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⑮期

2019-12-25 10:20:00

来源:

作者:




朱震亨:士本儒生 一代医宗

  记者 张海滨



  30岁前以侠义闻名乡里,36岁随许谦学 习儒学,后改医道,在研习《黄帝内经·素问》 《黄帝八十一难经》等经典医学著作的基础 上,访求名医,受业于刘完素的再传弟子罗知 悌,成为融诸家之长为一体的一代名医。朱 震亨,字彦修(1281-1358),和刘完素、张从 正、李东垣一起,被誉为“金元四大医家”。 拜师许谦 元至元十八年(1281)十一月廿八日,朱 震亨出生在义乌赤岸镇赤岸村。赤岸村,原 名蒲墟村,南朝时改名赤岸村,继而又改为丹 溪村。因此,人们尊称朱震亨为“丹溪先生” 或“丹溪翁”,后人则尊称为“朱丹溪”。 朱家是一个医学之家,朱震亨小时候非 常聪明,据说读书过目成诵,日记千言,言章 辞赋,一挥即成。14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全 家靠母亲戚氏一人支撑,还有两个弟弟,生活 艰难。朱震亨性格豪爽,从“不肯出人下”。 若乡中望族仗势欺侮,“必风怒电激求直于有 司,上下摇手相戒,莫或轻犯”。 朱震亨20岁时,任义乌双林乡蜀山里里 正。凡遇“苛敛之至,先生即以身前,辞气恳 款,上官多听,为之损裁”。此外,他还积极组 织大家一起兴修水利,为民谋福。 36岁那年,一直侠义为重的朱震亨迎来 了人生的一大转折。当时,朱震亨听说朱熹 四传弟子许谦住在东阳八华山,于是就到东 阳拜师。 八华山就在与赤岸相邻的东阳市画水 镇。如今,八华书院犹在,每年都有不少游客 慕名前往。 朱震亨学习很用功,悟性更是超绝,在许 谦的教导下,很快“茅塞顿开,日有所悟”,成 为许谦的得意门生。可是,朱震亨的考试成 绩却不怎么样。延祐元年(1314)八月,元朝 恢复科举制度。朱震亨参加了两次科举考 试,但都没有考中。此后,朱震亨决定放弃科 举考试,专心学医。 让朱震亨下定学医决心的主要有两件 事:一是他的母亲在他30岁时得了重病,请 了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为此,朱震亨开始 自学医书,自己开方抓药,没想到竟治好了母 亲的顽疾。 二是老师许谦卧病在床多年,只有医术高 超才能让老师再次站起来。而且,许谦也不 认为只有科举一条路,他教授学生“随其材 分”而定,“咸有所得”,对朱震亨学医的决定 也很支持。 步入医道 泰定二年(1325),45岁的朱震亨辗转江 苏苏州、安徽宣城、江苏镇江、南京等地,始终 未找到心中的老师。有人告诉他,杭州罗知 悌“为宋理宗朝寺人,业精于医,得尽刘完素 之再传,而旁通张从正、李杲二家说”,但性格 狭隘,自恃医技高明,很难接近。于是,朱震 亨立即赶往杭州拜谒罗知悌,未得亲见,他就 一连三个月,每天拱手立于门前,置风雨于不 顾。最后通过了罗知悌的考验,相见后,两人 一见如故。 罗知悌首先解释了朱震亨的最大困惑, 他说:学医之要,必本于《素问》《难经》,而湿 热相火为病最多,人罕有知其秘者…… 罗知悌对朱震亨既有理论的传授,又有 实践的教诲。随其学习一年有余,朱震亨医 技大进,尽得诸家学说之妙旨。一年半后,罗 知悌去世。朱震亨安葬师父后回到义乌老 家,治好了老师的病,让半身不遂10多年的 许谦得以下床走路。 数年后,朱震亨“声誉顿著”。他临证治 疗,效如桴鼓,多有服药即愈不必复诊之例, 故时人誉之为“朱一帖”。 受宋朝医方影响,朱震亨“不从弟子之请 而著方”,恐后人拘泥其方,不再详审病情。 至67 岁时,他的见解更加精粹,“其自得者, 类多前人所未发”,遂应弟子张翼等再次请 求,著《格致余论》一书。不久又著《局方发 挥》《本草衍义补遗》《伤寒论辨》《外科精要发 挥》《金匮钩玄》等,共五种。今仅存前三种。 1358年,朱震亨端坐书桌前,手持狼毫, 含笑而逝。葬于离赤岸镇约4公里的东朱村 墩头庵。1979年冬,墓地原址重建,1989年 被列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现在,朱丹溪陵园里有朱丹溪纪念馆,重 修的丹溪墓、百草园、拜师亭等,将风景旅游 与名人访谒有机结合。 朱震亨通过师徒授受,著书立说,形成丹 溪学派,其学风行全国。丹溪学派著作多,朱 震亨的著作《格致余论》《局方发挥》《金匮钩 玄》等三种入选《四库全书》,形成完备和严密 的医学理论体系。朱震亨所创制的大补阴 丸、延寿丹、越鞠丸、保和丸、二妙散、左金丸、 虎潜丸、上中下通用痛风方等方剂,目前仍为 临床所常用。其强调的未病先防、保护正气、 注重心理调摄等,仍影响着当代人的养生。 朱震亨中医药文化是浙江省第五批省级 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在他之后,有 明代华溪虞天民、近代黄溪陈无咎,被后人称 为义乌医家“三溪”。三溪堂中医药文化项目 入选“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董 事长朱智彪被列为第五批浙江省非遗项目代 表性传承人。“朱丹溪中医药文化”也正在申 报国家级非遗项目。 朱震亨中医药文化还远播海外。15 世 纪,丹溪学说传入日本,发展成为日本汉方医 学最早的流派“后世派”,指导汉方医学达三 百年之久,被尊称为“医圣”。丹溪学说传入 朝鲜、越南等国家后,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吕祖俭、吕祖泰:东莱兄弟 一门忠烈

  记者  许健楠


  吕祖俭 吕祖泰《宋史》卷四百五十五 列传第二百十四  忠义十

  金华市区,西华寺北,一棵古杏树默默挺立,在凋零的冬日里,片片黄叶从枝头飞落。

  数年前,龚剑锋站在树下,思绪万千。根据这位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中国史硕士生导师20多年的研究,最早的丽泽书院应在西华寺一带。

  “能给人遐想的,唯独剩下这棵银杏树。它的年纪比清末才建成的西华寺要大得多,起码是数百年的老树。”龚剑锋说,古代讲学的地方都有种杏花、银杏的习惯,叫“杏坛”。古代书院等讲学之所也多植杏树。

  历经沧海桑田,丽泽书院的建筑早已荡然无存。如今,站在树下冥思的龚老师,也已辞世,仅有这棵古杏树仍傲然挺立。

  后来,丽泽书院经多次搬迁,迁到双溪之滨(小码头一带)和旌孝门外,成为当时金华最大的学府。

  多少年来,在中国思想史上,吕祖谦始终闪闪发光。这位来自婺州的“东莱先生”,创办了南宋四大书院之一的丽泽书院。

  丽泽书院的繁荣兴衰,与“东莱兄弟”的命运息息相关。兄弟二人在武义明招讲学,前后近300人来问学。吕祖谦去世时,吕祖俭正要去明州赴任,按照当时法令,半年内必须上任,但是吕祖俭一定要为哥哥守丧期满才肯赴任。朝廷准许了他的请求,下诏上任过期的时间延长到一年,这个制度便从吕祖俭开始。他接过兄长衣钵,继续开办丽泽书院。

  当时,正是奸臣韩侂胄执掌大权,吕祖俭上疏给宁宗,请求重用忠良之臣。为赵汝愚、朱熹、彭龟年等人说情,却被贬流放韶州,后又改任吉州。再后来得到恩赦,酌情迁到了离京城更近的高安,不过两年他就去世了。皇帝下诏葬回家乡的祖坟。“东莱兄弟”双双驾鹤西去,丽泽书院也衰落下来。下一次振兴,要等到“北山四先生”来了之后。

  庆元党禁结束后,吕祖谦的弟子在吕氏旧居重建了丽泽书院。在书院的公祠中,不但有吕祖谦、朱熹、张栻,其弟吕祖俭亦配祀其中。

  吕祖俭还有一个堂弟,名叫吕祖泰,寓居常州宜兴。和吕祖谦、吕祖俭一样,秉持忠信、明理的家族理念。遗憾的是,他与堂兄吕祖俭有着相似的命运:奸臣当道,因言获罪。

  吕祖俭去世后,他继续上疏,请求皇帝明辨忠奸,揭露奸相韩侂胄有目无君王的野心,请求诛杀他来防止祸乱。他曾说:“自从我兄长被贬,各人紧闭嘴巴。我虽然没有职位,义必以言报国。”结果被发配。韩侂胄派人去找吕祖泰,于是他躲藏在襄阳、郢州之间。

  韩侂胄被杀,朝廷找到吕祖泰,为他平冤昭雪,还授了官。后来,他染上了寒病,弥留之际,他写下一句话:“我与兄长一起攻击权臣,现在权臣被杀,我死而无憾。唯独我生还无以报国,又没能埋葬我母亲,是可遗憾的事情。”笔落,撒手人寰。

  “东莱兄弟”一门忠烈,却生不逢时,报国无门,可悲可叹!




吴莱:胸中万卷书 笔下山川奇

  记者 李艳



  翠竹如盖,兼葭似雪,泉水叮咚,鸟语啁鸣,冬日的吴莱山在夕阳照耀下,仿佛一幅有声有色的画,幽静深远,生机盎然。

  吴莱天资超人,4岁时,其母盛氏口授《孝经》《论语》《春秋》《谷梁传》,即能成诵,7岁能赋诗。根据记载,吴莱相貌丑陋,但大儒方凤爱才心切,不但自己“悉以所学授之”,还把孙女许配给他。

  吴莱本名来,方凤改名“莱”,取“北山有莱”之义,足见对其所寄予的厚望。

  吴莱记忆超群,一经过目,就能背诵。他到族叔家中,每天借换一卷《汉书》,族父追问他是否能将所借之书读完。吴莱大声背诵,不漏一字,并多次更换其他篇章,众人都感到惊奇而认为神异。

  吴莱自号深袅山道人,深袅山就是眼前这座,山风习习,满目景致。当年,因考试不利,吴莱退居深袅山中,发愤苦读。深袅山因吴莱而名,今叫吴莱山,每年慕名前来的游客络绎不绝。

  半山腰,翠竹掩映,乍现一堵鲜亮的黄墙,上书八个大字:“深袅江源吴莱故居”。没错,这就是晚年吴莱结庐隐居之处,吴莱在这里著作讲学,研究诸经之说,人称深袅先生,四方学者多从之学。

  故居又称吴莱庙,一进三间六柱,鼓房、厢楼一应俱全,塑有吴莱雕像,以及“宋濂题 吴莱尊师大儒”牌匾等。

  宋濂是吴莱最得意的门生。当年,吴莱在诸暨白门书院,宋濂裹粮慕名从金华潜溪相从学。吴莱受聘主教浦江郑义门东明精舍没多久,退归深袅山,举荐宋濂代其授课,宋濂自此在东明精舍主教24年。

  吴莱性格豪放,“每到名胜古迹或昔人争战之地,常慷慨高歌、饮酒自慰,自谓有司马长之风”。他认为“胸中无三万卷书,眼中无天下奇山川,未必能文。纵能,亦儿女语耳”。言之有物,不无病呻吟,难怪读他的诗文,“雄宕有奇气”。

  吴莱山在前吴一带海拔最高,村民形象地说:“走一步高三丈,吴莱好比在天上。”袅溪村坐落于吴莱山脚,人迹罕至,像世外桃源。村以溪名。相传,元朝年间,有红嘴喜鹊数千只,每晚成群飞至罗桐山下竹林,天明成群出巢,一年四季不断,故名袅溪。

  85岁的村民吴国荣说,吴莱学问高,在当地被传得神乎其神,“像神仙一样跟风走,白天在京里当官,晚上到家里”。

  柳贯生平不轻易称许他人,但常常称赞吴莱为“绝世之才”。

  吴莱终身不仕。唯一一次,因御史推荐,调任长芗书院山长,可还没上任,就去世了,年仅44岁。

  “壮岁何心老一儒,东游饱食有江鲈。诗宗鹤膝蜂腰体,礼象龙头豕腹图。三士操琴知尔达,八公遗药忍吾臞。吴中胜处多朋故,话尽寒宵燎叶炉。”吴莱这首《方景贤宋景濂夜坐观吴中杂诗遂及宣和博古图为赋此》,写尽三五知己在吴莱山上的尽兴和惬意。

  钟鼓之声在吴莱山中回荡。或许,吴莱又该“慷慨高歌、饮酒自慰”……



范祖干 叶仪:婺州大儒 朱元璋重之

  记者 季俊磊 



  范祖干 叶仪

  《明史》卷二百八十二 列传第一百七十 儒林一

  金华曾涌现许多著名学者,元末也出了一批有学问的儒士。这些儒士有知识有谋略,在地方上有势力有影响。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打下婺州后立马召见了两位金华儒士,《明史》将范祖干和叶仪列为《儒林传》之首。

  记者多方查阅资料后,发现《光绪金华县志》曾记载“纯孝先生范祖干墓,县南庆云乡赤山”,也就是金东区多湖街道环城南路以北的赤山范围。2013年,有村民在山坡上种植苗木时挖出石棺,原以为墓主人是范祖干,没想到是范祖干的第七世从孙范元德,但石棺旁墓志铭(见右下图)中的最后一句话显示,“合葬始迁祖柏轩先生墓之右” 。而柏轩就是范祖干。

  前几日,记者来到赤山,其位置就在新的金华市人民医院后面,大部分地块都在施工,所谓的山只剩下一点小山坡,在山坡中间是一座“赤山寺”。寺庙是金华文保单位,在它四周围上了铁丝网。

  后来了解到,婺城区秋滨街道秋高社区大部分人是范祖干后裔,他们也一直在寻找范祖干的葬身之地。“我父亲那辈人,在上世纪40年代以前,还会去赤山祭拜。”范祖干第十九世孙范跃建说,以前山上还有守墓人,但近70年间墓地渐渐荒废,直到在赤山挖出石棺,他们才重新重视起来。

  据史料记载,范祖干是兰溪香溪范氏十三世孙,范鄂、范浚、范洵等都是祖上有名的人物。范祖干在至正末年,受聘西湖书院山长,不但恪守儒家思想,还修身养性、关心民生,关注国事、针砭时弊,当时有很多同道中人来听他讲课,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

  再说说叶仪。他是“北山四先生”之一许谦的弟子,自幼熟读四书五经。许谦还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当叶仪的弟子,可见学问之高。不过,关于叶仪的遗迹更加难找,遍寻各类资料竟然没有一丝痕迹。

  当年,朱元璋还不是皇帝,他率军攻打金华,特别看中这块军事要地,便想办法在治理上下功夫,第一步是起用当地的能人贤才。

  攻下金华后,范祖干和叶仪被朱元璋一同召见。在《明史》中,朱元璋和范祖干的第一次正式对话被记录下来。他们就治国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从那以后,范祖干成为朱元璋的幕僚。

  朱元璋成为皇帝后,任命范祖干和叶仪为咨议(参谋人员),可是两人都推辞了。关于原因,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范祖干以父母年老需要人奉养为由,告辞归乡。为褒扬他至孝美德,朱元璋还下旨在金华建了“纯孝坊”,后人故此也称范祖干为纯孝先生。叶仪的记载就相对比较简单,以年老体弱推辞,后来和宋濂一起当过五经师,可是不久也辞掉了,之后安贫乐道,守节不变。



  张思齐


          记者:张海滨


  张思齐是明嘉靖年间东阳一个普通居民,他载入史册的原因比较特殊,因为他家发生了“地出血”现象:嘉靖三十七年五月戊辰,东阳民张思齐家地裂五六处,出血如线,高尺许。血凝,犬就食之,掘地无所见。

  在古代,“地出血”被归于五行中的“火”发生变异情况,史书对此多有记载。

  至今,“地出血”现象仍然偶见报道。2005年8月16日,东阳市白云街道下昆溪村村民陈正明家中喷出了血一样的红色液体。

  CCTV《走进科学》栏目与国家地震局杜建国教授专门到下昆溪村调查。杜建国说,自然界中的确存在血红色的温泉,也就是“血泉”。认真考察了陈正明家地质条件和周围环境后,杜建国否定了“血泉”的存在,也否定了地震前兆的说法。        


  卢 睿


         记者:张海滨


  《明史》中有三处提到东阳人卢睿,每次都是一语带过。虽然史书上只留下事迹两三行,但是,卢宅成为“堪比故宫”的辉煌建筑,渊源要从他说起。

  卢睿是卢宅人。卢睿出生时,卢宅还是东阳旧县城迎晖门外的一个小村子。永乐辛丑年(1421),卢睿高中进士,拜监察御史。自卢睿登进士以来,卢宅卢氏科第绵延,涉足仕林的有150余人,其中不乏一代重臣。由于家世兴旺,卢氏后人相继建房置产,致房屋千间,院落连片,街巷纵横,占地达500余亩,成为如今闻名的卢宅。

  卢睿为官清廉,他写过一首《示儿诗》:“阿爹莅政不贪钱,深愧才疏守俸泉;甑黍虽炊无剩粒,盘餮那更问肥鲜;贻谋旧有田庐在,操行终当铁石坚。” 

  刘 辰


           记者:季俊磊


  刘辰,是朱元璋信任的明初大臣。朱元璋率军攻打婺州之时,年仅18岁的刘辰感受到他行事有仁义之风,能匡扶民族,于是凭着一腔热血前去投靠。

  后来,朱元璋派李文忠驻守严州,并任命刘辰为幕宾参军事。

  明建文年间(1399-1402),刘辰升任监察御史,其间出任镇江知府,府境内有8000余亩良田被洪水淹没,颗粒无收,可百姓依然需要缴纳赋税。知道此事后,刘辰立刻上奏朝廷,最终当地百姓的赋税得以免除,而他体恤百姓的名声也就此传开了。

  永乐元年(1403),刘辰参与修撰《明太祖实录》,之后升任江西布政使司左参政。

  刘辰在乱世中有作为,在太平年代有担当。他为官期间多次为民请命,兴修水利,实干兴民,利泽一方百姓,口碑颇佳。


  朱 胜 


      记者:季俊磊


  自古以来,清官都受百姓爱戴。

  朱胜也是为官清廉的代表之一,史书说他是“廉静精敏,下不能欺”。据史料记载,如果官府的奴仆贪财受贿,他就不会继续让其工作,还要把受贿情节记录在案;如果官府的工作人员收取不义之财,没有一个人不需要接受一顿杖责的;如果是狱卒受贿,就把狱卒关进牢房。这样一来,整个地区的风气都变好了,百姓也得到教化。正因为如此,七年后朱胜越级升迁为江南左布政使。

  《明史·况钟传》中也有提及朱胜。况钟是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苏州人民称他“况青天”,和包拯“包青天”、 海瑞“海青天”并称中国民间的三大青天,也被后人评为“历史十大清官之一”。况钟死后,李从智、朱胜相继为苏州知府,廉洁奉公,有口皆碑。


  胡 翰


          记者:季俊磊


  7岁那年,胡翰在路边捡到一个钱包,就坐在原地等失主回来找。

  长大后,胡翰跟从兰溪吴师道、浦江吴莱学习古文,后来又拜在“北山四先生”之一的许谦门下。以文章名扬天下的黄溍、柳贯都对他赞不绝口。

  元末各地农民起义群起,他为了躲避战乱隐居南华山著书,所写的书与宋濂、王炜不相上下。朱元璋攻下金华时,曾召胡翰、许元等一起吃饭。后来,朱元璋又把胡翰召到金陵(今南京),正巧碰上朝廷研究在金华征兵的事,他便进言:“金华都是读书人,很少有人习武,如果征集入伍,只能多些伤亡而已。”没想到,朱元璋马上采用了他的意见,还让他当衢州的讲学官。

  朱元璋当皇帝后,聘请胡翰参与修撰《元史》。与他人不同的是,胡翰在修完《元史》后选择回乡,在北山下盖了一间房子,优哉游哉地过了几十年,75岁而终。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