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头条新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我从山里来——写在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收官之际

2020-11-27 23:30:49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邵雪廉 李聂 吴振荣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7日消息 记者 邵雪廉 李聂 吴振荣 版面策划 俞平 陈丽媛 摄影 黄泽振 李聂 陈斌 胡肖飞


    “第一车1万多个菌棒刚在棚里摆完,老家还有一车这两天就要拉过来。”昨天,在江苏常州市钟楼区邹区镇南郊的杨庄村,武义菇农许国强正在收拾菇棚,因为这个落脚点今年很迟才找到,很多准备工作还没完全就绪。

    许国强和妻子是11月11日从新宅镇出发的,装上菌棒、带上家当,满载着希望风雨兼程。这已是他们外出放养香菇的第12个年头,因为当地市场销量不佳,今年他们离开绍兴移师常州。12年前,他们从同样“游牧”了十多年的父母手中接过接力棒。

    像许国强一样,从10月中旬开始,100多户武义菇农像候鸟一样纷纷外出,奔赴上海、江苏、甘肃、云南等地,开始了新一轮的异地放养,经半年的辛苦劳作,待明年清明后带着收获回家。


香  菇



    香菇,古称“香蕈”;蕈,深山老林里生长的野菇。可以说,香菇是大自然的馈赠。

    早在800多年前,我国先人便留下了剁花法栽培香菇的文字记载,成为古老的中国农耕文化的技艺之一。基质是木头或木屑,“以土覆之”“用泔浇灌”“雨露之余,天气逐暖,则蕈生矣”,整个栽培过程有机、自然。专家说,香菇栽培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具特色的林菇共育系统,体现了“菇与林、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循环理念。所以,香菇是绿色产业。

    产业是脱贫之本、富民之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产业扶贫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也是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帮助群众就地就业的长远之计。近年来,每次考察脱贫攻坚工作,他都会到实地看一看当地特色产业:宁夏回族自治区泾源县的草畜产业,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黄精产业,江西省于都县的富硒蔬菜,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山葡萄,河南省光山县的油茶,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的有机黄花,陕西省柞水县的木耳……

    香菇之于武义也是这样的特色产业、绿色产业。

    武义山林资源丰富、气候条件适宜,早在1986年,香菇生产就被列入当地“星火计划”项目。“要致富,种香菇,半年成为万元户。”2019年,全县食用菌总规模3785万棒,全产业链年产值超过5亿元。其中香菇占比70%以上。

    因为种香菇,谢月兰、潘文华家盖起了三层小楼,新宅村有一半以上的村民在城里买了房,傅法春的儿子、邹国文的女儿分别在深圳和上海读研,李明炎转型升级创办了上市公司“寿仙谷”……


菇  农


    “游牧”菇农是一个小群体。桂花飘香的季节,他们带上菌棒和菌种,带上锅碗瓢盆、鸡鸭猫狗离开武义,到异地城市边缘扎寨;来年春暖花开的清明前后回到老家,休整、准备,然后再次出发……

    他们追着市场而走。经过多方了解,综合多种因素,选择落脚城市,近者长三角,远至西藏、新疆、云南,首要目的是卖更多香菇、卖更高价格。

    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做棒、浇水、采菇,长时间在菇棚里蹲着干活,不少人患上了风湿、落下了陈伤;凌晨卖菇,骑着电动三轮车,在异地城与乡之间穿梭,有欢笑也有泪水。苦的是思念与牵挂:许国强牵挂孩子有没有成为三好学生,陈金生在新疆说想念92岁的母亲,朱立文夫妻担心孩子会迷上手机;开心的是举家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

    他们还要抬头看天。他们担心台风,担心洪水,担心今年租的地明年还能不能种;他们精益求精,不断提高传统养菇技术,在规模化、高温栽培、工厂化等新技术新模式面前同样充满渴望。

    致富奔小康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24个贫困村时指出“脱贫致富贵在立志,只要有志气、有信心,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撸起袖子加油干”。“游牧”菇农身上体现的正是这样的奋斗精神。他们走遍千山万水,他们坚强乐观、务实勤恳、与时俱进,堪称致富奔小康路上“浙农精神”的代言。

    除了“游牧”菇农,武义香菇还有另外两种向外输出辐射的方式:一是带着菌种外出长期发展,如陈江富夫妇已在西藏种菇12年,朱立文夫妇已在新疆13年;二是根据对口支援帮扶需要,到边疆省份开展技术指导,像在新疆技术扶贫的陈金生。两种方式有一个共同点,先富起来的他们以一己之力为带动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竭尽所能。

    “游牧”菇农背后的整个菇农群体也是如此。有的在坚守,有的在转型。高文兴原先种香菇,现在种秀珍菇,而且钻研工厂化生产栽培技术;何冠蔚探索规模化种植,并且打上自有品牌;吴舍美种过香菇,赚了钱以后已开了10多年超市……


梦  想


    脱贫攻坚、致富奔小康需要持之以恒,久久为功。一个特色产业的培育、发展,离不开党委政府的引导与服务。

    一朵小小的香菇,在武义县委县政府的不断推动下,按照“品种多样化、原料生态化、生产设施化、基地规模化、产品精深化、经营多元化”的发展战略,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扎实推进,产研协同创新水平日益增强,生产设施提升步伐不断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初显成效,走出了一条技术富农之路。

    ——实施“双百共富”香菇工厂化生产示范工程,建立浙江省首条日产两万香菇菌棒的智能化、自动化生产线。在此基础上,今年10月28日,武义又一“双百共富”产业园开工,投资5亿元,将建成集菌棒生产、菌种研发、农产品深加工等于一体的农业综合产业园。

    ——选育出经省级审定的新品种2个,获国家授权发明专利4项。

    ——在全省率先建立“料棒专业化集中生产、养菌出菇分户管理”的食用菌生产新模式,全县年节约料棒灭菌柴火3000吨左右、减少劳动力1.8万个以上,促进菇农年增收节支2000多万元。

    ——成立县食用菌区域创新综合服务中心,由政府投资建大棚,出租给农民种植,帮助农民解决设施农业投资大、风险高的难题。

    斗转星移。曾经作为农业富省浙江的贫困县之一,1996年武义摘掉了贫困县帽子,2015年摘掉了欠发达县的帽子。山不养人怎么办?下山!武义山区人民在政府引导下,成就了“下山脱贫”武义经验,在联合国召开的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和世界银行发起的全球扶贫大会上作经验交流。下山以后怎么走?跟着市场走!培育“五朵金花”(香菇、茶叶、高山蔬菜、中草药、香榧)、务工脱贫、发展“超市经济”、全域旅游……小康路上“十八般武艺”尽情施展。最初一枝独秀的香菇产业如今依然“吃香”,但在增收致富中发挥的作用比例小了,并且在不断转型升级——因为总量大了,格局大了。正如外出放养香菇的菇农数量也在逐年减少,恰恰验证了农民致富的路子更宽了,选择更多了。

    不仅如此,武义县委正在实施的下山脱贫3.0工程更增添了山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让山区农户从山上一步到位直接到城里来:从农民直接转化为市民,从务农直接转化为务工。职业直接转化,户籍直接变迁,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蓝图正在精心绘就。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武义菇农“游牧”追梦实录系列报道


   结束语


    有梦想,追市场,拼命闯。

    “游牧”追梦的武义菇农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扎实推动共同富裕、奔在小康路上的农民缩影。自今年1月以来,本报记者在山与城、家乡与他乡之间来回奔波,克服其间因突发新冠疫情带来的种种困难,扎进一个个山村的一个个菇棚,远赴绍兴、上海、新疆和西藏,记录武义菇农勤劳致富并带动西部农民致富的奋斗足迹。记录暂停,但追梦不止。

    我从山里来。不久的将来,更多的菇也许不再从山里来,而是从现代化工厂中来;更多菇农也许不再从山里来,而是从城里来。在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将脚步不停,关注不止。


记者的足迹:新疆温宿

记者的足迹:新九龙村

记者的足迹:全副武装

记者的足迹:上海郊区

记者的足迹:西藏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