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市民问政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市民问政】记者调查:今年以来近视率增幅较大 “明眸摘镜”还需久久为功

2020-11-19 23:11:4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金璐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1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金璐


  昨天下午3时许,市区东苑小学,学生们纷纷来到操场沐浴阳光,进行各种体育活动。

  眼科专家发现,儿童每周户外活动时间越长,发生近视的风险越低。为学生增加每天锻炼的时间,也是该校预防学生近视的举措之一。
  我市中小学纷纷推出各种措施,防控学生近视,向着“到2030年,实现全市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和高度近视发生率明显下降”的目标进发。然而,前途光明,道路曲折,这场仗并不容易打。

  沉迷手机游戏 暑假后发现近视了

  “我近视了!我近视了!”11月10日上午,初一学生王胜在学校的视力检测中发现,自己右眼视力从原先的5.0变成了4.9,一时没法接受,大声嚷了起来。

  王胜从小视力检查结果都挺好,视力突然下降让他心里有点慌张,不停地想,自己是读书写字的时候坐姿不正确呢,还是近段时间接触电子产品多了呢?他回忆着父母和老师教他保护视力的话,想着接下来要在哪些方面改变。他有点担心,要是视力再继续降下去,就该配眼镜了吧?

  王胜属于班里1/3没戴眼镜的学生之一。他的同学小夏5个星期前刚刚离开这个群体,首次戴上眼镜。暑假过去,小夏来上学时,发现自己看黑板时模模糊糊,已经看不清楚粉笔字。他这才后悔,暑假玩电子游戏时间太长了。

  “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小夏说。疫情期间,为了上网课,父母给他了一个平板电脑;为了学英语口语,又给了他一个手机。听同学说有款叫“吃鸡”的手机游戏很好玩,他就忍不住偷偷玩起来。沉迷游戏之后,甚至能把每天的“健康时间”全打满(为了防止沉迷,游戏规定,玩家在一天里连续玩7个小时会被强制下线)。后来,游戏方面对未成年人作出特殊规定,一天最多只能玩1.5小时,小夏才在这种强制下减少玩手机游戏的时间。

  今年8月底,教育部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数据,与2019年年底相比,6月所做的调研显示,这半年,中小学生近视率增加11.7%,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增加15.2%。为此,教育部要求严格落实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控制在线学习时长。原则上要求小学不超过两个小时,初中不超过三个小时,高中不超过四小时,而且每次连续看视频的时间也有明确的要求,同时要求加强体育锻炼,强调中小学生在课外也至少有每天一小时的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的时间。


  近视年龄前移 防治关口也要前移

  11月5日,金华市2020年秋冬季学期近视防控宣传月活动在东苑小学举行。活动为全市首批22所近视防控示范学校授牌,并举行近视防控论坛就如何提升全民近视防控意识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还为金华市首届“明眸摘镜”中小学生诗词创作大赛获奖师生和组织颁奖。

  东苑小学是金华市关爱青少年儿童眼健康工程的第一所试点学校。校长倪崚嶒说,如今各校在防控措施方面,经过“明眸摘镜”工程启动以来的一次次相互借鉴,做法都差不多。能不能有效控制住近视率,考验的其实是措施落实能力,以及持续执行的能力。面对疫情后视力不良率的反弹,他们能做的,唯有坚持。

  对于小学老师来说,有件头疼的事情是,一些学生进入小学一年级时已经近视,即使小学老师从第一天起就努力,这些学生还是不可避免会戴上眼镜。

  初中生小李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他在读幼儿园期间是个电视迷,最爱看《海绵宝宝》,每天都要看三四个小时。进入小学,他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楚黑板,甚至看不清同学的脸。他自己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担心被家长骂,就一直没告诉大人。直到一年级下学期的时候,终于撑不住,才向妈妈坦白。妈妈赶紧带他去医院检查,并配了眼镜。

  为了控制近视发展速度,小李的家长给他买过不少护眼设备,但没什么效果,他的眼镜还是以每年一副的频率不断更换。这些眼镜,有的是打球的时候掉在地上被踩破的,有的是放在椅子上一不小心坐上去坐破的,更多的是因为近视度数加深了而不得不更换,每副眼镜都要千元左右,他们在这方面已经花了不少钱。如今,小李的近视度数已经达到了400多,戴着厚如酒瓶底的眼镜,平时不管是读书还是运动都挺不方便。

  倪崚嶒说,在我市中小学纷纷行动起来的同时,他们期待近视预防的关卡也能前移到幼儿园。


  家校配合如何“重视又专业”?

  南苑中学也是本次被授牌的近视防控示范学校之一。该校在近视防控方面也有许多创举,比如该校所有老师都经过眼保健操培训,这样,他们在学生做操时一眼就能看出姿势是否标准;该校每节课的时间是40分钟而非45分钟,用这种方法让学生在比较短的间隔里能够到教室外面去放松一下眼睛;该校的每个班里都贴着一张“远视图”,假如天气不好,学生可以用这张图来代替出门远眺;在学生餐里加入猪肝、胡萝卜等有利于视力的菜品。除了做好学校端的防护,该校还采取措施,把近视防控的观念传递到学生家庭。

  副校长鲍旭黎说,该校做过调查,家长对于孩子的眼睛普遍还是挺重视的,但与此同时,家长们往往不知道该怎样去保护孩子的眼睛,缺乏专业知识。

  “学校想要防范近视,没有家长支持肯定是无效的。”鲍旭黎说。学生除了在校学习外,在家里也要学习,要在家里有合适的灯光,也要家长注意孩子握笔的姿势,控制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

  去年爱眼日,学校搞了6大活动,今年由于疫情,家长学校不能正常开放,学校也在积极采取措施,通过《明眸摘镜养成手册》、手机21天打卡等方式,把相关知识传递给家长。这份手册,是学校在金华眼科医院医生帮助下设计的,通过医护人员的参与来保证专业性。

  鲍旭黎说,学生们有的能认真完成,也有个别不认真的,但老师不会去批评,因为批评有可能会带来弄虚作假,这就背离活动初衷。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尽可能唤起学生和家长自觉自愿地做好近视防控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