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㉒期

2020-01-08 11:03:00

来源:

作者:


朱大典:浙东死事烈 殉国八咏楼


  记者  季俊磊


  明隆武二年(1646)七月十六,清军攻破金华,朱大典抱着必死之心引燃火线,带着家人和部下在“八咏门”城楼下壮烈牺牲。城中百姓听闻后,自发地拿起武器,为保卫这片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着的土地进行最后的抗争……自此,朱大典可歌可泣的民族精神,一直流传在八婺大地上。

  明末,大厦将倾,许多人要么屈膝投降,要么仓皇逃跑,置圣贤教诲和忠义廉耻于不顾,甚至有乞丐作诗嘲讽:“三百年来养士朝,如何文武尽皆逃?”相比而言,朱大典从山东一个七品知县,一步步升任兵科给事中、福建按察使、山东巡抚、漕运总督、凤庐巡抚等,虽说为官之时有些争议,但在民族气节上堪称典范。史称:“盖浙东死事之烈,未有如大典者。”

  昨天,记者来到婺城区长山乡长山村寻访,虽然朱大典全家均已为国捐躯,但还是想从他的家乡找到一些历史遗留的痕迹,从村民中听到一些口口相传的故事。遗憾的是,连问数人,很多人只知道有朱大典其人,并不知道他的事迹。

  长山三村的大路边有伏龙庙和秀峰庵,两座寺庙比邻而居,朱大典年轻时曾在这里学习、生活,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秀峰庵中的“朱大典读书处”在1996年被列为金华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长山二村的包兆文是朱大典文物保护点的负责人,义务管理了20余年,闲暇之余常会翻阅古籍,查找关于朱大典的记载。

  包兆文告诉记者,朱大典家住五家村(今长山二村东陈自然村西侧),距离伏龙庙约2公里。随着时间的消逝,那里早已成为一片良田。当年,朱大典一家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只能在伏龙庙内栖身。

  朱大典7岁那年,捡拾柴火之余,被私塾的阵阵读书声吸引,忘记了还要回家。他跑到私塾央求,希望能够旁听入学。主人徐振纲见大典聪明伶俐,便同意了,条件是每日打扫教室。

  自那以后,朱大典寒窗苦读8年,15岁时一举考上秀才,意气风发地写下“破浪轩”三个大字,意思是要乘风破浪,为国为民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后来徐振纲还把这三个大字制成匾额,悬挂在私塾中堂。包兆文说,这块牌匾上世纪60年代都还在,很可惜,在“破四旧”中被毁了。

  科举之路多坎坷,朱大典考上秀才后,一连六次乡试,可惜名落孙山。直到万历四十四年(1616),他第七次参加乡试,才中举人。次年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伏龙庙外的围墙上,彩绘着朱大典为官时的场景,仿佛往事历历在目。

  天启二年(1622),朱大典升任兵科给事中,成为明王朝中央机构中的一员。那时的大明王朝正值多事之秋,魏忠贤把持朝政,明天启帝朱由校还让魏忠贤的子孙世袭锦衣卫。朱大典不畏权贵,抗疏力谏:“太监哪来子孙?又如何能世袭?”他也因此得罪魏忠贤,被调任福建漳州。

  之后,父亲病逝,朱大典星夜回家奔丧,在家丁忧三年,直到魏忠贤伏法,他才重新得到起用。

  清兵围攻金华,朱大典奉命镇守。此时的朱大典已是古稀之年,他每天在武胜营校场(后金华六中操场)练兵,并着手修缮城池、储备粮草,大量购置军器火药。

  一场惊心动魄的金华保卫战,在清顺治三年(1646)农历五月二十六日揭开序幕,清兵足足围攻了一个月,金华城依然固若金汤。

  这一战,打得惨烈。朱大典指挥的军民英勇反击,毙敌数万于金华城下。城墙内外,尸如山积,血流成河,双方对峙到农历七月初。最后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军的情况下,新修的一段城墙被炮火炸毁,清兵才大举烧杀入城,但朱大典依然顽强抵抗。

  直到大部分将士战死,朱大典才从容召集家人、幕僚32人,围坐在军事指挥部——金华八咏门(今八咏楼前不远处)的火药库旁,点燃炸药以身殉国。为何用如此悲壮的方式?“火药如许,不甘资敌。”就是说,不能把炸药留给敌人。

  据史料记载,当时和朱大典一起殉难的有他的5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在此之前,他的大孙子朱钰在突围求援途中被杀害。长媳章氏在金华城破前一天,拜别家人自缢殉难。朱大典的妻妾何氏等和次媳陈氏、三媳姜氏、四媳来氏、五媳汪氏也在金华城被攻破时,手牵着儿孙投井自尽。就连朱大典早已出嫁金华石门村倪汝学为妻的女儿,在看到金华城滚滚浓烟,听到父亲殉国的消息后,也自缢而亡。

  朱大典全家22人,祖孙三代在金华保卫战中全部殉难,满门忠烈,无一幸存!

  市区八咏楼附近已经寻不到当时战场中留下的痕迹,但在八咏楼上还有他的一席之地。在八咏楼碑廊上,有一块“朱公之遗像碑”,是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所立,透过石碑还能看到朱大典的些许音容笑貌,感受当年的残酷与悲壮。

  如今,朱大典的爱国精神越来越受到长山乡当地的重视。去年,包兆文拿出伏龙庙积攒了多年的香火钱,再发动村民募捐,共筹集了近30万元,在伏龙庙附近新建了一所庙宇,铸了一尊高约3米的朱大典铜像。每到初一、十五,他还会带着村民来伏龙庙广场宣传朱大典。长山小学专门设置了“岭秀长山”课程,其中有一章便是专门讲朱大典的事迹。


王澄:孝义家声与郑氏媲美


  记者 李艳 


  “江南第一家”名冠天下,历经宋、元、明三朝十五世同居共食达360余年,殊不知,浦江县黄宅镇梅石坞村祖先王澄仰慕义门郑氏风范,

  教育子女,历经元、明两朝,一门七世同居,“孝义家声与郑氏媲美”。

  梅石坞村地处诸暨、义乌、浦江三县交界,距“江南第一家”两公里左右。村庄不大,六七百号人均为王澄的后裔。浦江县国土资源局退休干部王适红是王澄第22世孙,他说:“梅石坞是个小村,当年靖康之变后,王氏家族从前店逃到这里避难,居住至今。王澄没有当过官,他最大的功劳是教育子女,学郑义门,传孝义家风。”

  王澄是一方富户,为人处事极厚道,从不恃强凌弱,颇有郑义门乐善好施的美德。年景不好的时候,王澄会拿出粮食借给他人,不收利息。有人迫不得已向他出卖产业,他不但不趁火打劫,还一反常人,一定要在卖价上加钱,以符合产业原有的价值。

  王澄仰慕义门郑氏风范,临终前,召集子孙谆谆教诲:“你们能像郑氏一样不分家,我死也可以闭上眼睛了。”

  王澄生有三个儿子,他们谨记父亲的教诲,像郑氏义门一样同吃一锅饭,七世同堂,声名远扬。

  洪武二十六年,东宫缺少官员,明太祖命令朝中官员举荐孝悌忠厚的人,大家都推荐郑氏。明太祖“点贤”:“其同里的王氏,也学郑氏的家法。”

  于是,不独郑氏享龙恩,同时征召郑氏、王氏两家年龄三十岁以上子弟,都前往京城候选,郑济和王懃提拔为春坊左、右庶子。

  郑济是郑氏家族名气最盛一代当家人郑濂的弟弟,王懃则为王澄的小孙子。王澄的长孙王应,由代皇帝草拟诏书的起居郎郑湜举荐,被提拔任参议。

  一时间,义门王氏和郑氏一样闻名遐迩。

  郑义门家规168条耳熟能详,受郑义门家规启发,王氏也制定了家族治理规章《王氏家则》,共分9大类184条,比郑义门还多16条。

  “《王氏家则》将儒家的‘孝义’理念,如数学公式般转换成操作性极强的行为规范。历经几代人创制、修订、增删,以忠信孝悌、礼义廉耻为核心,涉及家务管理、子弟教育、冠婚丧祭、宗教祭祀、为人处世等方方面面。” 近年来,王适红等经过多方收集和寻证,《王氏家则》为越来越多人所知。

  2016年9月,《王氏家则》全文铭刻于梅石坞村王氏家庙内。

  “王氏家庙建于上世纪30年代浦江沦陷前,忠孝义文化浓厚,就连牛腿上的雕刻,也是一边飞机,一边大炮,正厅 ‘世德堂’匾额由著名爱国将领、时任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亲书。”王适红介绍,王氏家庙中西合璧,外观为传统形式,内部却融合西式做法,门面皆为欧式钟楼顶,刻有钟盘,钟面数字一边为罗马数字,一边是阿拉伯数字,建筑风格独特,为我市罕见。

  历史和现实完美融合,爱国主义教育穿越古今,让后人铭记,永存敬畏。

王玉文:临难不去 死而后已


  记者 季俊磊


       道光二年(1822),王玉文得中举人,但直到咸丰四年(1854)才被授予官职,此时正是太平天国运动的鼎盛时期,太平军经安徽、河南、山西、直隶(河北)长驱北上。而浙江省依旧还是如同乱世之中的桃源胜地,不染一星征战的硝烟。推溯根由,浙西与皖南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与逼仄窄险的山路,成为阻挡太平军的一道天然屏障。

  周围省份战事如火如荼,王玉文在潜县学署的职位上,虽然只是执掌一县的儒服教化,但也时刻忧心战局。他屡次向皇帝上书,认为应该扼制浙西的咽喉之地,却没有得到丝毫反馈。司教之余,他还常常让在县学署中做炊事的本地人老谢做向导,在境内远足游览,有一日走到邻县昌化,天色已晚,二人就直奔昌化县学署。

  昌化县学署里的老高,是昌化县儒学教谕高文禄,湖州人,与王玉文一同补的缺。他俩在省城领缺时共处一寓,长逾半月,其间相与倾谈而互为莫逆,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加之所补的缺又在相邻两县,就约定要彼此互通声气。除了探讨学问之外,两人说得更多的还是时局。

  高文禄比王玉文小八岁,对王玉文的学识见解无不膺服。王玉文曾对高文禄说,眼下诚恐洪杨(洪秀全、杨秀清)盘踞金陵,重施前朝明太祖的故伎,割据南方与朝廷隔江对峙,名义上天下各半,但财赋地、产粮地均在洪杨之手,时间一长,实力彼消此长,数倍于朝廷,此时再倾巢北上,南北必然为之蹂躏不可收拾。

  高文禄为他倒满酒杯,劝说道:“我县与贵县只有僻野穷民,实属鸡肋,他们也未必会见得大动刀兵。你我平日食朝廷俸禄,自然不必苟求幸免,然而百姓至少可以保全。”王玉文抬起头,目光炯炯,用低沉的声音说:“方今之世,处高位者庸碌而已,不足为国家干城!”

  咸丰十年(1860),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率2万余人经皖南入浙,攻占杭州。王玉文率领百余人扼守关隘,提议趁对方疲惫至极发起攻击,高文禄对此表示赞同,昌化、临安、新城等地的官民都愿意受他调遣。不巧的是,王玉文那时身体不好,本想先回家养病,听到太平军来袭,叹曰:“临难而去,非夫也!”就这样,他带病坚持。

  后来,援军赶来,不知道是部将还是援军劝他死守关隘,不要轻易出城迎战,可他并没有采纳。凭着一腔热血,奋战五天五夜,可惜寡不敌众,大军弃关而走。太平军入城后,很多官吏纷纷隐藏身份,可他身穿朝服,持刀危坐,奋力格杀,最终举火自焚而死。


  张作楠:治事廉平 博学多能





  记者 季俊磊  文/摄


  金东区曹宅镇龙山村,俗称黄龙背,是 唐朝宰相张九龄后裔的聚居地之一,清朝嘉 庆年间出了一个著名的天文学家、数学家、 诗人,也是一代廉吏——张作楠。 

  龙山村位于金华城东,是一个面积颇大 的村庄。金东区文联原主席张根芳向记者 介绍,龙山张氏自元至正年间从莲塘潘(今 潘村)始迁龙山,代有才人。 

  张作楠所留遗迹不多,故居已经坍塌大 半。张根芳告诉记者,张作楠故居原本有荣 安堂、培吉堂和召令堂三部分,如今培吉堂 和召令堂只剩一小部分建筑,荣安堂内还有 村民居住。记者看到,古宅内还有很多老式 用具,天井中的青苔和石阶已经有些年头, 房梁上的牛腿古韵十足。 

  中堂名曰“孝友堂”,在中堂一侧竖立着 一块乾隆年间的石碑。后进院落的墙面上, 制作了精美的宣传板,上面记载着张作楠的 相关事迹,以及现今的廉政文化等。从宣传 板上,可以大致看见张作楠的一生—— 

  嘉庆三年(1798)秋,张作楠中举人。之 后十年,他一共参加了四次会试得中进 士。 

  嘉庆十七年(1812)冬,张作楠补授处州 府(今丽水市)教授。作为学官,张作楠对处 州落后的教育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改革。“文 饰吏治”,这或许就是他被后人称为“儒吏” 的原因。 

  嘉庆二十三年(1818)九月,张作楠任江 苏桃源、阳湖知县,深得百姓赞誉。值得一 说的是,他在辖区天宁寺内运用有关天文学 原理,吸取明代末年传入中国的欧洲日晷特 点,按常州地处维度设计制作了一个新日 晷。据专家考证,这是我国现存古代日晷中 最与众不同的,是现代科学和民族传统的融 合,已被列入《中国古代天文仪器图录》。 

  正因为他的杰出政绩,其在道光元年 (1821)被升任为太仓知州。期间完成《补宋 潜溪补唐仲友补传》。 

  张作楠在太仓近四年,经历了为官最辉 煌的时候,无论在民间或是上司,口碑极 好。道光四年,徐州知府空缺,他补授。当 时,徐州周边常有盗枭出没,只有精明干练 之人才能胜任,张作楠无疑是合适的人选。 然而,在道光七年,却有人说他“未谙河工”, 他索性辞官归乡。 

  张作楠回到家乡后首先做了两件事:一 是修建龙山张氏宗祠;二是整理张氏族谱。 “由于‘文革’,很多古迹被破坏,致使后人对 宗祠的情况不甚了解。”张根芳说,宗祠内现 存乾隆年代的石碑,实际上是一方补刻康熙 朝缩减宗祠的记文,与现在的宗祠并不相 关。 

  张作楠在还乡的23年间,从不干扰地方 政事,虽说离城不远,但从未踏足,专心在家 著书立说,当时文人视若珍宝。他不让三个 儿子入仕,分别务农、当裁缝、做木工。或 许,在经历封建官场黑暗后,他宁愿子孙在 乡野平平淡淡过一生吧。


  记者 叶骏

  《明史》卷二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七十九 忠义三

  兰溪人王肇坤是崇祯四年(1631)进士,除刑部主事,后改任御史。起初,清兵“流贼”破凤阳,王肇坤上疏进言“兵骄将悍”的弊端,请求给予督抚大权,以便整顿军纪,但皇上回复,稍微意思一下就好了。崇祯九年七月,清兵入喜峰口,王肇坤激励将士防御,失守,退保昌平。昌平被围,他与其他官员分门把守,无奈两千降兵为内应,城破,王肇坤身中四射两刀而死。其他一众守将文官也都战死。

  兰溪双牌村南宋时出过两位进士,竖立两座进士坊,故曰双牌,双牌以王姓和洪姓为两大姓氏。明代双牌人王肇坤的事迹收录于《明史》《兰溪县志》,遗憾王肇坤墓却已湮没无闻。       


  记者 叶骏

  《明史》卷二百三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载陈登云传

  兰溪人徐用检(1528—1611),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进士。任苏松参政时,一次,吴江灾民喧拥军门,巡按欲治罪。徐用检进言:“人有急则呼天呼父母,此嗷嗷者是也。”请求从宽不究。

  徐用检在母丧守孝后补福建兵备道,升任广东按察使。当时广东到暹罗、占城等地航海经商的近万人,常与内地奸徒勾结生事。他便设法防止,弊患渐渐平息。继任河南布政使,兴学济贫,剔除历年积弊。最后任的官职是太常寺卿。

  徐用检为官30余年,踪迹半天下,而情操始终不改。生平致力理学,曾三赴婺州崇正书院,两赴新安霞源讲学。讲期日手一编,寝食不释。著有《婺州新安纪》等书。又汇录薛瑄、陈献章、王守仁三家语录,分类编纂成《三儒类要》。黄宗羲《明儒学案》录徐用检《会友声编》和《兰游录语》。


  记者 李艳

  石氏是郑煁的妻子。郑煁,浦江人郑泳 的孙子。郑泳,义门八世孙涛的弟弟,元朝时 任温州路总管府经历。郑泳最重要的贡献是 根据周礼,参考朱子家仪,结合郑氏传统家 仪,并顺应浦江地方风俗习惯,编撰了《郑氏 家仪》,并流传至今。 

  郑义门之所以能合族同居360余年,历 宋、元、明三朝,孝义治家名冠天下,主要得益 于《郑氏规范》和《郑氏家仪》。以法齐家有 《郑氏规范》,礼教有《郑氏家仪》,两者互生互 助,相辅相成。《郑氏家仪》不仅仅是郑义门人 生礼俗的历史记录汇编,更是郑氏家族传承 人生礼俗的历史依据和活动模式。 

  洪武年初,郑泳的孙子郑煁,由明太祖朱 元璋的外甥,明朝开国将领、谋臣李文忠举荐 给朝廷,几经升迁担任了藏库提点,因违法被 杀死。按当时的规定,罪人的妻女要由官府 遣送配人或没入官妓。

  石氏哭道:“我是义门妇女,怎么能有辱 自己,使家族蒙羞呢!”于是绝食而死。 


  记者 叶骏

  《明史》卷三百二 列传第一百九十 列女二

  兰溪人叶氏嫁给神武中卫舍人许伸。神武中卫是宫廷禁卫部队,舍人是宋元以来对显贵子弟的俗称,可见许伸是颇有地位与权势的。如史所载,许伸家向来钱多富有,但并不持家,胡乱花钱,家产败光后,带着叶氏投奔亲戚,死在了通州。

  叶氏守丈夫之尸,白天黑夜跪哭,伤心不已。亲邻们有的给她送吃的,有的给她送点钱财,还有的劝她改嫁,她都不接受、不答应。粗茶淡饭都吃不起,也吃不下,“水浆不入口者十四日”,就这样死在了丈夫尸体旁边。叶氏当时才20岁多一点,乡民凑钱买了棺材,将他们夫妻两个合葬在一起。

  记者 叶骏

  郑德高的妻子与方其莲的妻子,是阮氏 姐妹,都是兰溪人。太平军攻破兰溪,郑德 高、方其莲携家眷到金华北山避难。郑德 高、方其莲一起去县城时,被太平军杀害。 二人的妻子都很悲恸,抱着必死之心复仇。 

  一天,太平军突然来了,阮氏两姐妹坐 在原地一动不动。其中一个士兵拿着长矛 进入,把矛靠在墙壁上,呼叫两妇人上茶,两 人都不答应。那士兵把佩刀解开扔到地上, 说“:不答应就死!” 

  两个妇人大声回答:“我们如果怕死,还 会坐着等你来吗?我们的丈夫被你们杀死, 今天我们要杀了你!”于是跳起来,抢过刀、 矛杀那士兵。士兵空手应对,多处受伤,大 喊。其他太平军一起到来,两个妇人力战到 最后,被杀死。 

  一对视死如归的姐妹,丈夫的死让她们 悲伤,更让她们坚强勇敢。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