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正文

【文史记忆】燕尾洲

2020-07-01 17:31:49

来源:

作者:

  我从小就喜欢乡土地理,不仅时常会去实地走走看看,还热 衷于手绘地图,街巷的,村庄的,荒野的,都曾画过示意图。儿 时我家住梅花门,就熟悉了上浮桥、桃花坞、七里畈。中华人民 共和国成立初家搬迁至净渠头,于是就有了穿酒坊巷至八咏滩的 多次往返,也很早学会了游泳。戏水之余,总要涉水上岸,面对 义乌江南岸的那块无人居住的土地,总感觉有些神秘。称呼它为 燕尾洲,自然是成年后的事了。江北的金华城与这块半岛状插进 婺江中的湿地的漫长厮守究竟始于何年?不得而知。 

  千百年来,燕尾洲始终保持着天然的清新。其实,它就是一 块次生湿地,植被茂盛,林木葱郁,芦苇丛生,既是乡土植物的 种子库,又是许多动物的栖息地和庇护所,还是多种候鸟迁徙的中转站。

image.png

  燕尾洲位于婺州古城之外,却早就入诗成画,在南宋女词人 李清照、清末画家吕焕章的诗画中均可见其踪影。

  1136年春,李清照在八咏楼上凝目远眺双溪口奔涌而至的江 水,一袭华章恣意奔放成一江春潮:“……闻说双溪春尚好,也 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一阕《武陵春》, 千百年来触动了多少文人墨客的心怀。词中的“双溪”就是义乌 江与武义江,两江交汇处那片形似燕尾的三角洲,就是燕尾洲。 两江合流后的水域,始称婺江,俗名金华江。燕尾洲面积不可小 觑,约为75公顷,其北面有古子城、八咏楼、万佛塔、婺州公园, 南面有艾青公园、樱花公园,西面与五百滩隔江而望。 

  闹中取静的燕尾洲,地处婺城区与金东区的交界区域,说它 是城市中心地带,亦不为过。说它是众多水鸟的栖息地和摄影爱 好者的乐园,恰到好处。当年,行走在燕尾洲头原生态湿地之中, 扑面而来的是半人高的水生植物。10多年前,临近洲头还有一片 小湖,不时会有水鸟掠过头顶,有时还能听到有几只野鸭在身后 欢叫。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燕尾洲曾一度淡出了金华人的视野。 这一大片被采沙船和菜园子破坏了的芳洲,没了倦鸟,没了野鸭, 独留一抹苍凉,在历年洪水的侵袭和人为的破坏下荒芜凄清,无 人光顾。 

image.png

  然而,短短数年间,精心设计建造的燕尾洲公园又以一种惊 世骇俗的美,把一个叠加了现代文明的自然景观馈赠给金华人。兼具人文、自然景观和海 绵城市功能的燕尾洲公园, 曾让人刮目相看,让金华 城万人空巷,还引起了世 界的瞩目与关注。 

  蒹葭苍苍,白鹭翩跹。 人从自然中走来,曾是自 然的一部分,所以城市文明的飞速发展中,人最 大的“乡愁”就是自然。 这些年里,金华城在快 速生长,密密麻麻的高 楼大厦,匆匆忙忙的城 市生活,人情浓度、个 体重要性被不断地稀释, “人和自我失联”渐成 常态。  

image.png

  在隔江相望的城市包围下,地处多湖中央商务区核心区域的 燕尾洲却成为金华这一拥有百万人口的繁华都市中,唯一尚有自 然蒹葭、枫杨白鹭的芳洲,是金华城市中心唯一留存的河漫滩生 境,为多种鸟类和生物提供了庇护,也让金华人在匆忙的城市生 活中找回了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距离。 

  早年,这里是一片天然的芳洲,后来有了飞机场,有了旁边 的军营、稀疏的民房,还曾有了一度热闹喧腾后又变得寂寂无声 的建材市场。 

  而今呢,水波潋滟,水草摇曳,水鸟腾飞,荡起涟漪,如此 美丽的画面时常出现在沿江的原生态聚落区域。暮色中的燕尾洲 更是迷人,中国婺剧院像只五彩斑斓的大贝壳,曲折蜿蜒的八咏 桥(俗称彩虹桥)霓虹闪烁,光影流动,像一条巨大的板凳龙在 夜色中游弋,通达三江六岸,美不胜收。 

  在滚滚前行的时代洪流中,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和谐相融的 燕尾洲公园实现了一种平顺的人文接续,让金华百姓可以随时亲 近自然,在与自然的亲密接触中重新找回曾经失联的自己。 

  燕尾洲公园里最大的亮点是中国婺剧院和八咏桥(最初称彩 虹桥)。

  中国婺剧院地处燕尾洲区块中心,总占地面积43320平方米, 总建筑面积29711平方米,是集歌剧、舞剧、戏剧、交响乐、音 乐会、综艺演出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设施,是金华的文化地标。平面设计图上,中国婺剧院是一条鱼,与所处地理位置浑然天成;立体效果图上,中国婺剧院是一只天鹅的两翼,轻灵、 飘逸。然而,许多金华人喜欢亲切地称它为“大贝壳”。 

  1200米长的八咏桥盘亘在义乌江和武义江之上,连接江北、 江南6座沿江公园。八咏桥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金华的非遗项目“板 凳龙”,造型飘逸,结构轻盈,宛如两条巨龙舞动在江面上。该 设计吸取了乡土文化之精髓,重建了被割裂的文化脉络,强化了 地域文化认同,发挥了景观的文化弹性功能。市民和游客可以通 过桥上俯瞰、平台近视、游船游历等方式增加湿地的可视性,还 可以通过木栈道,下到湿地保育区,近距离感受湿地风光。现在, 这里又建了一座金华城市展示馆。 

  2014年 5月,燕尾洲公园开园。一时间金华城万人空巷,公 园及八咏桥日均使用人数达四万余人次。“一座城市为一座桥而 发狂”,燕尾洲公园成为金华城最具诗意和文化气息的城市客厅。 2015年,在被誉为“建筑界奥斯卡”的世界建筑节上,燕尾洲公 园夺得世界年度最佳景观奖。 

  更让人兴奋与惊喜的是燕尾洲公园在洪水中显神奇,金华的 这块“海绵宝宝”竟成了国际样板。 

  2016年6月28日晚,暴雨突袭金华,连续6个小时降雨,暴雨 频率接近50年一遇标准,江河全超警戒水位。暴雨造成金华近7万人受灾,市区多条道路被淹。

  让人想不到的是,燕尾洲却像一个漂浮在洪水上的美丽花园。 6月 29日清晨,洪水还未消退,已有不少行人在八咏桥上与公园 里行走,功能未受丝毫影响。燕尾洲公园经历了暴雨及洪水的严 峻考验,其海绵功效得到完美发挥。由金华籍景观设计大师、美 国科学与艺术院士、哈佛博士、北大教授俞孔坚先生设计的燕尾 洲公园为金华市成功解决了近80万立方米的洪水淹没区,再一次 彰显了海绵城市的魅力,已然成了诠释俞孔坚“海绵城市”理论 的样板! 

  俞孔坚告诉记者,燕尾洲公园之所以能成为一块美丽的“海 绵”,是因为在设计时就充分考虑了它的地理位置,让其具备强 大的吸水和储水的功能,目的就是要改善婺江的吞吐能力。其主 要设计有四个方面:一是将原有的水泥坝打掉,把河岸做成梯田 式,水可进可退,人也可退可进,河道变宽,水流变缓;二是水 岸梯田上种植的都是野草,净水能力很强,护泥沙能力也很强, 而且无须特别管理;三是公园里铺设的砖都是吸水的,大面积铺 了碎石,渗水性很强;四是抬高了人行通道,人的活动即使在洪 水来临时也不受影响。与洪水为友,燕尾洲在大暴雨中依然美丽, 它的秘密在哪里?

  这次暴雨来来袭时,燕尾洲为市区承担了80万立方米的可淹 没区,这个数字是经过科学计算的。俞孔坚及其团队在设计燕尾 20世纪90年代从江北眺望燕尾洲 洲公园时,考虑到这里有史载以来经常被洪水淹没,于是就提出了“与洪水为友”的理念,对洪水量进行了周密计算,在设计中 最大限度地兑现了“海绵”功能。他们砸掉了水泥防洪堤,设计 了像梯田一样的退台式防洪堤。这一举措对防洪抗洪起到了关键 性的作用。

image.png

image.png

  俞孔坚是婺城区白龙桥镇东圩村人,他的兄嫂俞孔庭、程圭 臣夫妇是我多年的同事,都在金华二中任教。30年前我曾见过俞 孔坚一面,他对家乡的热爱,对科学的执着给我留下过较深的印 象,他还送给我一本王梓坤著的《科学发现纵横谈》的书,珍藏 至今。由金华人来设计金华景观,我总感觉特别欣慰,特别接地 气,燕尾洲公园就是一个典型,一个样板,成为金华百万民众的 骄傲。

  俞孔坚及其他带领的团队所建立的海绵系统,可以改变我们 的城市,改变洪涝和干旱,同时给城市营造一个不需要管理,不 需要灌溉的绿地系统,多么了不起。居民在廊道上行走,底下就 是人工的海绵系统,身在拥有海绵城市样板的金华,是一种难得 的幸运。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

【文史记忆】燕尾洲
首页 > 悦读  正文

【文史记忆】燕尾洲

2020-07-01 17:31:49

来源:

作者:

  我从小就喜欢乡土地理,不仅时常会去实地走走看看,还热 衷于手绘地图,街巷的,村庄的,荒野的,都曾画过示意图。儿 时我家住梅花门,就熟悉了上浮桥、桃花坞、七里畈。中华人民 共和国成立初家搬迁至净渠头,于是就有了穿酒坊巷至八咏滩的 多次往返,也很早学会了游泳。戏水之余,总要涉水上岸,面对 义乌江南岸的那块无人居住的土地,总感觉有些神秘。称呼它为 燕尾洲,自然是成年后的事了。江北的金华城与这块半岛状插进 婺江中的湿地的漫长厮守究竟始于何年?不得而知。 

  千百年来,燕尾洲始终保持着天然的清新。其实,它就是一 块次生湿地,植被茂盛,林木葱郁,芦苇丛生,既是乡土植物的 种子库,又是许多动物的栖息地和庇护所,还是多种候鸟迁徙的中转站。

image.png

  燕尾洲位于婺州古城之外,却早就入诗成画,在南宋女词人 李清照、清末画家吕焕章的诗画中均可见其踪影。

  1136年春,李清照在八咏楼上凝目远眺双溪口奔涌而至的江 水,一袭华章恣意奔放成一江春潮:“……闻说双溪春尚好,也 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一阕《武陵春》, 千百年来触动了多少文人墨客的心怀。词中的“双溪”就是义乌 江与武义江,两江交汇处那片形似燕尾的三角洲,就是燕尾洲。 两江合流后的水域,始称婺江,俗名金华江。燕尾洲面积不可小 觑,约为75公顷,其北面有古子城、八咏楼、万佛塔、婺州公园, 南面有艾青公园、樱花公园,西面与五百滩隔江而望。 

  闹中取静的燕尾洲,地处婺城区与金东区的交界区域,说它 是城市中心地带,亦不为过。说它是众多水鸟的栖息地和摄影爱 好者的乐园,恰到好处。当年,行走在燕尾洲头原生态湿地之中, 扑面而来的是半人高的水生植物。10多年前,临近洲头还有一片 小湖,不时会有水鸟掠过头顶,有时还能听到有几只野鸭在身后 欢叫。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燕尾洲曾一度淡出了金华人的视野。 这一大片被采沙船和菜园子破坏了的芳洲,没了倦鸟,没了野鸭, 独留一抹苍凉,在历年洪水的侵袭和人为的破坏下荒芜凄清,无 人光顾。 

image.png

  然而,短短数年间,精心设计建造的燕尾洲公园又以一种惊 世骇俗的美,把一个叠加了现代文明的自然景观馈赠给金华人。兼具人文、自然景观和海 绵城市功能的燕尾洲公园, 曾让人刮目相看,让金华 城万人空巷,还引起了世 界的瞩目与关注。 

  蒹葭苍苍,白鹭翩跹。 人从自然中走来,曾是自 然的一部分,所以城市文明的飞速发展中,人最 大的“乡愁”就是自然。 这些年里,金华城在快 速生长,密密麻麻的高 楼大厦,匆匆忙忙的城 市生活,人情浓度、个 体重要性被不断地稀释, “人和自我失联”渐成 常态。  

image.png

  在隔江相望的城市包围下,地处多湖中央商务区核心区域的 燕尾洲却成为金华这一拥有百万人口的繁华都市中,唯一尚有自 然蒹葭、枫杨白鹭的芳洲,是金华城市中心唯一留存的河漫滩生 境,为多种鸟类和生物提供了庇护,也让金华人在匆忙的城市生 活中找回了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距离。 

  早年,这里是一片天然的芳洲,后来有了飞机场,有了旁边 的军营、稀疏的民房,还曾有了一度热闹喧腾后又变得寂寂无声 的建材市场。 

  而今呢,水波潋滟,水草摇曳,水鸟腾飞,荡起涟漪,如此 美丽的画面时常出现在沿江的原生态聚落区域。暮色中的燕尾洲 更是迷人,中国婺剧院像只五彩斑斓的大贝壳,曲折蜿蜒的八咏 桥(俗称彩虹桥)霓虹闪烁,光影流动,像一条巨大的板凳龙在 夜色中游弋,通达三江六岸,美不胜收。 

  在滚滚前行的时代洪流中,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和谐相融的 燕尾洲公园实现了一种平顺的人文接续,让金华百姓可以随时亲 近自然,在与自然的亲密接触中重新找回曾经失联的自己。 

  燕尾洲公园里最大的亮点是中国婺剧院和八咏桥(最初称彩 虹桥)。

  中国婺剧院地处燕尾洲区块中心,总占地面积43320平方米, 总建筑面积29711平方米,是集歌剧、舞剧、戏剧、交响乐、音 乐会、综艺演出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设施,是金华的文化地标。平面设计图上,中国婺剧院是一条鱼,与所处地理位置浑然天成;立体效果图上,中国婺剧院是一只天鹅的两翼,轻灵、 飘逸。然而,许多金华人喜欢亲切地称它为“大贝壳”。 

  1200米长的八咏桥盘亘在义乌江和武义江之上,连接江北、 江南6座沿江公园。八咏桥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金华的非遗项目“板 凳龙”,造型飘逸,结构轻盈,宛如两条巨龙舞动在江面上。该 设计吸取了乡土文化之精髓,重建了被割裂的文化脉络,强化了 地域文化认同,发挥了景观的文化弹性功能。市民和游客可以通 过桥上俯瞰、平台近视、游船游历等方式增加湿地的可视性,还 可以通过木栈道,下到湿地保育区,近距离感受湿地风光。现在, 这里又建了一座金华城市展示馆。 

  2014年 5月,燕尾洲公园开园。一时间金华城万人空巷,公 园及八咏桥日均使用人数达四万余人次。“一座城市为一座桥而 发狂”,燕尾洲公园成为金华城最具诗意和文化气息的城市客厅。 2015年,在被誉为“建筑界奥斯卡”的世界建筑节上,燕尾洲公 园夺得世界年度最佳景观奖。 

  更让人兴奋与惊喜的是燕尾洲公园在洪水中显神奇,金华的 这块“海绵宝宝”竟成了国际样板。 

  2016年6月28日晚,暴雨突袭金华,连续6个小时降雨,暴雨 频率接近50年一遇标准,江河全超警戒水位。暴雨造成金华近7万人受灾,市区多条道路被淹。

  让人想不到的是,燕尾洲却像一个漂浮在洪水上的美丽花园。 6月 29日清晨,洪水还未消退,已有不少行人在八咏桥上与公园 里行走,功能未受丝毫影响。燕尾洲公园经历了暴雨及洪水的严 峻考验,其海绵功效得到完美发挥。由金华籍景观设计大师、美 国科学与艺术院士、哈佛博士、北大教授俞孔坚先生设计的燕尾 洲公园为金华市成功解决了近80万立方米的洪水淹没区,再一次 彰显了海绵城市的魅力,已然成了诠释俞孔坚“海绵城市”理论 的样板! 

  俞孔坚告诉记者,燕尾洲公园之所以能成为一块美丽的“海 绵”,是因为在设计时就充分考虑了它的地理位置,让其具备强 大的吸水和储水的功能,目的就是要改善婺江的吞吐能力。其主 要设计有四个方面:一是将原有的水泥坝打掉,把河岸做成梯田 式,水可进可退,人也可退可进,河道变宽,水流变缓;二是水 岸梯田上种植的都是野草,净水能力很强,护泥沙能力也很强, 而且无须特别管理;三是公园里铺设的砖都是吸水的,大面积铺 了碎石,渗水性很强;四是抬高了人行通道,人的活动即使在洪 水来临时也不受影响。与洪水为友,燕尾洲在大暴雨中依然美丽, 它的秘密在哪里?

  这次暴雨来来袭时,燕尾洲为市区承担了80万立方米的可淹 没区,这个数字是经过科学计算的。俞孔坚及其团队在设计燕尾 20世纪90年代从江北眺望燕尾洲 洲公园时,考虑到这里有史载以来经常被洪水淹没,于是就提出了“与洪水为友”的理念,对洪水量进行了周密计算,在设计中 最大限度地兑现了“海绵”功能。他们砸掉了水泥防洪堤,设计 了像梯田一样的退台式防洪堤。这一举措对防洪抗洪起到了关键 性的作用。

image.png

image.png

  俞孔坚是婺城区白龙桥镇东圩村人,他的兄嫂俞孔庭、程圭 臣夫妇是我多年的同事,都在金华二中任教。30年前我曾见过俞 孔坚一面,他对家乡的热爱,对科学的执着给我留下过较深的印 象,他还送给我一本王梓坤著的《科学发现纵横谈》的书,珍藏 至今。由金华人来设计金华景观,我总感觉特别欣慰,特别接地 气,燕尾洲公园就是一个典型,一个样板,成为金华百万民众的 骄傲。

  俞孔坚及其他带领的团队所建立的海绵系统,可以改变我们 的城市,改变洪涝和干旱,同时给城市营造一个不需要管理,不 需要灌溉的绿地系统,多么了不起。居民在廊道上行走,底下就 是人工的海绵系统,身在拥有海绵城市样板的金华,是一种难得 的幸运。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