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㉑期

2020-01-03 13:40:00

来源:

作者:

image.png



程文德:松柏之姿 君子之行


  记者 章果果 文/摄


  永康方岩独松村,十座山峰围成一个小小盆地,松溪蜿蜒,穿村而过。村庄很大,房屋鳞次栉比,狭长巷道犹如迷宫。巷道间有总宪第和尚书第,是程銈和程文德两父子的府第,也是村里最有故事的古建筑。

  程銈号“十峰”,程文德号“松溪”。独松这一对父子,构成了明代历史中的一段“山高水长”。


  从皇帝近臣被贬为边远小吏


  程銈是明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同榜进士有王阳明。他在担任大理寺评事期间,执法刚正不阿。当时,宦官刘瑾当道,程銈因弹劾刘瑾“不法”,整整10年没有升迁。后官至四川按察使。49岁那年,他感悟“富贵无尽期,功名无尽意。适可事乃止,知足君须记”,挂冠回乡。


  那一年,程文德16岁,已入县学为庠生。两年后,登章枫山之门受学。枫山先生明示:“后生须立得脚跟定,方好做人,贤辈正在此时立脚。”之后,受业于王阳明。明嘉靖八年(1529)春,33岁的程文德榜眼及第。他是永康历史上唯一一位榜眼。



  程文德的廷试卷畅论治国安民方略,嘉靖帝赞赏有加,授官翰林院编修,并特别加封其父亲为“中宪大夫”,母亲为“恭人”。那是程文德春风得意之时,嘉靖帝宴请近臣于无逸殿,程文德也得以参加。他向皇帝献上《无逸殿讲章》,劝诫“过取于民,未有不伤民心者。民心伤,则国本危矣”。


  得意不忘形,这是程文德的操守所在。三年时间里,他“八献忠悃”。然而,命运的第一记重锤,就在他高中榜眼三年后高高落下。嘉靖十一年(1532),程文德同科探花杨名两次上书,直陈吏部尚书汪鋐等五人不法,皇帝“喜怒失中,用人不当”。嘉靖大怒,当庭杖责,追查主使者。参与此事的程文德毅然承认主使,被下诏狱,严刑拷打不吭一声。

  两个月后,程文德被贬到偏远的广东信宜任典史,这是知县下面一个掌管缉捕、监狱的属官。从北到南,漫漫离京路,走了将近一年。程文德不怨天尤人,信宜三年,对他来说“不落空虚”“颇受益”“患难厄穷,无非增益不能”。


  嘉靖十四年(1535)后,程文德仕途顺畅,一路升迁。不管在何职位,他都以社稷苍生为念。在礼部右侍郎任上时,鞑靼骑兵迫近京城,他奉命守宣武门,百姓扶老携幼想进城门避难,各守门者都没有接纳,惟有程文德采取安全之策放他们进门,“免杀戮者以万计”。嘉靖三十二年(1553)大饥荒,程文德急民于水火,上疏请求采取方便有效的措施,皇帝采纳,四省灾民由此活命的无数。


  然而,次年,程文德迎来人生又一次重大转折。


  一代明儒,身没家贫,丧久未举


  命运兜兜转转,似乎和程文德开了个巨大的玩笑。人生起伏后,58岁的程文德又来到嘉靖皇帝左右。此时,嘉靖已在位33年。这位皇帝日渐荒唐,早在10多年前已经移居西苑万寿宫,沉湎修道炼丹,不问朝政。程文德奉命入值西苑,是专门给嘉靖撰写供祈祷所用的青词。秉性耿直的程文德一如既往,“所撰青词,颇有所规讽,帝衔之”。


  适逢南京吏部尚书空缺,大臣们推举程文德,皇帝疑心程文德想要远离自己,让他调任南京工部右侍郎。程文德上疏辞别,“唯愿九重(皇帝)长享清净和平之福,以慰天下臣民仰戴之心”。哪知,嘉靖觉得程文德是在嘲讽诽谤自己,下了一道圣旨:革职为民。


  程文德回到独松,在五峰书院“角巾衣袍,聚徒讲学,杜足不入城市”。他把人生最后的时光献给了深爱的教育事业。


  书院讲学,贯穿了程文德的一生:20多岁时,他就与同道者讲学于五峰书院,并构筑松溪书院。被贬信宜,他也一路讲学。在梧州,主讲岭表书院,“两广名士翕然从文德学”;在高州,主讲高明书院。在信宜,他倡议迁信宜县学到县衙之旁,又建丽泽书院于县学之后。在江西安福任知县期间,他建了复古书院,集庠生600多人亲自讲习其中。他先后两次回乡为父母服丧。服丧期间,四方学子,无论远近接踵而至,造庐相从……


  嘉靖三十八年(1559)冬天,程文德病卒,终年63岁,因贫无所遗,竟无力举葬。同科进士罗洪先得知后,写信给浙江总督。总督胡梅林行文以助:“……一代明儒,功业文章,海内师表,夫何身没家贫,丧久未举?”金华府赠百金,程文德终于得以安眠于父亲之旁。这时,离他去世已经4年了。


  再过8年,隆庆皇帝才为程文德平反昭雪,恢复原职,赠礼部尚书,赐祭葬。


  400多年过去了,回望程文德的人生,真有无限感慨。程文德暮年南归,舟过德州时,曾作《德州儒学树柏记》,曰:“今天下儒学文庙必树松柏……夫松柏,古称岁寒之姿,盖卉木中之君子也。故其植也。士树于学,日新月盛,而立德、立功、立言,亦更新焉,是洞庵这意也。不然,木有君子之操,而士无君子之行,可以人而不如木乎?”浊世滚滚,他当真立住了脚跟,并以自己的一生,实践了“君子之行”。


  如今,程文德仍是独松人口中敬重的“榜眼公”。特殊年代,为保护“榜眼公”的珍贵文物,独松村人想尽办法。装有程文德及其夫人画像的木盒,辗转11人之手,得以保留。尚书第门前的一对明代石狮子,眼看难保,4个村民将之沉入塘底,直到浩劫结束后才从塘底抬上来。这对造型简练、憨态可掬的狮子,如今正站立在明堂上,每天“偷听”村民的闲话家常,并兼晾晒衣物之用。


戴良: 不为权贵吟 一腔忠义忱


  记者 李艳 文/摄


image.png

  诸暨马剑(原浦江),九灵山在冬日的苍穹下直冲云霄。这座马剑辖内海拔最高的山,因元代著名诗人戴良而名,“山以先生名胜,先生以山超然”。

image.png



  九灵山脚,就是戴良世代居住之所。戴良自号九灵山人,曾学医于朱丹溪,学经史古文于柳贯、黄溍、吴莱,学诗于余阙,博通经史,旁及诸子百家,诗文并负盛名,其诗尤胜,“神姿疏秀,亦高出一时”。

image.png




  马剑位于诸暨最西端,与富阳、桐庐、浦江三县市相交,是戴良后裔的主要聚居地。村民戴祖文,84岁,戴良第27代孙。马剑原属浦江,上世纪50年代,戴祖文从浦江中山中学毕业后,考上浦江中学。读了不到一年,因父亲患病被迫辍学回家。农耕之余,一直潜心研究戴良。


image.png


  戴祖文说,戴良待在浦江的时间,比马剑还长。戴良原名戴士良,家境贫寒,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大哥戴士尧是明代医学家戴思恭的父亲。正因为母亲体弱多病,一家人千方百计遍访名医,与朱丹溪结缘,造就了三朝御医戴思恭。自然,这是后话。

image.png

  戴良“神气爽朗,美须髯,不妄喜怒”。和大多数文人一样,戴良原本也想科举进入仕途,但不久便放弃了。当时,黄溍、柳贯、吴莱在浙东一带非常有名,戴良向他们专心学习古文。其中,从学柳贯最久。柳贯去世后,戴良“持心丧三年”“经纪其家”,帮忙打理柳贯的家业。


  无意仕途的戴良,人生第一个职务是月泉书院山长(校长、院长)。浦江月泉泉水随月亮盈亏而涨落,不仅是远近闻名的自然奇观,更是有名的文化胜地, 产生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遗民诗社,吕祖谦、朱熹等曾在月泉书院讲学。戴良的上任,月泉书院山长为宋濂。

image.png

  朱元璋平定金华,急招一批文人学士为其出谋划策,征辟戴良、胡翰等十二人会与中书省,日轮两人讲述经学、史学,陈述治国之道。


  次年,朱元璋设立郡学,任命戴良为婺州郡学学正,后和宋濂、刘基、章溢、叶琛礼聘,尊为“五经”师,教授众儒生。


  对这段经历,戴良在诗中透露出懊恼和无奈:“失脚双溪路,今经两度春。不堪飞雪夜,还作望乡人。世事方如梦,生涯笑此身。惟应两蓬鬓,不负岁华新。”


  这心境,为戴良后来的不幸遭遇埋下了隐患。


  朱元璋凯旋后,戴良出乎意料地“逸去”,弃官远走。

image.png


  辛丑年,元顺帝任戴良为江北行省儒学提举。戴良见当时时局不能上任,逃到了吴地,依附于张士诚。后见张士诚将败,又带着家人逃到海上……


  戴良的一生,几乎就是避难和隐居的一生,因际遇相近,他对陶渊明推崇之至,著有52首《和陶诗》,生前即结集行世。

image.png

  洪武六年开始,戴良南还,改名换姓“方云林”,隐居四明山长达10多年。那时四明佳山胜水中,隐居着许多耆儒故老,戴良与他们志同道合,不时结伴出游,酒酣赋诗,击节歌咏。


  好景不长。明太祖终于找到戴良,并如愿将他征召到京城。这时,戴良已经是一个66岁的老人,形容枯槁,风烛残年,但面对握有生杀大权的九五之尊,戴良的内心依然坚硬如磐石。

image.png

  明太祖考核他的文采,让他居住在同会馆,每天美味佳肴,“欲给官,良以老疾固辞”。明太祖想让他做官,但是戴良以年迈、有病推辞,公然拂却旨意,龙颜大怒。第二年四月十七,戴良“暴卒”,享年67岁。


  作为元末遗民,戴良忧国忧民,宁死不屈,他的诗“风骨高秀,迥出一时,眷怀宗国,慷慨激烈”,表达了“上不负国家,下不负所学”的精神追求。

image.png

  戴氏宗祠高悬着戴良、戴思恭等先祖的画像,建筑宏伟,雕刻精湛,匾额如林。当天采访时,戴氏宗祠正在修缮。马剑村村主任戴宝洋介绍,后人都以戴良为荣。近代,戴氏宗祠是浙东人民解放军金萧支队的驻地,也是浙东解放区第三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的办公地点,现为马剑革命历史纪念馆。


  距马剑六七公里,就是闻名遐迩的五泄风景名胜区。马剑正在积极打造戴良故里,和五泄风景名胜区串连成一条游线,让越来越多的游客在寄情山水的同时,也能感受忠孝大义穿越古今的爱国主义教育。


周凤岐:忠烈之士 节重如山


  记者 章果果


image.png

  周凤岐《明史》卷二百九十四 列传第一百八十二 忠义六


  周凤岐,永康东城街道高镇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进士。天启七年(1627)转升户部郎中,负责管理“节慎库”。节慎库是明清时期工部所属办事机构,明嘉靖初年,面对日益紧张的财政问题,政府出于财政监督的需要而设立的。


  在节慎库任上,他得罪了一个人。此人就是权倾朝野的魏忠贤。他派人向周凤岐索要靴料银两,周凤岐厉声拒绝。这可把魏忠贤惹恼了。很快,周凤岐便被诬陷,罢了官。


  次年,魏忠贤倒台,朝廷重新起用正直人士。浙江巡抚张延登、户科给事中陈尧言,一起向朝廷举荐周凤岐,称赞他“凤高爱鼎,节重如山”。周凤岐被任命为礼部郎中。


  崇祯七年(1634),升任四川兵备道道台。当时,贵州土司与四川苗民争夺疆界,周凤岐颇有胆色,不带一兵一卒,单骑前往调和劝解,为其立碑定界,把一场战乱消灭在萌芽状态。


  周凤岐爱民如子。他升任湖广参政,四川士民上表挽留。于是,朝廷给周凤岐加俸赏,赐留任。后升任澧州(今湖南常德)左参政。


  崇祯十五年(1642),张献忠起义军风起云涌,席卷湖广,情势危急,周凤岐被任命为监军。张献忠部队围攻荆州,周凤岐领兵支援。崇祯十六年(1643),张献忠攻陷长沙后转战澧州,参议陈瑸领兵来援,全军覆没。无可奈何之下,周凤岐北望京都谢恩:“臣力已竭,唯以死上报!”几经浴血奋战后被俘。“贼帅”亲自给他松绑,想招降他。周凤岐叹了一口气:“吾岂怕死乎?”骂不绝口。最后,遭“断手割肝”,惨不忍睹。殉国时,年53岁。


  次年,赠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赐祭葬,崇祀府县乡贤祠。乾隆四十一年,赐谥号“忠烈”,编入《胜朝殉节诸臣录》。这是乾隆帝念及明代殉节诸臣义烈可嘉而编录的。


  高镇是周凤岐故里,现在是个繁华之地。高镇旧名高圳,圳是“田野间通往泽、海的水道”之意。高镇多水,华溪、南溪流经此地。据清道光《永康县志》载:“唐大中间顾德藩为县令,雅志爱民,尝作三堰以防旱潦,高堰其一也。”又载:“明都察院右副御史忠烈公周凤岐故里,崇祯间重开此堰。”


  当地还流传一个布袋坝的故事。据传,周凤岐因魏忠贤陷害,落职回家,时逢永康大旱,发生饥荒,他捐俸赈济,救下很多饥民。周凤岐左思右想,要想不受灾,还得想想怎样才能旱涝保收。于是筑坝拦水,从坝的上游引水灌溉农田。开挖水渠时被难住了,因为无论从哪里开挖,都会触及老百姓的田地。经过和百姓商议,决定用一匹绑有石灰包的马来圈地。马随意跑,跑到哪儿,石灰就撒向哪儿,哪儿就是开渠的地方。因渠道是马绑布袋撒石灰而成,所以这条坝就叫布袋坝。从此,高镇村一直没有发生大的旱灾或水灾,确保了庄稼收成。


  叶新:为官数十年 无愧于心




  记者 季俊磊


  《清史稿》中的叶新经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可谓处在封建社会最后的鼎盛时期。康熙五十一年(1712),叶新考上顺天府举人,他的授业恩师是李塨。据史料记载,李塨是清初著名哲学家和教育家,备受读书人尊重,能拜他为师,可见叶新应有过人之处。

image.png


  可是,直到雍正五年(1727),叶新才踏入官场,被任命为四川省仁寿县的县令。刚到任,就发生乡保与邻县争抢地盘的事情,叶新亲自去现场勘查。谁知,乡保竟然对他行贿,叶新一怒之下将其收监,等到勘查结束后,按照律法进行处理。自此以后,不管是在官府里当差的还是平民百姓,都能奉公守法。


  那时的嘉定州没有水田,赋税也经常收不上来。为了解决此事,他亲自勘查全县土地,在地图上画出可以耕种的区域,然后号召百姓前来开垦,用新收的粮食抵赋税。之后,仁寿县里集中采伐树木,为首的伐木工仗着官府背景欺压民众,激起民变。叶新知道后,立刻下令将其斩首。


  很快,叶新就升职为邛州知州、夔州同知(知府副职)、成都知府……在任职泸州知州时,叶新一收到状纸就马上升堂处理、判决,公事当日办结。之后,他还担任过雅州(今四川雅安)知府,后来为母亲丁忧而回乡。


  乾隆十年(1745),叶新守丧期满后到江西建昌赴任,在当地修建了盱江书院,召集文人前来谈论学术,还修复了城南的黄孝子祠,鼓励民俗文化。乾隆十三年,有百姓到南丰县县衙举报一位名叫令德的人谋反,叶新在收集相关证据后立刻派人去令德的住处,结果令德刚好不在家,就抓了他的弟弟做人质。


  后来,令德主动到县衙,经不起刑讯,还胡乱攀咬了很多同谋之人,抓捕范围扩大到邻郡,株连者有70多人。衙役根据令德弟弟的供述,在他家里找到一只背篓,原以为里面藏着金银财宝,结果一无所有,就把它扔在了路边。衙役回来后对令德进行刑讯逼供,企图屈打成招。


  叶新听到这件事,觉得奇怪,来到县衙,命人解开了这70多人的绳索,带他们一起前往南昌,还说:“有一逋者,吾代汝死矣。”大家感念叶新高义,没有一个人在中途逃跑。叶新拜谒巡抚,巡抚对此事也惊愕不信,于是让人严查,果然发现这件事并非如此。最终,受牵连的人全部活了下来。


  乾隆十七年,叶新调职赣州,那里拒捕风气盛行,于是他着手改革条例,在原有的旧条例上进行修改。当时,宁都的一起案件,他和上司持有不同观点,后来没有按照上司的要求处理被免职。


  不过,他对自己多年为官经历还算满意,曾欣然曰:“今而后可无疚於心矣!”赋闲在家10余年后,去世。


戴思恭:三朝御医 医道仁心

  记者 李 艳


image.png

  人生有太多的偶然。如果不是奶奶体弱多病,也许浦江马剑(今诸暨)人戴思恭就不会弃儒学医。这一来,史上或许就会多一位文学大儒,而少一位赫赫有名的医学家。


  戴思恭的奶奶,是元代著名诗人戴良的母亲,戴良和戴思恭是叔侄,戴思恭的父亲戴士尧是戴良的亲哥。


  “戴思恭,又名戴原礼,兄弟俩,弟弟戴思温,又名戴原值,亦以医名,可惜没有从官就去世了。”诸暨马剑村民戴祖文说,戴思温是马剑的始祖。当年,为治疗母亲的病,戴士尧携子思恭、思温,从马剑走路至义乌,投奔在元代著名医学家朱丹溪门下学医。


  朱丹溪原名朱震亨,因其故居有条美丽的小溪,名“丹溪”,故名。朱丹溪当年为治母亲的病,也弃儒学医。朱震亨师事金华许谦,得到朱子的学问,又向宋朝内侍钱塘人罗知悌学习医术。罗知悌的医术学自荆山的一个和尚,而和尚乃是河间人刘守真的门徒。融诸家之长,朱丹溪是当时炙手可热的一代名医。朱丹溪非常喜爱戴思恭才思敏捷,加上相同的遭遇,便毫无保留将自己的全部医学知识传授给了戴思恭。


  戴祖文介绍,戴良曾将戴思恭带到浦江、义乌等一起生活。


  洪武年间,戴思恭被征为御医,为人治病即刻见效,明太祖很器重他,授迪功郎、正八品御医。戴思恭最广为人知的,是为燕王,也就是后来的明成祖朱棣驱寄生虫的故事。


  当年,燕王腹中有硬块,其他医生开了多个药方都不见好转。太祖派戴思恭去诊治,他见其他医师所用的药都很正确,就思考为何不见效。他仔细查看了燕王的身体,问:“殿下,您平日喜欢吃什么?”


  燕王有气无力地回答:“喜欢吃生芹菜。”


  戴思恭不动声色地说:“知道原因了。”


  戴思恭马上开了一剂药给燕王,燕王服后夜间大泄,都是细小的蚂蟥。


  燕王很快就痊愈了。


  戴思恭历任洪武帝、建文帝、永乐帝三朝御医,因医术精湛,每朝都备受赏识。


  晋王患病,戴思恭将他治好。不久后,晋王的病又发作,很快就去世了。


  明太祖要将王府的诸位医师都逮捕治罪。


  戴思恭从容上前说道:“此前臣奉命为晋王治病,报告晋王说道:‘现在虽然可以痊愈,但是毒素已存在于膏肓之中,恐怕再次发作时就无法治愈了。’现在果然是这样。”


  戴思恭从容一言,百余人得以免死。


  明太祖病重,后来稍有好转,将那些为他治病的医师治罪,唯独安慰戴思恭说:“你是个有仁义之心的人,不要害怕。”不久明太祖去世,建文帝即位,把那些御医问罪,唯独戴思恭不但不治罪,还提升为太医院使。


  永乐初年,戴思恭以年老为由辞官。永乐三年夏天,又被征召进入朝廷,免了他要行叩拜的礼仪。这年冬天,他再次辞官回乡,皇帝派官员护送他,并赏赐钱财。


  一个月后戴思恭去世,享年82岁,永乐帝专程派人到马剑家中为他祭奠。马剑戴氏宗祠内,至今还保存有永乐帝亲撰的御制祭文。


  所谓伴君如伴虎,戴思恭能历三朝而善终,自有其过人之处。


  戴思恭被誉为“国朝之圣医”“当代医国第一士”,著有《证治要诀》《证治类元》《类证用药》等书,都是根据朱丹溪的学说加以深化、发挥而成。又校补修订了朱丹溪所著的《金匮钩玄》三卷,并加入自己的理解,无愧于师。


  距马剑村三四公里的诸暨市马剑镇戴家村是戴思恭后裔的主要聚居地。原本葬在村外一二公里处的戴思恭墓现已被破坏,墓前的石碑被毁,一分为二,一块用于猪栏垫高低,一块则用作洗衣板,现均不知去向。


  戴氏宗祠门口广场上,竖有戴思恭雕像、戴思恭纪念亭,供后人凭吊。


  “医者视人之疾,无异于己之疾,方能以仁义之德应手,存孚于博爱之中。”正是这份仁义和博爱,戴思恭对病人有求必应,贫富贵贱,一视同仁。


  “欲救人而学医则可,欲谋利学医则不可。” 戴思恭将高超医术和高尚医德完美结合,在医患敏感的今天,仍不无启迪和警醒。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