市场旁边小卖店现在已经有各种大小的环保塑料袋,黑袋子我们不太用了。”

高畈市场管理员盛桂松说,环保塑料袋由市场出资发放给业主试用,并引导业主不再购买厚度在0.025毫米以下的不合规塑料袋,目前习惯逐渐形成,用完后多数经营户会自行购买环保塑料袋。

“推广使用环保塑料袋有两方面考虑。”盛桂松说。首先,环保塑料袋的厚度符合“限塑令”要求,而且可降解,能从源头上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其次,环保塑料袋的成本要比不合格塑料袋高出许多。根据大小、厚度不同,环保塑料袋每捆售价在4~15元,而普通塑料袋一般2元一捆。

“‘限塑令’中重要一条就是商品零售场所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袋,塑料袋的成本上去了,一定程度上可以遏制滥用现象。”他说。

垃圾分类管理制度进市场

目前,市区二环内多数农贸市场有第三方专业团队负责日常管理。保利物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金华区项目经理刘毅说,该公司自进驻市区农贸市场以来,就结合垃圾分类着手谋划专门的管理制度,让各市场形成统一的操作执行规范。

“在农贸市场垃圾分类工作的管理措施方面,我们实行‘三定一限’。”刘毅说,“三定”即定人、定点和定时,“一限”就是响应“限塑令”。定人要求市场确定垃圾分类指导1名,垃圾分拣员1名,垃圾收集清运人员2名以上;定点是在市场内确定一处为四分类垃圾桶集中堆放地,实行垃圾四分类法,并在墙上设置垃圾分类宣传栏,摊位内实行垃圾二分类法,分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收集;定时指市场经营户摊(店)内暂存垃圾二分类桶,由垃圾收集清运人员定时收集。

市场垃圾分类管理人员各有职责。垃圾分类指导员应认真学习垃圾分类知识,指导分拣员、清运人员和经营户正确分类垃圾。垃圾分类分拣员负责市场集中堆放四分类桶内垃圾分类正确,及时对分得不对的进行二次分拣,并劝导消费者正确投放垃圾。垃圾分类收集清运员定时按类轮换到各摊(店)收集垃圾,确保收集正确,及时将市场定点桶内垃圾送至垃圾中转站或社区垃圾转运处,并对市场范围地面进行保洁。

对市场经营户,管理制度明确禁止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袋,不向消费者免费提供塑料袋。此外,该制度还有奖惩机制,对经营户实行积分制管理,在接受处罚的同时扣除相应积分,当年度文明积分低于60时,就要停业学习,经学习培训、考试合格后方许继续经营。

刘毅说,今年7月1日起,这套垃圾分类管理制度在保利物业进驻服务的各市场实施。从目前情况看,垃圾分类管理人员配备情况较为完整,经营业主在自家场地二分法收集、垃圾不出摊的效果也比较明显,但在“限塑”方面仍旧进展缓慢。

多重因素导致“限塑”难

“限塑”难不是个性问题,而是全国各地的共性问题。

“限塑令”主要有两点。一是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二是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因此,“限塑令”尽管不是“禁塑”,其初衷也是从生产、流通、消费各环节,通过倒逼手段控制塑料袋用量。然而现实中,针对生产销售厚度不达标塑料袋的行为,监管执法都相对缺乏力度,更别说在使用环节。大型连锁商超的塑料袋已经收费使用,却也大多只停留在收费上,有钱收才不管消费者用量。农贸市场和个体经营户“同工不同酬”,与大型商超一样向外供着塑料袋,却很难收到消费者的钱,干脆选择成本最为低廉的。

这些状况存在已久,一直难改变。范围缩小到市区的农贸市场,同样有多重因素导致“限塑”难。

比如获得渠道多,监管覆盖难。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说,我市本地生产塑料袋的企业较少,市场上使用的塑料袋多由安微等地企业生产销入。因此,在监管指向性较强的生产端,我市没有优势,监管重点落在流通销售环节,这恰恰是最难掌控的。

前期,市场监管执法人员在市区新农贸市场检查时,发现有10多家批发户销售厚度在0.025毫米以下的塑料袋。查处这一违规行为后,执法人员向批发户明确不得再次发生,并不时到摊位上突击检查。

尽管如此,防不胜防。近日,执法人员在高畈市场蹲点查获一起上门推销不合格塑料袋的行为,查扣塑料袋约2万个。执法人员说,高畈市场周边商店目前以销售环保塑料袋为主,但少部分摊主仍能购进不合规塑料袋,询问后得知是游商上门兜售。

“我们做到这份上还是不够,因为现在购买渠道实在太多,哪怕本地市面上少有不合规的塑料袋,经营户在网络上也还能买到。”执法人员说。

还有环保意识弱,减少用量难。连日走访中,十分惋惜的一点是就算使用了布袋、菜篮,也没很好起到塑料袋减量效果。带着布袋或菜篮的市民,在各摊位买完东西后接过的依旧是用塑料袋装好的菜,鲜有直接把菜装进布袋菜篮的。这当中确有无法不用塑料袋的,比如嫩豆腐、生肉类、水产类等,但一些经过“净菜”处理的蔬菜和带皮的瓜果等理应不再使用塑料袋。

从整体情况看,“限塑”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源头减量还需各方加把劲

市城乡垃圾分类办列过一组数据:按照金华市区70万人口、每人每天产生1.2公斤生活垃圾计算,市区每天有80多万公斤的垃圾增量。反之,如果每人每天少用一个塑料袋、节省一张办公用纸、拒绝一份一次性餐具……这些也都会是70万份的减量。

因此,我们要有这样一种共识:垃圾分类不只是行为上的分拣,更指向生产生活观念的转变,即通过源头减量为城市减负,坚持分类投放让资源再生。

目前,市区许多主体正在探索垃圾源头减量的好做法。比如为解决快递包裹的回收处理问题,市邮政管理局号召快递行业使用共享包装箱,对有包装的快递原件不再进行二次包装,同时在各快递网点发放2万张绿色代金券,鼓励市民将快递垃圾交回到快递网点兑换代金券,用来抵扣寄件费用。婺城区组织19家农贸市场开展“净菜上市”,向市民提供无残留农药、茎叶类菜无菜根、无枯黄叶、无泥沙、无杂物的“五无”蔬菜,以此减少两成左右的厨余垃圾。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在农家乐试点餐厨垃圾就地减量,直接在饭店附近设置引进自动化设备,让餐厨垃圾在收运前减量70%以上,减轻终端处置压力。

但是也要看到,眼下在垃圾源头减量环节仍以政府部门主导发动为多,群众的主动减量意识仍待提升。毕竟垃圾减量不是一些人的事,而是所有人的事。

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实现源头减量的方面有很多。提倡减量,不是鼓励吝啬,而是从一开始就有意识地视需而取、物尽其用。比如开展无纸化办公,哪怕在用纸时也尽量做到双面打印和白面复用。少用一次性物品,如筷子、餐盒、纸巾等,减量的同时更能减少资源消耗。在外或在食堂就餐做到适量点餐、取餐,并且努力践行“光盘行动”,有剩菜也应打包带走,不要浪费。买菜时自带菜篮子和环保袋,能直接盛装的物品就不要用塑料袋。购物时尽量购买无包装、简包装或大包装的商品,不买过度包装和小包装商品。快递包裹等留存备用或回收利用,塑料袋尽量重复使用不乱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