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时政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近5万台农机具成我市农业春季生产主力军

2020-03-24 15:20:1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章馨予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24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章馨予 文/摄

  气候暖和、雨水充沛,正是春耕春种、植物萌芽的大好时节。

  记者从市农业农村局获悉,尽管受疫情影响,全市目前春耕进度已达50%左右,与往年基本持平,共有近万台农机投入春耕环节,整体农业春季生产投入农机总数达近5万台。农机越来越成为现代农业生产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发挥着主力军作用。


  弥补劳工紧缺 提高生产效率

  阳春三月,气温回暖,早稻育秧开始了。3月10日,武义县履坦镇明达粮食合作社的育秧工厂开工。洒水、播种、覆土,经过床土混配加工生产线对育秧床土的混配处理,两条长约10米的播种流水线在10个工人的配合下,一天能生产1.7万盘育秧盘。

  这是金华规模最大的机械化育秧基地,担负着武义一半早稻田,约6000多亩(20万盘)早稻的育秧任务。从浸种消毒、播种,到暗室催芽、炼芽摆盘、田间管理,大约1个月后即可生成成品秧。

  同一时间,婺城区蒋堂镇的种粮大户盛桂有添置了两台无人植保机,700多亩土地,计划分三批播撒1.1万斤早稻种子。“原本想请河北的植保无人机服务公司来播种,但受疫情影响,一时半会到不了位,本地工人也很难找。”为了加快早稻播种、不误农时,盛桂有干脆自己动手。

  3月18日,在琅琊镇东畈村土地上空,两台无人植保机盘旋着开始首批封草和播种作业。不到两分钟,一亩翻耕后的田地就被均匀播撒上了早稻种子。

  “传统人工播种,一人一天只能播12亩,现在一个人装种子,一个人操控无人机,一天能播200亩。”盛桂有算账后发现无人机不仅能高效播种,还省下不少人工成本。传统人工播种每人每天工资300元,就算请无人机服务公司操作,每亩地也要10元,如今合作社社员自己动手,每亩地只需2~3元。

  其实不仅是疫情影响,农业劳动力紧缺现象近年来愈发明显,我市不少农业主体通过上马自动化设备、引入生态高效发展模式、提升机械化操作水平等系列举措,不断加速农业领域“机器换人”步伐。

  走在浙江康诚菌业有限公司的金针菇栽培工厂里,几乎每栋厂房的外沿墙壁上,抬眼都可看到输送瓶装培养基和金针菇的自动传送带。

  “传送带总长大概800米,到不了的地方或者完成不了的作业,我们就用叉车代替。”工厂负责人王志锋介绍,从装瓶灭菌到接种搔菌和采收,这里全程自动化流水线作业,平均每个车间只需1~3人负责设备的运行和维护,整体比传统节省人工80%以上,提高生产效率50%。


  提升农产品质量 实现“知天而作”  

  走进工厂栽培车间,一瓶瓶刚从培养室出来的培育基质,经机器去盖、搔菌、冲洗瓶口等步骤后,由上架机运上传送带,进入培育菇房,两台机器每小时可操作18000瓶。

  “工厂化栽培金针菇不仅效率高,而且绿色生态、品质优良,市场价比普通的高出1/3到1/2。”王志锋指着流水线告诉我们,这一步骤可利于金针菇后期出芽,高度和平整度都更为一致,靠人工却无法实现。不仅如此,相比传统季节性人工培育,还能缩短一半生产周期,且全年全天候无休生产。剩余下脚料还可卖作有机肥、饲料、生物质颗粒燃料等,空瓶则通过传送带投入下一轮使用,实现绿色循环。

  由此可见,“机器换人”的好处远不止节省劳工、提高效率,尤其是对于“靠天吃饭”的农业人而言,这更大程度上正在帮助他们实现“知天而作”。

  明达育秧工厂的叠盘暗室催芽间里,一盘盘从播种流水线下来的育秧盘整齐有序地纵向叠放着。武义县畜牧农技中心技术专家孙雄彪告诉我们,这叫叠盘暗室出苗法。

  秧苗催芽的传统操作是通过搭建田间小拱棚,使用薄膜自然加温,但天气不好控制,气温过高过低都会影响生长,一不小心就会烧苗,也容易发生集体出芽、工人来不及管护的情况。

  相比之下,32℃的恒温暗室更像个后天“育婴房”。在这里,秧苗可以在最适宜的温度下茁壮成长。15米长的管道每隔20厘米就有个出气口,均匀向室内喷洒湿气。由于不受外界光照和温湿度变化影响,出芽也更为整齐均匀,叠放则是为了保证每个育秧盘恒温恒湿。待芽长半厘米出室后,还需进行一天一夜的炼苗才能下田管理,通俗来讲就是重新适应外界环境,达到增强抵抗力的目的。

  熟悉茶叶生产的人都知道,传统炒茶需要人工跟进添加茶叶,费时费力又不好掌控,但在武义清境茶叶有限公司工厂里,33台炒茶机都安装有一左一右两个红外线感应器,负责发射信号到“中控大脑”,帮助系统完成自动检测。只要检测到有炒茶机缺料,系统就会操控补茶机通过输送轨道自动补给茶叶,使炒出来的茶叶色度更均匀,质量更优,工人也更省力。


  转型升级加速 迈出全新步伐

  从生产到加工,“机器换人”正在金华各农业领域遍地开花,不过就目前来看,粮食生产依旧是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市农业农村局农机管理站工作人员唐伟分享一组数据,截至去年底,我市水稻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82.76%,粮食批次烘干能力超1.1万吨。

  “粮食作为农业传统主导产业,农机购置补贴、技术推广力度也更大。”唐伟表示,相比机耕和收割,粮食栽植环节的机械化相对较弱,但也在逐步提升。以明达育秧工厂为例,播种流水线如今从每条每小时400盘增加至1000盘,远超省内大多数合作社每小时400盘的产量,本靠人工混配的床土改为机器操作,人工运输改为铲车运输,年均育秧量也从8万盘增长至20多万盘。

  近年来,农业劳动力紧缺状况愈发明显,不少农业生产大户和主体都意识到提高机械化程度的重要性,加上疫情影响,“机器换人”更显迫切。“去年播种还有七八个工人,今年基本已经招不到了。”盛桂友说,经过自己这次试验,联合社19户种粮大户都有意向推广无人机播种,加起来有4000多亩土地,将节省一笔大开支,整体生产效率也大大提高。

  如果说农业“机器换人”是一个长期推进的过程,那么此次疫情就是一个加速器,助推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带来了新机遇。疫情期间,康诚菌业的线上销售额提升了3倍,尤其是小包装金针菇,市场潜力巨大,而这其中,年前新投入使用的金针菇枕式包装机发挥了很大作用,机器一压一放,每分钟可包装40袋。实际上,康诚菌业工厂现有的一半员工都集中在包装车间,受疫情影响有部分员工无法及时回岗,给产品包装造成一定压力,企业负责人认为这一块也有很大提升空间。

  今年,省农业农村厅通报了2019年农业“机器换人”示范单位名单。其中,武义为主导产业示范县,婺城区雅畈镇、兰溪市云山街道、义乌市后宅街道、磐安县方前镇为示范乡镇(园区),6家企业获评示范基地。截至目前,全市已建成省级示范县(市、区)3个(其中武义为主导产业示范县)、示范乡镇23个、示范基地41个,平均每年发放农机购置补贴3000万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