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㉔期

2020-01-07 16:40:00

来源:

作者:

吴绛雪:心赤如绛 身洁似雪

  记者 章果果 文/摄


  《清史稿》卷五百十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女三

  人间薄命恨无穷

  顺治七年(1650),一个女婴降生于永康后塘弄村,父亲给她取名宗爱,字绛雪。这是个苦命的孩子,襁褓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她小小年纪就展露出非凡天赋:9岁通音律,闻琵琶曲,即能随声唱和。11岁能诗文,作七绝《题晴湖春泛图》,已有“三十里湖晴一色,春来都在晓莺中”之句……

  工诗善画能文,加之姿容秀丽,吴绛雪身上汇集了太多美好词汇:冰雪聪明、兰心蕙质、才貌双全……但也正应了“红颜薄命”一词,17岁,吴绛雪嫁给徐明英为妻,24岁时,徐明英客死他乡。次年春,院中徐明英手植杏树突然枯萎,吴绛雪感慨身世,作《悼杏》一诗:“人间薄命恨无穷,谁料名葩亦与同。倚遍栏杆消息断,可怜二十四番风!”

  这竟是她的绝笔。冥冥之中,吴绛雪仿佛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同一年,也就是康熙十三年(1674),耿精忠在福建叛乱,派部将徐尚朝进兵浙江,攻陷处州。六月,兵至永康。徐尚朝曾在浙东做官,早就听闻吴绛雪才华姿色双绝。这回,探知她正寡居后塘弄娘家后,“求宗爱,势汹汹”,并扬言“只有献出吴绛雪,才能免除永康全城屠戮”。

  为了一邑百姓的安危,吴绛雪决定受死,于是假装慨然允诺。临行前,她说:“未亡人终一死耳,行矣,复何言!”徐尚朝派遣两骑护送吴绛雪。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行至一个叫“白窖岭”的地方时,吴绛雪停下马,命取饮水。趁护送者不备,她纵马驰向山崖,坠涧身亡,年仅25岁。一个纤弱女子,以最惨烈的方式,保全了一邑百姓,也保全了自己的清白。

  播诸管弦以表彰

  时间悄悄地过去了170多年。如果不是一个叫吴廷康的人,那么,吴绛雪“从容赴义,以保全永康一邑民命”的事迹将湮灭不闻,世上也将少一段“诗书画”三绝的才女佳话。

  吴廷康来自安徽桐城,道光二十三年(1843)到永康当县丞。他是个书画家,工刻竹,善写梅兰,“精金石考据,篆隶铁笔,直窥汉人”。

  这位喜与人稽考名胜及前贤遗迹的县丞,先是听人说起吴绛雪,为其才情吸引,竭力寻找其诗画作品。吴绛雪古体、近体兼擅,书画亦佳,更是回文诗的高手。其《同心栀子图》,可与1000多年前的《璇玑图》媲美。读其诗歌,“其人品格高洁,可知林下之风,不止闺房之秀”。

  在寻访过程中,吴廷康得知吴绛雪为保全一邑百姓而捐躯,却因为各种原因,其事迹未见记载,极受震动,“心焉伤之”。

  他开始着手拯救吴绛雪生平事迹及诗作,为此发动了自己强大的朋友圈:让当时的名人、海宁人许楣为之作传,又嘱海盐戏曲家黄燮清为其作曲,“播诸管弦以表彰之”,并请德清人、著名文学家俞樾为其编年谱……他刊印了吴绛雪遗作《徐烈妇诗钞》,含《六宜楼诗稿》《绿华草诗稿》。

  黄燮清曾回忆与吴廷康在杭州西湖相遇:询问其近况,吴廷康只说贫而已,言语甚是简略。而说吴绛雪之事,却非常详细,并嘱咐黄燮清为其作曲,以便流传。过了两月,把吴绛雪之事手录成信件,送到黄燮清手上。又前后三次来到海盐,每次都要讲吴绛雪之事……这才有了《桃溪雪传奇》:“桃溪其地,雪其名也。雪喻其洁,桃则伤其薄命也。”《桃溪雪传奇》与《帝女花传奇》一起收入黄燮清的《倚晴楼七种曲》,戏曲大家吴梅评价,“其词精警拔俗,与《帝女花传奇》,皆扶植伦纪之作”。

  正是因为吴廷康的多方努力及大力传播,吴绛雪的事迹终于在170多年后为天下所知。光绪二十年(1894),朝廷建庙旌表,就是现位于永康西街的烈妇祠,吴绛雪事迹也载入县志。而此时,吴廷康已经去世18年。

  春来旧径仍芳草

  吴绛雪是后塘弄人心中“女神”级人物,关于她的故事,代代相传。后塘弄二村82岁的老支书吴金妙给记者拿来一本《吴绛雪诗钞》,这是2010年吴氏宗谱编纂委员会重新刊印的。另有一本《纪念吴绛雪诗稿》,吴德谦著。吴德谦是吴金妙的妻舅,一位已故老教师。他写了近80首古体诗纪念这位先人。此外,还有《吴绛雪传奇》剧本、《吴绛雪纾难》九集电视剧剧本。

  吴雄利带着记者去看吴绛雪在后塘弄的遗迹,他也是从小听着吴绛雪的故事长大的,对于有关吴绛雪的一切都特别留意。村口的养性庵里,供奉着吴绛雪的雕像,这是30多年前,与吴绛雪同为“雅兆”房头的后人一起出资雕刻的。吴绛雪住过的六宜楼,如今已是一片菜地。菜地主人、78岁的吴爱爱说,六宜楼有300多年历史,在“大办食堂”时被拆得差不多了,上世纪90年代倒塌,至今还留有柱础。

  六宜楼地势较高,正对着一座山,名为前山,吴绛雪诗里曾写,“春来旧径仍芳草,雨过前山胜白云”。这正是吴绛雪日日相对的青山。这正是吴绛雪居住经年的地方。她在这座楼里,度过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看白云在山上来去,听雀鸟在檐前聒噪,和好姐妹素闻一起深夜清坐,夜雨骤歇,刺桐花外升起一轮月亮……

  她也在这座楼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李凤雏:孜孜于学 传世春秋

  记者 张海滨

李凤雏《清史稿》卷一百四十六 志一百二十一 艺文二


李凤雏年少成名,恃才傲物,有心仕途却始终郁郁不得志。好不容易谋得一官半职,却又因与上司不和被发配为奴。与东阳县令结交不久又被告入狱。最后,70岁的他还为了谋官客死他乡。李凤雏(1655-1724),字紫翔,号梧冈,东阳县古渊头人。清初文学家、史学家。

  1月10日,记者来到古渊头村寻访。古渊头村是东阳市首批历史文化名村之一,以古樟、古渊(甽)、古民居、古墓群(土墩墓)等闻名,更是东阳有名的博士村。李凤雏就是村里有名的才子。

  李凤雏的高祖李学道,是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为官清廉。父亲李振声自明亡后,不再参加科举,寄情山水。受家族影响,李凤雏小时候就有诗名,再加上家学渊源,养成了恃才傲物的性格。王掞为浙江提学使期间,李凤雏作《梅花诗》十章上呈。王掞赞叹之余,推荐他入太学学习。国子考试时,李凤雏以一首《瀛洲观荷》诗拔萃,声名大振,四方之士争相结交。可惜的是,李凤雏两次应试都名落孙山,几年后,只好怅然南归。

  后来,李凤雏拜入清初著名经学家、文学家萧山毛西河门下研究义理、考据之学,并留在老师门下教授《春秋》。毛西河有40余部著作收入《四库全书》,为清朝之最。毛西河对李凤雏极为赞赏,称李凤雏“不可谓非当今有学之一人”。李凤雏的诗歌以五七言古体诗见长,诗风雄丽慷慨。毛西河为他的诗集作序,赞叹道:“读之如撷芳兰于榛林,睹珠光于蚌泽。”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届五十的李凤雏以教习身份参与官员选拔,被委任为曲江令(今广东韶关市),才得以走上仕途。但是,李风雏在任不到一年,就因为忤逆上级被撤职,发配五仙驿为奴。遭受奇耻大辱的李凤雏并未因此一蹶不振,索性自号“仙驿狂奴”,将满腔悲愤诉诸笔尖,一时之间名章叠出。

  不久,李凤雏因为父亲去世回到家乡。当时东阳县令门应瓒见李凤雏诗作,大为惊叹,以师友之礼节待之。可是不久后两人忽然翻脸,最后发展到对簿公堂,结果李凤雏被判入狱三年。

  出狱后,李凤雏雄心不减,数年之间多次出入京都,但都没有谋得一官半职。70岁时,李凤雏再次启程赶赴京师,竟于同年四月初客死京邸。当时李凤雏家中贫寒,子孙年幼,无人能够北上扶灵,只好暂存僧寺之中。数年之后,其孙韶生才将李凤雏扶柩归葬。

  在史学上,李凤雏所著的《春秋纪传》五十一卷,将编年体史书《春秋》改写为纪传体的体例,被收入《四库全书》。除此之外,汉代以来历代大儒的相关议论也在搜罗之列。李凤雏更在搜罗考据之外,阐发自己的见解,附在文章的末尾,真正体现了司马迁首创的纪传体例的精髓。

胡凤丹:十年辛苦 刊刻《金华丛书》

  记者 章果果

  胡凤丹《清史稿》卷一百四十六 志一百二十一 艺文 载


  “我总在默默思量,天堂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博尔赫斯的这句名言,用在胡凤丹身上也甚为贴切。小时候的胡凤丹,就是在“天堂图书馆”里长大的。那是一个叫“遗经堂”的地方,也就是他家的藏书楼,藏书有数万卷之丰。

  胡凤丹是永康溪岸人,出生于一个殷富家庭。家族以敦行好施闻名乡里,以振兴家乡文教为己任。父亲曾捐出良田140亩,作为全县生童试卷费;又出资创立“培文书院”,让生童免费上学。

  长大后,胡凤丹从父辈那里继承了乐善好施的优良传统,也继承了藏书这一优良嗜好,“古本有善者必倾囊购之”。在武昌的时候,他买过一个院子,名为紫藤仙馆,馆内有一楹联,上书“床上书连屋”,这是杜甫一句诗,可谓真实写照。

  也是在湖北期间,受湖广总督兼湖北巡抚李瀚章之邀,主办崇文书局。李瀚章是谁?就是李鸿章的哥哥。胡凤丹积极搜求古籍遗著,悉心校勘,陆续出版发行。书刻得太多,很快,刻板都没地方放了,于是,他请求添造书楼4所。造书楼期间,这位“书痴”每天凌晨鸡叫三遍就起床,洗一把脸,“即来寺与木石之工伍”,直到太阳下山才回家休息。

  因为质量上乘,崇文书局所刻之书,海内传为善本,曾得到李鸿章赞赏,“鄂局刻书,愈出愈精,为各局所不逮”。

  对于我们金华人以及金华文化来说,胡凤丹最大的功绩,就是为后世留下了《金华丛书》。胡凤丹产生刊刻地方文献的想法,大约在同治六年(1867),当时他40岁。或许人到中年,对于地方文化会产生一种使命感。这是一项浩大艰巨的工程。他一边校勘已经收罗到的著作,一边多方搜求,每得一册都如获至宝。从同治七年(1868)到光绪三年(1877),历经十载。白天忙于签批各种公文,晚上抄书、校书、写序言,常常到三更半夜,书童和仆人都靠着屏风睡熟了。每晚抄写的书稿,叠在桌上有近两尺高。

  光绪三年(1877),胡凤丹辞官归家,定居金华,仍以搜辑校刻地方文献为己任。病重弥留之时,儿子跪问有什么遗言,他只是再三用手指着书桌上未及整理的高高书堆……他的第四个儿子胡宗懋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广征博采收集乡邦文献、先贤遗著,到1924年,成书出版120册,名《续金华丛书》,补原丛书之未备,完成了父亲未竟之大业。两部书合计收录著作112种,460册,约4600万字。

  《金华丛书》可谓开地方性编撰丛书之先河。多年以后,金华历史学家何炳棣在哥伦比亚大学遇见胡适,得知何炳棣是金华人,胡适说:“试看现存的《金华丛书》多么了不起。”

  短短百年间,《金华丛书》翻印了4次,并流传于海外。2008年,金华市委市政府主持重修《金华丛书》,2014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曹永訚:善谋实干 忠义无双

  记者 季俊磊


  曹永訚《清史稿》卷四百八十七 列传第二百七十四 忠义三

  金华人曹永訚是一位以武报国之人,具体籍贯无从找寻。从武举人到千总再到参将,每一步都是在血海中杀出来的。当然,武人的忠义气节也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兵败时宁死不辱。

  雍正七年(1729),朝廷开设“武举”,在这次考试中,曹永訚中了举人,从此踏上仕途。当时,正值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曹永訚恰好有了立军功的机会。很快,他被递补为江南大河卫千总,后又被擢升为四川海宁营参将。在军中,曹永訚对待士兵很严厉,赏罚分明,乐施恩惠,大家都很乐意在他队里当兵。

  乾隆三十六年(1771),曹永訚跟随温福征战小金川,提督董天弼负责镇守牛厂石卡(在今四川小金县北),没想到非但小金川没有攻打下来,牛厂石卡反而被叛乱者占领。董天弼上书向皇帝请罪,同时要求治曹永訚征战不力之罪。乾隆念及小金川战事棘手,便没有怪罪。

  曹永訚毕竟武举人出身,兵书自然也读了不少,对军事有着自己的见解。为了顺利打下小金川,曹永訚向当时的指挥将领宋元俊献了三策:第一,从斑斓山进攻小金川,攻打敌军头部;第二,派一支军队从美诺沟直逼金达,攻打敌军中路;第三,由他领一支军队绕进僧格宗,攻击敌军尾部。军中将领对曹永訚的意见纷纷表示赞同。

  大军根据曹永訚的进攻方案进行部署,宋元俊根据地形调配军队。在这一战中,曹永訚在军中的地位骤然上升,甚至与宋元俊齐名。不到几个月,清军就悉数收复了此前被占领的城池,前前后后获得十余次胜利。

  乾隆三十七年(1772),曹永訚又率部攻克了布朗郭宗、底木达,最终砍下了僧格桑父亲泽旺的首级。第二年,军队由于金川士兵扼守在显要位置,一时间难以挺进,只能取道进攻昔岭,并把营地安置到了木果木(今金川县卡撒乡境)。

  当时,大金川土司索诺木联合小金川头人七图噶拉尔思甲布等数千人,突袭攻陷清军底木达大营,提督董天弼战死,清军粮运被切断,大小金川士兵连夜扑向清军木果木大营。清军未曾防备,被两金川士兵攻击,措手不及,万余人马惊恐混乱,互相践踏,坠落山崖死伤者亦不计其数。温福仓皇失措中枪而亡,清军官兵望风溃逃。

  据史料记载,提督马全及牛天界等文武官员88人阵亡,损兵3000余人,失粮1.7万余石、银5万两、大炮5尊等,清军尽失攻克之小金川地,是清军“辛卯之役”的第二次重大军事失利。

  那时候,曹永訚的军队距离大本营稍远,听到炮声后立即整顿军队,快马冲到前线,此时大营已经失守了。曹永訚问:“大将军安全吗?”回答说:“不知道。”有人劝他赶紧撤退,可他叱责道:“大将军不知道是不是安全,我怎么能独立求生?”于是,他冲入敌阵奋战。可惜寡不敌众,他最终也死于乱军中。



  《清史稿》卷一百四十八 志一百二十三 艺文四

  喻良能,南宋诗人,字叔奇,号锦园,人称“香山先生”,官至兵部郎中、工部郎官。陈亮说他:“于人煦煦有恩意,能使人别去三日念辄不释。其为文,精深简雅,读之愈久而意若新。”

  喻良能出生在义乌高畈村一户书香门第之家,和兄长喻良倚一起在绍兴二十七年(1157)同榜中进士。

  进入仕途后,喻良能任广德县尉。作为镇东副提辖的他三次捕获盗贼,县令给他赏赐,他坚辞不受,说:“家国有难,维护安定是我应尽的本分。”后来,调任鄱阳(今江西波阳)县丞。在任三年,他除恶扬善,名声大振。

  隆兴元年(1163),喻良能调任福州教授,后进国子监任主薄转博士,研阅诸经讲义,考证史志,编纂《忠义传》。孝宗赞“喻良能质实平正”,将他升为兵部郎中,兼太常丞。

  绍熙元年(1190),喻良能告老还乡。宋光宗亲斟御酒为他送行,赐赞:“其心甚良,其貌甚庄。持心清简,节持凝霜。助夫兴国,于世有光。” (张海滨)


 


  清史稿 卷一百四十七 志一百二十二

  出生于武义的张淏原籍开封,仕至奉议郎,与南宋名臣徐邦宪是邻居,因为一首诗成了忘年之交。有“今朝执手难言处,此去倾怀更有谁”句传世。

  张淏的《云谷杂记》是一部考证类笔记,成书于南宋嘉定年间。该书久佚,四库馆臣重新将之辑录成书。该书内容涉及名物掌故、经史文章和碑刻字画等考辨,对宋代社会生活和民间信仰等也有所记载,具有一定的文献学价值和史学价值。

  对于《云谷杂纪》,后人评价“宋人说部纷繁,大都摭拾琐屑,侈谈神怪。惟淏此书,专为考据之学”。清代编纂《四库全书》时,总纂官纪晓岚认为此书“厘订是正,确有据依,实足为学者殚见洽闻之助”,推荐编入。上世纪,鲁迅又从明钞《说郛》残本中,采辑史书中遗漏的部分写成《云谷杂纪》初稿本一卷,撰跋于卷后,又撰序以周作人的名义置于卷前。

  张淏据说还撰写了目前可能已知最早的武义县志。嘉靖《武义县志》记载,张淏撰《武成志》,“刻于长沙”。武成是武义旧名,《武成志》或即武义邑志。令人遗憾的是,此志不见存传。 (季俊磊)


 


  《清史稿》卷五百十 列传第二百九十七 列女三

  杨某妻,名唤沈彩霞,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力气很大,能像男子一样挥舞重百斤的大刀。当时开展民俗斗牛活动,不料牛受惊狂奔,彩霞一把就抓住牛身,可见她是一位十足的“女汉子”。

  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即将攻占金华,乡里组建了一支数百人的民兵队,还推举沈彩霞当他们的首领。她还和兰溪诸葛焘组建的万人队伍达成共识,约定相互救援。

  后来,李世贤带着太平军从龙游攻入金华,沈彩霞趁对方还未站稳脚跟发起突击,可惜遗憾败走。之后,总督张玉良来到兰溪督战,对百姓很残暴,甚至毒害了诸葛焘。有人投降清军后,还伪装成诸葛焘的部下到金华城里敲诈勒索。沈彩霞得知情况后进行追查,击杀了数百人。

  张玉良对此很愤怒,还上告巡抚,说民兵队击杀官军,之后双方就此事争执不下。没想到的是,太平军后又卷土重来,伪装成官军,守城官员没有发觉有诈,导致金华城破。沈彩霞在战乱中自刎而死,她的丈夫也死于乱军之中。 (季俊磊)


  


  《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四 列传二百六十一

  金光(1609—1676),原名汉彩,字公绚,号天烛。人称隐君,留须子。义乌佛堂青村(今塘下洋村)人。金光随清朝名将尚可喜转战南北历三十余年,是清初平定广东及“三藩之乱”时期的一个重要人物,为人耿直、侠肝义胆、功绩卓著,官授鸿胪寺卿。

  金光自幼聪颖好学,20岁那年,在一次考试中名落孙山后,便无意功名仕途,寄情山水,几经周折,被尚可喜招为幕僚,建功良多。

  康熙十年(1671),68岁的尚可喜采纳金光的撤藩妙计,告老退事。三年后,康熙准尚可喜奏,特授随征官金光以鸿胪寺正卿(正三品)之职。

  康熙十五年(1676)二月,尚之信借吴三桂之手发兵围困平南王府,以致年老多病的尚可喜含恨而逝。尚之信胁迫金光与他共事,金光怒斥道:“乱臣都不能做,更何况做贼乎!”遂被害,时年68岁。

  康熙三十二年(1693)朝廷下旨褒奖金光。金光的长子金以桐扶父亲灵柩回到老家,安葬在今义乌赤岸镇神坛黄大坑山中。 (张海滨)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