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⑫期

2019-12-18 17:14:00

来源:

作者:



陈亮:志大宇宙 勇迈终古

  记者 章果果




  深秋的五峰书院,五彩斑斓,清幽岑寂。五座奇异山峰围成一方小天地,如郁达夫所说,“一种幽静、清新、伟大的感觉,自然而然地向人袭来”。只有到了这里,感受过无比的静,才会明白,为什么南宋时,陈亮、吕祖谦、朱熹会选择此地讲学。


  那时,五峰书院还不叫五峰书院,陈亮等人讲学处有一个直白的称呼:寿山石洞。石洞尚在,轩敞阔大,冬暖夏凉,还自带回音,如同一个小小的扩音设备,真是读书好场所。崖壁上,朱熹留下的“兜率台”三字也还在,虽然用白线略加勾勒,但历经岁月风化,已有些漫漶不清。


  “兜率台”三字作何解?于今人而言,也已经漫漶不清。甚至无法想象当年陈亮诸子在此相互讲其所学的场景,毕竟对于古代和古人,我们都已陌生。对于他们的学问,则更甚。


  如何对陈亮来一个“今访”?这是个难题。如同面对一座气势撼人的高山,进山的道路隐隐约约,要看到更开阔更深邃的风景,必须有足够的脚力和耐力。而我只略读过他几首词、几篇文章,知道些生平及后人的评价。因此,这篇2000字短文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给陈亮画一幅简笔肖像。


  陈亮给自己画过肖像,那就是他写的《自赞》:“其服甚野,其貌甚古。倚天而号,提剑而舞。惟秉性之至愚,故与人而多杵……且说当今之世,孰是人中之龙,文中之虎?”寥寥数语,豪气干云,也有旷世寂寞。


  正所谓画龙点睛,给这位“人中之龙”画肖像,必须重点画一画他的眼睛。《宋史》陈亮传记里第二句即是:“生而目光有芒。”好一个“有芒”。芒的本义,是指谷壳或草木上的针状物,引申之则可指刀剑的锋芒,引申之又可指光芒。


  “芒”的两重引申义,似乎也对应了陈亮的性格特征:锋芒毕露、光芒四射。


  27岁,陈亮初露锋芒,那是1169年。自1163年朝廷与金人达成屈辱和议后,天下人都感到欣喜,庆幸得以休养生息,“独亮持不可”。他以布衣身份,上了著名的《中兴五论》。然而,由于投降派的阻挠,他的上书没有送到孝宗手里。陈亮便归家讲学著书,达10年之久。


  10年间,爱国热血无时不在心中涌动。1178年初,36岁的陈亮再赴临安,向孝宗皇帝上了恢复中原、北伐抗金的奏文,大声疾呼“一日之苟安,数百年之大患也”。孝宗赫然震动,打算在朝堂上公布奏文激励群臣,并召陈亮上殿。这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佞臣曾觌得知孝宗意图,急趋拜访陈亮,以示媚意。陈亮素来鄙视此类小人,于是跳墙逃走……


  过了10天,陈亮又两次上书。孝宗打算授他以官,陈亮却笑了,说:“我是为国家开创几百年的基业,难道想要以此博得一官吗!”于是渡江而归。

  一逃一笑,是陈亮肖像里的两笔白描,出锋,力透纸背。


  “惟秉性之至愚,故与人而多杵。”陈亮肖像画,应出现一个叛逆者的形象。他叛逆了当时苟安主和的政治空气,叛逆了“儒士”应有的样子。在他看来,“今世之儒士自以为得正心诚意之学者,皆风痹不知痛痒之人也”,“低头拱手以谈性命,不知何者谓之性命乎”!叛逆者陈亮,成就了反对空谈义理、讲究经世致用、追求实事实功的永康学派,与吕祖谦之学、唐仲友之学,并辉于世。


  寿山石洞见证了陈亮与朱熹的深厚友谊。1182年,朱熹巡历绍兴府,过武义明招山,哭吕祖谦墓,到永康访陈亮。两年后,朱熹又来永康访陈亮,讲学于寿山和灵岩石室。两人此后书信不断,是互诉情谊,也是一场思想大辩论。这场“王霸义利之辩”持续经年,震动了南宋思想界。朱熹也曾惊叹不已:“陈同甫学已行到江西,浙人信向已多,家家谈王霸……可畏!可畏!”之后又赞叹:“老兄志大宇宙,勇迈终古。”


  陈亮的另一个好朋友则是辛弃疾。两人同样词风豪迈,同样壮怀激烈,然而,同样空怀壮志却报国无门。两人初次相遇,惺惺相惜。此后诗词往来,多有唱和。两人相交中最深情的一幕,当属鹅湖之会。1188年冬天,陈亮去江西探望辛弃疾,促膝长谈,同游鹅湖。都已是可怜白发生的迟暮英雄,然而,壮志未酬,报国依然无望。陈亮离开后,辛弃疾写下一段感人至深的文字,描绘知己离去后的想念与孤寂。


  几天后,他写了一阙《贺新郎》寄给陈亮,陈亮很快和了一阙,辛弃疾又和一阙,中有一句:“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1193年,51岁的陈亮参加礼部进士试,考中状元。他在报恩诗中写:“复仇自是平生志,勿谓儒臣鬓发苍。”不幸,次年,鬓发苍苍的陈亮在赴金陵任职途中病卒,走完了忧患困折的一生。《宋史》里一句评价令人动容:志存经济,重许可,人人见其肺肝。


  陈亮走后6年,71岁的朱熹在血雨腥风的“庆元党禁”中去世。再过7年,68岁的辛弃疾病逝,临终时大呼:“杀贼!杀贼!”


  陈亮逝世后不满百年,南宋亡。他的精神光芒在后世依然熠熠生辉。明初方孝孺读陈亮后云:“呜呼!同甫岂狂者哉!盖俊杰丈夫也。”归有光的感慨则是:“龙川先生天下士也,龙川之不寿,岂天亡宋乎?!”


  陈亮墓在永康龙山卧龙岗,墓前两侧翼墙上右刻“光昭日月”,左刻“书上中兴”。偶有文人雅士凭吊,想来地底下的他不会寂寞。如果眼见他在800多年前就提出的、大大领先于时代的“农商并重”理论,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大放光芒,陈亮老兄该高兴得提剑而舞了吧?

王龙泽:簪缨继世 理学传家

  记者 张海滨


  “一举首登龙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这首诗说的就是科举时代的文状元。科举时代,重文轻武,一般说的状元指的就是文状元。历史上,金华有文字记载的共有4名文状元,依及第次序为陈亮、刘渭、王龙泽、唐汝楫。


  王龙泽(1246—1294),字极翁,一字潜渊,号静山,义乌市赤岸镇南青口村人,是宋朝最后一个状元,也是义乌历史上唯一一位状元。


  “王龙泽状元馆就在村边,在村口立着村名石的地方就能看到,祠堂是在村子里面。”12月16日,记者来到南青口村寻访宋朝状元王龙泽,发现村民不管年老年幼,对王龙泽的事情都极为熟悉,热情地指路、介绍。有一位村民还一直热心陪同讲解。


  据村民说,南青口王氏先祖是大宋王朝开国功臣王彦超。王彦超后人的其中一支搬迁到现在的南青口村。王龙泽的祖上也很不凡,他的祖上六代中五代就出了五位进士。


  王龙泽年幼时就很聪慧,师从宋末元初理学家、义乌名士石一鳌。王龙泽还和黄溍有了同门之谊。石一鳌是黄溍的舅舅,也是黄溍的老师之一。


  南宋度宗咸淳十年(1274),王龙泽高中甲戌科春榜状元。官授承事郎签书、昭庆军节度判官厅公事。正是南宋末年最为风雨飘摇之际,元朝大将伯颜挥师南下,内忧外患。当时,京城有首民谣,反映的就是状元王龙泽等人授官却无法上任的尴尬无奈境地:“龙在泽,飞不得;万里路,行不得;幼而黄,医不得。”其中的“龙在泽”即指王龙泽。


  无奈之下,虽然身为状元,王龙泽还是只好回到家乡。王龙泽在老家待了差不多20年时间,主要就是读书、教书和研究理学。此后,状元故里也一直秉承着勤耕好读的传统。王龙泽之后,有王梅圆、王益鑫、王萃山、王廷星、王晓绮、王希宇等列入义乌名人录;1997年恢复高考后,全村共有180多位学子考上大学,其中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有3位。


  南宋灭亡后,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王龙泽引起了元太祖忽必烈的关注。由前朝丞相留梦炎推荐,忽必烈特委王龙泽以江苏扬州监察御史之职,并差人备马束青口相请,“如是近十次”。


  王龙泽上任之初,扬州就遇到了旱灾和蝗灾,百姓生活苦不堪言。王龙泽带头捐出自己的俸禄救济灾民。据《宗谱》记载:王龙泽“尊贤敬老,剪除豪蠧,凡有惠于民者,奏请行之。”可惜的是,1294年,王龙泽不幸“被驿使桐江之害”,离开人世。有感于王龙泽的恩泽,百姓“奏为立祠于严滩之东而祀焉”。


  王龙泽工书法,擅隶书。明·周晖《金陵琐事》一书中称:“佘邨玉皇观壁间‘松庵’二隶字,是大德间状元王龙泽所书,颇极奇伟。”1294年,官府对丽泽书院进行大修,并由王龙泽撰《修丽泽书院记》勒于石。

吴师道 吴沉:生生无限意

  记者 叶 骏


  “玉雪窍玲珑,纷披绿映红。生生无限意,只在苦心中。”元代吴师道的《莲藕花叶图》为后人所传诵,富有哲理,其表面说莲心苦,却能让人联想到:人只有刻苦努力,才能有所创造,才能有成就。


  吴师道(1283—1344),字正传,婺州兰溪县城隆礼坊人。元代著名学者,39岁登进士第,聪敏善记诵,诗文清丽。少与许谦同师金履祥,与柳贯、吴莱、许谦往来密切,又与黄溍、柳贯、吴莱等往来倡和。因为官清正,被荐任国子助教,延祐间为国子博士,六馆诸生皆以为得师。生平以道学自任,致力理学研究,竭力排斥其他学说,晚年益精于学,剖析精严。


  吴师道曾采兰溪历代人物言行可为后世取法者,撰《敬乡录》,又采金华一郡人物言行撰《敬乡后录》,前者为《四库全书》收录的第一部以县邑为单位的地方传记总集,学术意义至为深远。此后,不论兰溪还是其他地方,整理乡邦历史文献的传统绵延不绝,继之而起者如星流云涌。


  吴师道是兰溪城里人,出生地在县城隆礼坊,一条沿袭近千年的古街巷,至今兰溪古城内还有隆礼巷。问了很多人,大多是不知道、不熟悉,最后找到,也就一平常巷陌。巷子窄也不长,已经没有吴师道家族有关的遗迹,周边居民知道吴师道的也极少,这恰如当下古城之写照。可以想见,这里出的吴师道与其二子,确是古城书香门第,当年应该无上荣光。


  吴师道次子吴沉(1324—1396)也是元末明初的大人物,曾为朱元璋上课讲经,深得信任,曾任明朝首位“东阁大学士”,负责掌管皇帝文字典籍等务。以待制入阁者,终明代唯沉一人。


  1358年冬,朱元璋亲率十万大军攻入金华城,并坐镇金华长达半年,以指挥浙东军事。金华学派主张经世致用,南宋以来金华经学宗师辈出,被称为“小邹鲁”。经查访,朱元璋聘请金华名士吴沉、许元等十余人驻府内为其教授经史,每日坚持安排两人轮流讲经,无事从不间断。后来又特别任命吴沉为金华郡学训导。


  元至正二十八年(1368),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这一年,吴沉作为金华儒学名士由金华府向朝廷举荐,朝廷授其为翰林院待制。由于朱元璋熟知吴沉为人忠厚诚实,才学又高,对他格外眷顾和信任,不久,即命吴沉随侍左右。


  吴沉后改翰林侍书,国子博士。他还有一件事,值得大书特书。他曾著《孔子封王辩》,是第一个提出“孔子封王为非礼”的学者。由于立论有据,观点鲜明,后继学者皆沿其说。嘉靖九年(1530),更定祀典,改称孔子为“至圣先师”。“素王”孔子现大都叫“至圣先师”,归其本色矣,而吴沉功莫大焉。

傅雱:神异多胆 奋发有为

  记者 李 艳


  西汉张骞出使西域人尽皆知,宋代傅雱出使金国却鲜为人知。


  傅雱在“靖康之耻”当年,挺身而出,任“二圣通问使”,不料被置留在金营,“久之乃得归”。


  67岁的傅红耀是傅雱第29代孙,家住浦江县白马镇利丰村。利丰是傅雱后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全村2400多人,大多姓傅。

  傅军杰画

  “1127年,为了营救两位皇帝,宋高宗赵构派人前往金国谈判。在国家危难之时,一些大臣畏敌如虎,借故推脱,不敢前去。傅雱挺身而出,临危请命,赴河北、河东金营,探望二帝,与敌谈判,结果被金国扣留,很久才放回来。” 傅红耀做了几十年的医生,出于对傅雱的敬重,查阅了《宋史》《浦阳人物记》《浦阳柳溪傅氏家谱》等大量资料,对傅雱了如指掌。


  明代开国文臣、著名文学家宋濂也为傅雱临危受命所感动,为其撰《侍郎公传》,赞曰 “雱亦奇男子哉”,“生而神异多胆,遇事奋发有为”。


  宋濂在文中说傅雱“历迁湖北帅,终工部侍郎”。傅红耀较真,特地跑到杭州查考《钦定四库全书》,发现傅雱最高职务应为工部尚书、特进资政大夫。

  傅雱进封为工部尚书,同时聘任为宋高宗特别顾问的经历,浦阳柳溪傅氏家谱中有明确记载。家谱同时收录了宋高宗圣旨,以及宋工部侍郎乡贤傅雱图像卷轴一册,玺书诰勅、御诗、赠章。


  “家谱能保存下来着实不易。如果没有家谱,傅雱和先祖的很多事情都不可能知道。”傅红耀说,浦阳柳溪傅氏家谱是一位教书的老先生,在“文革”中用牛皮纸包起来藏在山上的树根下,才保存下来的,非常珍贵。


  傅雱在《宋史》中没有专门的列传,其不辱使命的气节,散见于各史料。傅雱与著名抗金名将宗泽、李纲均有交集,其出任“二圣通问使”,正是在李纲力荐下成行的。


  国难当头,“金人留军中不能屈”,傅雱“献徽、钦二帝衣各一袭”,不卑不亢,不辱使命。金国提出的无理要求,“大宋遣返从河北金国占领地逃往南方的百姓;归还自熙宁年间占领的西夏领土给西夏;在黄河北岸设置榷场,以沟通南北货物交流”,均被傅雱拒绝。


  金人恼羞成怒,自然要将傅雱扣押“久之乃归”。傅雱将其经历写成《建炎通问录》传世。

  利丰坐落在浦阳江、柳溪之间,交通便捷,风光旖丽。当年,傅雱的父亲正是看中利丰得天独厚的环境,才迁居浦江。村上至今保留有傅雱孙子留下的“花廊下”老房子,虽然墙体已风化,屋顶漏水,但门上“堂上明月、庭下贤林”的对联,为岁月增添鲜亮和喜色。


  “这一带原本有18个大天井、36小天井,可惜现在都被填了。”傅红耀穿过花廊下,指着老房簇拥下空旷的水泥地面,心疼地说。

  “使金,人以虎口危之”,傅雱不畏艰难险阻,毅然出使的经历,正如门楣上“浛宏(含弘)光大”四个大字,代代相传,述说千年的荣耀。

何梦然

  记者 张海滨


《宋史》卷四十五 本纪第四十五

  何梦然(1207-1267),字子是,号月斋,南宋乘骢乡四十三都南上湖(今东阳市横店镇南上湖西村)人。


  南宋理宗淳祐四年(1244),何梦然进士及第。何梦然的仕途较为顺利,从南康军教授,一直当到了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食邑3600户,食实俸900户。


  1264年,何梦然在建宁府当知府,当年告老还乡,在南上湖建了府第。皇帝允其所请,诏加资政殿大学士,东阳郡开国公。


  东阳市志办副主编吴立梅说,何梦然府第在卢宅何府基,就在如今树德路北段西侧。按《宗谱》记载,何府咸淳三年(1267)建,至正十七年(1357)毁。府基之名,当在府园废圮之后。


  如今,在中国木雕家训馆,还有何梦然的家训《十必箴言》,堪称东阳家训的典型代表:“读书必专静,写字必端庄。出言必谨审,行步必安详。事亲必承顺,立身必直方。接物必和易,遇事必商量。治家必勤俭,为官必清强。克恃此十者,德业自芬芳。”

陈巽四

  记者 章果果


《元史》卷十四 本纪第十四 世祖十一  

  永康有意思,先有一个“反贼”陈十四在《宋史》中出现,《元史》中,又记录了一个谋反的陈巽四。两人连名字都有几分相同。这个巽字可能很多人不认识,音同“迅”,是八卦之一,代表风。


  陈巽四的记载就一句话:(元至元二十三年)辛酉,婺州永康县民陈巽四等谋反,伏诛。


  另外找到两处记载,元代永康首任县尹徐德廉的墓志铭中写道,那时,永康贼人四起,在灵山八盘岭声势相联,伪窃名号。徐德廉招募壮士征讨,经两次作战,“八盘岭贼畏,不战而服”。然后乘胜进兵青山,破灵山营寨,“亲获渠魁陈巽四等几百余”。


  另一则见载于《通制条格》。《通制条格》是元朝政府颁行的法令文书汇编《大元通制》中的条格部分。元代条格是元代在民事﹑行政﹑财政等方面的重要法规,其中不少条款形式上属于临事制宜的个别指令或记录公文。


  陈巽四的记载见于卷十九的第10条,说是收到奏报,婺州永康县贼人陈巽四等聚集作耗。然后呢,因为元代行文极有意思,不妨抄录——


  忙古歹省官每与将文书来:这贼每普济寺里聚头造衣甲军器来。如今江南地面里山林里,人烟稀少,寺观多有贼人聚集作闹去处生发的,先生和尚每、官人每根底不说有。既这般聚集做贼说谎的每,先生和尚每、官人每根底来说呵,与赏;不说呵,与贼每一同断罪……


  这个频频出现的“每”,是啥意思?呵呵,自己去查。

叶一 王十四

  记者 叶 骏


《元史》卷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十八

  两个兰溪“州民”进入正史,成为列传人物的“背景”,因为含冤难申的“叶一、王十四”们,总要有人为他们申张正义。


  叶一、王十四,如此称呼,只是按家中排行取名,或为史官所撰,入得元史,仅为举例,成全列传中拜降的事迹。


  元成宗元贞年间(1294—1297),两浙盐运司同知范某,暗中与贼勾结,州县官吏因受贿而听他驱使,多次侵害百姓,夺民间珍宝、肥田,若不给,则指使无赖诬告,使之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兰溪叶一、王十四,有上等田地和美宅,范某欲夺为己有。叶、王二人抗拒,被诬告下狱十年。直到拜降来后才得伸冤,叶、王二人释放,范某依法惩处。


  一帮胆大妄为者捏造事实,夺人良田美宅还要置人含冤下狱十年,这样的情节放在历史中该是不胜枚举,在各种清官剧中也属司空见惯。叶一、王十四的遭遇只是如此粗线条,但寥寥几笔已足已让人愤慨。相比那些鱼肉百姓者,拜降等清官就更显难得,虽然他以军功为要,但后来调任浙东廉访副使,同僚中有贪赃枉法者,他也一一告发,免其官职。可见,其为人历来讲求清正廉明,绝非视而不见同流合污之辈。


宋氏

  记者 季俊磊


《元史》卷三十六 本纪第三十六 文宗五

  在古代,如果用忠君爱国作为男子衡量自身的标准,那么“三从四德”便是女子必须遵守的准则。“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女论语》中的“立身篇”,将贞节作为女子必须遵守的第一要务。《元史》中所记载的婺州路金华县吴埙之妻宋氏就是当中的典范。


  遗憾的是,记者翻遍史料,没能找到宋氏的相关事迹。原来,吴氏从唐朝开始就有人在朝为官,到宋朝更是达官显贵之家,不少人官居相位,子孙后裔繁茂。自古讲究门当户对,要做这样的显赫世家的媳妇,想必也是知书达理的世家小姐,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既定的框架中。当然,对于现代女性而言,这样的一种思想束缚,或许就有些违背天性了。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