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悦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露营东白山,守望暗夜星空

2021-10-19 15:47:49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徐健勇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14日消息 本报记者  徐健勇/文 通讯员  何曹铭/摄

  零点之后。东白山上。

  一排排盘卧着的露营帐篷,渐次熄灭了照明灯,山下万家灯火渐渐隐去。从城区上山的几个年轻人尤为兴奋,早早地将单反相机固定在三脚架上,镜头斜向上45度,朝着远方。

  此刻,他们头顶,是璀璨的暗夜星空。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多星星了,好壮观!”何曹铭来自诸暨,是当地一名95后语文老师,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到东阳东白山拍摄星空,他筹划已久。

  山顶的气温远低于山下,芦苇随风摇晃,发电风车呼呼地转动着。东白山大概是被冻醒的,那一晚,在帐篷外活动的人们,都被吹成了一架架风车。

  山上的夜实在冷。冷得清脆,冷得透明,冷得瑟瑟发抖。这种冷,不在年轻人的预料之内,却未抵消他们对星空的热情。

  茫茫黑夜,他们面对浩瀚银河,与自己荒芜已久的内心对话。看、拍、录,群星肉眼可见,没有一丝杂质,清冷地发着光。“星垂平野阔”,站在山峰边缘,想起这句诗。虽然诗歌意境并不适合此处,思绪却天马行空,眼前连绵的丘陵似乎在说,要接近这一片璀璨明朗的星空,真不容易。

  从诸暨市区出发,到东阳东白山足有60多公里。何曹铭和好友自驾抵达山脚时,已是下午4点多。两个多小时车程,加上携带摄影摄像设备、帐篷等物资负重上山,消耗了他们不少体力。国庆假期,东白山露营者众,要在车山车海里找个停车位,更是消磨耐心。

  “好在我们来了,好在终于来了!”

  站在久违的暗夜星空下,这位常年伏案的语文老师,感受到双眼和心灵的彻底放松。他说,仿佛有一颗星星闪动着,跳进他眼睛,他仿佛看见,千百年前,诗人们正仰望星空,和乐而歌。

  一直以来,世人对星空的想象与描绘,离不开浪漫二字。它走进了传说,走进了诗词,也走进了很多人的童年。儿时夏夜,用手指着天空数星星,是许多人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记忆。随着童年消逝,星空也渐行渐远。

  40多亿年来,地球上的生命生活在太阳、月亮、星星带来的光明与黑暗之中,如今,全球2/3的城市人无法在夜晚用肉眼看到银河与主要的星座。都市里的天空,渐渐被高楼大厦抢占,大气污染、光污染,让我们与银河与星座隔着厚厚的尘垢。

  暗夜星空,已成为当今城市人的奢侈品。

  为了看到群星,拍到亮眼的星轨,许多像何曹铭这样的摄影爱好者、星空爱好者,要远行到郊外,甚至更远的山区。

  值得欣喜的是,暗夜星空保护正在我国兴起、发展,我国建立了那曲、阿里等暗夜星空保护地,设置了城市黑天空区域。为了让市民在城市里也能欣赏到纯净灿烂的星河,近日,深圳市提出建设大鹏星空公园,打造深圳市暗夜保护示范区。这一举措,让不少“追星族”沸腾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种宝贵的自然资源,星空正在为世界各国所重视。星空保护,俨然已经成为一项全球性工程。

  今年5月30日,中国绿发会国际部收到来自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暗夜顾问委员会的最新通知:《世界暗夜保护地名录》新版名录中增加了8个暗夜保护地。至此,全球范围内暗夜保护地已增加到273个。

  抬头,可以是美景,也可以是道德审视。

  直到次日凌晨,这群年轻人才挤在帐篷中安分地小憩片刻。“星河璀璨,令人震撼。”何曹铭说,在东白山拍摄星空,是一份独特的体验,下次,他还准备到金华北山,看看金华山顶的暗夜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