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⑳期

2020-01-02 09:30:00

来源:

作者:


张国维:艰难百战 壁垒东南


  记者 张海滨 文/摄


《明史》卷三百六十七 列传第二百十八



为官直言敢谏,为国竭智尽忠,国祚艰危之际,孤忠泣血,力保大明江山至生命最后一刻。为政心系苍生,造福庶民,一骑一舸治水,泽被东南,著有70万字的《吴中水利全书》。


张国维(1595-1646),字玉笥,号九一。明末政治家、水利专家,东阳县托塘(今东阳市城区)人。


1月1日,记者来到东阳寻访。张国维故居位于东阳城区张府前巷,过了一座牌坊,就可以看到一幢修缮一新的古建筑,这就是张国维故居,也是张国维纪念馆,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张国维的悲壮一生。



心系苍生 造福百姓


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张国维出生在东阳托塘,从小聪明,6岁跟从陈可鉴学习。张国维学习《孝经》不久后就向老师要求读《忠经》,老师感到惊奇,告诉他:“孝有经,忠无时经,移孝可以尽忠。”老师的话影响了张国维的一生。


明天启二年(1622),张国维高中进士。随后,他回家乡拜见致仕在老家的前南京兵部尚书许宏纲。可是,从早晨等到中午,许宏纲就是不出来,张国维不急不躁,耐心等待。直到晚上,许宏纲才出来相见,对他说:“我观察你很久了,有人说你等久了必然急躁,然而你没有急躁;中午没吃饭人必疲惫,而你并不疲惫。人不急躁能忍事,人不疲惫能任事,以后你就是国家之人才。”


明天启四年(1624),张国维被选授广东番禺县知县。他到任时,广东正遭受灾荒,番禺百姓生活艰难,豪绅却趁机哄抬物价。张国维颁布《筹荒十三策》,很快使物价恢复正常。他还把原来朝廷颁给贫民耕种却被豪绅侵夺的数万亩沙田,重新收回并分给贫民耕种。百姓感恩,为其建生祠奉祀。


明崇祯七年(1634),大明朝陷入危机,内有李自成与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军,外有满清军队虎视眈眈。崇祯帝任命张国维为右佥都御史兼十府巡抚。张国维临危受命,驻节苏州。


张国维巡抚的十府是明朝最为富庶的地区。可是,张国维到了苏州,却发现水灾成患,“惟吴泽国,民以田为命,田以水为命,水不利则为害”。张国维大抓水利建设,经常“单骑驰驱”,一个人巡视河道;“单舸巡汛”,探溯河流走向,绘制水图。因此,他被称为“一骑一舸的治水巡抚”。在任期内,张国维修筑了太湖、繁昌二城,建设了苏州九里石塘和平望内外塘、长洲至和等塘,修筑松江捍海的堤坝,疏通镇江以及江阴漕运的渠道。张国维还将他的治水经验写成并刊刻了一部70万字的《吴中水利全书》。


张国维治水有成效,苏州百姓很感激,自发在虎丘大堤为他建生祠,年年祭拜。至今苏州沧浪亭中仍有他的画像,题词为:“抚绥十郡,大度渊涵,疏通水利,泽被东南。”


一心为国 忠贞抗清


在明朝政坛上,张国维以直言敢谏闻名,皇帝对他的进言很重视,虽然不会全部采用,但常以升官表示鼓励。


崇祯元年,张国维晋升为刑科给事中,被其弹劾罢免的副都御史杨所修和御史田景新,都是魏忠贤的同党。


崇祯十六年四月,清兵进入畿辅,张国维传檄赵光抃在螺山聚兵抵抗。八总兵的军队溃逃后,有人上言诋毁张国维,于是他被解除职务,不久下狱。皇帝想到他治理河道的功劳,才得以释放。皇帝召见后,官复原职,并兼任右佥都御史,奔赴江南和浙江督责练兵输送粮饷等事务。可是,张国维出城仅十天,都城就陷落了。


明弘光元年(1645),南京陷落,张国维请朱元璋十四世孙朱以海在绍兴监国,鲁王封其为太子太傅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督师钱塘江。张国维所辖军队连续光复富阳、于潜,并在沿江要害之地建立木城,坚守钱塘江南岸,前后达一年之久。


1646年5月,张国维退到东阳,在东阳陷坑岭作最后的抵抗。6月,清军前锋到达陷坑岭下,张国维知道大势已去,决心以死殉明。张国维写下三首“绝命诗”,一首为《负国》,一首为《念母》,一首为《诫子》,然后在绢尾落款:“大明遗臣张国维绝笔。”其《负国》诗说:“艰难百战戴吾君,壁垒东南气厉云。死去仍为朱氏鬼,精灵常傍孝陵坟。”


张国维将明朝官服穿戴整齐,从容投入府内水塘。家人遵其嘱咐,让其遗体坐在中堂太师椅上。不久,清军骑兵到达,见张国维端坐大厅,有的叩头拜谢,有的痛哭不已。原来清军中的骑兵多为山东济宁人,当年曾得到张国维在济宁的施粥而得以活命。清军中的济宁藉骑兵感恩张国维,东阳没有像扬州、嘉定、金华等地那样,惨遭屠城之灾。


张国维有3个儿子,长子张世凤抗清被俘,不屈而被杀死于钱塘江畔;另一个儿子因病去世,只留下小儿子张世鹏,被关押在清军牢中。清军浙江总督张存仁敬佩张国维的气节,不忍心他断绝香火,将张世鹏放了。清乾隆四十一年(1772年),乾隆敬重张国维的气节,谥号“忠敏”。


1992年,张国维故居成为东倒西歪的危房,差点被卖给私人。张氏后人为之奔走,在政府的支持下,张国维故居经过修缮,成为东阳人文历史景观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张国维的遗著还有《抚吴疏草》《玉笥先生传稿》《张忠敏公遗集》,均收录于《重修金华丛书》。 

邵玘:无冤督察 治水能臣


  叶 骏 文/摄



《明史》卷一百五十八 列传第四十六


中央政府派遣监察官员巡视全国,以防范官员腐败的制度古已有之,及至明代,巡察制度已相当完备。兰溪在明代就有这样一位一身正气、无私无畏、公正严明的清官——人称“无冤督察、治水能臣”的“邵都堂”邵玘(1375-1430)。


邵玘秉承家训,侍母至孝,聪明胆壮,不怕丢官,以上书弹劾切谏、正扬风气为己任,堪称司法界的包公,朝廷“纲纪为之一振”。


《明史》载:宣德三年(1428),54岁的邵玘升任南京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他发现不少御史胆小怕事,不敢直言上奏,做事拖沓。为了提振朝纲,改变不良风气,邵玘不顾个人得失,提笔向宣德皇帝上奏,罢免不称职的御史13人,精简诸司庸懦不肖者80余人,这也成为邵玘监察官任职道路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浙江,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1406年,明朝永乐四年,皇宫内举办了一场春宴。敢为成祖皇冠上插籫花的进士邵玘,不仅在春宴上一举走红,更是赢得了成祖的赏识。后来,邵玘历任湖广道监察御史、江西按察使、福建按察使、南京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邵玘的刚正赢得了皇帝的充分信任。明成祖朱棣甚至为邵玘开了回避制度的先例,《明史》载“每法司缺官,即命玘署,有重狱辄付之”。


永乐十四年(1416),南方接连洪灾又旱灾,成祖命邵玘速去两浙巡视水旱灾情。邵玘深入灾户查看灾情,一方面传令地方官开仓赈济百姓,另一方面兴修水利,建造堤坝,留下“治水能臣”的美誉。


焦石《邵氏宗谱》中有一篇《永乐丙申洪水记》,这应是最早记述兰江洪水的一篇文字。这篇写于近600年前、全文近700字的经典文章被载入《兰溪市志·艺文典籍》,其文并石雕在今兰溪市区和平公园西的防洪大堤堤壁上。



邵玘老家在兰溪市女埠街道焦石村。村口有一座新建的“御史故里”牌楼,村中滔滔兰江边,就是省级文保单位邵氏家庙及孝子石坊。家庙边有两根将军石(以前过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离村不远还有邵玘墓(墓地所在村就是守墓衍生出来的)。


家庙三开间三进两明堂,始建于明,清同治九年(1870)重建(如下图)。门楼家庙四字下方,有一块大明宣德四年御赐牌匾“秉宪肃清”。家庙墙上挂着许多邵玘相关的介绍,村里对邵氏先祖还是非常敬重,相关文化也做得很到位。


村支书邵炳良说,全村1200多人,全部姓邵(男方),周边县市很多邵氏后裔都是从焦石迁过去的。

张孟兼:铮铮舍生死 留得后人敬


  记者 李 艳



《明史》卷二百八十五 列传第一百七十三 文苑一


古往今来,文人有骨气的大有人在,但敢和至高无上的当权者硬碰硬的,少之甚少。


浦江南山脚下,有一个村庄,叫宋溪,古名“福招庄”,今称“火烧张”,村里名人辈出,最为有名的当属明太常司丞张孟兼。




张孟兼从小聪明好学,就读于村北下佛堂的平安张义塾,即后来的白石书院分院,也就是现在的太常祠。“吴莱、柳贯、黄溍等都在这里教过书,当年名盛一时。元朝至今修过8次。” 村民张新战今年50岁,是张孟兼的后人。他说,全村1300多人,大多姓张。


太常祠因张孟兼而名。洪武初年,张孟兼因才能卓著,被征选入翰林院编修《元史》,《元史》修成后, 被授官国子学录,历任礼部主事、太常司丞等职。



明朝开国元勋刘基经常在别人面前夸孟兼“才甚俊,而奇气烨然”,甚至在明太祖面前,也直言不讳:“今天下文章,宋濂第一,其次即臣基,又次即孟兼。”


相比文才,张孟兼为官清正廉明、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更让人敬佩。


洪武九年(1376年),张孟兼38岁,因功被任命为山西按察司佥事。张孟兼纠察奸猾之徒,命他们相互揭发,每一个案件动辄带出几十人。有人听说张佥事巡视本地,都胆颤心惊。


张孟兼性格耿直,曾受牵连获罪被罚服劳役。不久,官复原职,后提升担任山东副使,仍不改本色。



山东布政使吴印本是僧人,为非作歹,明太祖恩宠眷顾有加,张孟兼却轻视、指责他。因多次发生冲突,吴印恶人先告状得逞。太祖大怒,觉得是挑战天子之威,对张孟兼说:“竖儒与我抗邪?”张孟兼被戴上枷锁,在街头当众处死,陈尸示众,年仅40岁。


宋濂非常了解张孟兼,评价他:“孟兼性鲠亮,不善为依阿人,有曲必面白之,虽惭沮羞绪不暇顾。”


距宋溪村一二公里的白石源为浦江南山知名景点,因白石山而名,风景奇秀。张孟兼所著《白石山房文稿》,即取名于白石山麓之白石山房。当年张孟兼与其堂弟张拱辰筑室读书于此,名噪一时。


上世纪50年代,白石山房在建白石水库时,被永久沉于水底。目前,浦江有关方面正在积极呼吁恢复重建白石山房;和张孟兼有关的石碑,在被当成洗衣板沉于水塘多年后,也已重新保护。太常祠后的一池塘水,传为当年张孟兼的洗砚池,如今清澈见底……




村中张氏家庙保存完好,门口一对用青石雕刻的狮子颇为罕见。祠堂中挂满了“开国文臣”“衣冠华胄”等大小匾额。后人说起张孟兼,仍是满满的自豪。


宋溪村不远处一个叫“上四房”的地方,以前有块下马石,提醒过路官员,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以示对张孟兼的敬仰。


这样的敬仰代代相传,是对才气的敬重,更是对风骨的敬重。

  许都:“弃青衿”举义旗 “白头军”震浙中




  

记者 张海滨



《明史》卷二百七十七 列传第一百六十五


在古代,啸聚山林举兵与官府对抗的大多以走投无路的农民为主,但在明朝崇桢年间,在富庶的东阳,却发生了一起以读书的儒生为核心的起义,他们不堪忍受地方官吏的贪贿和压榨,“弃青衿”(青衿,旧时读书人穿的一种衣服,借指读书人)举义旗。这就是明末东阳的“白头军”起义,也称“许都之乱”。许都是起义军领袖,出生年月不详,东阳县洪塘许宅(今东阳市画水镇许宅村)人。


上月30日,记者来到许宅村寻访。从宗谱上可以看出,许都的出身不凡,他的祖父许达道,官至福建参政兼摄军事;从祖父许弘刚,官至南京兵部尚书。许都家境富裕,从小就爱读书,曾考中秀才。年轻时,许都在嘉兴就读,结识江浙一带文人学士,同游江南吴地,目睹苏、皖、浙地方官吏侵贪暴敛,贫民饿殍枕路,遂有匡时济世之志。司理陈子龙向朝廷荐举许都,可惜未被任用。许都只好回到家乡东阳。


许都“任侠好义,远近信服”,他大散钱财,接纳各路勇士,自己炼制兵器,组织“义社”。明崇祯十五年(1642),括苍山农民起义,许都就遣部属参加起义。


第二年,明朝末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率部开向江西,东阳县令姚孙棐企图以备乱为名敛财自肥,向各地乡绅商贾募捐筹饷,许都大怒,没有答应县令的要求。当年十二月,许都的母亲出殡,送殡场面很壮观,人数达到上万人。由于丧事规模过大,有人向监司王雄告许都谋反。王雄没有调查就派兵拘捕许都,引起众怒,于是民众以“诛贪吏”为名起义,许都称帅,立年号“永昌”。


起义军因许都母亲逝世以白布缠头,从而得名“白头军”。“白头军”军纪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民众纷纷响应,“旬日之间,众至数万”。“白头军”连克东阳、浦江、义乌、永康、武义、汤溪、兰溪等县。


明崇桢十七年(1644)正月二十八日,“白头军”与官军大战于金华城下。最后,“白头军”不支,只好败退紫薇山。


次年二月,官方以监军陈子龙与许都有旧谊,命其赴许都营招抚。许都起初还在犹豫,陈子龙发誓以全家百口担保其安全,许都才向起义军宣告就抚意向,但遭到起义军反对,许都仅带了200多人出降。三月,许都等60多人被惨杀于江边。


关于许都和“白头军”,东阳县志一直有记载,民间也有传说。2019年1月,有村民在距许宅村8公里的山联村岩山南面陡坡,发现了一段长约1000米、高1.5~2米的“护墙”,环绕着山顶平地依势修建。东阳市文化局文史研究专家单国炉认为,结合史料可以推测,岩山是明代政府军镇压许都起义军的战场。战场遗址由“护墙”、水塘、兵营等设施构成,是一处值得作为文物来保护的军事遗迹。

吴履

  记者 叶 骏


《明史》卷二百八十一


列传第一百六十九 循吏


吴履,字德基,才华横溢、学识渊博,书法功底很好。朱元璋攻克金华后,吴履被聘为金华郡学正。明朝建立后,经有司举荐,授南康县丞,后升任安化知县、潍州知州,政绩斐然。


吴履和宋濂同样受聘于朱元璋,关系应该相当好,后来宋濂写过《吴德基传》,记录了很多吴履故事。朝廷任命他为南康县县丞后,百姓认为县丞是一个读书人,都轻视他,吴德基处之泰然。几个月后他做了一些揭露奸人、破获案件的事,全县人都很吃惊……吴德基当官,不追求成名,把爱护百姓放在第一位,百姓对他非常感激。在潍州任职两年,恰逢政府改州为县,召吴履回京,潍州百姓哭着送了他很远的路。


吴德基到了京城,就辞职回家。宋濂是吴德基的朋友,关系非常亲密,当时也已退休将要回家,喊住德基对他说:“你愿意接受年长者的教诲吗?”吴德基说:“好,要教诲我什么?”宋濂说:“谨慎出门,断绝和官吏的往来。”吴德基回到家中,遵循宋濂的告诫,道德品行高尚的人称赞他能接受有益之言。


吴履的父亲吴景奎也是个人物,是兰溪历史上著名的神童。吴景奎时处元代,从小聪明,良好的天赋加上较好的教育,7岁时才智就达到成年人水平,13岁任乡正之职。他协助官府,管理今灵洞乡东部方圆百里范围之内的户口、赋役、治安等事。


关于吴景奎13岁任乡正之事,在吴履所作的《故处士吴公行述》中有所介绍,清代学者顾嗣立所辑的《元诗选》中也提及。元代的乡正,是指履职范围在农村,职务比县官小,但又比村官大,处于县官和村官中间的职事人员。义乌黄溍作《故处士吴君墓志铭》,金华范祖干写过《吴文可哀辞》。

虞凤娘

  记者 张海滨


《明史》卷三百三 列传第一百九十一 列女三


因为不肯嫁给姐夫,面对父母逼婚,虞凤娘选择了自尽。在《明史》中,虞凤娘的故事载于《列女三》。


虞凤娘,义乌人。她的姐姐嫁给徐明辉后死去。徐明辉听说虞凤娘贤惠,就向其父亲恳求将虞凤娘聘为继室。虞凤娘知道后,哭着向父母说:“从未听说兄弟可以同一个妻子,那么姐妹也应该如此。”可是,虞凤娘的父亲执意不听女儿的意见。虞凤娘只好闭口不言,自尽而死。

章银儿

  记者 叶 骏



《明史》卷三百一


列传第一百八十九 列女一


凡人入史传者,一事即可扬名。兰溪人章银儿就是这样。


不能确定她是兰溪哪里人,城里还是乡下,也不知道年龄几何,但她火灾中毅然返回家中救病母,以致双双被焚而死的事迹,放在哪朝哪代都是“新闻”。而从这一件死生大事,就可以知道章银儿对母亲的感情,以及平时会是如何孝顺、体贴、周到。


《明史》中的记载一共93个字,简单回顾一下这笔记体小传:章银儿小时候父亲就死了,与母亲住在一起。当时兰溪县火灾多发,章银儿家的房子也被烧毁,她就盖了茅草屋给母亲栖身。母亲生病在家休息,邻居那边起火,殃及池鱼啊。章银儿出门察看,大家都大喊着叫她赶快躲避跑开。银儿说:“母亲生病不能动弹,我怎么能自己跑走?”当即返回家中,想扶母亲外逃。茅草屋在大火中轰然倒塌,边上其他人也不能上前相救。熊熊大火之中,大伙远远看见银儿抱着母亲,挣扎着一起被烧死。当时是弘治元年(1470)三月。


一句“母疾不能动,何可独避”,言辞平和却荡气回肠,让人肃然起敬!


金光炳妻倪

  记者 季俊磊


《清史稿》卷五百九十


列传第二百九十六 列女二


金光炳妻倪氏,是一个烈女子。金光炳因故身亡,她曾想殉情,好在被人救起。家中两个孩子年纪还小,须尽心抚养。


1861年5月,洪秀全率军攻破金华城,之后遭到清军的反攻。1862年1月,清政府任命左宗棠为浙江巡抚,调广西按察使蒋益澧等率师支援“围剿”浙江的太平军,侍王李世贤率部与之交战。在这样的混乱状况下,金光炳妻带着两个孩子到深山老林里躲避,直到战乱结束才出来。之后,在贫苦的条件下督促两个孩子读书。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