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⑲期

2020-01-01 14:30:00

来源:

作者:


宋濂:平生无别念 念念在麟溪

  记者 李艳 文/摄


  穿过喧嚣与车流,眼前这片冬天里依然绿意而斑斓的,就是青萝山。

  这个仿佛从诗经里走出来的名字,文气逼人。明朝开国文臣、著名文学家宋濂 “自金华徙家于此”,筑青萝山房,居住长达18年之久。

  青萝山下,“青萝故址”碑保存完好;宋濂故居遗址上残存的一堵石子墙,默默述说着岁月沧桑。一公里外,就是当年吸引宋濂举家迁至青萝山的浦江郑宅郑义门。

  无论学识、做人,还是为官,宋濂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始终保持着中国文人的正直和纯粹。


青萝山房遗址



 “早产儿”,学习改变命运


  宋濂是早产儿,他的母亲怀孕仅七个月就生下了他。宋濂从小体弱多病,却聪明机灵,记忆力强,过目不忘,人称“神童”。

  家里穷,没钱买书,只好向人家借。每次他都讲好期限,按时还书,从不违约,人们都乐意把书借给他。宋濂寒夜读书的故事,至今仍激励着一代代学子。

  宋濂聪慧好学,师从吴莱、柳贯等。吴莱在诸暨白门讲学时,宋濂“裹粮相从”。正是因为吴莱的推荐,宋濂执教于郑义门创办的东明精舍20多年,与郑义门结下深情。



  宋濂是潜溪(今金东)人,之所以举家迁至青萝山,“以其家(郑义门)九叶同居,乃愿卜邻焉……特欲熏渐孝义之风,以勗我后人尔”。

  郑义门“毋析爨,毋为不义,毋侵蚀比邻,日衣被乎诗书,耕则为良农,学则为良儒”的家风,正是宋濂向往和追求的。

  郑义门藏书万卷,宋濂执教东明精舍20多年,在为郑义门培养了一大批郑氏子弟的同时,日夜记读,遍览群书,学习和知识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乡试不第”,仕途大放异彩


  满腹学问的宋濂,考试却不是他的长项。执教东明精舍第一年,宋濂赴杭州乡试,不第,从此便绝意科举。

  元顺帝曾下诏,授予宋濂翰林编修一职,宋濂以奉养父母为由,辞不应召。随后,更以入仙华山出家学道为名,潜心著书。宋濂以史官笔法完成《浦阳人物记》二卷,为金华留下珍贵史料。

  无意仕途的宋濂,却在十几年后,以文学之长受到明太祖朱元璋的赏识,从婺州郡学《五经》师,到江南等处儒学提举、太子太师、翰林院学士、中大夫、知制诰、翰林院学士等,一路高升,仕途大放异彩。

  宋濂长期担任朱元璋的顾问和秘书,教导太子朱标十余年,为培养皇位继承人竭尽心力,又在朱元璋戎马倥偬之际,为其讲授帝王之学,堪称一代帝师。朱元璋称他为“开国文臣之首”。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宋濂却靠过人的才识,登上了事业的巅峰。难能可贵的是,不少文人在得志后趋炎附势,不可一世,宋濂却始终保持独立的人格和气节,慎独知行。无论是皇帝,还是太子,宋濂不一味迎合,不卑不亢。

  宋濂相貌丰伟,视力不济却很明亮,一粒黍子上都能写几个字。从少到老,没有一天不读书,对学问无所不通。在朝廷为官的时候,但凡是郊社宗庙、山川百神之祭典,朝会宴享、律历衣冠的规制,四裔朝贡赋税、赏赐犒劳的礼仪等,全都委托给他。就连外国使者也知道宋濂的名声,高丽、安南、日本甚至出几倍价钱求购宋濂文集。四方学者都称宋濂为“太史公”。


“心心念念”,复归青萝山


  如果不是子孙因胡惟庸案受牵连,宋濂衣锦还乡后,将在“晨岚暮霭滴晴雨,烟条雾叶相蒙茏”的青萝山下颐养天年。

  胡惟庸,明朝开国功臣,为人处事独断专行。洪武十三年(1380),朱元璋以“谋不轨”罪诛胡惟庸九族,被诛连的官员及其家人多达三万。

  当时,宋濂已70高龄,早在三年前就退养在家。其间,应约一年一次进京朝见皇帝,朱元璋对宋濂的宠爱一如往日。

  宋濂儿子中,次子宋璲最为有名。因为宋濂的缘故,被征召为中书舍人,宋璲兄长的儿子宋慎也被征召为仪礼序班。宋濂一家,祖孙父子都在内廷为官,众人都觉得无上荣光。

  不料,宋慎获罪,宋璲连带受刑,两人都被处死,宋濂也当死罪。幸得马皇后、太子朱标以死相求,朱元璋这才网开一面,将宋濂等流放四川茂州(今四川茂县一带)。

  临行前,宋濂沧然泪下,作《别义门》:“平生别无念,念念在麟溪。生则长相思,死当复来归。”

  麟溪是浦江郑义门祠堂外的一条小溪,字里行间,道尽了宋濂对郑义门的眷恋和深情。可惜,由于年事已高,宋濂未能到达流放地,走到蘷州(今重庆奉节)时,便一病不起,客死他乡。

  “宋濂的两个儿子都出生在郑宅,女儿也嫁在郑宅。宋濂和郑义门的感情,亦师亦友亦亲情。”江南第一家文史研究会骨干、郑氏家族第29世孙郑定汉介绍,宋濂51岁到朝廷当官,69岁衣锦还乡,回到青萝山第二年妻子去世,71岁充军。晚景凄凉。

  “江南第一家”郑义宗祠内,宋濂种植的柏树伸向蓝天,苍翠遒劲;宋濂撰写的钟铭入木三分,回响苍穹……


宋濂撰写钟铭


  2010年,宋濂诞辰700岁时,郑氏后人筹资,将宋濂的衣冠塚和妻子、儿子、孙子合葬在青萝山下。墓前松柏长青。每年清明及农历十月十三宋濂去世那天,郑宅都会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

  采访当天,迎着夕阳,我在宋濂故居遗址上大声诵读《送东阳马生序》。山呼风应,和声琅琅……

苏伯衡:博洽群集 古文名世

  记者 季俊磊

  苏轼、苏辙、苏洵并称“三苏”,名气大到几乎家喻户晓。位于金华市区的醋坊岭原是苏辙后裔聚居地,也就是在解放东路与明月街交叉处的莲花井一带。据《光绪金华县志》记载:“知婺州(苏辙后人苏迟)多惠政,父老建‘景苏坊’以识其德。”可见,醋坊岭本名景苏坊,后来改叫“苏坊岭”,徐霞客还在那里吃过面。由于“苏”与“醋”发音相像,渐渐地,苏坊岭被叫成醋坊岭。

  苏伯衡家学深厚,其父苏友龙与王祎、宋濂等人交好,他也与金华名士交往甚密。可史书对苏伯衡专门的记载较为零散,仅在《金华县志》《浙江通志》及明代《国朝献征录》中有所记载。

  苏伯衡出生略晚于刘基、宋濂,但这两个同乡人对他评价颇高,宋濂称其“少警敏绝伦,诵说不劳而习”。刘基《苏平仲文稿序》记载,苏伯衡“起前乡贡进士选为国子学录”,就是曾考中元朝的婺州路乡贡进士。

  朱元璋建立明朝,苏伯衡任国子学正,参与《元史》编撰,并被提拔为翰林院编修。后因眼疾请辞获准。洪武十年(1377),宋濂退休,朱元璋问他谁能代替,宋濂果断举荐了苏伯衡。之后,他当了一届会试的主考官,就再次辞官回到金华。可惜的是,苏伯衡最终死于文字狱。

  苏伯衡生于乱世,明朝派系之争激烈,他有心适应官场,但始终无力改变朝局,曾作诗自嘲:“是事古已然,偃蹇欲何如?”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多次请辞,回乡隐居。

  苏伯衡中年开始致力于古文,宋濂曾赞曰:“义理精微,析如蚕丝。训考是非,判若黑白。”另外,他的文章中还能看到明礼躬行、格物致知、经世致用的唯物主义思想。他不苛求文章体裁及长短,常用反问和设问的形式引出自己的论点,还善用排比、比喻等修辞手法来突出重点,古今学者对他基本上持褒扬态度。



  苏伯衡作为诗礼传家的苏氏后人,在诗歌、散文方面造诣很深,著有《苏平仲文集十六卷》等。苏伯衡对“眉山三苏”有着浓浓的归属感,自称“眉山苏伯衡”。据史料记载,眉山苏氏由唐人苏味道开始,宋朝“三苏”进入鼎盛,明朝时分为多支。苏伯衡所在的金华一支,没有格外出众,却也代代有人为官。

  从时间上看,苏伯衡生于刘基、宋濂之后,方孝孺之前,可以说是浙东学派承上启下的纽带。苏伯衡不如宋濂等人为世所知,但他以儒者与师者的身份立于明初文坛。他继承苏氏家学,又以经史为重,诗书传家,为长时间默默无闻的金华苏氏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吴惟忠:抗倭扬威 声震东亚

  记者 张海滨

  跟随戚继光抗击倭寇,从浙江到福建,屡建奇功;他奉命率军驰援朝鲜,牡丹峰一战成名……他就是明朝的义乌抗倭名将吴惟忠。

  吴惟忠,字汝诚,号云峰, 义乌城西街道吴坎头村人。从杭金衢高速望道路口下高速,几分钟就能到达。为了纪念吴惟忠及“义乌兵”,吴坎头村建造了吴惟忠纪念馆、云峰亭。

  吴惟忠生于嘉靖十二年(1533),习武出身,“性聪慧,志刚勇,好习史书,精于韬略”。嘉靖三十八年,戚继光来义乌招兵,26岁的吴惟忠应募投军。

  第二年三月,倭寇两万多人、战船数百艘,大举进犯浙江沿海。战斗中,吴惟忠连斩倭首5个,他带兵斩敌15人。戚继光兵分两路,奋勇追击,共歼敌308人,夺回被掳民众5000多人,史称“台州大捷”。后来,戚继光令将士埋伏在上峰岭,倭寇仓皇应战,残部抢登山界岭,负隅顽抗,吴惟忠率部奋勇冲杀……嘉靖四十年秋,浙江倭寇基本荡平。

  嘉靖四十一年八月初一,戚继光奉命入援福建抗倭,率军抵达福宁(今福建霞浦)。在收复横屿岛、突破黄石大道等战斗中,吴惟忠屡建奇功。《明实录》中提到义乌兵将领姓名,仅吴惟忠、朱文达二人。

  西北边境的蒙古鞑靼部落屡次入侵,逼近京师,北边告急。隆庆二年五月,戚继光以都督同知总理蓟州练兵事务,吴惟忠随往蓟镇。隆庆五年,吴惟忠因修长城有功,提升标下右营游击将军。


  万历中期,日本趁朝鲜内乱之际派兵突袭朝鲜,吴惟忠等三万将士驰援朝鲜。二十一年正月初八,他带两千南兵攻打牡丹峰时,胸口中弹,仍然大呼督战,率部攻克峰顶。“平壤之战历时一天一夜,参战双方5万多人,仅牡丹峰一役,就歼敌1000人。如果没有这一战,400多年前朝鲜就被日本吞并了。

  万历二十五年二月,丰臣秀吉又调集14万大军再度侵入朝鲜。在第一批3万余人后,吴惟忠再率4千人进驻忠州。万历二十六年十一月,丰臣秀吉死亡,明军抓住时机,分道追击,大败日军,最终把日军赶出了朝鲜。

  晚年,吴惟忠归隐于义乌夏演裹金岩谷,教孙子读书,得闲情逸致,高寿而终。

  如今,以吴惟忠为代表的“义乌兵”忠勇文化成为吴坎头文化礼堂的一大亮点;村里定期举办忠勇文化讲堂,邀请老人给后辈讲“义乌兵文化”。

徐学颜:忠义孝亲两全

  记者 章果果

  徐学颜是个大孝子。

  母亲患病,他向天祈祷,祈求代母得病。夜间梦见神人授予药物,天亮时记得形状颜色,到处寻觅,找到荆芥汁液,母亲的病得以痊愈。

  父亲任中城兵马指挥,得罪当权者入狱。他三次上疏申诉冤屈,受主管官员阻碍,不得上达。又四处向公卿大臣求告,也不能为之洗刷冤屈,父亲还得受重刑惩处。这个大孝子在刑部号泣抗争,还是不行。悲愤之余,他啮咬手臂,血溅庭院,其父才获释回家。这两则似乎都是可以写入笔记小说的故事。

  徐学颜也恪守一个“悌”字。他把自己居住的大宅让给兄弟,崇尚节义,轻视钱财,同族人都感激他。

  明崇祯三年(1630)立太子,皇帝下诏书要求举荐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公正廉洁、博识多识的人,地方官推荐徐学颜,但被搁置下来。崇祯十二年(1639),以恩贡生任楚王府左长史,以正道辅助楚王,楚王很尊敬他。

  明末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张献忠攻打武汉。徐学颜在武昌的楚王府里任左长史,并掌管江夏县。楚王招募了新兵,由徐学颜统领。第二年(1643)五月,新兵里出了叛徒,江夏城沦陷。徐学颜拼死与贼军格斗,左臂被砍断,“右臂犹挥舞不止”。牺牲后,对方怀恨在心,他尸体被肢解,全家被杀20余人。可谓惨烈!

  那年,徐学颜70岁。一个年逾古稀的白发老汉,尚如此忠勇,可佩可叹。事情上报到朝廷,被追赠湖北按察司佥事,谕旨赐祭葬,在郡城建忠义祠奉祀,并赐“烈愍”,奉祀永康忠义祠。

  徐学颜在永康的遗迹已无所存,只知他是永康城里人。徐氏在永康城里是巨族,称为“在城徐氏”,素有“徐半县”之称,不是指人口,而是指它的经济实力以及政治文化含义。永康城里曾有10多个徐氏祠堂,现今尚留徐震二公祠。

  明末之时,徐学颜同“在城徐氏”族中有识之士,为弘扬传承徐氏孝子孝亲美德,修建西街西门头内徐氏宗祠的同时,在其对面建造“孝子门”一座,崇祀“在城徐氏”五孝子,到了清代,孝子名单增至九人。可惜,“孝子门”上世纪60年代被毁。

  永康地方历史文化爱好者徐立斌告诉记者,他在北京国家图书馆查阅时发现一卷《徐汝思诗卷》,为徐学颜校本,于是特意复制了一本。徐汝思就是徐文通,明代抗倭名将,也是著名诗人,与明代文学家王世贞是好友,有诗歌唱和往来。徐汝思病逝后,王世贞亲赴永康吊唁,在其家中得遗诗500余首,集成《徐汝思诗集》刊行于世。而徐学颜,正是徐文通的侄孙。

  郭珉、李绍裔出自明史的一个孝义小故事,载于《杨成章传》。

  杨成章是道州(湖南道县)人,他的父亲杨泰,任浙江长亭巡检,娶妻何氏,但不能生育。娶丁氏女为妾,生下杨成章。杨成章四岁时,杨泰去世,何氏扶棺归葬。丁氏父亲强取杨成章,交给何氏。临别时,母亲丁氏“剪银钱与何别,约各藏其半,俟成章长授之”。

  六年后,何氏去世。何氏临终前,把半钱交给杨成章,并告诉他事情的原委。杨成章呜咽着,接过半钱。后来,杨成章长大,娶了妻子,一个多月后带着半钱,到浙中一带寻找母亲。

  杨成章的母亲,早已嫁给东阳姓郭的人家,生下一子,名叫郭珉。这些事,杨成章当然无从知道。他到处寻访,都找不到,只好回到家里。

  明孝宗弘治十一年,东阳典史李绍裔因事住在郭珉家。郭珉母亲丁氏知道他是道州人,就叫郭珉询问李绍裔:杨成章还在不在人世?得知杨成章已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丁氏就命郭珉带着半钱寻兄。

  碰巧有一会稽人担任训导官,曾到东阳任教,是郭珉的老师。他向杨成章讲述了郭母思念前子的情形。杨成章于是又去寻母,在江西的船上遇见郭珉。兄弟二人既悲又喜,各自拿出半钱相合,证明是兄弟无疑。于是共同来到东阳,母与子才相聚在一起。

  此后,杨成章三往迎母不遂,“留职停薪”,放弃官职的禄米,赴东阳侍养。及母卒,庐墓三载始返。

  嘉靖十年,杨成章以岁贡入京都,郭珉有事也到京都,就将杨成章寻亲事上之吏部,请进一官。

  部臣言:“成章孝行,两地已勘实,登之朝觐宪纲,珉言非谬。昔朱寿昌弃官寻母,宋神宗诏令就官。今所司知而不能荐,臣等又拘例而不请旌,真有愧于古谊。请量授成章国子学录,赐珉花红羊酒。”得到许可。孝义之行终于有了个圆满的结局。 (张海滨)


  明代,在广东沿海一带,寇乱横行,尤其是海寇,他们“负山阻海,擅沃饶之利,其民喜斗,乍聚乍散。有司急之。不匿于溪崖篁竹之中,则泛舟人海。因风之所止泊,而时出抄掠为患”“寇乱较唐、宋、元为尤烈”。为了平海寇,许多明朝官员牺牲重大,义乌人王名善就是其中之一。

  史载:“名善,义乌人,高州通判。”明洪武四年(1371),高州(今广东西南部县级市)的海寇何均善在海上起事,被王名善镇压。此后,何均善的党羽罗子仁率众潜入城内,抓住王名善。王名善至死不屈,惨遭杀害。 (张海滨)


  入选史书的民间女子,要么是贞烈之人,要么是孝义之人,很少是因为家里有钱。《明史》中有个金华富家妇却史书有载。说的是,她年纪轻轻就守寡,还特别狂野,常常赤身裸体在室外行走,大伙都觉得她精神不正常,甚至是不知廉耻……

  细看史料可以发现,金华富家妇记载于《凌云传》中。那么,凌云是何许人也?明代名医,精通针灸治疗,在民间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后被明孝宗朱祐樘召入京师,成为御医。原来,金华富家妇的狂野之行并非主观行为,而是得了一种怪病。

  凌云看到金华富家妇时便说:“这是心病,需要对其心进行针灸疗法,心正就知道羞耻了。”并找人把她关在帐中,以好言启发其羞愧之心,还用凉水喷面,病果然就好了。(季俊磊)


  自古忠义烈女有很多,基本上是丈夫死后不再改嫁,朝廷会给部分“杰出”女子立贞节牌坊,像方氏这样的人却很少见。方氏是金华将士袁坚的妻子,可惜遇人不淑。袁坚不仅是个酒鬼,还很败家,全靠方氏一人打理家务。

  后来,袁坚在一场战斗中牺牲,方氏不仅为他收尸、置办棺木,还不改嫁。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方氏就睡在丈夫的棺木旁,渴了就喝附近河里的水,饿了才会出来找东西吃。除此之外,她便一直守着,直到老死。

  方氏死后得到当地官员的褒奖,当时郡守刘郤还特别命人将其好好安葬,并亲自祭拜。 (季俊磊)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