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⑦期

2019-12-05 13:20:00

来源:

作者:


郑刚中:秉直正气的爱国名臣

记者 季俊磊


这是一位与秦桧牵扯一生的人物。他因得到秦桧赏识走入庙堂,也因反对秦桧而丢官丧命。在金东区曹宅镇,只要向当地人问起郑刚中故里,大多数人都能为你指路。在他们的眼中,他既是一位爱国名臣,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豪。


史书中清楚地记载着郑刚中的事迹:绍兴二年(1132),郑刚中在科举中“探花”及第,初任温州判官时,提出“以工代赈”方针,缓解旱灾,秦桧由此注意到他,并荐举进入朝廷。可他并没有丧失读书人的气节,更没有失去民族大义,不仅政绩卓越,还力主抗金。在四川任职期间,他还有“宗泽猛虎在北,刚中伏熊在西”之称。


爱国名臣今何在


沿着金东区曹宅镇镇中南街往北行驶,大约5分钟,便能看到标注着郑刚中故里的郭门村路标。村子不大,八九十户人家,在村子中间有一所“金华市金东区郑刚中文化研究会”,会长郑生余是郑氏家族第34世孙。他告诉记者,郑刚中为郑氏族人的六世祖,郭门村95%以上都是郑刚中的后裔。


在离郭门村不到500米的东升山上,有一座郑刚中墓,但不是原墓,而是根据原墓形制重新修建的,原墓已沉入长山垅水库库底。郑生余告诉记者,2005年,长山垅水库扩容改造,在省有关部门批复后,不得已将郑刚中墓从五凤楼(御封山名)移出。墓葬占地4505.28平方米,出土的陪葬丰厚,有砖雕、玉器、金银细软等180多件(已由各博物馆馆藏),搬迁时曾发现7个盗洞,还有手电筒、尼龙手套遗落在墓道中。


据说,有关部门在搬迁古墓时曾表示会原样恢复,但时隔多年,墓前原本的12石像生(4虎4马4羊)和4个人像(两文两武),以研究会的名义催促多次,至今没有竖立起来。唯一欣慰的是,墓中躺着的依然是郑刚中夫妇。


当年金兵入侵,秦桧陷害忠良,力主和议,郑刚中并不因曾得秦桧荐举而附和。


当时,朝廷里有个枢密院编修胡铨向皇帝上书,要求将秦桧斩首,不料反遭陷害,郑刚中毫不避嫌,在朝廷上极力营救。正因为他有与权臣“斗法”的勇气,反而赢得宋高宗赏识,还给他升了官,从宗正少卿、秘书少卿,一直到礼部侍郎,后来派他去川陕主持大局,后赴陕西和金使商谈划定疆域事宜。


郑刚中始终以民族大义为先,极力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免杂征;严教训,重积聚;整军旅,强武备,金兵不敢犯。”《宋史》中的这句话,简明扼要地说明了郑刚中卓越的治理才能。


可就是因为郑刚中的“不听话”,秦桧对他恨得牙痒痒,一贬再贬,最后还指使党羽封州(今广东新兴县东南、开平县西)太守赵成之一步步将他窘辱、折磨致死。直到秦桧死后,郑刚中才得以昭雪,恢复其资政殿学士的官职,追谥“忠愍”。


追寻遗迹忆往昔


郑氏家族第35世孙郑小杰是下潘村人,也是郑刚中文化研究会的秘书长,他告诉记者,郭门村只是郑刚中后人的聚居地,另外还有山下洪村和下潘村,大部分村民都是郑氏后人,村里供奉着郑刚中。从他口中得知,郑刚中原籍拱坦(今曹宅),那里原来有一座“郑忠愍公祠”,还有一座郑氏总祠。


记者随后来到曹宅,“郑忠愍公祠”已了无痕迹,郑氏总祠则在一条名为“拱坦路”的尽头,也早已改头换面。


这座郑氏总祠,是郑刚中儿子建造起来的,可遗憾的是,原来有着三进院落的郑氏总祠,如今只剩下四周的围墙,里面换成了现代建筑。郑小杰告诉记者,郑氏总祠后来多次易主,从粮管所到兽医站,目前卖给了三户人家。在郑氏总祠西侧,也就是“拱坦路”的尽头有一条巷子,叫做“金龙巷”。据说巷子名称是皇帝御封的。在“金龙巷”尽头,本来有座“可友亭”,郑刚中为了纪念好友潘良贵而建,上面还有范俊的题词,可惜现在也已寻不到踪迹了。


在郑氏总祠对面,有一条“书院巷”,曾建有一座三进的“郑氏书院”,在“书院巷”6号。“六七年前,除了后院的一些厢房倒塌外,很多老房子都还在,没能及时修缮的确有些可惜。”


忠义气节后人传


看到郑刚中的遗迹和传承逐渐消失,让不少像郑生余这样热心的郑氏后人忧心不已。郑刚中文化研究会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由郑氏后人自发组建的,并获得了当地政府认可,2010年11月22日正式成立,初始会员有五六十人。


每年春夏秋冬四季,郑刚中文化研究会都会着手安排部分郑氏后人去郑刚中墓进行小祭,每五年则会安排一场家族大祭。


近年来,郑刚中文化研究会再版了郑刚中所著的《北山文集》和《周易窥余》。前段时间,东亚宋学研究中心还专门设置了两次讲座来探讨郑刚中的思想和学术。


除了杨塘下村,在山下洪村和下潘村,后人对郑刚中都很推崇。记者查阅族谱,发现三村其实在郑刚中曾祖时代便已经兄弟分家,山下洪村是大哥,下潘村是老二,郑刚中的祖父最小。因为郑刚中是家族中最厉害的人物,所以三村一同供奉。在山下洪村,郑氏分祠从明朝开始建起,中堂上就挂着郑刚中的画像;在下潘村,清代雍正年间建起的郑氏分祠正准备重修,还给郑刚中立了泥塑,放在村里的胡公庙中供奉;在杨塘下村,每年三月三的大佛寺法会,都会把郑刚中的神龛抬到大佛寺菩提广场接受世人膜拜……




范钟:“无地起楼台丞相”

记者 叶 骏


范钟(1171—1248),宋时兰溪里范人。里范龙门范氏是北宋名臣范仲淹的后裔,源流历历可考,其在宋代称得上是“科第蝉联,簪缨奕世”“文风极盛,才俊如云”,是当地名门望族,南宋一朝就出了5位进士、19位举人。他38岁时与哥哥范镕一起考中进士,从此为官整整40年,换了数十个官职。宋理宗时曾任左丞相,被封为东阳郡公,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兰溪市兰江街道里范村,有一座龙门范氏宗祠,门楣没有宗祠字样,只有“诰赠忠烈”“聚族于斯”字样。这座清代建筑纵深三进,体量不是很大,现在是村里的文化礼堂,里面设有范仲淹忧乐文化、范钟清廉文化展馆。宗祠里保存着一块清同治二年复制的宋理宗御诗屏:“隔水闻声远更幽,冰姿消瘦为谁愁。天教独向春前发,不与繁华混一流。”诗中用梅花比喻丞相范钟的清德雅量,评价相当高。


宗祠又名昼锦堂,正厅悬有“理学名臣”“兄弟卿相”“进士”“世济忠直”等牌匾,可见范氏当年繁盛之地位。有一座范钟铜像,颇有大儒之风。墙上很多介绍范钟事迹的展板,包括政罢谢上表、任命状、墓葬遗址等,金华五百滩公园八婺名人浮雕、武义徐渭礼文书中提及范钟的部分,以及现存兰溪博物馆的“少师文肃范左相府记”印。


如此显赫家世与仕途官运,范钟在史上留下的却是“无地起楼台丞相”的清名。昼锦堂是范钟去世后朝廷拔款建造的,也是清代重修的建筑。他一生清廉简朴,70多岁时一再跟皇帝请辞回归故里,皇帝给他闲职,并赐黄金万两、良田千亩好让他荣归故里,他却不想晚年坏了自己名声,推辞不受。然后,这么一个朝中大官,很“低调”地回到家乡,故里没有大宅豪宅,老屋早已破败不堪,他孤身住在金华驿馆两年,直到不幸病逝。理宗得知为之震恸,当即“辍朝”两天,封范钟为少师,谥文肃公。


第二年,其子女将灵柩安葬于白露山下惠安寺(现已不存)旁。如此两袖清风,连盗墓贼都空手而归。如今,在黄店白露山脚,范钟墓仍在,不过相当破败,墓室不存仅留一个大坑,边上草木丛生,两只石马一个石人凌乱倒在乱草丛中。村民说,以前墓门上写有“太子大师左丞相范公神道”等字,墓前分别列有八个石人八匹石马,后来毁于“文革”浩劫,墓碑被打破,碑文也已不存。


说起里范的历史文化名人,范钟后裔、宗祠管理员范立峰如数家珍。他说,里范村建村900多年,人才辈出,人文底蕴深厚,却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近年来文化礼堂搞得有声有色,大力宣传推广范仲淹、范钟等族中名人文化。




滕元发:苏东坡眼中的“伟人”


记者 张海滨



“久放江湖,不见伟人,前在金山,滕元发以扁舟破巨浪来相见。出船巍然,使人神耸……”苏东坡说的高大壮美之人,就是滕元发。


滕元发,东阳市吴宁街道滕(陈)宅街人,性情豪爽,不拘小节,天赋文武全才,在科举考试中两中探花,三次担任开封府尹。镇守边关,威行西北,号称“名帅”。


滕元发有着超强的文武天赋,九岁就能作诗赋。从幼年时,他就生活在范仲淹身边,滕元发的外婆是范仲淹的大姐,教育资源得天独厚。


滕元发不爱死读书,考中进士后,他殿试名列第三,因诗的声韵不合规格,被取消资格。四年后,滕元发再次重考,结果又考了个第三。


虽然生活中有时不拘小节,但滕元发实则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高洁如白雪,正直如松柏,不畏权贵,敢于直言不讳。1067年,宋神宗即位,召见滕元发后,认为他不仅“姿度雄爽”,而且满腹“开济之资”,浑身“迈往之气”。因此,宋神宗最先擢用的并不是今天人们熟知的王安石,而是滕元发。


在宋神宗面前,滕元发的才能有了发挥的余地。


他在朝廷上力阻不正之风,宰相任命自己的儿子执掌收理臣民章奏的登闻鼓院。滕元发就问宋神宗:假如有人来状告宰相,让宰相的儿子向宰相传达,合适吗?宋神宗顿时明白过来,否定了宰相的错误任命。滕元发还对改进朝廷运作机制提出了不少合理建议,大都被宋神宗采纳。宋神宗知其忠诚,事无巨细,人无亲疏,都会问他。滕元发在宋神宗面前论事如家人父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惜的是,在那个急需伟人振兴国家的时代,因为体制和个人的某些原因,苏东坡崇仰的滕元发最后还是未能成为伟人。王安石推行新法时,怕滕元发向宋神宗进言反对,就借故将他调离,让他出去当知府。此后,宋神宗曾几次动过重用滕元发的念头,但都被王安石驳回。


但是,滕元发并未就此放弃,没有大展手脚的舞台,那就尽心尽力干好本职工作吧。滕元发在多地当过知府。不管在哪里当官,滕元发都爱民如子,与百姓共患难。当时,淮南、京东闹饥荒,滕元发预料到流民将至,就事先召集当地富裕的人出力,一夜之间在城外建了2500间席屋,并准备了灶器等生活用品,使5万多灾民得以安全生存……


说起来,苏东坡应该是最了解滕元发的人。滕元发,年长苏东坡17岁。但由于学历相等,学养相近,性格相似,心灵相通,在长期的仕途生涯中,他们成了忘年交,既是知心朋友,又是君子之交。


东阳市志办副主编王九成撰文说,在《苏东坡全集》保存的与朋友书800封中,其中写给滕元发的有24封,占8.5%。在《苏轼尺牍》一书中,共刊载书信125封,其中写给滕元发的就有68封,占总数54.4%……可见苏轼与滕元发联系频繁,友情之深。


元祐五年(1090),71岁的滕元发任上谢世。苏轼得知消息,悲不自胜。滕元发在世时曾与好友、一代名相张方平约定:百岁之后请其撰写墓志铭。而此时张方平年届84岁,垂垂老矣,难有搦管之力。同为滕、张后学兼密友的苏轼,义无反顾地代张方平挥泪作志。


大笔一挥,3800字的墓志遂成,一词一悼,悲天悯人。


姜特立:诗文但被“佞幸”误


记者 汪 蕾




姜特立的一生,传奇,跌宕,矛盾。


姜特立是烈士遗孤,武将出身,60岁才因诗被赏识,成了太子、皇孙的老师,876首诗作收录《全宋诗》;他却也因入了《宋史·佞幸传》,几乎被文学史除名。或者说,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姜特立的父亲姜绶是北宋末年武官,平方腊义军有功,因“靖康之变”为国殉难,忠勇有为。姜特立自己“幼孤力学,渔猎群书”,致力科举却屡试不第,60岁前都郁郁不得志,只在婺州、福建等地辗转当未及正八品的基层武官;却在“老骥伏枥”之时,以年迈之躯驾驶战舟冲锋陷阵,奋战福建沿海的海贼姜大獠部,勇擒贼首,由此被举荐。


宋孝宗召见时,姜特立不说将才,却意外地呈献所撰诗文百篇,能文能武又被埋藏才干半世的老头,谁不怜惜?宋孝宗当即任命其为太子宫左右春坊兼皇孙平阳王伴读。因为这层“帝师”关系,姜特立得宠于祖孙三代皇帝。



他因诗才被孝宗赏识,赞为“清新”;也因诗才,与吕祖谦岳父韩元吉、陆游、杨万里、永嘉“四灵”诗派开创者潘柽等文豪皆为好友,还被尊为“梅山”。同龄的陆游赞其“好诗无与敌”,小两岁的杨万里甚至说“老子平生有诗癖,为君焚却老陶泓”,意思是说姜特立把好诗都写掉了,自己不必再写,可以焚毁墨砚……元朝著名诗人、诗论家江西诗派殿军方回,对中兴诗人的排位是:“乾、淳以来,称尤杨范陆,而萧千岩东夫、姜梅山邦杰、张南湖功父亦相伯仲。”姜特立仅次于尤袤、杨万里、范成大和陆游等“中兴四大诗人”,与萧德藻、张镃并列,并赞“梅山律熟而语新”。


然而,也是因为与三代皇权的纠葛,他卷入了朝廷争斗。余英时先生的《朱熹的历史世界——宋代士大夫政治文化的研究》中说,在官僚集团与光宗新皇权互相需要的背景下,姜特立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姜特立是光宗潜邸旧人,此时圣眷正浓,权倾一世……为职业官僚派的幕后主持人”;“姜特立在官僚集团承先启后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是无与伦比的:他是官僚集团与光宗新皇权之间的桥梁”“官僚集团之所以能从淳熙到庆元一直维持其集体的同一性,他是一个枢纽人物”。而且,皇帝对他分外包容,屡次罢免,最后在姜特立77岁时授予他宁元军节度使的职务,这在宋朝一般只授予元老重臣、皇亲国戚或军功卓越者,对武将来说是晋升的极致。《宋史·职官志》评价:“皆以攀附恩泽,亦累官至焉,非常制也。”


姜特立后来被列名于《宋史·佞幸传》(佞幸,意为以谄媚得到宠幸)。“佞幸之名”让他为后人所轻,文学史上绝无再提。


1191年,姜特立被罢职离京回婺州时,陆游为他送行,并以诗劝慰:“君似襄阳孟浩然,蹇驴风帽一癯仙。清秋客路知无恨,满箸鲈鱼不值钱。”“十年好句满人间,不欠诗名只欠闲。剩欲贺君君领否,新衔两字是梅山。”诗中洋溢着亲人般的情感。


相传,那年姜特立回婺州,曾登八咏楼,凭楼远眺,与友唱作。不知此时,他展读赠诗,是否泪盈双眼、倍觉温暖?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