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新闻 > 头条新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一眼再现万年!万年上山国博首次开展

2021-11-22 10:14:19

来源:

作者: 李艳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1日消息 记者  李艳


一场万年上山的考古盛宴,一次中华文明的智慧碰撞。


今天,位于北京天安门东侧的国家博物馆人头攒动,正在这里开展的“稻·源·启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吸引全国各地观众慕名前来,一睹万年上山的风采,一睹万年稻米的芳容。


同时前来的,还有考古界大咖。“稻·源·启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暨“万年浙江与中华文明”学术座谈会在这里举行。

在国博展出很不容易,让考古走向大众


国家博物馆是世界上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博物馆,是中华文物收藏量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此次展览共展出上山文化早、中、晚三期文物近200件,包括最早的炭化稻米、最早的彩陶、最早的定居村落遗迹等上山文化重要标志性遗存。展览辅助丰富的考古学知识介绍、场景复原、多媒体等展示手段,兼顾学术性与趣味性,展示人类稻作农业起源之初的社会、经济与文化面貌,反映中国早期的定居村落及其社会生产与生活情况,呈现上山文化考古发现的重要意义。

此次展览是中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榜单公布后,首个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的“百年百大考古遗址”。也是万年上山继1月15日—3月14日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精品馆展出后,首次走出浙江,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全国观众将现场感受“稻•源•启明“的震撼。

展览由中国考古学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浙江省文物局协办。展览为期两个月,11月21日至2022年1月21日。

今年是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也是纪念上山文化命名15周年。2000年11月,考古学家在浦江县发现上山遗址。此后在以上山遗址为命名地的“上山文化”考古工作中,陆续发现了一万年前属性明确的栽培水稻、迄今东亚最早的定居村落遗迹和大量彩陶遗存,上山文化考古发现成果举世瞩目,充分证明这里就是世界稻作文明的起源地,是以南方稻作文明和北方粟作文明为基础的中华文明形成过程的重要起点。上山文化不仅在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形成中占有重要地位,对于世界文明也有着独特而重要的意义。

严格控制人数,严格疫情防控要求到位……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刘玉珠说:“疫情当下,‘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在国博展出很不容易。”

展览共分四个篇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和上山亲密接触”,他欣喜地看到,“浙江考古一浪接一浪,央视都在支持,赶上了好时机”。

王仁湘特别点赞此次展览的4个单元,从“那一群人”、“那一粒米”,到“那一缕炊烟”、“那一抹红”,认为“很用心,挺感动,体现了考古人的思考,很容易传播出去”。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历史学部主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多年以来,不遗余力宣传万年上山。昨天,王巍再次对万年上山不吝赞美,认为“上山文化的重要性怎么评价都不过分”。他也高度称赞此次展览,“看得懂、有意思、受教育,三者完美统一,让考古走向大众”。


中华文化的金名片,著名考古学家严文明发来贺信

今天,开展首日,著名考古学家、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教授严文明发来贺信。

严文明今年90高龄,当天,因为疫情原因,不能亲自到场。他在贺信中说:

“今年是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也是‘上山文化’命名15周年。在这个特殊时刻,‘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暨‘万年浙江与中华文明’学术座谈会在国家博物馆举行,我作为上山文化考古的见证人,表示热烈的祝贺!

经过20年发掘与研究,上山文化已明确了两个世界第一,稻作农业世界第一,彩陶世界第一,它还是中国农耕村落文化的源头。我曾经说过,浙江的遗址名很有内涵:从美丽的小洲(良渚)出发,过一个渡口(河姆渡),跨一座桥(跨湖桥),最后上了山(上山)。这是一条通向远古的诗意之路,也是中华文明的探源之路。今年上山遗址成功入选中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就充分体现了上山文化的地位。

浙江到国博举办展览,我认为十分有意义。这有利于向全社会展示稻作文明对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有利于加深世界对中国悠久历史的认知和理解。浙江考古工作做得扎实,宣传也做得很好。

最后,我再次衷心祝愿‘上山文化’能成功申遗,并成为一张宣传中华文化的金名片。”

严文明对万年上山感情颇深。 去年11月12-14日,在浦江召开的上山遗址发现20周年学术研讨会。未能到会的严文明心挂浦江,亲笔为万年上山题词“远古中华第一村”。


微信图片_20211121092327.jpg



2020年盛夏,蒋乐平引荐浦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徐利民一行专程赴北京拜访严文明。当时,疫情管控严格,严文明戴着口罩和蒋乐平、徐利民一行,在其家楼下的公园里畅谈了好一会儿,聊的最多的就是上山。

严文明说:“上山文化,比良渚文化更早。因为‘早’,它当然没有良渚那么发达、那么‘热闹’。但那么早的时候,别的地方根本还处于采集、狩猎的阶段,‘上山’已经有农业了;人家还不会做陶器,‘上山’附近已经在做彩陶了。我们考古学者,能够发现与研究一个前所未见的文化遗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

今年4月28日,徐利民和蒋乐平、时任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方向明(主持工作),再次前往北京拜访严文明,严文明殷殷期望上山能早日申遗成功。

此次到北京,浦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徐利民带了一件特殊的礼物——福禄寿喜绗缝画,托人带给严文明,恭贺先生90寿诞。绗缝是浦江特色工艺,该绗缝画由浦江几位上山农妇花了整整9天赶制出来, 凝聚了浦江人民对严文明的爱和深情。


了不得,上山文化申遗意义重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英国伦敦大学考古学院教授傅稻镰……今天下午举行的座谈会,高朋满座,来自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国内外大学、著名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齐聚国家博物馆,围绕上山文化的历史价值、时代价值及其在中华文明史和人类文明史中的地位分别作重点发言,并就上山文化的保护、宣传、运用等方面工作展开热烈讨论。来自英国、美国的专家学者以视频的方式进行了学术演讲,详细阐述了全球视野下的上山文化。

 座谈会前,因为临时取消航班,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省文物局局长杨建武坐了六个多小时的高铁,风尘仆仆赶到。

昨晚,央视一套在黄金时间播出《五千年前的神秘古城——良渚》,杨建武开场白就剧透好消息:“浙江考古好事不断,喜事连连。在这样一个重要日子叠交的特殊时刻,我们借国家博物馆宝地举办上山文化考古特展,并召开纪念上山文化命名15周年学术座谈会,既是为了回顾上山文化考古研究历程,总结发布宣传已取得的丰硕成果,更是为了展望新时期上山文化保护利用的前景,定坐标、明方向。”
    上山文化工作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今年,上山遗址群保护利用纳入《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和省委十四届九次全会、省委文化工作会议报告,写进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同时,上山文化工作已列入浙江省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浙江省旅游业发展“十四五规划”。

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考古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在座谈会上向上山文化发现者、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致敬,“坚持20年,很不容易”。

蒋乐平从上山文化的年代与分期和上山文化遗存特质两方面阐述了上山文化的内涵及意义。他表示,相较于长江中游同样显露若干稻米信息的早期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上山文化有三个显著不同的特点。第一,上山稻作包括栽培、收割、脱粒加工和食用的系列内容,一种崭新的农耕行为体系已经初步形成;第二,走出洞穴,占领、定居于新石器时代活动中心的旷野地带,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真正开始;第三,上山稻作是一种没有中断并出现稳定进步的文化现象,随着上山文化的发展而传播。一种生业经济行为,与一个群体的生存与繁衍,发生了真实的关系。这一遗存信息及其传递的文化意义,超越了早期穴居遗址的时代属性和历史属性。

会上,国内外知名考古学者认为,上山文化是改写人类文明史的重要发现,是人类文明史的重要篇章,是世界稻作农业起源地,具有重要的考古学价值。上山人是最早的农人,是最早生产水稻的先民。袁隆平“万年上山 世界稻源”题词和严文明先生“远古中华第一村”题词,是对上山文化价值内涵的高度概括。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军从进化论的视角重新评估上山,“上山文化具备了所有早期农耕生产的一整套充足考古证据,上山文化是世界稻作起源,这是最重要的”。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规划师陈同滨在业界颇有影响,其经手的高句丽遗址,到后来的杭州西湖文化景观、元上都遗址、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再到最近的良渚古城遗址,都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座谈会上,她向大家分享了“关于上山文化遗址群申遗的初步设想”。

陈同滨认为,上山文化申遗意义重大:“可见证中国对世界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农业起源’中的‘稻作起源’;是继良渚古城遗址之后,可直接提升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又一重大文化遗产;揭示了钱塘江等流域的文明发展对东亚地区文明进程的贡献;填补世界遗产中稻作起源的类型空白;展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考古学的标志性成果。”

陈同滨笑着说:“这是我第一个主动提出做的申遗项目,上山文化,值得为它做。”


一眼再现万年。在众星闪耀的天幕下,在钱塘江流域一个个小河谷盆地里,上山文化遗址犹如一颗颗镶嵌其中的钻石,它们是一个整体与合集,是走在那个时代的先驱。而作为时代变革的先行者、领跑者、开拓者,上山文化更是中华文明形成初期的一颗“启明星”。


稻·源·启明,光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