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⑤期

2019-12-03 13:00:00

来源:

作者:


胡则:从县尉到胡公大帝

记者 章果果



一个永康孩子,如果脑门长得高,家里的长辈就会打个比喻,“像方岩山”。一个永康孩子也有特别的10岁成长礼:上方岩拜胡公……


对于一个永康人来说,方岩和胡公,是从小就熟悉的。因为太熟悉,就显得有点太自然而然并且理所当然了。讲起来谁都知道,但可能其实并不太知道。


你对胡公了解多少?拿这个问题去问永康人,多半会回答你,胡公很灵。或者,胡公就是胡则;再多一点就是,毛泽东曾赞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其实都是宽泛粗浅的认识。我当然也是一样。欲对胡公多加了解,得先读点书。


这种了解也伴随着困惑,尤其是读了《宋史·胡则传》后,困惑更甚。《胡则传》短短863字,简要叙述三五事,勾勒出胡则生平,从许田县尉到最后的兵部侍郎……想来一个被供奉千年且被万众景仰的大神,必然有过人之处,然而看其事迹,似乎有点平淡无奇啊。


通读全文,印象最深的也就两件事:一是胡则任提举江南路银铜场、铸钱监时,发现吏人藏匿的几万斤铜。吏人害怕被处死,胡则说:“马伏波哀悯犯重罪的囚犯而放走了他,我难道要重视物品而轻视数人的生命吗?”于是将之登记为剩余,不加治罪。


另一则是胡则在广西路转运使任上时,有外国船舶遭遇风暴漂至琼州,报告说缺乏食物,不能离境。胡则命借钱三百万,官吏以为夷人狡诈,海上归期难定。胡则说:“他们因为有急切的困难而投靠我们,怎么能拒绝而不帮助呢?”事后,外国船按期偿还借款。


对于胡则其人,史家之笔有褒有贬,开头说胡则“果敢有材气”,结尾给出的评价是“无廉名,喜交结,尚风义”。


这……似乎和印象中“英明神武”的胡公大帝格格不入啊,有种胡公大帝走下神坛的感觉。


但是,我也知道世上卷帙浩繁,除了“太史公曰”之外,还有“异史氏曰”。区别于正史臧否人物的庄重正经,后者嬉笑怒骂,另成风光。


另一个舆论场中的胡则,与正史记载的不尽相同,而别有风光。民间的胡公故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奏免衢婺身丁钱”,说是宋明道元年,胡则直言极谏,上奏免除衢、婺两州百姓身丁钱。百姓感恩,遂于方岩山顶立庙纪念。这个故事已经深入人心,兹不赘述。


除此之外,搜罗一下,还有不少胡则“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记载。如《咸淳·临安志》中记载,胡则“守杭有惠政,郡独无潮患”。范仲淹为胡则撰写的墓志铭,也是事迹三五则,勾勒出一个“富宇量,笃风义,轻财尚施,不为私积”的胡则。其中,如上所述的两件事收录了《宋史·胡则传》。还有一件事也值得一提。说福州有大片无主滩涂,纳土归宋后,官府将粗略改造后的滩涂作为“官庄田”租给当地的佃户耕种,后来宋太宗施仁政,下旨“授券予民耕”,让佃户直接成了田主。胡则在福州任上时,因为内忧外患,朝廷财力不支,于是试图收走这些已经被改造成良田的“官庄田”。为此,胡则先后三次犯颜直谏,直到朝廷诏免此事。他在奏章上写道:“百姓疾苦,刺史当言之。而弗从,刺史可废矣。”


用大白话说就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这样一位为民做主不惧犯上的好官,不也“英明神武”值得老百姓纪念吗?


范仲淹墓志铭中还有一句:“进以功,退以寿,义可书,石不朽,百年之为兮千载后。”范仲淹可谓预言了胡则的身后名。他逝世之后,百姓立庙纪念,并且自宋而元至明,先后受到7位皇帝的敕封,其影响力也渐渐扩张至浙江及周边,“天下有胡公庙三千”,历经千年,香火长盛不衰。


民间信仰中的胡公,相比起正史、方志及范仲淹笔下的记载,又完全是另一番光景。此时,他已不再是人,而是一个神。1122年,宋徽宗《敕封胡则祐顺侯诰》里讲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神话。后人考证说是方腊起义,永康以陈十四为首的贼寇占领方岩,官军久攻不下。一天晚上,贼首梦见神人饮马于池,那池水是唯一的水源,结果第二天起来一看,池水已干枯,大家又慌又乱,结果“大兵一临,即日荡平”。


自此,胡则开始了法力无边的大神之旅,一个个皇帝给他加官进爵。如果神仙也有名片,那他肯定是头衔最多的之一。到元成宗时,他成了“祐顺嘉应福泽灵显侯”,“可特封显应公”,到了明太祖时,又加封为“显应正惠忠佑福德齐天帝”……就这样,胡则成了胸前缀满各种溢美之词的胡公大帝。



遇见了正史、方志以及民间信仰中的三个胡则后,我决定上方岩去拜见拜见他老人家。陪我上山的是方岩镇文化站站长吴雄利,一个热爱地方文化的小伙子。


经过岩下街,发现竟然和往日情形大不相同,一问才知,整治征迁了,如今只剩下几幢有历史价值的建筑。而当年岩下街之盛况,曾令上世纪30年代第一次上方岩的郁达夫大为惊异。他在《方岩纪静》里写,岩下街经营旅店业而专靠胡公庙吃饭者,总有三五千人……


永康方岩拜胡公盛况。胡公祠管理所供图


岩下街几经变迁,胡公祠香火之盛却一如往昔。对此,吕红育最有发言权。他是胡公祠管理所经理,在山上度过了16个春节,他说,每年的大年三十、正月初四、正月十四是最热闹的,最多时,胡公祠里摆过700多张供桌。香客也有季节性,过年时杭州、宁波人居多,农历八月时以绍兴、温州人为主,更远的从河南、东北过来,甚至还有不少西班牙、意大利的华侨。看来,胡公的影响力也已漂洋过海,到达西方世界。



任凭世事变迁,也不管自己的影响力是否“威加海内外”,胡公大帝只是笑而不语。他安静地坐在胡公祠的后殿,红脸黑髯,头戴帝冠,微微颔首,注视众生,还真是一位可亲可敬的神啊!




徐邦宪:徐谓礼文书背后的影子人物

记者 汪 蕾



南宋工部侍郎徐邦宪一定想不到,780多年后,自己会因为幼子、并无名气的小官徐谓礼而成为“网红”。在武义县博物馆里,徐邦宪和徐谓礼的名字、画像被放在一起,向右走进一间独立的神秘空间,这里珍藏着“镇馆之宝”、国家一级珍贵文物徐谓礼文书(如图)。



回到当年,徐谓礼是个不折不扣的“官三代”,父亲徐邦宪是南宋名臣。在徐谓礼文书中,就数保状最多,33则印纸保了70多人,其中还包括奸臣贾似道。保状之多,说明徐谓礼背靠一批南宋达官贵人,拥有一张庞大的政治与社会生活关系网,这也是基于徐家显赫的声名。可以说,“皇帝身边人”徐邦宪是儿子最大的资本,也是徐谓礼文书背后的影子人物。


为官数十载的徐邦宪,“疏劾平原”是其在仕途上初试锋芒,名动朝野。“平原”指的是南宋权相韩侂胄。嘉泰四年(1204),韩侂胄提出开兵端以抗金,幕僚都随声附和,徐邦宪“独首言之”,认为“用兵仓促,势必误国殃民”。因而得罪权贵,徐邦宪请求外任,被委任处州知州。向皇帝告辞时,徐邦宪仍力谏兵不可妄骤而失败的教训,并直言:“朝列群工久智,果足以坐镇之乎?”


由于仁义爱国敢直言,徐邦宪多次遭贬,仕途起伏。他被贬时,永康学派代表人物陈亮曾两度写诗送行赞扬:“禁侍燕闲如献纳,愿将民瘼达君王。”“已闻塞下销锋镝,正自胸中有甲兵。”


陈亮是徐邦宪妻子的哥哥,两人是绍熙元年的“同年”进士,徐邦宪是那年的“省元”,省考第一;陈亮则是那一榜的“状元”,殿试第一,徐邦宪殿试第三成了“探花”。


徐邦宪还是吕祖谦的嫡传弟子、婺学门人。他从小聪明勤学,先拜永嘉学派代表陈傅良为师,又从金华学派代表吕祖谦学于明招寺。“少负隽才,学问超诣,弱冠即声动名流”,作为婺学传承人之一、第二代“明招学者”的名臣学者徐邦宪,被直系后裔尊称为武义“学徐派”始祖,其宗谱亦称之为《武川学徐氏宗谱》。


公元1214年,皇帝留下请辞的徐邦宪为集英殿修撰,掌修国史。尔后10多年,徐邦宪依然恪尽职守,直至晚年归里。他在武义壶山南麓修筑书室读书,号为“书台山”。1233年,徐邦宪逝世,谥封“文肃”,墓葬就在壶山脚。“北山四先生”之一王柏为其撰写墓碑。


“古迹城西说宋唐,高台独上望苍苍。祸延甘露思丞相,疏劾平原忆侍郎。”到了清康熙年间,董洹写《书台山》诗时,已是“人代已非空废址,山形依旧枕斜阳”,但当年还能看见“残碑字”,听到佛堂“梵诵钟声”……


而今,武义城西西门岭的书台山斜阳依旧,但早已不见徐侍郎当年的风姿。书台山下,一条小溪从城外穿流入城内,流淌在徐祠门前的西寺溪,流淌过水洞门,流入大片大片的农田里,润物细无声。




陈良祐:孝宗勉励他,当宋代魏征


记者 许健楠




我们这代人,对于忠言进谏的良臣总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记得在高中的语文课堂上,老师讲到《荐太宗十思疏》一文时,总对一代名臣魏征心怀崇敬。


在宋代,说起魏征式的人物,陈良祐算一个。他是金华人。19岁时参加乡试,间隔一年进入太学。南宋绍兴二十四年,进士及第。曾官至从六品起居郎。


“陈良祐是一名宋官,虽是金华人,但他的主要业绩还是在外地,因此,金华几乎很难找到与他相关的历史遗存,倒是流传着很多与他有关的故事。”金华市文物局专家蒋金治表示。


贤臣遇上明君,才是国家之幸,反之则是历史悲剧。陈良祐遇到的宋孝宗赵眘,是锐意进取、励精图治的贤明君主。他是南宋的第二位皇帝,后世普遍认为是南宋最有作为的皇帝。他在位期间,平反岳飞冤案,起用主战派人士,锐意收复中原;内政上,加强集权,积极整顿吏治,裁汰冗员,惩治贪污,重视农业生产,百姓生活安康,史称“乾淳之治”。


陈良祐进言:“希望皇上能仔细阅读唐太宗的《贞观政要》,效仿其中好的地方,对于错误的东西要加以警戒,让臣子们成为良臣,而不仅仅是忠臣。”


孝宗则说:“你也应当用魏征来自勉。”


陈良祐为官,颇有魏征之风。淳熙年间,张说很受皇帝重用,一天,他向皇帝提出想宴请自己的部下侍从,孝宗同意了,并且答应送上酒菜以助兴。到了那天,所有人都到了,唯独兵部侍郎陈良祐不到,张说很气愤,向孝宗报告说“陈良祐违旨”。


孝宗知道后,就问宴会结束没有,小宦官回答说还没有,孝宗又命令再送酒宴,张说大喜,并再次说了陈良祐的坏话。等到第二天早上,孝宗不但不责罚陈良祐,还下令任命他为谏议大夫,升了官。


这说明了陈良祐的良好品质,因为根据国法,宋代禁止士大夫汇集宴请,这主要是防止官员串通结党,虽然张说得到允许,但陈良祐仍然不从,态度立场可鉴。


在保持货币市场稳定方面,陈良祐也功不可没。陈良祐的谏言得到采纳,为社会稳定、货币稳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陈良祐的谏言往往一针见血,痛陈时弊:“陛下自己力行节俭,不经商牟利。但有的人通过心腹亲戚,做市井商贩的行为;凭借公侯的尊贵,谋取商贾的财利。霸占田地,强占山泽,甚至派遣舶舟,招徕外商,买卖宝货,浪费金钱。有的假借皇帝的名义,有的假托后妃的名义,犯法违令,一心求利没有满足,这不是用来维持纲纪,保全皇亲国戚的办法。希望严申戒令,假如能够改过,富贵可以保全。如果不作悔改,要服从大义,断绝恩情。”


很多事,孝宗都会采纳他的意见。但在收复失地的问题上,孝宗没有听他的。皇帝想要收复失地,陈良祐上奏认为,国库空虚,将帅平庸,曾经归还的土地,也都丢掉了,还不是开启战端的时机。


这件事,忤逆旨意,他被贬了官。到瑞州居住,到外地当了地方官……陈良祐的结局,虽不如魏征这般凄惨,但也不算完满。


他们作为一代能臣,仗义执言,敢于进谏,在历史长河中闪闪发光,青史留名。


王介 王埜:一世父子情 拳拳报国心


记者 许健楠


在搜寻古代名人遗存的过程中,沧海桑田、风云变迁,能历经艰难险阻、隔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传下来的老物件,凤毛麟角。


如此说来,王埜是无比幸运的。至少,他还有一块石碑、一篇碑文,真真切切地展示在世人面前,让后人能读懂、感悟。


虽年代久远,但这块石碑上的字迹仍清晰可辨,共50字,一字一句饱含父子情深:


“有宋太中大夫、宝章阁待制、谥忠简王公,太硕人郑氏合葬于此。千岁之后,陵谷或迁,仁人君子,幸为保之。淳祐二年,孝子埜泣书。”


说的是,他的父亲王介与他的母亲郑氏合葬在这里,千年以后,陵墓可能会迁走,希望有仁人之心的君子能把墓葬保护下来。这篇碑文写于1242年,距今已有777年。


这是孝子王埜为保父母的陵墓,专门写给后世的信。5年前,这封信重见天日。一片仁孝之心,天地可鉴。


在金华,“四世一品”这四个字堪称一个文化印记。宋代,金华的王家声名显赫,王淮做到了当朝宰相,也成了金华历史上官位最高之人。他们一家四世王淮、王师德、王登、王本,都是南宋的一品大员。


本文的主角,却不是那四位一品大员,而是王介、王埜。在这个权倾一时、人才济济的大家族,父子二人算不得“第一梯队”的明星人物,却也是宋史立传的大人物,而且是一人一篇。父子俩都被载入史册,也是王氏家族的一大荣耀。


在这个绵延300余年的朝代中,政文贴近,文人从政。王介就是其中一位。这位追随朱熹、吕祖谦游学的文人,一旦从了政,一样是一把好手。


绍熙元年,进士及第,殿试时陈述时弊,他说的一句话,一鸣惊人:“最近罢免拾遗、补阙,有疏远谏议的意思,小人公开结为朋党,有厌弃鄙薄道学的名声。”


皇帝嘉许他的直言,擢升为第三名,从此入了仕。纵览历史上的金华名人事迹,发现仕途中的金华人,多半是“耿直boy”,仗义执言,凭的是对国家、对人民的一片赤胆忠心。陈良祐如此,王介亦然。


一篇碑文,彰显王埜孝道,其实,他的父亲也极为忠孝。他曾向宋光宗上疏:“孝宗亲自将帝位授给陛下,孝敬怎么能长久缺乏呢?”又说:“媳妇侍奉公婆犹如侍奉父母,不能缺少宫中的礼仪。”宋孝宗去世,王介又极力请宋光宗到宫中执丧,多次上疏言辞激切,人们都感叹他的忠孝之心。


敢说这样的话,这份胆识,不是什么普通官员说有就有的。王介自从入了仕,一直在皇帝身边当官。他外调当地方官,也是因为一次仗义执言。


宝祐二年,王埜拜授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封吴郡侯。青出于蓝,他的作为和官阶甚至在父亲王介之上。


一世父子情,拳拳报国心。王介、王埜父子一文一武,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历史和人民总是会记住那一个个坦荡、清澈而忠良的灵魂。

  


应先 唐君佑

记者 季俊磊


在搜寻古代名人遗存的过程中,沧海桑田、风云变迁,能历经艰难险阻、隔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传下来的老物件,凤毛麟角。


如此说来,王埜是无比幸运的。至少,他还有一块石碑、一篇碑文,真真切切地展示在世人面前,让后人能读懂、感悟。


虽年代久远,但这块石碑上的字迹仍清晰可辨,共50字,一字一句饱含父子情深:


“有宋太中大夫、宝章阁待制、谥忠简王公,太硕人郑氏合葬于此。千岁之后,陵谷或迁,仁人君子,幸为保之。淳祐二年,孝子埜泣书。”


说的是,他的父亲王介与他的母亲郑氏合葬在这里,千年以后,陵墓可能会迁走,希望有仁人之心的君子能把墓葬保护下来。这篇碑文写于1242年,距今已有777年。


这是孝子王埜为保父母的陵墓,专门写给后世的信。5年前,这封信重见天日。一片仁孝之心,天地可鉴。


在金华,“四世一品”这四个字堪称一个文化印记。宋代,金华的王家声名显赫,王淮做到了当朝宰相,也成了金华历史上官位最高之人。他们一家四世王淮、王师德、王登、王本,都是南宋的一品大员。


本文的主角,却不是那四位一品大员,而是王介、王埜。在这个权倾一时、人才济济的大家族,父子二人算不得“第一梯队”的明星人物,却也是宋史立传的大人物,而且是一人一篇。父子俩都被载入史册,也是王氏家族的一大荣耀。


在这个绵延300余年的朝代中,政文贴近,文人从政。王介就是其中一位。这位追随朱熹、吕祖谦游学的文人,一旦从了政,一样是一把好手。


绍熙元年,进士及第,殿试时陈述时弊,他说的一句话,一鸣惊人:“最近罢免拾遗、补阙,有疏远谏议的意思,小人公开结为朋党,有厌弃鄙薄道学的名声。”


皇帝嘉许他的直言,擢升为第三名,从此入了仕。纵览历史上的金华名人事迹,发现仕途中的金华人,多半是“耿直boy”,仗义执言,凭的是对国家、对人民的一片赤胆忠心。陈良祐如此,王介亦然。


一篇碑文,彰显王埜孝道,其实,他的父亲也极为忠孝。他曾向宋光宗上疏:“孝宗亲自将帝位授给陛下,孝敬怎么能长久缺乏呢?”又说:“媳妇侍奉公婆犹如侍奉父母,不能缺少宫中的礼仪。”宋孝宗去世,王介又极力请宋光宗到宫中执丧,多次上疏言辞激切,人们都感叹他的忠孝之心。


敢说这样的话,这份胆识,不是什么普通官员说有就有的。王介自从入了仕,一直在皇帝身边当官。他外调当地方官,也是因为一次仗义执言。


宝祐二年,王埜拜授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封吴郡侯。青出于蓝,他的作为和官阶甚至在父亲王介之上。


一世父子情,拳拳报国心。王介、王埜父子一文一武,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历史和人民总是会记住那一个个坦荡、清澈而忠良的灵魂。

插图:傅军杰

 


阮泰发

记者 汪 蕾


武义人阮泰发是位牛人。


牛气之一,著作入史。他的天文著作《水运浑天机要》被载入《宋史》。


牛气之二,敢于质疑。南宋嘉定年间,作为婺州一介布衣,阮泰发向朝廷进献了《浑仪十论》,并且说《统天历》《开禧历》都有差错。后来,作为历法制定者,南宋著名天文学家鲍澣之也承认《开禧历》中有失误。而被阮泰发质疑的《统天历》也是“牛气冲天”,它是我国历代最先进的历法之一,南宋庆元五年(1199)开始施行,由杨忠辅创制。此历不用上元纪年的方法,以29.530594日为一月,以365.2425日为一年,只比地球绕太阳一周实际的周期差26秒,和现行公历的一年长度完全一样,但比西方早采用了400多年。


牛气之三,老师、家族都很强大。阮泰发的师傅和家族都值得一提。阮泰发的师傅是吕祖俭(吕祖谦弟),属“浙东史学明招文化”。据记载:“泰发深于古文学,世人所不能通者多能通,盖师事子约(即吕祖俭)源流有自,士友咸曰:‘阮氏之昌殆未艾也’。”阮泰发去世时,陆九渊的学生袁燮为其撰墓志。


阮泰发所在的阮氏家族对武义的影响可谓源远流长,从东晋至今已有将近1700年。他的祖先、隐士阮孚因不满于东晋王朝内部的夺权争利,不愿与朝廷合作而放弃官职,于东晋咸和二年(327)隐居于明招山,带有眷族30多人同隐。到了唐天授二年(691)武义建县,阮氏家族经历360多年,已成为武义八大姓氏之一,而阮孚作为武义阮氏的始祖代表,在他的影响下,武义形成了“东晋隐逸明招文化”。


阮孚的后裔、阮泰发的父亲阮葵也是位隐士。阮葵与阮孚都归终于隐,但不同于阮孚“魏晋之风”“竹林七贤”式的逃隐,阮葵是在读到陶渊明“富贵非吾愿”之句时,厌恶科举,就决然在家做隐士的。他隐居清溪刻意读书,为当地兴修水利、筑路,利用荒地种桑,习中医为邻里看病施药,扶贫济困,排解里人争执,宣讲“义利之辨”。


不过,阮葵的后裔多取读书取仕之途,出了不少入仕为官的能人志士。阮氏从东晋的隐士家族,历800多年到了南宋转化为儒学。也是因为这样,武义当地学者将阮葵称为武义“东晋隐逸明招文化”与“浙东史学明招文化”两种“明招文化”的“焊接点”。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