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④期

2019-12-02 00:00:00

来源:

作者:

舒元舆:脱落群类 独占春日

记者 张海滨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九 列传第一百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 《李郑二王贾舒列传》



安史之乱后,唐代由盛转衰,宦官由此开始掌握兵权,变成权宦。强藩作乱,权宦扰政,朝臣结党,恶性循环之下,李唐遂成乱世。


生在乱世,当归隐山居,自得其乐?还是挺身而出,荡浊扬清?舒元舆的性格决定了他的选择,敢说敢做的他一心除掉权宦、中兴李唐,最终入阁拜相,成为金华历史上第一位宰相。


可惜,除权宦的“甘露之变”惨遭失败,他被腰斩暴尸街头,并灭全族。20年后,冤案昭雪,加封显号:乘仙公,并敕建乘仙祠。


舒元舆的家乡


说起舒元舆的家乡,史书上有多种说法,有的说是兰溪人,有的说是东阳人,还有的说是江西九江人……东阳市志办副主编吴立梅说,现在,全国的舒氏总谱正式确认舒元舆是东阳上卢湶塘北人。


吴立梅说的湶塘北就是史书上说的泉塘北,在上卢旁边。一路走到湶塘村,问了多位上年纪的村民,都说湶塘村主要姓任,没什么姓舒的,也不知道历史上有舒元舆这个宰相。有老人反应很快:前面有个村子叫湶塘里北,可以去问问。


驱车几公里,果真看到一个名叫“湶塘里北”的村子。一问,这个村子也和舒元舆没有关系。


再次询问吴立梅后,记者又回到湶塘村。原来,湶塘北就是湶塘村的北边。在老支书任祖梅的电话导引下,穿过大半个村庄后,碰到了一名拄着拐杖的老人任祖扬,巧的是,他家就住在马干塘边上。


马干塘是一口村中常见的小池塘,面积不大,两面是新建的楼房,一边是路,一边就是野外。任祖扬说,这个马干塘的名字就和舒元舆相关。当年,舒元舆被杀后,朝廷的军队就到村里灭其全族,来的大都是骑兵,放马去池塘喝水,结果把池塘里的水都喝干了,可见来的兵马之多。从那以后,这口池塘就被称作马干塘。


舒元舆的弟弟舒元褒、舒元肱、舒元迥都考中进士。舒元褒又考中贤良方正,任司封员外郎时去世。其他的都在“甘露之变”时被处死。


据博主流星雨刘鑫所述,“甘露之变”发生时,舒元舆的第五个儿子普光正在常州,得知消息后立即隐姓埋名,躲到淳安富昌村。舒元舆的长子舒昌与离京不久的舒守谦联系上后,赶到兰溪将不满周岁的独生子舒道纪转移到安全地方,隐居下来。其余几个儿子也都隐姓埋名,躲藏到各地。舒道纪长大后,出家金华赤松宫为道士。


湶塘村的舒氏族人也四处逃散。到如今,村里已难觅其遗存。据任祖梅说,原来,村酒厂里有一个相关的石器,还有一个山峰名叫光耀峰,也与舒元舆有关。在东阳城区,现在还有一条舒家巷。


舒元舆的朋友圈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在舒元舆的朋友圈里,最重要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李训,一个是白居易。


唐宪宗元和八年(813),舒元舆考中进士。他自负奇才,希望能早日得到重用,为唐王朝的中兴做一番大事业。


831年,已经在京为官5年的舒元舆觉得再也不能等下去了,他洋洋洒洒写了8万多字的自荐文及奏疏,向唐文宗毛遂自荐。大意是我有才华,只是没有表现的机会。我写了如此精练的治世之文,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个人才吗?唉,圣明时代难遇,还是自己爱惜自己的才华吧。唐文宗看了他的奏章,很欣赏他振奋昂扬的精神,但宰相李宗闵却觉得太轻浮,不能重用,只给了他个闲职。


这让舒元舆郁闷无比,此时他写下了传世名篇《牡丹赋》。原本长在深山幽谷中的牡丹,移入宫苑后就平步青云成为花魁,“脱落群类,独占春日”……表达自己落寞寡欢又满腔期待被人赏识重用的心态。据说,“唐文宗一日绕栏微吟(《牡丹赋》),曾为之泣下”。


就在此时,舒元舆遇到了李训,让舒元舆迎来了为国发光的日子。


李训得到唐文宗赏识礼遇后,召舒元舆入朝,深受唐文宗信赖和倚重。元和九年(835)九月十四日,舒元舆被正式任命御史中丞兼刑部侍郎。同月二十七日,与李训一起在本职上加了同平章事,双双被提为宰相。


此后,李训、郑注、舒元舆一起密谋,想要“肃清朝廷”,他们准备里应外合,一举诱杀宦官集团。可惜的是,在行动开始的时候,宦官仇士良看出了破绽,功败垂成。李训、郑注、舒元舆等人惨遭杀害,株连遇难者千余人。这就是发生在大和九年(835)十一月十二日的“甘露之变”。


说到舒元舆的平反,就要说到他的第二个朋友白居易。白居易是唐朝大诗人,舒元舆刚到洛阳时,就和白居易结识成为忘年交。两个人经常诗酒唱和,相伴出游。舒元舆被李训引掖入朝时,白居易还写了一首《送舒著作重授省新郎赴阙》为其送行。


“甘露之变”20年后,唐宣宗李忱接位,白居易堂弟白敏中受到重用,成为宰相。白敏中正直清廉,对父辈生前好友舒元舆的冤死深表同情,经常在唐宣宗面前隐隐提及,还将舒元舆的《牡丹赋》等介绍给唐宣宗。


大中八年(854年),唐宣宗发布圣旨大赦。舒元舆冤案终于昭雪,并加封显号:乘仙公,敕建乘仙祠。舒元舆的族子舒守谦和孙子舒道纪将其遗骨归葬于兰溪白露山麓乘仙祠右侧,即现在的三相坟景区内。


一代名相,终于复归山林,万古流芳。







潘良贵:刚毅近仁之大儒

记者 叶骏


《宋史》卷三百七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以前只知道“靖康之难前后婺州四英烈”,其中有潘良贵(另三位是宗泽、梅执礼、郑刚中),却不知,潘良贵是进入《宋史》的金华大儒。


他博学多才,是当时著名学者、诗人,一个范浚、朱熹、宋濂都钦佩不已的大儒;他出身平民之家,为官刚正不阿,清廉勤政,曾因得罪权贵而三次被贬,弃官回乡,安贫乐道,最后居家十年不出,晚年家贫以至宋高宗为他赐钱50万下葬,乃金华“三潘”中名副其实的“清潘”;他直率敢言,刚正不阿,力主抗金,直指朝廷近佞,“闻者为之胆落”;一众要臣看好他,欲以女妻之都被婉拒,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他曾力拒当时呼风唤雨的秦桧等人的拉帮结派……


潘良贵是金华城区人,金华市区曾经的太史第,就是潘氏家族的居住地(也有一说太史第主人是朱之锡)。太史第知者甚少,地名早已消失,但小巷仍在,就是现在酒坊巷靠将军路以北三四十米的那一段。后人敬仰潘家读书成风、人才辈出,觉得太史第风水宝地,遂成了古婺读书人倾慕的地方,周边建造了不少考寓,像永康考寓、东阳考寓等。


来到当年太史第的位置,现场正在做道路拓宽施工,相关遗迹荡然无存,传说中的“良贵井”也不见踪影。对面酒坊巷、古城墙、侍王府、古子城等古风犹存,“太史第”却是真正地消失了。据说以前,这里有座庙,祭的是谁,又众说纷纭。但可以想见,这里的确是文风兴盛,上溯几百年,小巷周边考寓座座,苦读搏功名的学子聚集研读备考,青烟袅袅,书声琅琅……这画面恍若眼前。


今年8月27日,是潘良贵(约1086—1142)逝世869周年忌日。潘良贵后裔及我市部分民间文化人士进行了简单的座谈,并来到疑似潘良贵墓地遗址凭吊。有识之士根据家谱、县志等记载,圈定了潘良贵墓地的大致范围。记者曾跟随金华传道书院负责人柳哲,走访他发现的潘良贵疑似墓址。


尖峰山脚下,山下曹村后山,种着枇杷、苗木等作物。沿着小路进山,走十来分钟,在一处枇杷园里有一座被废弃的墓葬——杂草之中,只露出了两个隐约的洞口,墓室里物件早已无存。老人回忆,墓葬原来气势不小,前面有专门的墓道,墓前有三层平台,层层往上,墓碑有2.5米左右高,拜坛上有石羊、石马、石桌、石凳等。村民说这里叫“万工山”,说明耗费劳力之巨,符合宋高宗赐钱50万厚葬的逻辑。


山下曹一带村民反映说,至少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座古墓还有后人陆续前来祭拜。


潘良贵晚年因曾与李光通信获罪,降三级官,57岁去世。在南宋,金华人已有纪念诸英的“仰高堂”,陆游观瞻后有感:“阁后有仰高堂,旧祠资政宗公泽、尚书梅公执礼、中书舍人潘公良贵。三公皆郡人,有忠义大节。”


仰高堂,是多么确切的用语。他们生处国家危亡之际,而勇于担责,成仁就义无所迟疑。官宦生涯,荣辱不惊,危难时刻,勇于献身;治学上,不以科业为止,不断进取,文章皆系于百姓与国之命脉。所以,“刚毅而近仁”的潘良贵,理应被金华人记得。 






唐仲友:“经世致用”的婺学代表



记者 季俊磊




《宋史》卷三百九十四列传第一百五十 《郑丙传》



唐仲友,一位在《宋史》没有专传的金华人物(但在《郑丙传》中有提及),他与吕祖谦、陈亮同为婺学创始人,并开浙东学派先河。与吕祖谦“性命之学”、陈亮“事功之学”不同,唐仲友主张“经制之学”,提倡脚踏实地,注重现实功效,至今仍存在极强的现实意义。


昨天,记者来到婺城区秋滨街道唐宅社区,这里如今是唐氏后人的聚居地。老书记唐根龙告诉记者,唐宅是唐仲友后裔的迁徙之地,他原来住在市区市门巷“唐宅”(今城隍庙以南、文昌巷以东、明月街以西、将军路以北一带),后人为了纪念他,索性将村子取名为唐宅。唐宅从原来的几户,繁衍生息,如今已是附近数一数二的大社区,常住人口近千人。

在唐宅社区的正中间,有一座“进士第”,除了唐仲友仅存的书籍和思想外,它是唯一的“遗产”,虽然他并没有在这里住过。唐根龙告诉记者,这座“进士第”是康乾年间,朝廷为了褒扬唐仲友一家特命当地官府督造的(其父尧封,其兄仲温、仲义四人曾同登绍兴年间进士)。


记者沿着一条泥泞的小路来到“进士第”门前,那是唐宅最高的一处山背。与记者想象有所不同,这座“进士第”破败不堪,原来的院落所剩无几,在门前的墙上挂着“金华市文物保护点”的牌子,落款为2004年。唐根龙说,他年幼时,“进士第”还保存得很好,至今依稀还能“看见”它的原貌。


宋王朝是理学最活跃的年代,唐仲友的唯物意识显得有些“另类”。唐仲友当上江西提刑还未上任,便遭时任浙东提刑的理学大师朱熹“六次”弹劾,前后列举其促限催税、伪造钱币、公款刻书、与营妓有染等八大罪项,后由宰相王淮出面调解,以“秀才争闲气”之名化解。罢职后的唐仲友开始闭门讲学,埋头著书。记者翻阅史料,营妓严蕊关押在台州和绍兴,施以鞭笞,逼其招供,但宁死不从,并道:“身为贱妓,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直到今日,朱熹与唐仲友之间的公案依然扑朔迷离。


研究唐仲友20余年的民间文史爱好者方国伟一直觉得,唐仲友在《宋史》没有专传是有欠公允的。他觉得,唐仲友学说中所体现的实事求是、身体力行的朴实作风,无论在当时还是如今,都是难能可贵的。


方国伟说,唐仲友首创的“经制之学”在当时婺学中颇有影响,但他因朱唐交恶而几乎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中,其弟子门人也被其他学派同化,但并不能因此而否定他的历史地位。明初开国文臣之首宋濂曾为之补传,但因朱熹后学强烈反对而作罢;清朝全祖望在编纂《宋元学案》时,特为他立《说斋学案》,以正其名;清朝张作楠在宋濂基础上作《补宋潜溪补唐仲友补传》……可见唐仲友名声之重。


2004年,唐宅进行村改居,村委会一致通过,将“进士第”门前的路命名为“仲友街”,“进士第”在仲友街22号。唐根龙告诉记者,“进士第”将在有关部门的协同推动下进行修缮,并发扬其思想和精神,除了不让他再被世人曲解外,还会积极梳理出其“经世致用”的内容。


徐安贞:《全唐诗》收入其11首诗作



记者 季俊磊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上 《文苑中》 《新唐书》卷二百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儒学下》


徐安贞,一说婺城人,一说兰溪人,幼年时在龙丘山(九峰山)的岩洞中学习,天生聪慧,一年内三考三捷,一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唐玄宗时期,是开元盛世和安史之乱的亲历者。不过,史料对他的记载少而零散,在《旧唐书》和《新唐书》中,传记也只有短短几行。除了史料记载,他有11首诗作传世。九峰山禅寺中设有“三贤堂”,祭祀龙丘苌、徐伯珍和徐安贞。


徐安贞留给后人最深刻的莫过于他的仕途和诗歌了。先来说说他的仕途,可以说走得相当平顺。他深得唐玄宗宠爱,负责起草文诰和手谕,这对文人来说是莫大的殊荣,后来官至中书侍郎,相当于副中书令。徐安贞与李林甫共事多年,不知情的人以为他们同流合污。受李林甫事件影响,徐安贞选择逃亡,在湖南衡山岳寺隐姓埋名。为掩人耳目,他装成哑巴在寺中做工,一待就是数年。后被时任北海太守的李邕在寺中认出,重返长安。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他与刘光谦、白琪、陈常甫、李安甫、陆善经等六侍郎,从长安避乱南下,先经过豫章(今江西南昌)再达到黄龙山,得超慧禅师引荐,在多家寺庙中定居,被后世称之为“六相隐平江”。


徐安贞隐居在一个名叫板坑的地方,并修建了回台寺。迄今1300多年,其后裔由平江发展到80万之多,分布在中国南方以及部分北方的九个省市。


再来说说他的诗歌。他擅长五言古诗,《全唐诗》共收录其11首诗歌。由于他主要的活动范围在唐玄宗及其上层官僚之间,写诗的题材自然与此相关。


11首诗中,五言9首,七言2首;涉及官场生活的有9首,描写个人生活的2首。作为“御用文人”的他,每写一首诗都谨小慎微, “圣作西山颂”“朝暮玉墀前”“皇华出圣朝”“帝力”“尧心”“宸御”等词充斥其间。

  


骆俊 骆统: 父子两代 文武双全

记者 张海滨


《三国志》卷五十七吴书十二 虞陆张骆陆吾朱传第十二


义乌骆氏是一大家族,历史上出过不少风云人物,骆俊和骆统就是其中一对文武双全的父子。骆俊是东汉末年陈王刘宠的国相,在丞相任内励精图治,深得民众爱戴。骆俊的儿子骆统是三国时期吴国著名将领、学者,直到如今,他还是很多义乌人的励志偶像。


在骆宾王故里——义乌市廿三里街道李塘村,参加过修宗谱的李塘村卫生室负责人骆光伦说,骆俊、骆统应该是最早一批来到义乌的骆氏祖先中较出名的,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义乌人,但现在也不清楚骆俊当时出生在哪个地方。


骆光伦说,义乌骆氏最早从北方迁过来时,先是到城西街道的分水塘村一带,也就是如今陈望道的家乡。


骆俊从小就爱学习,文武双全,年轻时,在会稽郡当一名小吏,相当于现在的公务员。幸运的是,骆俊这匹千里马很快就遇到了伯乐,太守向皇上举荐骆俊为“孝廉”。一到京都洛阳,骆俊就受到重用,担任尚书郎等职位,能够直接与汉灵帝接触。不久,汉灵帝就派骆俊前往陈国做了国相。


当时朝廷腐败,起义四起,乱世之中,骆俊的表现让人惊艳。骆俊加固城防,积极生产,使陈国百姓安居乐业,年年丰收。


但在陈国自立自强的时候,骆俊遇上了人生中的恶人——袁术。袁术称帝后,接连遭到孙策、吕布、曹操三方的叛盟与打击,走投无路的袁术知道陈国富饶,就派人向骆俊借粮,结果被生性耿直的骆俊一口回绝。袁术恼羞成怒,就派人暗杀了骆俊。骆俊一直被视为义乌的杰出英豪。


骆统是骆俊的儿子,骆统也和父亲一样文武双全,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直到现在,骆统还是许多父母教育儿女的励志榜样,学古文时都有这方面的分析题。


骆统5岁的时候,父亲骆俊被袁术害死。3年后,母亲改嫁,有个性的骆统就和姐姐一起回到义乌。当时,正好碰到饥荒,看到村民痛苦的样子,骆统自愿提出减少饮食,从而感动了姐姐,拿出家里的粮食分发给村民。从此,骆统名闻乡里。


在义乌,骆统整整学了12年武艺。长大后,由于在地方素有爱国爱民的好名声,骆统被孙权看中录用。孙权对骆统极为欣赏,不但把他提为骑都尉,还把侄女许配给他为妻。骆统也不负众望,一路建功立业。28岁时,就升任偏将军。


骆统的勇敢还表现在敢于“建言献策”。他在《论时政疏》中直言,朝廷委派的一些地方官吏不称职。他们打的是亲民之名,做的是强征暴敛的事……孙权采纳了他的建议,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让人意外的是,288年,孙权在武昌称帝。登基时,孙权对家人及文武百官进行大封赏,骆统却不在其列。不久,骆统因连年征战,积劳成疾而死于任所,年仅36岁。


如今,义乌还保存着一方骆俊等人的墓碑,只是年代久远,上面字迹模糊,并且断裂成两半。当年,骆统驻守过的嘉兴古城也还保存着,供后人参观。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