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⑨期

2019-12-09 14:46:00

来源:

作者:


王淮:风云几度 四世一品

  记者 季俊磊



  南宋,皇室偏安一隅,权相政治成风,一时间虽起到了维护政权稳定和朝政运行的作用,但也出现“言相不言君”现象,几乎所有重大的历史事件都发生在权相政治时期,加速了南宋政权的灭亡。南宋最著名的四大权相秦桧、韩侂胄、史弥远、贾似道,其中就有三人被列入《奸臣传》。


  “靖康之耻”那一年,王淮还不到两岁,宋金正在交战,国民流离失所。王淮从小立志,胸怀天下。谁都想不到,他在18年后能金榜题名成功入仕,最终成为一代良相。在风雨飘摇的南宋朝廷里,他不擅专、不弄权,力主抗金、以民为本,还积极提携后辈,南宋朝廷内一时人才济济。宋孝宗称赞他“不党无私,刚直不阿”。


  《赤松王氏宗谱》记载,金东区赤松镇王宅村是王淮出生的地方,他在那里生活了20年,直到金榜题名后才离开。昨天,记者来到王宅村,一棵树龄400多年的大樟树根深叶茂。王淮第25世孙王敏高说,在村子中间还有一棵树龄更长的樟树,是王淮母亲在他外出做官那年亲手种下的,寓意“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让他做个好官,迄今已有800多年。


  寻访中,王敏高突然停下脚步,指着村道边的一块石头说,“要是它有记录功能,或许能看到很多名人留下的脚印”。原来,这是一块下马石,由此抬眼望去,便是几乎消失殆尽的相府第。相府第面积大概有两三千平方米,约占全村总面积的三分之一,由于年久失修和近些年的旧村改造,只剩下几幢破败不堪的古宅,其他区域建起了一些新楼房。



  除了相府第之外,村中本来还有相府第门楼,王淮父亲王师德“一方善士”故居等历史建筑,其中相府第门楼毁于日军侵华战争中,还有许多名人字画、御赐匾额被付之一炬,多道圣旨不知去向,而“一方善士”故居毁于1966年的龙卷风。不过,村中的挑水塘、浪水塘、环村溪,都遗留至今。


  位于市区五百滩公园的王淮浮雕

  和所有恋乡之人一样,王淮有着浓重的乡土情结,在外为官多年,依然深爱着那片养育他的故土,曾写下诗歌赞美:“流水绕柴门,门前小径村。棘篱喧鸟雀,桑野散鸡豚。午灶黄粱熟,舂缸白酒浑。田翁无少事,闲坐弄诸孙。”


  王淮入仕后的第一站,来到台州临海,任职县尉。当时的台州知府萧振一见到王淮,就认定他是个奇才,在其调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后,还把王淮带在身边。之后,由于王淮政绩卓越,在百姓中赢得好口碑,正逢南宋朝廷用人之际,仕途还算顺利。当然,这与当时掌权者头脑清醒有一定的关系,或许还存一丝恢复中原的雄心,希望有能之士为国效力。


  宋孝宗赵昚在位期间,平反岳飞冤案,起用主战派人士,锐意收复中原,积极整顿吏治,重视农业生产……王淮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难得的是,王淮还竭尽全力为朝廷选取人才,著名历史学家李焘、理学大师朱熹、婺学创始人吕祖谦、爱国诗人辛弃疾和陆游等,都是他荐举入仕的后生晚辈。


  正因为王淮为官清廉、用人唯贤等品质,深受宋孝宗的信任,最终官拜左丞相。王淮拜相后,宋孝宗封王淮曾祖父王本为太师鲁国公,祖父王登(湘潭知县)为太师魏国公,父亲王师德(宣仪郎)为太师楚国公,祖孙四代官居一品,甚至将王淮在金华城区的私宅命名为“四世一品”(又名丞相府)。除了当朝的朱熹、唐仲友、文天祥等名人为王家题词外,明朝开国元勋刘基也评论说,“江南望族,海内名家”。



  记者重走了一遍市区“四世一品”故地,早已没有原来的痕迹。它头枕中山路的铁岭头,脚伸到了后街,就像是一条蜿蜒的溪流,在历史的长河中流淌了近千年。朱元璋当年攻克金华,曾抢占铁岭头,把此处作为统帅三军的指挥中心;辛亥革命先驱秋瑾三下金华,与张恭、徐顺达等志士在四世一品金阿苟家秘密策划光复金华;中国近代美术大师黄宾虹也出生于此地……如今,这里更是繁华的城市中心,“四世一品大厦”巍然耸立。



  淳熙十六年(1189),宋孝宗禅位于太子赵惇,即宋光宗。不久,王淮生母去世,王淮辞官回乡服丧。同年,王淮逝世。宋光宗为其辍朝以示哀悼,追赠少师,赐谥“文定”。后人将其安葬在尖峰山脚下,后来由于长岭水库扩容,迁到金东区赤松镇赤松宫景区内。记者探访王淮墓,当中的两副对联描绘了他一生的功绩:


  刚直不阿抗金御侮,不党无私举贤荐能;


  清廉佑才以德和民,择将备器惟道治国。




  王淮有8个儿子,王宅村是王淮第七子王橚后裔的聚居地。上世纪70年代末,王宅村因盛产茉莉花而名噪一时。时至今日,葡萄、玉芦桃和苗木盆景成为村民致富的三大产品。还有后裔迁居到东孝街道下王村、王衙头村,孝顺镇王店村,苏孟乡杞树林村,白龙桥镇塔水桥村,兰溪市穆坞村、花园村、王铁店村、葫芦塘村,罗埠镇后王村等地。



  王宅村后人为了缅怀王淮,自发集资塑造了一尊王淮木像,又在王宅村西南的龟形山上建起王淮公园并重建了一品亭。王淮第25世孙王文奇说,每年六月初七,王氏后人都会去墓前祭拜,告知先祖如今的社会变迁。

钱遹:兴修水利 造福至今

  记者 李艳


每年春天,兰溪梅江镇转轮岩上的紫荆花开得美轮美奂,吸引一拨又一拨看花人。前年,心心念念的我终于抽出时间成行,可惜,待一路打听,找到转轮岩,已过花季,美丽的紫荆花早已变身嫩绿的树叶,在山顶摇曳生姿。


途中,路过一水塘,湖边苍翠,湖水澄碧。当时只觉得山顶有湖不容易,却并不知它的来历。直到“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才知道这貌不惊人的高山湖叫椒湖,由北宋工部尚书钱遹所筑,历经千年。


钱遹,字德循,浦江通塘(今属兰溪)人,年少时聪明好学,举省殿榜,皆占上等。明朝开国文臣、著名文学家宋濂也撰文夸他“遹自小强敏记闻过人”。

钱遹墓

墓前石人

州地方官、太守、校书郎、侍御史、御史中丞、工部尚书……钱遹为官清廉,刚正不阿。无论在什么职位上,他最可贵的是,坚持原则,不唯上。每遇疑狱,敢与上司严词争辩,且定要求个水落石出才肯罢休。


石鼓钱,这个名字颇具乡土气息的村子,就是钱遹后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村中有尚书第旧址,现已荡然无存。93岁的村民张新凤回忆,她20多岁时,还看到尚书第旧址上有一块拴马石,“石块脚很大,头颈往里缩,用来拴马绳”。另外,还有四个很大的柱础。

93岁的村民张新凤年轻时还见过拴马石

尚书邸旧址

78岁的村民钱延有是钱遹的后人。他说,尚书第旧址后原本有一棵更大的樟树。可惜,上世纪50年代“大办钢铁”时被砍了。他家捡了一根枝条,做成凳子,现在还在使用。


钱延有的妻子从家中搬出这条樟树凳,我拿在手上掂了掂,挺沉的,还闻到一股浓郁的樟木香。


当天,秋阳正好,村民在空旷的门前屋后,晒太阳、做手工活,怡然自得。


和很多功成名就者衣锦还乡不同,钱遹享受这惬意的田园生活长达10多年。史料记载:“(钱遹)致仕家居10余年,倡导修建东湖塘、椒湖塘和西湖塘,可溉田15里。”


兴修水利、造桥筑湖,这也是钱遹“致仕家居10余年”的最大成绩。


“事实上,不仅仅东湖塘、椒湖塘和西湖塘,梅江这一带大大小小的水塘几乎都是经他手。”兰溪市香溪镇原人大主席徐国富说,这些水利工程现在还在发挥功效,转轮岩山顶的椒湖是梅江人民的饮用水,东湖塘、西湖塘则是这一带的主要灌溉水源。

村口的钱塘

做樟树枝条做的樟树凳

和石鼓钱村相距两三公里的迪塘钱村,也是钱遹后人的聚居地之一。原迪塘村村支书钱景鸿是钱遹的第36代孙。“钱尚书发动村民做水塘,男人穿长布衫搬泥土,女人戴围裙搬泥土。” 钱景鸿说,工程竣工后,“乡人亲旧长老无不至观……来往喜见于颜色”。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时不时就能访出惊喜。就像我,每次回老家必经的浦江城区“南桥”,居然也是钱遹的“大作”。

跑马路

《浦江光绪县志》记载:“县南一里许,江水所经,每积潦,不得渡。宋哲宗元符中,尚书钱遹始立桥于上。”


现在所看到的南桥,除了栏杆上几只石狮子,再也看不到钱遹及先人的智慧及高超技艺了。

叶衡:南宋名相 枝布叶分

  记者 叶骏


叶衡这名字,我从小便熟,一则与我弟弟同名,再则当然是因为他是金华史上的大名人。我爸告诉我,叶衡是两宋时期金华出的第一位宰相,政绩显赫,清廉爱民,非常有为。没错,《宋史》就是这么评价的:“衡负才足智,理兵事甚悉,由小官不十年至宰相,进用之骤,人谓出于曾觌云。”


叶衡(1121-1183),字梦锡,小名俊哥,婺州金华大云乡安期里人,绍兴十八年(1148)进士及第,起任福州宁德县主簿(相当于秘书),最高至右丞相兼枢密使等职,深得宋孝宗的信任和倚重。后因故罢相,并遭小人恶言中伤流放岭南,死后被追封为资政殿学士。金华两宋之际的历史名人非常多,叶衡任右宰相时,先后引荐过许多有用之才,包括辛弃疾、陈亮、朱熹、吕祖谦、陆游、叶适等人。


“大云乡安期里”在哪?依金华县志记载,大致在金华城北罗店镇边上,以前长岭水库一带有很多遗迹,后因造水库被淹。如今叶衡后裔最重要的遗迹,在婺城区的雅畈老街。第六代敬甫公迁居雅畈,建厅堂,扩街道,繁衍生息。以前有个说法“先有叶家,才有雅畈”,包括七家厅(国家级文保)在内的整条老街、老房,原来都是叶氏一族的。


这些年,雅畈集镇进行改造,古街风貌渐显,衡公后裔齐心聚力在老街上恢复了三进衡公故里(叶氏宗祠),外表很新但规模蛮大、场面开阔,里面供有叶衡铜像。宗祠内设有衡公书画院,平时以书画为媒开展联谊活动,并进行叶衡文化研究,像组织金华文艺界专家名人走读雅畈历史街区等,有力助推当地文化复兴。衡公书画院顾问叶剑鸿告诉我,叶衡与朱熹同年进士,初仕宁德主簿时所书尺牍《悚息帖》为书法名帖,他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买到过一份,书法好,内容也好,清廉之气尽显。


叶氏族人因续修家谱而发现先祖叶衡墓址,经文物部门初步考证确认,叶衡墓是金华迄今保护最为完好、规制最为宏大的名人墓葬遗存。


据东泥塘村老人回忆,东泥塘是宋朝以来变化最小,曾经也是金华城区最大的天然湖泊。叶衡墓,他们平时都叫“大墓”,1960年修东泥塘大坝时,大墓上的石人、石马、石牌坊、祭台等被当作修大坝的石材,还有一些条石用在村里水塘做埠头。地面墓堆上有石板盖着,祭台和明堂都铺着方形地砖,地下应该没有被挖毁。


叶衡文化研究会负责人表示,叶衡的历史文化遗迹现存不多,其墓葬历经千年还能幸存,是十分难得的。

陈宗礼:尚书今安在 遗迹了无踪

  记者 季俊磊


“先有根溪,再有安文。”这是在磐安当地流传的一句话。意思是说,历史上先有根溪村,后来才形成目前磐安县城所在地安文镇,而根溪村是陈氏后人的聚居地之一,也是宋朝廉吏陈宗礼的故乡。


根溪村不大,楼房排列有序。对于陈宗礼,只有少数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能说上几句。从村支书陆美玉口中得知,根溪村现有10个姓氏,陈姓占据80%以上。2018年7月,根溪村在修建文化礼堂时请原磐安县县志办主任陈新希编纂了一本《根溪先贤》,陈宗礼这个名字出现在根溪村进士名录中。陆美玉说,很多陈姓人也是从那时候才知道祖上还有陈宗礼这个人,只是他是何许人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据《宋史》记载,陈宗礼20岁开始参加科举考试,屡试不中。但坚韧的性格让他越挫越勇,终于在42岁那年考上进士,被皇帝钦点为探花郎。之后从邵武军判官到国子监学正置(正九品),后来又当了太学博士、国子监丞、著作郎(负责国史编纂)等官职,让他苦学20余年的知识得以发挥。


陈宗礼认真做事的风格,引起当朝丞相丁大全的注意,把他推到刑部尚书的位置,试图以此笼络他。可读书人的气节、为国为民的使命在陈宗礼的内心扎了根,他对丁大全作威作福、迫害忠良等行为极度愤怒,率先弹劾。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陈宗礼在此之后被罢免官职。


详细阅读史料可以发现,陈宗礼的为官之路一波三折。但从政数十年,敢于抨击权相擅权误国的刚直性格和一生清廉俭朴的生活作风,博得人们的赞誉。


陈氏家族第33世孙陈德法曾参与修订《陈氏家谱》,他只知道陈宗礼是第九世祖,但对其事迹知之甚少。他告诉记者,目前居住在根溪村及周边村落的陈氏后人,其实是在1949后从安文镇重新迁居回来的,并不是这片土地上繁衍了几百年的根溪人,不过陈宗礼确实是他们的先祖。


据陈德法研究家谱多年后推断,本来居住在根溪村的大房后人由于战乱等因素,已经迁居到永康桥下、义乌分水塘、东阳、台州等地。前不久,这些地区的陈氏后人还专门来到根溪村寻根。


上世纪50年代,根溪村后人在原址基础上建房开垦,时常还能在一两米深的地底下挖出青砖。有专家证实,这些砖瓦已有几百年历史,说明在这片土地上确实曾有人群聚而居。“南国熏风入帝歌,至今遗庙只嵯峨。”这是陈宗礼《题虞帝庙》一诗中发出的感慨,可不曾想到的是,时至今日,他没有宗祠,也没有立庙,甚至后人连他的事迹都鲜少记得,不免让人有些唏嘘。

滕茂实

  记者 张海滨


《宋史》卷四四九

滕茂实是东阳市吴宁街道滕宅街(今陈宅街)人,后来迁居苏州。北宋政和八年(1118),滕茂实进士及第,当了一名文官。靖康元年(1126),滕茂实以工部员外郎身份,奉命出使金国,与金主和议割据三镇太原事,结果被金人囚于云中郡。金人想以重用他来逼他投降,滕茂实坚决不从,以死抗拒。


靖康二年(1127),金兵南下攻占开封,掳走徽宗、钦宗两帝和后妃、宗室、大臣等三千余人,开封城内被洗劫一空,史称“靖康之耻”。当载着徽宗、钦宗两帝的车辆来到云中郡的郊区时,滕茂实身着大宋朝服,行君臣之礼,迎谒拜伏道旁,大声哭泣,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滕茂实向金主提出,希望能跟着两位皇帝向北,以全忠节。滕茂实知道自己这么做肯定会触怒金人,必死无疑,因此事先就叮嘱友人董铣,他死后用奉使黄幡裹尸而葬,在墓碑上刻九个篆字:“宋工部侍郎滕茂实墓”,并作《临终诗》以明志。


金主没有同意滕茂实随侍旧主的要求,仅同意和滕茂实一起出使金国的路允迪一行人回到南方,却留下滕茂实在雁门继续作为人质。


滕茂实虽身留北国,但心向中原,常常秉烛夜读《史记》,写诗励志。想起金兵南侵,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思念妻室子女,犹如万箭穿心。建炎二年(1128),滕茂实忧愤成疾,在代州去世。金人被他的忠贞不屈所感动,将他的遗体安葬于台山寺下,上书“宋使节东阳滕茂实墓”,并根据滕茂实遗命以所持奉使黄幡裹尸而葬,按时祭祀。


朝廷追赠滕茂实为龙图阁学士。滕茂实的弟弟滕祺,还有族人滕承陶,当年一起被金人所掳,三人都是民族英雄,时称“三滕”。

倪千里

  记者 张海滨


《宋史》卷三百九十四 列传第一百五十三  

南宋时,金华成为士人云集的地方,出现了很多书院。倪千里求学的时候,在东阳市南门外大寺下南山脚一带,有一座友成书院,世称“文莱先生”的“婺学”创始人吕祖谦曾经当过主师席,倪千里就是吕祖谦的学生,他和李诚之、葛洪、乔行简等都是同学或校友。


南宋淳熙十四年(1187),倪千里进士及第。那时候,倪千里的才名已经传得很远,拥有不少粉丝,他写的哪怕只有几个字或者一段话,都会有人争相传录。他开门讲课的时候,门口摆满学生的鞋子。


中进士后,倪千里当过知县,宋宁宗时担任监察御史。不管是当知县,还是当监察御史,他都以身作则,对政纪国法的执行抓得很严,同时,他又大力推行良好的风俗习惯,鼓励保护弱小群体。他说,国家向百姓征税赋,各种量具原来都有规定的尺寸,可是有人执行的时候故意用畸形不准的量具,等过段时间,又找理由去追讨不足的部分。这样重复追缴,百姓根本无法承受。


南宋时,倪千里是一个名臣。年老后,倪千里请辞回家。他死后,谥号“文忠”。


在东阳城区红椿巷北口,原来有一座为倪千里而立的“峨豸”(古代象征执行法律的神兽)牌坊。在东阳双岘路南段,原来还有“吕成公讲学处”的石碑。

杨大法

  记者 汪 蕾


《宋史》卷四百七十四 列传第二百三十三

武义人杨大法官至兵部侍郎,死后被封为“武义开国男”。前两年,他位于武义县熟溪街道溪里村旁明麻山的墓地,曾被曝遭遇盗墓——墓四周光人为挖出的洞就有十几个,有新有旧,刻有祥云的图案、雕饰精美的墓砖,被扔得到处都是。有村民说,以前墓葬还有刻着杨大法名字的墓志铭,周边还立着一些佩带宝剑的石人镇守,毁坏后只留下一些碎块散落四周。也是因此,杨大法其人其事为大众所知。


南宋年间,各地多天灾,杨大法敢于为民请命,而且对治理经济颇有办法。他替水旱灾民减租减税,真正为百姓谋福祉,还开放集市交易,禁止抢购囤积,让粮食自由流通,在当地颇有民望。在任期间,杨大法给朝廷上奏议多达60余本。


与杨大法交往最密切的是朱熹。清代武义进士朱若功在《岩下杨氏修谱序》中说:“元范当教授南康时,与晦庵夫子往来切究,时称理学名臣,自此家声愈大。”杨大法还著有《易说》一书,阐述了天时万物周而复始的道理。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