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⑧期

2019-12-06 16:50:00

来源:

作者:

梅执礼:孤忠殉社稷 枫邱血尚丹

记者 李艳


时下热播的网剧《庆余年》,剧中人物梅执礼,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梅执礼是北宋崇宁五年进士,官至户部尚书。和剧中人物诚惶诚恐、心虚胆小,因投靠太子而被皇帝派人劫杀不同,真实的梅执礼为官刚正严明,不避权贵,心系百姓,是一位和岳飞、文天祥齐名,铁骨铮铮、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

历史如此戏说,是对历史的不敬,更是对民族英雄的大不敬。

“我只需保持我自己的为人”

梅执礼,字和胜,婺州浦江人(今兰溪梅江)。梅执礼生活在北宋动荡的年代,敢于直言,非常有个性。

有人向宰相举荐梅执礼有贤能才干,宰相因为从来没有与之谋面而感到遗憾。梅执礼听到这件事后说:“因别人的话而得到的东西,也必定会因为别人的话而失去。我只需保持我自己的为人。”始终不去谒见。

弄虚作假、假公济私,拉关系、走后门,贪财无赖、为非作歹……种种无理要求,都因梅执礼的驳奏而未能得逞。宦海沉浮,梅执礼终不改其刚正不阿本色。官可以不做,但人格不能丢。礼部侍郎、翰林学士、礼部尚书、户部尚书……梅执礼历任多职,以其“刺头”的个性,还能一路升迁,也堪称奇迹。

“靖康耻”当年,以身殉国

在官场嫉恶如仇的梅执礼,非常知民间疾苦。在被免职后重新启用,担任安徽滁州知府期间,国家盐赋出现亏额,滁州百姓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苦于强行摊征税物之苦。梅执礼不顾自己刚刚“起死回生”,仗义直言:“这里比不上苏杭一个邑,但食盐赋税却比粟粮赋税多数倍,百姓怎么能承受?”

梅执礼请示朝廷,诏命减免二十万,滁州人民都感谢他的仁德,为其立像。在梅执礼离任时,依依不舍,夹道欢送。

北宋后期积弱难返,最后甚至连宋徽宗、宋钦宗两个皇帝都被金人俘掠……这就是历史上最惨痛的“靖康之耻”。

就在靖康耻当年,梅执礼还密谋救驾计划,后以身殉国,年仅48岁。

金人围京都,失守时,金人用天子作为人质,要求索取数百上千万的金帛,“和议已签定,只要如数满足我们所要求的,就奉送天子回京”。梅执礼与同事陈知质、程振、安扶等主管搜求财货,四人深知金人欲壑难填,又同情百姓贫困,严词拒绝。

哪个朝代都有吃里扒外的小人,过去结怨的宦官知道战乱缺粮,告诉金人:“城中七百万户,所搜取的还不到百分之一,只要让百姓用金银换取粮食,应当有愿意出钱的。”

金人愤怒,传呼四人大加斥责。金人问谁是长官,程振怕梅执礼获罪,就上前说:“我们都是长官。”金人更加愤怒,先把他们的副官带上来,各打一百杖。梅执礼等人据理力争,不久遣送还京。快到城门口时,金人在后面喊:“尚书且止,有元帅台令。”四人于是下马跪地听令,被金兵依次击颅而亡,并割下头颅悬挂在城头。一代忠良,壮烈殉国,时间正是靖康二年二月。

史载“天宇昼冥,士庶皆陨涕愤叹”。 

故土难觅后人影

梅溪是兰江最长的支流,因附近村庄姓梅而名,蜿蜒十里,文风鼎盛。

“原浦阳南乡(即通化湖塘里)之水……经梅尚书宅前,溪以姓得名,曰梅溪。溪口小桥侧原有‘上马亭’,相传为梅公上马处。”兰溪市香溪镇原人大主席徐国富是梅江人,对梅江的历史典故如数家珍。

故土依旧,“上马亭”却早已不复存在;梅溪在阳光下泛着金光,依然潺潺流淌,梅街头村中却再难觅后人。

“十里梅溪,八里梅街。当年因梅姓而名,但现在没有一户姓梅。” 梅江镇文化站工作人员李庆余研究梅氏文化多年,他说,梅执礼幼年丧父,家境贫寒,由母亲胡氏一手教导,抚养成人。当初,宋钦宗、宋徽宗相继被俘出城,梅执礼一介文官,根本无法阻止,他哭着回家见母亲:“ 主辱臣死,何以生为?” 母亲说:“ 忠孝难两全,汝受国厚恩如此,宜刳心上报,慎勿以老人为念。”

梅执礼被金人杀害后,村中以及周围一带梅姓人家四处逃散,现分散在婺城区罗店、竹马,浦江岩头西黄村,兰溪诸葛万田村,武义梅岗村等地。

虽然村中已难觅梅执礼后人的身影,但说起梅尚书,村民人尽皆知。71岁的凌士先住在村中老街,对梅执礼很是崇敬。“梅尚书很勇敢,了不起。他管人口、管经济,公正严明,很受老百姓爱戴。”

青山有幸埋忠骨

梅江当地流传一个很广的说法。“从县城到黄茅山下金刚肚,共有18个梅执礼的墓,形式、大小都一模一样。”

黄茅山下金刚肚是目前已知较为明确的梅执礼墓址所在,可惜,墓穴已荡然无存。墓碑现存放在梅街头凌姓祠堂内,这也是目前已经发现的唯一一块梅执礼墓碑。梅执礼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和故土相伴,见证千年沧海桑田,翻天覆地。

兰溪诸葛万田村是梅执礼的后人居住地之一。2012年,村中心地带的花园内塑起了梅执礼的雕像,村文化馆还建起了梅执礼生平馆。“梅执礼是抗金名臣,我们为有这样的先人而自豪。”这位和岳飞同样悲壮的民族英雄,其后人最大的心愿,是尽快修复梅执礼墓,供人凭吊。

明初名臣、“天下文章第三”的张孟兼有诗《过梅节愍故宅》:“梅溪倘可作,吾此溯微湍。力罢千金括,谋回万胜銮。孤忠殉社稷,乱石葬衣冠。依约曾栖处,枫邱血尚丹。”

明代开国文臣、著名文学家宋濂对梅执礼予以极高的赞誉,撰文曰:“执礼之事尤光明俊伟,是盖无忝于溶者,使狗鼠小臣不泄其谋……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悲夫!”

先生之风,悠悠千古,山高水长。


应孟明 应纯之:为民请命为国尽忠

记者 章果果


初冬午后,阳光斜照,永康杨溪水库波光粼粼。水库边这个村庄叫可投应,高高的山坡上,“敕建孝忠祠”静静矗立。祠堂是20多年前,由应氏子孙合力重新建造的,老的那一座已经淹没在杨溪水库底。梁柱上写着“某某地某某人捐助”字样,可见当时迁建之不易。

祠堂平时院门深锁,有人来参观才会打开。每年清明前十日,是孝忠祠最热闹的时候,应氏子孙从四面八方而来,拜祭先贤。虽然,对于祠堂供奉的“孟明公”,他们也已说不出太多的子丑寅卯。

祠堂供奉的是应孟明、应纯之父子,前者《宋史》有专传,后者也有提及。

应孟明出生于寒儒之家,与林大中、吕祖谦、陈亮互为师友,并切磋讲学于灵岩石洞。对于陈亮,应孟明可谓慧眼识珠,陈亮未得赏识之时,他就称其为“可造之材”,并对他多加关照,“情好之深逾于昆仲”。

25岁时,应孟明与吕祖谦登同科进士。初入仕途为县丞,他就为民请命,作《上饶州路太守书》,揭穿太守在饥民一饭不得之时,竟还“鼎新楼店,聚州人饮酒,日之所获余数百缗”。宋孝宗查证后大怒,将太守与应孟明换位对调。应孟明担任地方官期间,政清刑减,民安其业,因政绩显著,被力荐于朝。

应孟明深受宋孝宗赏识。一次,宋孝宗召之论对后,赞赏良久。宰相呈报进用人选,皇帝看后拿出一张纸放在手掌上,写上两个人的名字,说:“你为何不提他们?”其中一个就是应孟明。于是,应孟明被拜授为大理寺丞。任职期间,严明执法,深受好评。

后来,应孟明又多次得到宋孝宗点赞,“朕近得数人,应孟明其最也”。广西按抚使缺位,孝宗钦点,“朕熟思之,无易应孟明者”。他在广西任上时,发生大饥荒,他为抢救饥民心急如焚,令府县开仓散粮赈饥,事后再行奏报,遭到同僚反对,认为不合程序。应孟明说:“宁受一己之罪,以全一方之命,不亦可乎?”由此救活了数万百姓。

庆元党案中,应孟明因不肯依附权相韩侂胄而处处受阻,不久告老还乡,在灵岩讲学十余年,81岁病逝。

应纯之是应孟明第五子,一位力主抗金并且捐躯沙场的英雄。任楚州太守时,面对百姓不堪金兵骚扰背井离乡、满目疮痍的情景,他兴建学校、加固城墙、变平地为天险,并教习舟师,督导各府县组建民团。通过一系列措施,让楚州百姓纷纷回迁,而金兵几次想攻打楚州,也因无懈可击而作罢。

应纯之力主抗击而不得,后调任镇守东广。1224年,金兵大举南侵,面对强大攻势,守将“望风奔遁”,应纯之拼死抵抗,击退了金兵的一次次进攻,终因“兵少援绝”,力战而死。

应纯之英勇殉国后,朝廷震动,宋理宗派特使为他举行盛大的祭葬仪式。因为应纯之的脑颅被金兵残忍割去,朝廷特铸一颗金头陪葬。

应纯之墓原在李溪,后迁至灵岩。如今,应孟明、应纯之父子在灵岩毗邻而居,料想两人可以在黑夜里谈心,“直到苍苔长上我们的嘴唇,覆盖掉我们的姓名”。


马光祖:“江南包拯”拍案惊奇


记者 汪 蕾



他生活在南宋后期,从政时朝廷已风雨飘零:外有蒙古强敌压境,内有权臣贾似道;一生外抗强敌,内斗权臣,不畏豪强,抚恤百姓。他12年三治建康(今南京,南宋时仅次于首都临安),“三任始终凡十二年,民爱之如父母,敬之如神明”……

这就是被誉为“江南包拯”的宋参知马光祖。为官一生,传奇一生。他身后六年,南宋便灭亡了。

马光祖在武义县博物馆大厅陈列的“武义十大历史文化名人”铜雕中列首位,是诸朝列代武义入仕为官者的代表。历经800年沧桑,武义还留有许多与马光祖一家相关的文化遗存:周宅福圣寺后山的马光祖墓及墓旁石兽头、马府下村的马太师墓遗址、杜畈村的十八保庙遗址、金皮马村的太师庙,白姆乡长蛇形村民马振燕还收藏着宋咸淳二年升授马光祖为参知政事的圣旨……

不过,你可能想不到,这位武义古代名人,其籍贯是一个百年之争,此前一直被认为是东阳人。

武义地方文化研究者潘国文、陶鸿飞介绍,从清咸丰至今的百年间,武义民间学者一直为马光祖籍贯之事考证探究。直到2007年,随着马府下村新农村改造过程中《马正己太师墓志铭》石碑的发现,马光祖籍贯武义终于盖棺定论。

马太师墓在“文革”时被毁,这块马光祖撰写、东阳一代名相乔行简书讳的墓志铭石碑被砌入牛栏圈数十年,毁损严重,一时也看不出眉目。时任村“旧村改造专项工作室”主任的农民高级技师徐子茂,扑在石碑上一笔一划地辨认碑文,几个月后终于读通全文。碑文记述了马氏一家从祖父马之纯起已迁居武义,但故居还在东阳,父亲马正己安家武义,而马光祖自己在武义家里苦读成才。“有了这块石碑做证,800年前的南宋名相马光祖就回归马府下故里,不会再到处‘流浪’了。”徐子茂说。

马光祖一生勤政,不畏豪强,体恤百姓,与北宋名臣包拯极为相似。因此,当地人将马光祖称为“江南包拯”。“包拯曾任北宋都城开封府尹,马光祖曾任南宋都城临安府尹,前后辉映。”马光祖后第二十代孙马贤昌说。

在断案一事上,马光祖也不逊于大名鼎鼎的包拯,历代诗文戏剧中,不少故事也是由马光祖断案的真事所改编。

《西湖游览志》里,马光祖判王爷与小市民的房租案,不失公允,且判词如戏:“晴则鸡卵鸭卵(鸡蛋大鸭蛋大的洞透光),雨则钵满盆满。福王若要屋钱,直待光祖任满。”元代吴莱的《三朝野史》讲马光祖判“桃色纠纷”成就良缘的故事,一时被传为京城佳话——不仅如此,此案的判词被收入《全宋词》,故事被收录《情史》,名曰《词判风流案成就美姻缘》,元杂剧还演了这出《马光祖勘风尘》。智判捕蛙陷夫案则被收入明朝冯梦龙的《智囊全集》……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如果要再拍一出“青天”剧,说不定,马光祖会是更好的主角。


李诚之:平生亦许国 百世凛如生


记者  张海滨



“半壁烟尘蹙,孤忠日月明。当时轻一死,百世凛如生。庙貌青山古,源流碧涧清。平生亦许国,不敢坠家声。”

这首时人赞褒忠庙的诗说的就是东阳的李诚之。李诚之任蕲州行政长官时,金兵毁约南下,李诚之率部英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以身殉国。城破,兵尽,自刎前,李诚之让妻儿等一起就义,悲动天下。

李诚之是吕祖谦的学生,从小勤奋好学,成绩优秀,乡试、舍选都考了第一。不过,李诚之最出名的是蕲州保卫战。

嘉定十年(1217),金国以宋拒纳岁币为由,悍然出兵南侵,自此,金、宋连年交战。当时,朝廷分为和、战两派,李诚之坚决反对和议。第二年,李诚之被派往蕲州,担任行政长官。

战火虽然还未烧到蕲州,但李诚之明白那是迟早的事情,他一到蕲州就大力做好战备工作。他还修建了一个惠民仓,里面藏了4万多担粮食。后来,蕲州城破,这惠民仓被保存下来,救人无数。

1221年2月,金兵进犯淮南。当时李诚之已经过了任期,但是顶替他的人还没有到。他本想先送自己的妻儿回去,但在父老乡亲的挽留下,决定留下来一起守城。

他说:“我一个书生,多次担任边远地区的镇守官,现在年纪已经七十,还有什么可以追求的呢?只差一死罢了。应当和同僚们合力守城,不成就战斗到死。”没想到,一语成谶。

金兵一连进攻了三个多月,始终不能攻克李诚之坚守的蕲州城。

3月初,金兵攻城更加激烈。不久,黄州失守,金兵把兵力合为一处,组织了十几万人攻打蕲州。看到金兵如此阵势,朝廷所派的援军拖延不前。李诚之就以忠义勉励将士。后援军徐挥率部弃城溃逃,蕲州城出现缺口,被金兵攻破。

李诚之率兵和敌人进行巷战,他的儿子李士允力战而死。最后,李诚之身边的将士都战死了,李诚之刎颈殉国。死前,他呼叫家眷说:“城破了,你们最好赶快自杀,以免受辱!”他的妻子许氏以及儿媳、孙子都投水殉国。

值得一提的是,跟随李诚之遇难的,还有蕲州官员秦钜。秦钜是秦桧的曾孙,他与长官李诚之一起合力抵御金兵,城破后,自焚殉国。

李诚之的长子李士昭因战前已回到东阳,得以保全。此后,李诚之一家13人的遗骸,归葬东阳老家。

李诚之被朝廷封为“正节侯”,在蕲州建立祠庙,赐名为“褒忠”。1222年,东阳在西门街中段,就是现西溪路与西门街交接处的西北侧,也建了一座“正节侯祠”。只是如今,“正节侯祠”已在城市建设中归于历史。

记者 章果果

楼炤(1089-1164),字仲晖,永康惊秋塘村人,北宋政和五年进士,官至书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

楼炤为官纵跨两宋。北宋灭亡,南宋高宗赵构与奸相秦桧等屈膝求和,苟安江南。朝廷内和、战之争此伏彼起,楼炤经历复杂,“早附蔡京改秩,为台谏所论;其后立朝至位二府,皆与秦桧同时”。73岁时逝世,谥号“襄靖”。

正史之外,留下了楼炤为地方官时的记载。胡春鸿著《永康历史人物传》里写,政和五年,楼炤初授福州闽县令,适瘟疫蔓延。楼炤想方设法为百姓治病。百姓刚从瘟疫的惊恐中和缓过来,朝廷又命闽县进贡宝砚。楼炤不避丢官免职,上书抗命,拒绝搜刮。

绍兴十七年,江浙连年饥荒,楼炤上疏为民请命:“民无食者,采榆皮草蕨以食之。乞宽民徭,薄税敛,给贫民,以安天下,此国家之急务也。”皇帝采纳了他的建议。

记者 章果果

《宋史》卷四百六十八 列传第二百二十七 宦者三 附《童贯传》

《宋史·童贯传》中附有《方腊传》,其中提到了“方岩陈十四”等。

说的是:方腊起义的警报上奏到京师,王黼藏起来不报告皇上,义军力量得以日益发展壮大。兰溪灵山的朱言、吴邦,剡县的仇道人,仙居的吕师囊,方岩山的陈十四,苏州的石生,归安的陆行儿都率众响应起义,东南大震。

虽然史书中只有区区五个字,却被后世演绎出了好多内容。方岩山上有个“千人坑”,就在天街尽头西北角。此处造了一小亭,立了一石碑,记了一故事:方腊起义后,陈十四响应,官军守方岩,起义军在此断崖裂隙攀藤而上,被官兵发现,斫藤投石,尽堕坑底……于是,此处被命名为千人坑。

说起来,胡公大帝的无边神力还真和陈十四有些关系。这又是另一则故事了。在这个版本的故事里,占据方岩的是陈十四为首的起义军,而官军久攻不下。后来,起义军首领梦见神人饮马水池边,第二天起来一看,水池已干涸。唯一的水源没了,大家惊慌失措,很快就被官军荡平。就这样,胡公“方岩神”的美名传扬开来。

至于“兰溪灵山贼朱言、吴邦”,方腊义军曾经过兰溪,但灵山具体在何处,不太明了。有人推测,兰溪灵山应在今兰溪灵洞乡附近,即六洞山地下长河这一带。

有趣的是,作为“绿林好汉”的正版史书级标志,这些年,朱言、吴邦又出现在多部网络小说中,如《江南豪侠传》这样写道:

 灵山峒在婺州兰溪县西南的兰溪江畔,背靠青龙山……朱言、吴邦占据此处已有数年,聚集着两千人马。朱言使一条钢枪,擅长射箭,百发百中,人称“小子龙”。吴邦使一把月穹刀,因头上长着一头卷发,故人取绰号“卷毛兽”。二人都是步战。兰溪县也不敢小觑……

呵呵。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