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⑬期

2019-12-19 10:20:00

来源:

作者:



王鈇:抗倭名将 海天一柱

  记者 张海滨




  面对倭寇,他不拘章法,起用一批亡命之徒组建抗倭“盗贼团”,打得倭寇闻风丧胆。他就是载入明史的抗倭名将王鈇。


  王鈇(1514-1555) 字德威,号苍野,以父母齐梦鈇星坠于苍野得名号,明东阳怀德乡王坎头(今东阳市画水镇画溪)人,寄籍顺天。


少年豪情


  12月15日,记者来到王坎头村。王坎头是东阳农村最大的村庄,数千间房子,几乎没有明确的朝向,三个祠堂二十来个厅也不例外,被称为迷宫一样的村庄。村里已经找不到王鈇的遗存。不过,在《画溪王氏宗谱》里,有关王鈇的事情记载得较为详细。


  少年时代的王鈇,极为聪慧,读书一遍,就能通达大义。在深研四书五经的同时,他兼畅武备,学习军事技能。当时,世事艰难,礼义很难维持,但王鈇“足不践私室,口未尝茹荤,奉养和夫人曲尽子道。处三兄无间言,孝友之情蔼如也”。他交游的朋友都是四方豪杰,谈论国事,慷慨激昂,好称奇节,常称“腐儒不足共天下事”。


  嘉靖二十九年(1550),王鈇进士及第。恰逢北方少数民族入侵京城,王鈇主动请缨,陈词兵部尚书:“愿提三尺从行,间出奇计击虏。”虽然没有成行,但豪情壮志,可见一斑。


  嘉靖三十一年(1552),王鈇担任江苏常熟知县。就任后,访民疾苦,了解民情,莅官清慎,操法严明,吏民畏慑。故履职不久,政声藉甚,朝野上下共同称赞之。


常熟抗倭


  14世纪初,日本武士、商人和浪人到中国沿海地区进行武装走私,抢劫烧杀,这就是让人痛恨的“倭寇”。


  当时,明朝将领戚继光带领军队在江浙沿海横扫倭寇,一路打到了常熟境内。但是,在常熟一带活动的倭寇极为猖獗,而且十分霸道凶残,大白天就敢劫村掠镇。看到明朝派来军队,他们就分成小股去抢劫,抢劫时间往往在夜里,让人很难防范。王鈇到常熟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倭寇问题。


  王鈇率领大家一起修筑城墙。常熟城墙始为元代所筑,取护城河土夯筑而成,相当简朴,到张士诚居吴时才改用砖砌。明初,城墙因百姓随意取砖挖土、傍墙搭建而造成部分倾圮。明永乐年间暴雨成灾,城墙多处崩溃,已残破不堪,许多地段仅见城墙痕迹。在王鈇精心谋划下,全城百姓众志成城,修筑城墙工程进展顺利,第二年倭寇来犯时就发挥了巨大作用。

  宗谱中关于王鈇的记载

  由于倭寇横行,滨海一带陷于“三不管”地带,很多犯了事的人为逃避处罚,都会逃到这里。他们大多是亡命之徒,奸诈凶狠,不过,其中很多也是热血之人。王鈇收编了这些人,全部赦免其罪行。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处。此后,王鈇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这些人听了,纷纷表示愿以死报答“王县长”的知遇之恩。就这样,王鈇拉起了一支几百人的抗倭“盗贼团”。


  王鈇还从百姓中选出几百名身强力壮的人,成立了一支抗倭“民兵团”,并宣布取消一些不必要的税赋,让百姓可以轻装上阵。成立民兵团后,王鈇亲自参与训练,每天都在校场检阅队伍。他还将寺庙里的大钟等熔化了拿来制作兵器,做好防范准备。


  嘉靖三十二年(1553),从松江、太仓,一直到常熟,都有倭寇进犯。倭寇在城中埋伏党羽,然后集结军队攻城,准备内应外合。王鈇在城头指挥弓弩射手,用王公神弩射杀舞刀砍人的倭寇。如果有倭寇冒着箭弩,逼近城墙,就命守军用石头投砸。见势不妙,倭寇改变策略,把目标放到了下面的福山镇。


  福山是军事重镇,但是当时福山镇的城墙还没有建好,王鈇立即带着民兵团赶到福山镇,就把阵地放在还没建好的城墙的一段。倭寇看到后,闻风而逃。但是,奸诈的倭寇并没有放弃抢掠。第二天下大雨,城墙一下子坍塌了60多米。收到内应消息的倭寇掉头来袭,借风放火,妄图趁乱抢劫。王鈇身先士卒,督促民众一起修补城墙。百姓纷纷卸下家中门板,用来堵住缺口,战局转危为安。


  第二年,倭寇再次来犯,王鈇带兵在三丈浦大破倭寇在常熟的大本营,消灭倭寇150人,俘获7人,烧毁倭船27艘,很多倭寇在逃亡中溺死,在吴越一带剿倭中排名首位。文献记载,从此以后,“寇亦自警,毋复犯公疆”。


长眠常熟


  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原本,王鈇的任期已满,在上司的大力挽留下,他继续留在常熟抗倭。当时,担任慈溪县官的常熟人钱泮,因为父亲去世,回乡丁忧守孝,没想到连父亲的灵柩都被倭寇烧了。钱泮在慈溪就是一个抗倭英雄,于是,他参照江浙沿海各地抗倭的做法,召集族人和里中青壮年,操练武艺,全心全意帮助王鈇抗击倭寇。


  1555年5月24日,倭寇从苏州劫得大量关税,抢了民船运送,企图从尚湖入海。王鈇获知后,就与钱泮为前锋,率领民兵团分乘几十只小船追击倭寇。倭寇在河流的狭窄处设下埋伏,夹击王鈇。王鈇身陷泥沼中,不幸牺牲。临死前,他让手下沉掉火器,不要落入倭寇之手。钱泮也身中数枪,杀死3个倭寇后阵亡。


  嘉靖皇帝下诏赠王鈇太仆少卿,遣官谕祭,立祠奉祀。王鈇保一方平安,被称为“海天一柱”。明万历六年(1578),浙江抚臣徐拭奏建忠勋祠于东阳西门内,朝廷发帑,每年二月戊日致祭。


  王鈇墓位于江苏常熟市虞山南路南侧,现存墓坊、墓道、罗城、墓冢、墓碑等,1957年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范浚:为有源头香溪来

  记者 叶 骏



  香溪范氏,有人说是八婺第一名门望族。香溪历史上总共出了38名进士,范姓23名,其中两名高中榜眼。族人说,范浚当时非常有名,还有人为了好卖冒名出书,以至范浚要打“官司”维权。可惜当时范氏被秦桧整惨,没有很好宣扬,好像至今还回不了这口气。


  我们知道更多的,是“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句诗。这是朱熹三次赴香溪拜访范浚未果,在范浚书房留下的墨迹。范浚卒于1150年,而朱熹《观书有感二首》之“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作于1196年,时隔近50年,先有联后有诗,可见范浚对朱熹的一生影响之大。朱熹还特地写过一篇《香溪先生小传》。范浚心学上承孔孟、下启朱陆,确是杠杠的。


  范浚后裔范国梁带记者到香溪镇上走了走。一个在县城老街卖菜的菜农,早些年到北大旁听,回来后做小生意之余悉心整理先祖文化,浙江古籍出版了他点校整理的《范浚集》二十二卷,十分厚重。

  范浚墓

  镇边保惠寺后(应为宝惠寺,村名保卫村应为保惠村,现已改成北山村)有范浚墓,很老很古的那种。墓有围墙,墓碑落款为“清乾隆”,墓后一块小碑有“清康熙”字样,最新一块石碑是2001年竖的,题款为“宋贤良范香溪先生之墓”。


  附近就是以前的宝惠书院,山清气爽,是个求学的好地方;而打算新建的书院选址在村小旧址,有操场有老屋,场面开阔。


  香溪据说是金华大市第一个设镇的地方。镇区入口开始,不时有“香溪先生”“范浚故里”“八婺儒宗”“一门双柱国,十子九登科”“浙学之始托,婺学之开宗”“朱子三访地,朝廷七聘家”“一里两贤人,三十八进士”等字样,香溪范氏史上之显赫跃然而出。


  镇区有一条“范浚路”,据说是改建不久的,这两年才有。范氏家庙正在旧址重造,框架已打好,一群师傅抓紧制作各种木构件,边上都是民居,唯家庙前有一空地。


  范浚家世显贵,却不近荣利终生未仕,笃志圣贤之学。绍兴年间,范浚作《进策》二十五篇,全面而系统地陈述了抗金立国的兴复大计。朝中公卿屡次举荐其为贤良方正,皆辞不起,在宝惠书院设帐授徒。他主张治学贵在自得,他的学说是直宗孔孟“遗经”、婺州土生土长的本土之学。东莱吕氏、龙川陈氏、说斋唐氏及何王金许……都受范浚影响,成就数代传承的佳话。朱熹、吕祖谦、胡应麟、曾国藩等诸多名人,都对范浚给予了高度评价或关注。


  近年来,兰溪市博物馆、金华五百滩名人浮雕等都涉及范浚其人。有人说,范浚九个兄弟全部入朝为官,如今有几人能熟知九子之名、九子之事?范浚却日益广为人知,为什么?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所在。

吴直方:积德齐今古 藏书教子孙

  记者 李艳/文 江益清/摄


  元朝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著名贤相的《元史·脱脱传》一开头就提到了吴直方,可见吴直方对脱脱一生的影响。脱脱从小聪明过人,文武双全,异于常儿。“及就学,请于其师浦江吴直方”“使脱脱终日危坐读书”。


  吴直方7岁亡母,独与父相依为命,而脱脱也自幼养于伯父伯颜家中。两人的关系,是师生,亦如父子。

  吴直方是脱脱的“人生导师”,辅助他成就伟业,并直接影响了元朝的政局。


  伯颜时任右丞相,一手遮天。脱脱担心有朝一日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因此有意帮助皇帝铲除伯颜,父亲却念及兄弟之情犹豫不决。脱脱于是请教吴直方,吴直方说:“做臣子的只知道忠于国家,其他的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脱脱又问:“如果事情不成功怎么办?”


  吴直方说:“如果不成功,只能说是天意。就算死了又有什么可怕呢?为大义而死,死了也是忠臣义士!”


  脱脱终下决心,成功铲除伯颜。


  正因为驱逐伯颜一役,立下大功,吴直方由原来的六品中政院长史,破格提拔为集贤直学士(从四品),并一路顺风顺水,最终升任集贤大学士荣禄大夫(从一品)高位。


  明代开国文臣、著名文学家宋濂在《浦阳人物记》中称脱脱施政“多咨直方,然后行”,深得人心的恢复科举、降低盐税、重视汉文化等,也正是在吴直方建议下,才广为推行的,甚至流传至今的《宋史》《辽史》《金史》,也是在吴直方力荐下启动修撰的。


  吴直方以睿智和远见,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历史,直接推动了社会的发展。

  浦江县杭坪镇杭坪村是吴直方的祖籍地,更是其后裔主要聚居地,现有吴氏族人1500多人。吴宅存心堂是村中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前几年列入全县百幢历史建筑保护利用工程,进行了全面修缮,紧挨而建的是原杭坪小学。“这里原是吴氏家庙,五进五间,宏伟气派,比江南第一家规模还要大,还要高。可惜,‘文革’时造杭坪小学被拆了。”74岁的吴梦林是吴直方第13代孙,年轻时见过吴氏家庙的“阵势”。


  “吴氏家庙五进祠堂、龟背明堂、狮子守门堂,还有石柱、花廊,就连地上铺的每一块石板的花纹都不一样,非常美观。” 吴梦林说,清朝时曾有人告发,这里造了一座黄金殿,皇帝派宰相刘罗锅下来暗访,看到“奉旨造”的圣旨,刘罗锅不但没有查处,还挥笔题写了“存心堂”的匾额。

  上世纪50年代初,存心堂改为粮仓,刘罗锅题写的“存心堂”匾额不知去向。


  “积德齐今古,藏书教子孙” “君子以仁存心爱人者人恒爱之,君子以礼存心敬人者人恒敬之”……厅堂内的对联,出自宋濂、吴莱,贴得满满当当,常年不换。

  吴直方第13代孙吴梦林

  延陵世家文风浓郁,因办喜事临时被遮的一副对联,我刚问了一声“下面写什么”,一位躺在竹椅上休息的八旬大爷,马上脱口而出:品德隐居梅以上,交友自在竹之间……

应典、卢可久、程梓:皆师守仁 讲学五峰

  记者 章果果



  应典、卢可久、程梓,他们的名字同时出现在《明史·儒林二》中,“皆永康诸生” “皆师守仁”。虽然正史只数语带过,然而,对于永康教育史而言,他们绝对是值得大书一笔的人物。


  提到五峰书院,人们的第一联想就是陈亮,其实,陈亮讲学时,并无五峰书院一说,而只是寿山一石洞。五峰书院之始创,并在之后一段时间内声名鹊起、学者云集,与上述三位有莫大干系。


  当然,一切都还要从明代大儒王阳明说起。王阳明的学说在浙东崛起后,一时间,学者趋之若鹜。这其中,就有不少金华学子的身影。


  应典出生于芝英一个崇文重教的家庭,他的曾祖父应仕廉曾经独自一人捐建当时永康县的明伦学堂。应典从小志向不凡,潜心研读经史,手不释卷。他是正德九年(1514)进士,当过官,但他是官场上的一个异类,在朝中有30年的名籍,做官只做了一个任期。他很早就息心名利,绝意官场,在家侍奉老母亲,并且,把访学、传道视为终身事业。他是永康最早接触阳明学问的人之一,他的好友、王阳明高徒黄绾曾来永康讲学,撒下良知学的种子。1523年,应典携方岩文楼村人程梓拜访王阳明,得致良知之说,成为王门弟子。


  同一年,21岁的儒堂人卢可久,也与几位同窗一起,打算前往余姚受业于王阳明。他的父亲卢琏为此卖了部分田产,作为儿子的束脩及生活费,并赋戎行诗一首:“阿儿有志投明师,异时独抱稷山归。阿儿无志荒于嬉,毷我老眼徒依依……”


  卢可久并没有辜负父亲厚望,在王阳明门下潜心研究学问,历时二年。第三年,他再去拜访王阳明时,已大有长进。1527年,他辞别王阳明。王阳明恋恋不舍地感叹:“子归,吾魄已随之往矣。”


  卢可久归来后,也去了寿山。应典、程梓已在此讲学传授阳明学说。建丽泽祠、太守题额名“五峰书院”、建学易斋……五峰书院规模渐成。几位学者将其后半生都献给了这五座山峰围成的精神桃花源。在他们的带领下,五峰书院声誉日隆,精英云集,盛极一时,成就了永康文化史的又一座高峰。


  1547年,86岁的应典病重,褥坐门口,对前来探病问候之人,拳拳勉以良知之学。等到不会说话了,不时转头看从侄应廷育,似乎有什么要嘱咐。应廷育一件件历举家中事,他总摇头。当告慰五峰书院之事一定牢记在心时,这才连连点头,缓缓合上双眼。


  卢可久在五峰书院专注讲学四五十年,人生没有波澜壮阔的画卷,然而静水深流,非同凡响。1579年去世,享年76岁。程梓也将毕生精力与心血倾注于五峰书院,享年90岁。他们之后,五峰书院学脉绵延,程梓的儿子程正谊、松溪先生程文德都曾在五峰讲学。他俩的故事,将在不久后登场。


  后来,五峰书院归于寂静,直至抗战时期,迎来又一番热闹。之后又复归寂静。如今唯有石洞一个、牌匾几块,和着风声鸟鸣、树木苍翠,令人遥想当年盛况。

施南学

  记者 张海滨


《元史》卷一百七十三 列传第六十 载


  太学博士义乌施南学,在《元史》中见于《叶李传》。叶李,自幼天资不凡,拜太学博士义乌施南学为师,补京学生。


  在古代,太学是我国的最高学府,隶国子监。宋徽宗赵佶时,兴建辟雍作为外学,太学(包括辟雍)共招生三千八百人,同时废除科举,人才皆由学校选拔,太学达到极盛时期。南宋绍兴十二年(1142),在临安府重建太学。史书载,叶李少聪慧,性耿直。20岁入太学读书,与朱清相友善。朱清也是师从施南学。叶李出生于1242年,以此推断,施南学应是太学教授,其在太学教书时间应为1260年前后。但宋时太学有规定,学生在校期间可拜社会名儒学习太学中未开设的课程。故施南学当时不一定就在太学上班,但太学博士为官名,施南学必为进士。


  记者查全国施姓家谱,未发现关于施南学的记录。对施南一的记载则比较明确。施南一,宋婺州义乌人,字与之。度宗咸淳四年(1268)进士。官太学博士。与石一鳌、黄潜同时为文学教授,名人科士多出其门。


  义乌大陈镇春林村以施姓为主,为鸽溪施氏。据记载,宋朝曾任命施南一为处州知府。施南一辞不赴任,回乡教书。由此可见,“太学博士义乌施南学”极有可能就是太学博士义乌施南一。 

陈显道

  记者 张海滨


《明史》卷一百三十五 《纪事本末》卷四 载  


  陈显道(生卒年不详),原名李应荣,字如晦,为大使陈清后,因从其姓,东阳桂坡(今吴宁新安街)人。


  陈显道少时好学,明经义,旁通天文地理、乐律、历法、军事。元时,在乡试中失利后,便不再参加考试,称“大丈夫要以功勋垂名青史,怎么能与这帮小儿在笔头上争长短”?元末,乱兵四起,陈显道散尽家财,团结义兵,保护家乡,据险守要,寇不敢侵犯。


  元至正十八年(1358),明太祖朱元璋攻下婺城,在金东赤松小住,陈显道向朱元璋详尽陈述了济世安民之策,获明太祖赞赏,留任左右,参与裁决大事。


  后来,朱元璋让儒士陈显道去招安占据台温一带的方国珍。


  招安成功后,明太祖赐给陈显道手札及诗以示信任、恩宠。同和诗的有永康吕得务、诸暨杨惟桢、浦城杨遵。


  可能是东阳人的缘故,陈显道还为朱元璋做工程监理。据《康熙东阳新志》卷十三记载:元至正二十六年,朱元璋定鼎金陵,擢陈显道为将作监少监,督治营造。

楼 琏

  记者 季俊磊


《明史》卷一百四十一 列传第二十九


  在明成祖朱棣攻下南京后,侍读(陪皇帝读书的人)楼琏为他起草了继位诏书,以证实其夺取皇位的合法性。说到这事,不得不先说说时任翰林学士的方孝孺。同一件事,楼琏和方孝孺都承学于一代名儒宋濂,却作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


  可以说,方孝孺是明太祖朱元璋留给建文帝的一位大儒,在当世文人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当年,明成祖朱棣进军南京前,帐下第一谋士道衍和尚(姚广孝)在北京跪求朱棣,攻下南京后千万别杀方孝孺,杀则“天下读书的种子就绝了”,朱棣当即答应了他。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唐人的这句诗,其实是很有些悲凉的。攻下南京后,朱棣首先让方孝孺起草继位诏书,可他以自己十族800余口生命的鲜血,拒绝了此事。


  楼琏或许是为了维护全族上下的性命,接受了这项任务。其实,对普通百姓来说,只要生活有着,谁当皇帝都一样。大概,在既定事实面前,楼琏也看透了这一点。


朱克修

  记者 季俊磊


《明史》卷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三十一 载


  朱克修,在《明史·程立本传》中有一句话提及,“闻金华朱克修得朱熹之传于许谦,往从之游”。


  据史料记载,程立本是宋儒程颐之后,书香世家,对程朱理学十分向往。


  洪武二十年(1387),程立本在南京写的《送朱叔仁之官序》中说:“宋之迁,道统之寄南集于闽,及其衰也,又东南而寓金华。”当时理学尚未形成一统局面,像朱、陆之学,各地相持不下。为了追求心目中的正统,他寓居金华最久。在金华,他找到了安身立命的道学所在,集中精力钻研学问。他追随的朱彦修、朱克修兄弟都曾受学于元代大儒许谦,正是程朱理学最为纯正的一脉。


  程本立的思想和文章与明初程朱理学否定文艺的审美作用、追求道学价值、视文学为附庸的文艺批评倾向一致,这与他从游朱克修两兄弟有直接关系。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