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⑥期

2019-12-04 10:00:00

来源:

作者:


宗泽:国危撑一柱 弥留尚三呼

记者 张海滨


“渡河!渡河!渡河!”建炎二年(1128)七月,在阵阵风雨声中,念念不忘北伐的抗金名将宗泽怀着悲愤的心情与世长辞。


宗泽的一生堪称悲壮,他文武双全,志向高远,可到59岁还只是一个县官。66岁时穿上盔甲,传奇就此展开,成为让金兵闻风丧胆的抗金名将。遗憾的是,他一直没有机会完成让皇帝“回家”的夙愿。


59岁前一直当县官


北宋嘉祐四年(1060),宗泽出生在义乌市苏溪镇石板塘村。如今,在五龙塘村附近的凤凰形山上,还有宗泽曾祖父母和祖母的坟茔。据介绍,该墓经清咸丰元年(1851)、民国十九年(1930)等多次修葺,现墓为1981年重修的水泥墓,呈半圆形,墓前有清咸丰元年重修时的墓碑和祭台。


宗泽从小养成勤劳俭朴、好学上进、忠诚正直的品格。不到20岁就外出游学,十年游历让他丰富了见识,熟悉了兵法阵图,学得了一身好武艺。


33岁那年,宗泽进士及第,可在殿试时,他把论文写跑题了。朝廷对论文有字数限制,可他洋洋洒洒写了上万字。殿试是个该唱赞歌的地方,可他却针砭时弊,被考官列为倒数第一名。


此后,宗泽先是当县吏,后提升为县官,一当就是四任,分别到四个地方。不过他勤勤恳恳,在每个县都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宗泽一干就干到59岁。对朝廷失望的他干脆选择退休,回到东阳,住在山里读书养性。可还是躲不过小人的暗算,被发配镇江。三年后,遇到皇帝大赦,才重获自由。



66岁穿盔甲打得金兵闻风丧胆


让宗泽想不到的是,66岁时,上天竟然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穿上盔甲得以施展年少时就有的理想和抱负。


北宋末年,金兵大举南下,直逼宋都开封。朝中分裂成主战、主和两派。开封军民在主战派李纲的率领下奋起抵抗,取得了开封保卫战的胜利。


此时,朝廷想找人去金国谈判,很多人推荐忠诚正直的宗泽。这时,宗泽已经66岁,接到命令,二话没说就要出发。可是,主和派怕他和金国谈崩,又临时将他换下,让他到磁州当知府,也就是抗金前线。宗泽当天就带着十几个随从出发了。


在磁州,宗泽有了施展的机会。他大力发动群众,修筑城墙,发布招兵广告,并推出联防抗金的办法。各地义军纷纷支持,拉起10万大军。宋钦宗看后很高兴,任命宗泽为河北义兵都总管。


不久,金兵攻打磁州。宗泽登上城楼指挥,命令士兵用强弓射退金兵后,打开城门追击,杀死数百金兵。宗泽的首场抗金大捷,虽然杀敌不多,但这一战让大家发现,原来金兵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宗泽独自带兵赶往开封,在黄河岸边的李固渡口遭遇金兵,夜晚用计一口气攻破30多个金兵营寨。第二年,他一路血战打到开德,连续13场大败金兵。可是,朝廷上依然没有人支持他。他只能继续孤军奋战,从河北邯郸打到河南卫辉,眼看着离开封越来越近,朝廷却不肯发兵增援……


开封城破,被洗劫一空。金兵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三千余人,押解北上……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靖康之耻”。


两个月后,赵构在南京即皇帝位,为宋高宗。宗泽入朝相见,说起复兴国家大计痛哭流涕。


之后,在李纲的推荐下,宋高宗再度起用宗泽,派宗泽守卫开封。


宗泽不负众望,两年内先后两次击败金兵。金兵退守黄河北岸,开封成了金兵难以逾越的屏障。


为了让皇帝早日“回家”,宗泽一连递交了24封《乞回銮表疏》,可是直到他去世,也没有等到一个字的回复。一生未能渡河,成为宗泽的终生遗憾。


宗泽与岳飞的遗憾


在开封,宗泽遇到一位能文能武的年轻人,当时正遇上金兵攻打汜水关,宗泽让他带着五百骑兵上阵杀敌,没想到大获全胜。



这个人就是岳飞,那年25岁。岳飞很快成长为一代抗金名将。从1128年遇到宗泽到1141年的10余年间,岳飞率领岳家军同金兵进行了大小数百次战斗,所向披靡。1140年,完颜兀术毁盟攻宋,岳飞挥师北伐,一路大败金军,进军开封的朱仙镇,并取得朱仙镇大捷。可是,宋高宗、秦桧却一意求和,以十二道“金牌”下令退兵,无奈之下只好班师回朝。这一退,让岳飞失去了完成宗泽未竟事业的机会。最后,岳飞在大理寺狱中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杀害,时年39岁。


宗泽去世后,他的儿子宗颖和岳飞护送灵柩至江苏镇江,与夫人合葬京岘山上。墓林的牌坊上刻着铿锵有力的一句诗:“大宋濒危撑一柱,英雄垂死尚三呼。”




义乌是宗泽的家乡。宗泽被评为“义乌四大家”之一,兵学大家。在义乌,还有宗泽小学、宗泽路。



福田街道宗宅村是宗泽的嫡系后裔村,2018年新建了一个宗泽纪念馆。江东街道宗塘村的盘溪宗氏始祖就是宗颖,村里有个规模宏大的宗忠简公祠,重建于2013年,保存着明隆庆六年(1572)重建宗忠简公祠时金华府立的石碑和原立于宗祠前的一对玺汉,还有当年的宗忠简公祠的影像资料。






王霆:南宋前线的“救火队长”

记者 季俊磊




在外强林立的南宋,除了宗泽、岳飞这些耳熟能详的民族英雄外,王霆也是一位不得不说的武将。从年少时夺魁武状元,到66岁马革裹尸还,他的一生都在疆场驰骋,平叛、抗金、阻蒙,当时的人称他为“小宗泽”。


在磐安县尚湖镇中心幼儿园和中心小学中间,按照原址修建的“王霆大将军之墓”依然“望着”远山,像是在守护着一方安宁。尚湖镇大王村是王霆后人的聚居地,王志涛是王氏家族第38世孙,2016年主持修缮《南里王氏族谱》。他告诉记者,每年清明,大王村的王氏后人都会轮番去王霆墓祭扫,缅怀先人。旁边两所学校,也会将王霆的事迹当做爱国主义教育的身边素材。2001年,王霆墓被列入磐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在王霆墓两侧,现在仅剩两名石刻士兵,而最初是8名;一块由时任宝谟阁大学士李大同题写的墓志铭,一块由理学名家吕祖谦拜题的诗文,都是后人重新修建的,但无不记录着王霆的历史功绩。


王霆出生在将门世家,他的曾祖、父亲、从弟、义子、侄子等,都是数一数二的将才,王霆更是文武双全。在重文轻武的南宋朝廷里,他放弃了较为平坦的科举考试之途,选择参加武举。当时,南宋偏安一隅,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虎视眈眈……


王霆真正走上军事指挥舞台,是在南宋联蒙灭金之后。在这之前,他在讨伐李全叛军时,前后十八战无一败绩,震动朝廷,宋理宗还为此召见了他。蒙兵入侵濠州,朝中斟酌武将人选时,不少大臣上书:“王霆在濠,人甚安之,不宜轻易。”意思是说,濠州只能靠王霆才能守得住,不能轻易将他外调。


在与蒙军对峙作战的10余年间,王霆将名赫赫,哪里战事吃紧,哪里便有他的战旗。1246年,蒙军对南宋王朝实行军事包围,开始大规模进攻,时年66岁的王霆主动请缨,再披战甲,冲入敌阵杀敌,最终因体力不支被敌军砍了头颅,壮烈牺牲。


他的妻子陈氏看见王霆战死,提枪上马杀开一条血路,从蒙兵手中夺回丈夫的尸体,堪称女中豪杰。后来,宋理宗御赐金头,表彰其功绩,也算是一代名将的圆满。


可惜南宋朝廷偏安江南,君主更没有收复中原的决心,身为武将的王霆只能以一己之力力挺南宋王朝这座摇摇欲坠的大厦。他的一生被困于时局,但其经世济民、文武救国的精神依然激励着后人。


原本,在大王村里还存留着一些王霆的遗迹,包括御赐牌匾、敕书和宗祠,但据说在日军侵华期间被损毁殆尽。今时今日,大王村的年轻人依然热爱参军,每年至少都有两人入伍,传承了祖上的尚武之风。王新辉入伍26年,如今虽已转业,在谈起入伍初心时说:“大王村的孩子从小就听王霆的故事,他的爱国情怀感染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




葛洪:究心职业 无愧禄养


记者 张海滨






“究心职业,无愧禄养。”这是东阳第二位宰相葛洪的座右铭,在长达5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他一直用这句从老师吕祖谦处感悟而来的话自勉,在风云变幻的南宋官场,留下一身正气。


葛洪是东阳市南马镇葛府村人,后迁至东阳城内的葛宅园,与南宋名臣李大同是邻居。这也是后来东阳古巷葛家园巷的由来。如今,城内的葛宅园已荡然无存,葛府村的葛洪府邸也因明初靖难而毁于一旦。


南宋以来,“婺学”渐成气候。葛洪年轻时,刚好碰到世称“文莱先生”的“婺学”创始人之一吕祖谦在明招山中居丧守孝,很多人慕名前往求学,葛洪就是其中一员。吕祖谦看到葛洪淡然从容的举止,极为欣赏,就为其改名“容父”。学习期间,葛洪问道,是否有一句话可以概括人一生所要坚守的大节?在吕祖谦的教导下,葛洪很快领悟到了一个人守身处世的“义命”真谛,那就是“究心职业,无愧禄养”。


1184年,葛洪进士及第。但由于他一直恪守师训,不追逐荣华富贵,又不攀结权贵,在南宋官场,他的为官之路一直走得不大顺利。有亲王赏识葛洪的才华,有意招他为婿,结果他以有原配为由辞谢。进士后,他又把大家习以为常多给的搬家待遇拿出来,修葺公家的宣诏亭,把超额工资都退还给公家……他一直在下面当县官,直到年近60岁,才得以选调。


宋宁宗对他赞誉有加,称“义如葛编修”。1224年,宋理宗即位后,把葛洪提为副宰相。宋人杜范称他“侃侃守正,有大臣风”。


正因此,皇帝一直不愿葛洪告老回乡,葛洪奏请了二十六道疏子才被获准。回到东阳后,葛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创办义塾,教书育人,还让族里出钱建义仓赡养族里的老人。


葛洪还是一个真性情真君子,爱妻身亡,儿女、孙子相继早逝,共同求学的同乡李诚之在蕲州保卫战中举家殉国……他都一一写入文章,真情实感跃然纸上。


葛洪自号“蟠室老人”,他所做的诗文合集为《蟠室老人文集》。1949年后,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西谛得知各地旧书店出售大批旧书用于做爆竹、造纸、炼铜,里面有大量古籍善本,立即着人抢救。作家、藏书家黄裳从中发现宋刻本《蟠室老人文集》的残本,只有四、十五两卷,1957年收藏于南京图书馆。


葛洪的许多思想到现在还被人广为引用:只要在职的想到忧国忧民就叫作忠,公而忘私就叫作忠,纯实不欺就叫作忠。


1237年,葛洪去世,享年86岁。宋理宗获悉后,为他停朝一天,赠太师、信国公。


葛洪的墓在南马镇沙城头。2003年,该墓经过重修,墓前立有南宋太师葛洪简传。


林大中:风节凛然 守正不阿


记者 章果果




从古至今,人们都在叹息今不如古。“古”是醇厚高尚,赞叹一个人,会用上“古道热肠”“犹有古风”;说人心坏了,是“人心不古”。


在南宋人看来,林大中是一个古人。宋宁宗御赞:“卿貌而古,卿德而丰。抚下事上,以仁以忠。噫斯媲美,伊周之风。”伊周是伊尹、周公两大贤臣。朱熹也赞叹:“去国一节,风节凛然,当于古人中求之。”


林大中是永康人,南宋重臣。时人对其多有“守正不阿”“刚正不阿”之语。担任抚州金溪县知县时,郡守督促其交纳赋税,林大中请求宽限交纳期限,不接受,再三请求,还是不听,于是他递上弹劾自己的文书而归。后来,郡守也感到愧疚,允许宽限。而金溪县民感念林大中恩德,努力交税,当年交纳的赋税竟比往年还多。


因才干过人,林大中被举荐入朝,先后任太常寺主簿、监察御史。一次,皇帝手诏给林大中,告诫应当遵守旧例。林大中却说:“然而必须抗直敢言,才是称职。”林大中所作所为正如其言。南宋大臣楼钥评价,“毁誉皆有所试,抨弹无不耸服”。


林大中任中书舍人兼侍讲时,皇亲国戚韩侂胄来拜见,暗地请求营私结党,林大中笑而拒之。此后,还向皇帝奏言,应将韩侂胄外调出朝廷。后因韩侂胄主导的“庆元党禁”,林大中罢官归乡,退居12年。他在龟潭之上建造园林,采菊垂钓,觞酒赋诗,一句不谈时政。有人来劝和:“只要向韩相写封信,即可得到重用。”林大中却说:“我如果有说过一句符合他心意的话,怎能闲居到今天?”


韩侂胄冒进北伐失败后被诛杀,林大中才平反重用。1208年6月,林大中在任上逝世,谥“正惠”。《宋史》专传中的最后一句说,林大中清修寡欲,谦退的样子好像承受不了衣衫的重量,等他遇到事情而发作,却又凛然不可犯。


林大中著有奏议、外制、文集三十卷,遗憾的是全部佚失,永康有关他的遗迹也几无可寻。他出生的祖宅在今永康城区解放街上,繁华闹市,不复有采菊觞酒赋诗之乐。然而,林氏后人并没有忘记这位风节凛然、守正不阿的老祖宗,一直试图收集有关他的文献,可惜“一文难求”。近些年,随着电子书的发达,此种寻找变得有径可循。三年前,文史爱好者林毅受好友李世芳的鼓励,一头扎进故纸堆,遍寻典籍,购买了许多与林大中同朝人的文集,从中寻找林大中的只言片语,每找到一处,都如获至宝。


他收集到林大中诗2篇、序1篇、文1篇,奏折若干,以及从其同辈文献中收集到的文章若干,编成一本《林大中遗芳集》。一个更血肉丰满更立体可感的林大中呈现于今人面前。


林毅说,林大中目前唯一的遗迹是在永康花街火炉坑的墓葬。不过,“破四旧”时,墓葬已遭受破坏,石头石羊等都被敲掉,墓前青石板也都被用来铺路造桥。虽后经修复,却已不复原貌,如今荒草丛生,道路坑洼。独有附近一座“五凤桥”还是南宋之物。五凤桥建于五条小溪坑交汇处,是通往林大中墓地的必经道路。


 

记者 季俊磊


说起王师心,或许有些人并不知道是何许人也,但说到水泊梁山,所有人都能说起《水浒传》中的108位好汉。不过,他并不是其中之一,而是阻击宋江起义军的官员,时任沭阳县尉。当时,他刚考上进士,沭阳县尉是朝廷分派给他的第一个官职,曾带领80多弓箭手,就把宋江打败,可见他是一位有勇有谋的能臣。


绍兴元年(1131),他改任福州长溪县的父母官,政务清明,受到百姓爱戴。后来,绍兴十三年(1143),王师心政绩出众,被提拔为工部侍郎,但因为与秦桧政见不合,被迫到泉州做官。那时候,各省官员争着向秦桧送礼以求升迁,但他却一直为民谋实事,甚至还帮助百姓解决所欠的赋税。


绍兴二十四年(1154),他得知衢州大旱,竭尽全力赈济灾民,并安抚流落到当地的百姓,甚至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在就任荆南湖北路安抚使时,外来人口激增,后来因为他施仁政,这些人不愿意离开,就在当地定居了下来。正因为如此,他的官声越来越大,后来朝廷升任他为给事中兼侍读。


绍兴二十四年(1158)浙东发大水,他虽然人在京城,但依然亲自过问,知会绍兴知府减赋、赈灾。在迁移皇家陵寝涉及20里内百姓坟墓时,他多次向皇帝进谏,最终免迁760多座,也避免了一场民变。


纵观史料,可以看出王师心是一位以民为先的好官。


记者 张海滨


李大同,字从仲,晚号蜗室老人,东阳吴宁街道人。李大同和哥哥李大有都曾师从吕祖谦。李大有南宋庆元二年进士,在任通州通判时,他开渠引水,开发通州利源,政声很好,后为国子监博士。


在东阳市城东街道李宅社区,有一座始建于清嘉庆三年(1798)的李氏宗祠,正厅有一块“怡怡堂”匾额,就是按当年宋宁宗亲书赐给李大有的匾额仿制的。


李大同是嘉定十六年(1223)进士,特奏第一人,升任国子监博士。由于学识渊博,对时局有较深洞察力,常与宋理宗讨论治国之道,深得理宗欣赏。


李大同敢说实话,敢于劝诫,而且他很会利用时机和方式方法,言语不偏激,因此他的上疏大多能被宋理宗接受。比如说他劝诫要慎独,他说国君如果沉迷于休闲娱乐这类的活动,朝臣就会慢慢失去敬畏之心,就会被宦官之流利用,可能会用声色犬马之流来迷惑国君,然后暗地里玩弄权柄,可怕的是,这种权力欲望一旦被释放开来,就会变得无法遏制。宋理宗听后为之动容。于是,李大同又趁机说,好的君主能容谏,不能从谏;大臣能听言,不能用言,取得了很好的劝诫效果。


李大同平时很注重细节。当时,东阳老乡乔行简在京当宰相,李大同为了避嫌,多次向皇帝要求出京任职。皇帝出于信任,仍让他在朝为官,最后官至工部尚书。


记者 汪蕾


一个郡城牢房里的小士兵,得以被所谓“正史”称“忠义”,不容易。武义小兵项德就是。


宋宣和年间,方腊军起义,第二年攻陷婺州。宣和二年十二月,起义军攻占武义,烧毁了县署。次年春,起义军的主力已离开武义,担任禁卒(牢房看守)的项德率领溃败府兵和当地民众百来号人,击败驻守在武义县城的起义军兵士,然后驻入城隍庙守护县城。


当年二月到五月,项德率领队伍“东抗江蔡,西拒董奉,北捍王国,大小百余战”。他进攻时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撤退时殿后厮杀……项德勇猛善战,威震一方,义军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项鹞子”。


四月,方腊被宋军捕获,起义宣告失败。五月,义军残部准备武器装备,谋划复占邻邑永康等县,此时正好朝廷官兵到了,项德率领众人欲与其会合,包围义军余部。


义军闻知,集中精锐力量应对,邀项德战于县城北2.5公里的黄姑岭下。项德不敌而战死沙场。项德的弟弟项惠与哥哥协力战斗,被俘后以计逃脱,后来被授以江西乐平县尉。


方腊起义失败后,武义县城恢复原有管治。据民间传说,项德因护城有功,被立为武义的城隍神。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