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⑯期

2019-12-26 11:30:00

来源:

作者:




柳贯:文章名天下 肃穆誉朝中

  记者 李艳 


  从兰溪到浦江,从乌蜀山到柳溪,元代著名文学家、理学家柳贯,这个响亮的名字,后人在平静述说的背后,是掩藏不住的崇敬和自豪。

  柳贯,婺州浦江通化(今兰溪)人,出生于横溪七架屋祖宅,号乌蜀山人,从小天资卓异,聪颖敏悟,异于常人。有一次,柳贯随父谒神祠,“拾人所遗金珠,可直万缗”。面对如此贵重物品,他不贪不羡,“密伺其人复至而还之”,表现出孩子少有的稳重、冷静。时人大惊,“知其器量不凡,期以远”。

  柳贯果然没让人失望。


承上启下 兼收并蓄


  柳贯七架屋祖宅,现位于兰溪市横溪镇国庆村,是柳贯后人在兰溪的主要聚居地。村庄对面就是柳贯自号的乌蜀山。

  “像不像古代的官帽?山上有一个读书洞,就是当年柳贯读书的地方。”72岁村民柳长余,是柳贯第21代孙。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靠自学,写得一手好诗和好字。

  面对乌蜀山,柳长余还高声吟诵了柳贯的诗,抑扬顿挫,颇有古风。

  柳贯在村中无处不在。2015年11月14日,柳贯诞辰745周年,柳氏后裔筹资在村里建起柳贯纪念馆,还竖起柳贯雕塑。以他名字命名的柳贯路是村民出行的主要道路之一。村文化礼堂的墙上,绘满柳贯生平事迹……

  宋室南迁后,婺学日盛,名儒众多,婺州有“小邹鲁”之誉。柳贯在开放包容的学术氛围中,耳濡目染,童年时即师从“北山四先生”之一金履祥,上承南宋朱学正宗,并对朱熹经学的微词奥义有所发挥;下启明末文坛之新风,从方凤、谢翱、吴思齐游学,“考先秦两汉以来文章大家”,作文“开阖变化,无不如意”,与元代散文家黄溍、虞集、揭傒斯,并称“儒林四杰”。

  柳贯是婺学承前启后的重要一环,开启了元代理学新局面,奠定了明清理学的基础。婺学由于他的传承,而发扬光大,延绵不绝。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柳贯的仕途并不顺。年过而立,始聘江山县学教谕,迁昌国州学正。除国子助教,升国子博士,擢太常博。凡朝廷大典,必酌以古今而论定,人皆服其精审。

  60岁时,柳贯告老还乡,在家中闲居10余年。72岁高龄再登朝堂,任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柳贯故又称柳待制。

  柳贯老骥伏枥,抱着“亲禁近,陈尧舜之道,赞太平之理”的理想欣然赴任。可惜,没过几月,便因病去世。

  柳贯“温而厉,危而不猛,恭而安”。官仅止于五品,禄不超过千石,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先后从学者数千人,业成而仕,后多知名。其中,宋濂、戴良为柳贯最得意的弟子,受其影响颇深,文学成就也以两人为高。

  柳贯奖掖人才,不遗余力,其担任的元朝官职,基本与学校、教育有关。“除江西等处儒学提举,龙兴郡学败坏坍圮,柳贯修葺一新;恶僧侵占东湖书院田地,柳贯夺而归之;鸿儒隐遁,柳贯降尊纡贵,延聘为师。士风大振,泽被千里。”

  浦江县白马镇柳宅村是柳贯后人在浦江的主要聚居地。退休法官柳新凯是柳贯第32代孙,退休后潜心研究柳贯。

  柳宅因柳溪而名,当年柳贯筑庐简居之处,如今建起了柳文肃公祠。公祠建于明代,宋濂题写的匾额,熠熠生辉。公祠共三进,一进比一进高,寓意“一级高一级,后浪高前浪”。

  “儒门三汲浪,理学世传家。这三汲浪的建筑风格,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柳新凯说,当年柳贯在此处结庐时,经常坐在树下给学生上课,传理学之要,授文学之华。宋濂拜他为师时,柳贯已经65岁。众学子中,两人相处时间不长,却情深义重。

  宋濂曾这样描写他眼中的老师:“(柳贯)读书博闻强记,自礼乐、兵刑、阴阳、律历、田乘、地志、字学、祖谱及老佛家书莫不通贯……诸生敬之如神明……濂虽不敏,受先生之教为深。”


高产大家 诗书俱佳


  元代被认为是“文化沙漠”,柳贯是“文化沙漠”的奇葩,一生诗文作品无数,是元中期文坛殿堂级的人物。

  四库全书《待制集》提要统计,收录文集的柳贯诗有567首。据当年参与收集整理柳贯文集的宋濂记载,还有诗歌907首录入别集二十卷,却至今未见传本。散见于《元史》、县志、宗谱、族谱、他人诗集中的柳贯诗作,近年来也被大量发现。

  柳贯是一位高产大家。柳贯的诗写得很好,“诗风简洁,诗语宏丽”“高简处绝似山谷,却不杂东西习气”,人称“文场之帅,士林之雄”。《元诗别裁集》入选诗人每人平均4首,他的诗选了12首。

  柳贯的文名比他的诗名大。他的散文继承了唐宋八大家的传统,雄浑严整,清标雅韵,长于议论,见称于时。

  柳贯在书法上也有精深造诣,与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交情颇深。他不仅楷书写得好,行书也写得好,时人赞叹“纵横遒逸,挥洒自如”。

  采访当天,柳宅村正集中展示柳贯书法作品,楷书端庄工整,力透纸背;行书龙飞凤舞,遒劲飘逸。

  柳贯墓坐落于黄茅山脚的山坳,倚山面塘,视野开阔。据记载,该墓址为柳贯生前选定。当天,在国庆村村民、柳贯第26代孙柳半基带领下到柳贯墓前凭吊时,已暮色四合。

  “文章名天下,肃穆誉朝中。”每年正月初一、十五,兰溪、浦江等地的柳贯后人都会从各地赶过来祭奠。每年八月初一,兰溪等地的柳贯后人也会赶到浦江,隆重举行射水龙、拜太公等纪念活动。今年夏天,广东汕头、香港等地的柳贯后人,专程赶到兰溪、浦江等地,参拜柳贯墓地、柳氏祠堂,查阅柳氏族谱,寻根问祖,并分别赠送了一尊香鼎。

  初冬的山峦,苍茫岑寂。一代儒宗柳贯,长眠在故乡的怀抱,永恒。


葛诚:一个搅动大明政局的长史

  记者 张海滨

  在东阳市虎鹿镇葛宅村,有座由乾隆皇帝下诏建立的褒忠祠,又名敕建烈愍祠。它是东阳市境内迄今独存的专祠,受祀者葛诚。

  葛诚(1355—1399),字诚夫,号梅竹,罹难时的身份是明代燕王府长史,一个在《明史》中讳莫如深却充满悲壮色彩的人物。

  12月25日,记者来到葛宅寻访。葛宅村委会主任葛煊炜说,12月28日,葛诚纪念馆将在葛宅举行开馆仪式,布展的相关内容是目前为止最丰富的,可以让人们看到更真实的葛诚。

  葛诚受业于元末大儒许谦,年少成名,“性敏而好学,才瞻而捷,为诗立就,未尝属稿,名震缙绅”。

  洪武十一年(1378)前后,天台方孝孺来访。在南马葛府,两人以古论道,畅谈立行、立功、立言之要,从自身修为说到古之贤明的治国之道,越说越投机,成为知己。后来,方孝孺在给长山胡翰的信中,极力推荐葛诚。

  不久,葛诚受举荐入秦府任伴读。洪武二十七年(1394),以贡生授湘府长史。朱元璋看重的不仅是葛诚为人,更多的是学问。湘王朱柏读书有疑,即召葛诚讲解。

  洪武二十八年(1395),葛母病重,葛诚便以“乞养归”向朱柏递上辞呈。三年后,葛诚任燕王府长史。明代长史,执掌王府政令,兼有府官和国官的性质,如藩王有过失即问长史。长史不仅是王府大管家,更是朝廷耳目。

  洪武三十一年(1398)十二月,葛诚“奉王命奏事京师”,这时距他入燕已过去一年。葛诚发觉拥兵自重的朱棣有些异动。

  当时削藩已经开始,葛诚“奉王命”到南京,除了述职,主要是代表朱棣向朝廷表白心迹。建文帝在偏殿召见葛诚,问起王府情况,葛诚“具以实对”。

  朱棣很快发觉情况紧急,一筹莫展,只能装疯卖傻,争取时间。“事果不可知也已”,葛诚给朝廷送出一封信,直言燕王反意已决。

  建文元年六月(1399),受命削蕃的张昺、谢贵领兵包围燕王府,执行朝廷命令。

  朱棣抢先动手,他将所有府官召集到东殿,葛诚也在其中,大家依次落座。张昺、谢贵刚进入端礼门,就被埋伏的士兵擒住。朱棣当即下令处死葛诚,张昺、谢贵死于翌日。

  葛诚死难当天,在京家人也被杀光。朱棣登基以后,“夷其族”。据家谱记载,葛诚两个儿子,长子葛恺、次子葛悌,两人皆得善终。

  葛诚死后,他的像赞也是好友方孝孺所撰。葛诚与方氏为友,前后20余年君子之交,见面不过两三回,便一生不弃,先后“知行为一”,视死如归。

  乾隆四十二年(1777),葛诚“赐谥‘烈愍’,获建祠予祭”。消息传来,葛氏宗亲欣慰之至。东阳县衙告示为葛诚正名,并向朝廷申请入乡贤祠受祀。随后,经朝廷批准,葛诚、张国维、杜学伸、卢懋鼎四人以“国朝赐谥”同时入文庙西南的乡贤祠受祀。在葛宅建葛烈愍祠,祀明燕府长史葛诚。



龚泰: 秉节尽忠 投城殉难

  记者 张海滨


  在燕王朱棣率“靖难师”攻破南京,很多大官各自逃命时,作为巡城官的龚泰,秉节尽忠,毅然投城殉难。

  12月24日,记者来到龚大塘龚氏家庙,里面正在大修,只能看到家庙前的石马仍保持着当初的姿势,像在等待它的主人。

  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二月二十,龚泰出生在义乌市江东街道龚大塘村,他的父亲龚印可乐善好施,扶贫济困,在乡间素有好名声。可惜的是,39岁时就英年早逝,以致家道中落。当时龚泰年仅9岁,还有一个5岁的弟弟,全家就靠母亲傅善贞一人支撑。

  龚泰从小就很聪明,学习非常刻苦,被选入县学为生员,受业于宋濂学生宗思睿。

  龚泰不但读书刻苦,且待人宽宏大度。《明史》载,龚泰在学宫时,曾被一癫狂病人推入塘中,差点被淹死,但他毫不计较,人们都佩服他的气量。

  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龚泰获举乡贡进士。第二年,入太学,为太学生。时值明太祖朱元璋挑选一批品学兼优的太学生往各地明察暗访,以整吏治。龚泰奉命赴山东青州检查齐王护卫兵伍狱。因齐王品阶极高,连朝廷重臣都要让他三分,但龚泰办事周密、处置得当、公正廉明,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洪武三十一年(1398)秋,吏部举行了一场选拔考试。龚泰以他的治国策略之宏文荣膺第一。他的独到见解和才华一时轰动朝野,被授予给事中。

  后来,朱棣“靖难师”长驱直入,将南京团团围住。朱棣拒绝议和。建文帝无奈,只得依方孝孺所奏,据城死守。命龚泰为巡城官,负责京城巡逻、督战等重任。

  建文四年(1402)六月十三,李景隆等开金川门迎入燕王,建文帝在潜逃前放了一把火,顿时火光冲天。此时龚泰正在执行巡城、督战公务。忽闻宫廷火起,心想皇上必死于非命,急忙催马前去扑救。但待他赶到时,皇宫已化为灰烬。

  看到事态已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龚泰回到家中与妻傅氏诀别后,急忙催马去金川门督战。此时朱棣已经率军从金川门进城,龚泰在途中即被燕军抓住,被押送到金川门燕王朱棣处。朱棣欲收他为臣,当场释放了他。但龚泰宁折不弯,他说“忠臣不事二主”,就从金川门城头跳下坠地而死。殉难时,年仅36岁。

  有个与龚泰认识的赵姓守门官,于晚上偷偷地将龚泰尸体草草埋葬于城隙之中。三天后,龚泰夫人傅氏寻到金川门。在守门官的指引下,买来棺木,配之以衣冠,把龚泰重新入殓。第二天,她就带着儿女扶柩回乡。

  明景泰二年(1451)四月二十,龚泰获赠奉政大夫、修政庶尹、兵部武选清吏司郎中。天顺四年(1460)十二月初四,赠通议大夫,南京大理寺卿。嘉靖年间,廷臣均题请旌表,嘉靖帝特赐谥“忠愍”。清乾隆四十一年,改赐谥“忠节”,与义乌的宗泽、王袆一起入“三忠祠”。


唐龙:文武兼备 政声卓著

  记者 叶 骏



  唐龙(1477—1546)是金华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文武兼备的政坛高官,明正德三年(1508)中进士,一生辗转任职,官至吏部尚书,亲民正直,政声卓著。尤其在靖边御敌上颇有一套,是当时北戎惧怕、朝廷倚重的将才,其诗颇具浩瀚之气,学术上精于《易经》研究。

  唐龙早年曾跟随同县章懋学习。初授山东郯城县令,即面临防流寇平贼乱的重要考验,好在他组织有序,连战连捷,名气大增。郯城成为山东清明之地,以致邻近州县有诉讼官司者,也都愿请唐龙为之决断。

  唐龙六十来岁赋闲在家,专心奉母,六十八九岁时被特旨起用,请辞不允,调任三部尚书带兵打仗。1546年,70岁的他因老病上疏乞归,言辞过激不被允许。后因与首辅严嵩友善遭弹劾,被削职贬为民,离京回乡途中死于驿馆,功勋卓著却成党争牺牲品,可谓惨悲。

  数年以后,担任朝廷修撰的唐龙儿子唐汝楫上疏皇帝申辩冤屈。皇帝下诏恢复唐龙官职,追赠少保,谥号“文襄”。30年后,隆庆皇帝还两次亲题匾额“学术精深”“忠勤端亮”,赐予唐龙后代,悬于兰溪唐文襄祠中。

  唐龙与明代大思想家王阳明有过一段很深的交情。上海图书馆至今还珍藏着明正德十六年(1521)王阳明写给唐龙的一封亲笔信《与唐虞佐侍御》,见证了498年前两位浙籍名人的真挚情谊和道德文章。

  1519年,宁王朱宸濠叛乱,朝廷派禁军征讨,不久被王阳明所平。一班奸佞小人乘武宗派他们带兵入赣处理后事之机,屡屡诬陷王阳明,欲置于死地。就在此时,唐龙由云南按察使转任江西按察使来到南昌,查明原委后,立刻上书武宗,拨乱反正,力辩阳明清白,昭阳明之功,斥奸佞之妄。由此,朝廷表彰王阳明。唐龙与之交往遂密,书信酬唱,往来不绝。公务之余,唐龙还与王阳明切磋儒家学问,推助了王阳明“致良知”学说的形成。

  唐龙是兰溪城中北隅人,祖籍黄店三泉村,唐姓聚居。村中出过抗元名将唐元章、唐良骥、唐良嗣,明朝帝师、开国儒臣唐瑜等诸多名人,村中有唐龙雕像。唐龙擅长写诗,一首《兰溪八景》,凸显其热爱家乡的情怀。

  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因祭祀唐龙而建唐文襄祠。万历十四年(1586),浙江巡抚题“理学正传”匾额。今兰溪县城文襄巷长约90米,宽1.5米。唐龙墓志碑现被列为市级文物。碑为太湖石质,明东阁大学士徐阶撰文,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欧阳德篆额,著名书画家文徵明楷书,堪称碑刻艺术珍品。

  兰溪市区状元第巷唐氏民居,为唐龙及其子、嘉靖状元(兰溪历史上仅有的状元)唐汝楫住宅所在地,其后为唐氏子孙世居。现存建筑承启堂,建于清末,三开间两厢,额枋、牛腿等雕刻精美,有侧屋及花园,为兰溪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汪 蕾


  何寿朋和汪与立都是明朝初年的金华人,更巧的是,他们同载于《叶仪传》。叶仪是朱元璋破婺后最早召见的婺州大儒,曾多次让他为朝廷效力,始终不愿为官,最终选择在家乡当个平民,安享一生。此二人能载《叶仪传》,说明他们至少在德行、学问,或是为人处世方面与叶仪有着相同之处。

  据史料记载,何寿朋是叶仪的门人,从小就很有志气,品性也好,在乡邻之间颇受赞誉。朱元璋当上皇帝后,让各地举荐孝廉,何寿朋当选,可他却以父母年老需要服侍为由给拒绝了。更难得的是,何寿朋父亲死后,或许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他选择卖房子卖地,也要让父亲入土为安。这样侍亲至孝的人,不管在当时还是现在,都堪称典范。

  再说汪与立,他可算一名隐者。汪与立是范祖干门人,其德行和何寿朋一样高尚,两人也是好朋友。不过,汪与立在文学上略胜何寿朋一筹。同样的,汪与立也没有选择入朝为官,隐居山林办起学堂,高寿终。

  反复查找史料,除了《明史》中寥寥数语与二人有关外,并没有多余介绍。有趣的是,何寿朋是叶仪门人,汪与立是范祖干门人,而叶仪与范祖干齐名,何寿朋与汪与立也齐名。这关系,把它比作师门竞赛好像很贴切。 


记者:叶骏


  明正统十四年(1449),在今天的河北省怀来县境内,发生了土木堡之变,明英宗朱祁镇北征蒙古族瓦剌部落,在土木堡被瓦剌军打败,英宗被俘,明军死伤数十万,大臣阵亡50多人。

  《明史》记载的36位阵亡大臣中,龚全安、童存德、包佐良都是兰溪人。如此名留青史者,具体事迹并不多,当地记载也并不详细,但能进入御驾亲征的队列,足见这几个兰溪人也是当时朝中要臣了。

  童存德是香溪人,为官正直清廉,深得皇上之宠。奉命巡按北直隶等府,持公守正,激浊扬清,所到之处皆有政绩。童存德被皇上器重,调为近臣。在土木堡之战的险境中,童存德一个文官,不畏生死,冲入敌阵,艰难苦战,终因全军溃败,遂与将士阵亡。

  童存德死于国事,赐为文林郎,赐“大夫第”一座,追思其忠勇之烈。此亦得益于首辅商辂之德,同为英宗北征军战死的龚全安、包良佐就无此殊荣。 


记者:张海滨


  邵豳(1481—1539),字宗周,号紫溪,东阳人。

  紫溪,原名黄毛塔,明朝万历年间(1573—1620),黄毛塔邵氏因为出了个监察御史邵豳,族人以他为骄傲,经过商议,就用他的号“紫溪”来命名村庄。

  邵豳7岁随父祭祖时,就能在祭桌前睹物对课。父亲指着几碟酸菜,谓:“三碟青青菜。”儿子随即指着几盘鹅肉,云:“两盘白白鹅。”父亲试出难句,曰:“兄放牛,弟牧马,兄弟牛马之徒。”儿子又随口相应,答:“父附凤,子攀龙,父子龙凤之客。”至明正德甲戌(1514)中进士。

  邵豳后任监察御史,按山西、广东等地。1529年,邵豳回家省亲时,建了御史厅、御史街、紫荆桥、紫荆井、紫荆凉亭、紫荆庵等。紫荆凉亭与紫荆庵已不复存在,紫荆井至今保存完好,井内有18级石阶,井水清洌可鉴。1997年,御史厅被列为东阳市级文保单位。

  现代新闻先驱、一代报人邵飘萍的故居就在御史第的东厢房,他是邵豳的后裔。 


 记者:张海滨


  李学道(1532-1577),字汝致,东阳市古渊头人。嘉靖四十一年壬戌(1562)科进士,任陕西七品丹阳县尹,后任江西道御史,万历六年(1578),客死山东青州知府任上。

  李学道一生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人称年轻的“三朝元老”。其任期内,爱民如子,清廉拒贿,忠心鲠骨,昭雪冤狱,百姓拥戴,政声赫赫。由于他任上经常脚穿草鞋,走乡入村,访贫问苦,人们又送他一个“草鞋御史”的美名。

  李学道任丹阳令间,曾为人昭雪冤狱,离任时,其人送百金酬谢。李学道说:“你于法本当活,非我使你活。如今你赠金,算是感激我乎?”其人说:“是!”李学道说:“汝既然感激我,就不应拿金子污我名声。”最终推辞不受。

  古渊头建有花台题额“名御史第”,纪念李学道,其联曰:忠贞气节贯青史,刚直威名震紫宸。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