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正文

颖拓:濒临失传的画坛奇葩,这个金华画家潜心研修成“绝活”

2020-07-01 17:32:30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叶骏

  金华新闻客户端6月1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叶骏


  “颖指笔,颖拓就是用笔画出来的拓片,是中国传拓艺术的一种特殊形式,也是中国画中罕见的画种。”说起颖拓,夏立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这个接触没几年、却垂爱有加的画坛“奇葩”,让他不可自拔,勤于钻研,别样享受。

  颖拓系由清末民初著名书画金石篆刻家姚茫父(1876—1930)始创,至今才100多年,知者甚少,传承者寡。作颖拓很难,技法讲究是一方面,还非常耗费时间,是一门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夏立觉得自己有责任将它好好传承,“它的确高冷,但不该绝迹、失传”。


  百年颖拓的艺术价值


  一般的传拓,是先在要拓的原物上均匀地涂上墨、铺上纸,然后手拿软布在纸上轻轻地拂按。颖拓则别具一格,是把要拓的原物放在一边,看着原物拿笔蘸墨在纸上画、抹、点、拓,作品与原物在似与不似之间。

  颖拓是不是姚茫父所创,当时就有争论,但书画界、学术界普遍认为是姚茫父始创,从他开始才作为一门独立艺术形式。姚茫父博览多识,对碑、版、古青铜器、汉石碑、魏晋造像的研究都有很深的造诣。颖拓一出现,喜好者蜂拥,曾有一法国人专门收购其颍拓作品,这也是姚茫父颍拓大作国内稀少的原因。

  从姚茫父始创到他本人去世,并没有给这门艺术一个准确的命名,只是曾在其作品偶尔出现过“颖拓”一词……直到1957年,郭沫若“一锤定音”,为这种艺术形式准确地命名为“颖拓”。

  关于颖拓的美学意义和艺术价值,郭沫若说得最精辟。他在题茫父颖拓的诗句中说:“毡拓贵其真,颖拓贵其假。假则何足贵,君不见绘画。摄影术虽兴,画笔千金价。”他认为颖拓是一种绘画,是古今来别开生面的奇画。它能传拓本之真,写拓本之照,有如水中皓月、镜底名花,玄妙空灵,令人油然而生清新之感。茫父颖拓就其临摹碑刻拓片一事而论,确已臻于惟妙惟肖,尽善尽美。


  颖拓技艺的传承与讲究

  夏立现在金华广电工作,业余沉迷书画创作,现为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会员、《金华美术》执行总编。他是篆刻家毕民望先生入室弟子之一,擅长书法篆刻,专注于传统中国写意画,汲取八大、潘天寿、吴昌硕等大家意趣,常有创悟。他还遍访全国全形拓、颖拓名师,并得到当代颖拓领军人物崔隽川先生(如下图)的亲授,常年浸情于钟鼎、陶瓷、碑版、古器之中。

  “为什么有颖拓这个东西?”夏立说,对于先秦青铜器等古文物,特别是古器物全拓,属于椎拓的传统绝活,但椎拓全形花工费力,难度较大,代以颖拓则比较省便。以前没有摄影,如何传承那些青铜器物图,就是用颖拓。白描太简单,颖拓就很立体、很细微,而且颖拓得好,能较原作更鲜明更有精神。

  夏立在介绍颖拓时,喜欢将其打比方成“复印机”,还有一个更形象的称呼叫“晌拓”,就是古人利用晌午阳光对窗拓描的一种方法,后指透光拓法。这个类似于现代的“拷贝”,就是一张玻璃面的桌子,里面装一个灯,在草稿上蒙上一张纸以复制画稿书法。王羲之的《兰亭序》等名帖都是这样传下来的,古时书画复制技术能够达到“一丝不差”的地步。

  在夏立看来,其实,龚贤、黄宾虹、吴昌硕等人晚年创作中使用的积墨法,颇类似于颖拓技法,都是这方面的大家。颖拓的讲究无处不在,比如一定要用新墨。一滴墨用掉,再倒新墨,为求用好墨的新鲜感。陈墨不能用,如果过夜了第二天再用,画出来的东西容易灰,光亮不一样。盘子也要洗干净、擦干,毛笔也用干的,不能有一滴水。

  颖拓鼎彝全形可补绘花卉,与绘画相结合是其天然优势,而且大至立轴、长卷,小至册页、扇面,均无不可。颖拓最基础的,是起形,用纸一比一画出器物的轮廓,只能用目测法和测量法,只能用点“点”出框廓。但正儿八紧的实绘很可能是死气沉沉的,要有艺术处理,有的地方要收,有的地方要加……这些都是真功夫。


  颖拓耗时耗力,传承者寡

  夏立说,颖拓太耗时间、花精力,平时他也较少作拓,偶作小品送友或自娱。拿他的话说,作颍拓难,太耗费时间,技法难是其一,上升的艺术层面更难。一幅尺幅16K书本那么大的颍拓,需要两天时间,中间还要使用十几种技法,稍有不慎,就要从新再作。

  夏立近几年创作的颖拓作品也就10多幅,大多被展览或好友所收藏,自己存留的仅一幅。他的颖拓,梅兰竹菊的中国花法依旧,但画面中最显眼的,一定是那几件青铜器,给人感觉很新颖,难得一见。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金华市文联主办、编撰的“宾虹艺术——金华市第四届美术大展作品集”,夏立的颖拓《共享图》荣获学术作品奖。该画尺幅长1.8米、宽1.2米,两个大鼎(大禹鼎、平安鼎)非常显眼,极具青铜古意。他还拼接了一长条边幅,一只爵和两个大鼎大小呼应,视觉效果独特。

  这幅画他花了21天时间,有一周是没日没夜地画,两周早晚抢时间画。“颖拓对眼睛也是一大考验,它就是以点成线,以点成面。青铜器的小小一角,可能有几万个点。颖拓很符合青铜凹凸不平的特点,通过留光、明暗透视、光线透视等,可以微妙地展现其黑底子上断缺、锈蚀、残勒、剥落的痕迹,斑驳陆离,把那些由材质和岁月造成的痕迹表现得惟妙惟肖。

  夏立在自己的书画工作室里,放了很多与颖拓相关的书籍与实物,有空就钻研、摹写。他专门去河南学了几次,深为中原老师全面而浓厚的传拓技艺所折服。夏立也尝试着带过几个学生,教他们作颖拓,但没有人能坚持下来,有一个可能还在坚持,也是从工笔的角度进行融合,已非纯正的颖拓技艺。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

颖拓:濒临失传的画坛奇葩,这个金华画家潜心研修成“绝活”
首页 > 悦读  正文

颖拓:濒临失传的画坛奇葩,这个金华画家潜心研修成“绝活”

2020-07-01 17:32:30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叶骏

  金华新闻客户端6月1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叶骏


  “颖指笔,颖拓就是用笔画出来的拓片,是中国传拓艺术的一种特殊形式,也是中国画中罕见的画种。”说起颖拓,夏立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这个接触没几年、却垂爱有加的画坛“奇葩”,让他不可自拔,勤于钻研,别样享受。

  颖拓系由清末民初著名书画金石篆刻家姚茫父(1876—1930)始创,至今才100多年,知者甚少,传承者寡。作颖拓很难,技法讲究是一方面,还非常耗费时间,是一门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夏立觉得自己有责任将它好好传承,“它的确高冷,但不该绝迹、失传”。


  百年颖拓的艺术价值


  一般的传拓,是先在要拓的原物上均匀地涂上墨、铺上纸,然后手拿软布在纸上轻轻地拂按。颖拓则别具一格,是把要拓的原物放在一边,看着原物拿笔蘸墨在纸上画、抹、点、拓,作品与原物在似与不似之间。

  颖拓是不是姚茫父所创,当时就有争论,但书画界、学术界普遍认为是姚茫父始创,从他开始才作为一门独立艺术形式。姚茫父博览多识,对碑、版、古青铜器、汉石碑、魏晋造像的研究都有很深的造诣。颖拓一出现,喜好者蜂拥,曾有一法国人专门收购其颍拓作品,这也是姚茫父颍拓大作国内稀少的原因。

  从姚茫父始创到他本人去世,并没有给这门艺术一个准确的命名,只是曾在其作品偶尔出现过“颖拓”一词……直到1957年,郭沫若“一锤定音”,为这种艺术形式准确地命名为“颖拓”。

  关于颖拓的美学意义和艺术价值,郭沫若说得最精辟。他在题茫父颖拓的诗句中说:“毡拓贵其真,颖拓贵其假。假则何足贵,君不见绘画。摄影术虽兴,画笔千金价。”他认为颖拓是一种绘画,是古今来别开生面的奇画。它能传拓本之真,写拓本之照,有如水中皓月、镜底名花,玄妙空灵,令人油然而生清新之感。茫父颖拓就其临摹碑刻拓片一事而论,确已臻于惟妙惟肖,尽善尽美。


  颖拓技艺的传承与讲究

  夏立现在金华广电工作,业余沉迷书画创作,现为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会员、《金华美术》执行总编。他是篆刻家毕民望先生入室弟子之一,擅长书法篆刻,专注于传统中国写意画,汲取八大、潘天寿、吴昌硕等大家意趣,常有创悟。他还遍访全国全形拓、颖拓名师,并得到当代颖拓领军人物崔隽川先生(如下图)的亲授,常年浸情于钟鼎、陶瓷、碑版、古器之中。

  “为什么有颖拓这个东西?”夏立说,对于先秦青铜器等古文物,特别是古器物全拓,属于椎拓的传统绝活,但椎拓全形花工费力,难度较大,代以颖拓则比较省便。以前没有摄影,如何传承那些青铜器物图,就是用颖拓。白描太简单,颖拓就很立体、很细微,而且颖拓得好,能较原作更鲜明更有精神。

  夏立在介绍颖拓时,喜欢将其打比方成“复印机”,还有一个更形象的称呼叫“晌拓”,就是古人利用晌午阳光对窗拓描的一种方法,后指透光拓法。这个类似于现代的“拷贝”,就是一张玻璃面的桌子,里面装一个灯,在草稿上蒙上一张纸以复制画稿书法。王羲之的《兰亭序》等名帖都是这样传下来的,古时书画复制技术能够达到“一丝不差”的地步。

  在夏立看来,其实,龚贤、黄宾虹、吴昌硕等人晚年创作中使用的积墨法,颇类似于颖拓技法,都是这方面的大家。颖拓的讲究无处不在,比如一定要用新墨。一滴墨用掉,再倒新墨,为求用好墨的新鲜感。陈墨不能用,如果过夜了第二天再用,画出来的东西容易灰,光亮不一样。盘子也要洗干净、擦干,毛笔也用干的,不能有一滴水。

  颖拓鼎彝全形可补绘花卉,与绘画相结合是其天然优势,而且大至立轴、长卷,小至册页、扇面,均无不可。颖拓最基础的,是起形,用纸一比一画出器物的轮廓,只能用目测法和测量法,只能用点“点”出框廓。但正儿八紧的实绘很可能是死气沉沉的,要有艺术处理,有的地方要收,有的地方要加……这些都是真功夫。


  颖拓耗时耗力,传承者寡

  夏立说,颖拓太耗时间、花精力,平时他也较少作拓,偶作小品送友或自娱。拿他的话说,作颍拓难,太耗费时间,技法难是其一,上升的艺术层面更难。一幅尺幅16K书本那么大的颍拓,需要两天时间,中间还要使用十几种技法,稍有不慎,就要从新再作。

  夏立近几年创作的颖拓作品也就10多幅,大多被展览或好友所收藏,自己存留的仅一幅。他的颖拓,梅兰竹菊的中国花法依旧,但画面中最显眼的,一定是那几件青铜器,给人感觉很新颖,难得一见。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金华市文联主办、编撰的“宾虹艺术——金华市第四届美术大展作品集”,夏立的颖拓《共享图》荣获学术作品奖。该画尺幅长1.8米、宽1.2米,两个大鼎(大禹鼎、平安鼎)非常显眼,极具青铜古意。他还拼接了一长条边幅,一只爵和两个大鼎大小呼应,视觉效果独特。

  这幅画他花了21天时间,有一周是没日没夜地画,两周早晚抢时间画。“颖拓对眼睛也是一大考验,它就是以点成线,以点成面。青铜器的小小一角,可能有几万个点。颖拓很符合青铜凹凸不平的特点,通过留光、明暗透视、光线透视等,可以微妙地展现其黑底子上断缺、锈蚀、残勒、剥落的痕迹,斑驳陆离,把那些由材质和岁月造成的痕迹表现得惟妙惟肖。

  夏立在自己的书画工作室里,放了很多与颖拓相关的书籍与实物,有空就钻研、摹写。他专门去河南学了几次,深为中原老师全面而浓厚的传拓技艺所折服。夏立也尝试着带过几个学生,教他们作颖拓,但没有人能坚持下来,有一个可能还在坚持,也是从工笔的角度进行融合,已非纯正的颖拓技艺。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