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⑪期

2019-12-18 10:50:00

来源:

作者:



郑义门:江南第一家 孝义越古今


记者 李 艳



有人说,最好的距离,是一碗汤的距离。住得过近,人多嘴杂,会让家中平添矛盾;住得过远,又会相互牵挂。所以,最好的距离,是一碗汤的距离——从家里端一碗汤,到牵挂的人那里,汤还没有凉,刚刚好。


居家过日子,难免会有矛盾,谁都想过自己的小日子,不愿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拉在一碗汤之内的距离,徒增烦恼。浦江郑义门却“自寻烦恼”,过起热热闹闹的“大家”生活。居住于此的郑氏家族,以孝义治家名冠天下。自南宋建炎年间开始,历经宋、元、明三朝十五世同居共食达360余年,鼎盛时3000多人同吃一“锅”饭,时称“江南第一家”。


让人震憾还在于,郑氏家族三朝七人入“二十五史”,《宋史》郑绮、郑德珪、郑德璋,《元史》郑文嗣、郑大和,《明史》郑濂、郑渶,史所罕见,也堪称“江南第一家”。



几代兄弟争相赴死


郑绮是家族同居的开创者,他用严规和睦治理家庭,九代没有分爨吃饭。郑义门也正是在九代的时候达到了鼎盛时期,人口多达3000余人。


他们四代单传,到了第四代郑德珪、郑德璋时,才开始枝繁叶茂。


郑德珪、郑德璋两兄弟,自出生就非常孝顺友爱。弟弟郑德璋刚正直率,宋朝灭亡时,仇家以死罪陷害他。兄弟俩相拥而泣,都争着去赴死。最后,哥哥郑德珪死在狱中。



弟弟背着哥哥的尸骨回家安葬,守墓两年。相传每次弟弟悲痛号哭时,乌鸦都飞到一个地方盘旋不吃东西。


哥哥的儿子郑文嗣,从小患佝偻病,郑德璋就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抚育他。


一晃到了明朝,郑氏家族到了郑濂这一代,仍然很多代近300年都不分家,受表彰称为“义门”。


当时富裕家族很多因罪破败,而郑氏数百人独得保全。但后来还是被人告发谋反,兄弟六人争相赴死。郑濂在京师,“我是老大,应该承担罪责”。弟弟郑湜说:“哥哥年老,我去辩白。”


明太祖见了说:“这样的人,会跟着别人谋反吗?”于是,宽恕了他们。


洪武十九年,郑濂又遭陷害被捕。堂弟郑洧说:“我家称为义门,前辈有兄长代替弟弟去死的,我能不代替兄长去死吗?”后在街市被斩首。


呜呼,这在那些为钱财、房子而亲情反目的人看来,又会做何感想?


接力主持孝义持家


郑氏家族到郑文嗣这一代已十代同住,郑文嗣治家有方,一文钱一尺布都不私占,朝廷表扬了他的家门。

郑氏家规规定,每代以一人主持家政。郑文嗣死后,堂弟郑大和接着主持家事,治家严格而又友爱……


郑氏家族名气最盛,是到郑濂这一代。郑濂得到明太祖的赏识,郑氏兄弟由此闻名。


洪武二十六年,东宫缺少官员,皇帝命令朝中官员举荐孝悌忠厚的人,大家都推荐郑氏。太祖说:“其同里的王氏也学郑氏的家法。”于是征召两家年龄三十岁以上子弟,都前往京城,提拔郑濂的弟弟郑济和王懃为春坊左、右庶子。其后又征郑濂的弟弟郑沂,从平民直接提拔至礼部尚书。郑濂的侄子郑幹任御史,郑棠任检讨。其余任官的还有数人,郑氏更加显赫。


“173人出仕无人贪墨。”郑氏家族历宋、元、明三代,长达360多年,出仕173位官吏,无不勤政廉政,没有一个贪污的。朱元璋以郑氏家规168条做蓝本,制定了明朝的法律。


一部家规摇身一变成了国家法律,这也是世所罕见。


2015年5月、2019年7月,中纪委网站两次推荐“江南第一家”家风家规,家和万事兴,治国从治家开始,倡导良好的社会风气。


耕读世家独领风骚


“孝友出张陈之上,文章接吴宋以来”,这副书写在江南第一家师俭厅两侧柱子上的对联,生动概括了郑氏家族孝义代代传,文章达天下的丰厚传承。


75岁的郑定汉是郑氏家族第29世孙,家住郑宅,是江南第一家文史研究会的主要骨干,168条郑氏家规就是在他手中整理翻译而远近闻名的。



“不分家是家族团结的最好体现,我国历史上有三户家庭九世以上同居。另两户就是上联中的‘张、陈’。张为唐朝的张公艺,以‘百忍’九世同居;陈是宋初的陈兢,以十三世同居。但他们的同居史都没有郑氏家族久远,内部管理体系也没有郑氏家族完善。为什么?无论张公艺,还是陈兢,都是世袭领俸禄,只有我们郑氏家族是耕读传家,所以才更为久远,十五世同居。”


郑定汉说,下联中的“吴、宋”是历史名人,吴就是吴莱,宋就是宋濂。郑氏家族人才绵延不绝,两位儒学大师的悉心教导功不可没。


郑氏宗祠紧邻白麟溪而建,简朴大气。这座始建于南宋的建筑,只在明朝的时候有过一次大规模的整修,目前基本保持了明朝的建筑风格。正门两边墙上十个大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耕、读,跨越千年传递了这个家族矢志不渝的治家准则:对国家忠心、做人诚信、孝顺父母、兄弟谦让、廉洁朴实、勤耕苦读。


郑氏宗祠集中了各个朝代的许多匾额和对联,积淀了丰厚的文化,每块匾、每副对联后面都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宋濂亲手栽种的柏树苍翠挺拔、脱脱丞相题写的“白麟溪”苍劲有力、建文帝的传说妇孺皆知……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郑义门所荟萃、传承家族文化的精髓,在千年后仍闪耀着仁智的光芒。



胡长孺:理学名贤 刚介有守


记者 章果果


“这就是我们祖先胡长孺,文才很好,他是第二个胡公,永康胡氏除了胡则他最厉害。”永康西城街道山下村,68岁的胡廉三仰望胡长孺的塑像,言语间有小小的自豪。


胡长孺塑像旁边是进士廊,进士廊旁边是胡氏宗祠,墙壁上画有“壁嶂龙山胡氏五朝十榜十三进士世系详图”。没错,胡氏一门,在北宋熙宁四年(1071)到南宋咸淳十年(1274),短短203年间,出了13个进士。


咸淳十年,胡长孺与兄弟胡与权、胡之纯同科进士。这是南宋最后一次科举考试。5年后,南宋亡。和所有秉持气节的读书人一样,胡长孺拒绝为元蒙做官,退隐永康深山中,结庐读书著述。


9年后,元朝廷下诏求贤,派官员在深山中找到胡长孺,强迫他去了大都,任命为集贤院修撰。胡长孺不事权贵的性格,注定与当权者格格不入。此次被“强起之”的仕途,对于胡长孺而言,就是一贬再贬。因不合宰相意,被降为扬州教授;因得罪权贵,再次被降为台州宁海主簿。在宁海期间,遇上大旱,朝廷派宣抚使脱观察来巡防赈灾。脱观察从募集来的150万贯钱中拿出25万贯,藏于府库。胡长孺料想脱观察想把这笔钱据为己有,于是趁他去邻县巡访时,把25万贯全部取出,赈济灾民。脱观察回来取钱时,他递上赈灾花名册,说:“钱都在这里了!”他因此再次被贬。


在宁海期间,胡长孺办了许多大案,《元史》中有几则,冯梦龙《智囊全集》里也有载。


1314年,胡长孺以病辞归,隐居杭州虎林山中,传道受业解惑。他的学问是朱熹一脉,为儒学正宗,为人光明宏伟,一时学者慕之,如饥似渴。胡长孺的文章也很厉害,金舂玉撞一般,因此“海内来求者,如购拱璧”。他写的墓志铭也是明亮辉煌,“照耀四裔”,然而,胡长孺十分爱惜羽毛,如果不是自己看中的人,即便以一斤黄金换一个字也不给。


友人赵孟頫就在他这里碰了个壁。他请胡长孺为罗司徒撰写一篇墓志铭,酬劳极高。然而,胡长孺憎恶罗司徒是宦官之父,一口回绝:“我岂宦官作墓志铭者乎?”即便那时,胡长孺家中已断粮一日。


以上一则,是明人陶宗仪《辍耕录》的记载,作者评价说:特立独行,刚介有守。1325年,胡长孺正衣冠端坐而逝,享年75岁。


如今,胡长孺墓地已无处可寻,塑像和进士廊是新建的,意在激励后人。胡氏宗祠里挂着“理学名贤”牌匾,是宋濂所题,可见宋濂对其之推崇,《元史·胡长孺传》也是宋濂所著。“每年春节,我们山下村的灯笼上都要写‘理学名贤’四个字。这四字唯独山下村的灯笼上有,永康别的地方都不敢写。”胡廉三说。


鲜为人知的是,胡长孺还是宋元时期的书法家,他的一则手札被收入《停云馆法帖》,与赵孟頫、鲜于枢、倪瓒作品一起,流传后世。


胡长孺的堂兄胡之纲、胡之纯,都以经学文章而知名,人们称他们为“三胡”。



潘希曾:与大太监斗智斗勇


记者 季俊磊


潘希曾是什么人?也许大伙儿并不知道,但一说到明朝大太监刘瑾,或许很多人从各种影视剧片段中看到过这号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人物,而潘希曾就是反对他擅权的重要人物之一。据《明史》记载,潘希曾是金华人,官至兵部尚书。现在在武义县白洋街道湖塘沿村大通寺还有墓葬遗存。


昨天,记者来到湖塘沿村,在村支书陈益亮的带领下寻访潘希曾墓。“就是这里。”当记者听到陈益亮说这句话事,并没有发现潘希曾墓,一座正在翻修的大通寺映入眼帘。陈益亮介绍,大通寺创建于唐咸通八年(867),至今已有1100多年历史,在寺庙一侧是被当地人称之为“牛山”的山,潘希曾墓便在此处。


记者看到,原先山脚下的墓道已经成为村民日常行走的大路,旁边建起了民房。在墓道前头有一块由乌龟驮着的石碑,但由于年代久远,经过风吹日晒,上面的文字已经无法看清。沿着墓道一路走去,石马、石羊、石虎、石翁仲,依然矗立两侧。


奇怪的是,在墓道尽头,记者并没有看到潘希曾的大墓,反而是一幢平房挡住去路。陈益亮说,幼年时他曾在山上看见过潘希曾墓,在他的印象里,它在牛山的中间位置。记者绕过平房,试图进山查看,可山间丛林密布,根本无路可走。只是在山前,立着“武义县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武义县作家协会主席鄢子和是湖塘沿村人,他说,潘希曾7岁便能吟诗,弘治十五年(1502)高中进士。他从小钻研吕朱理学和“北山四先生”及兰溪大儒章懋等婺学精髓,是明招文化的忠实追随者,一生经历明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受到朝廷表彰厚葬。一生留存诗文集《竹涧集》《奏议》等文字收入《四库全书》。他所作诗文多写交游、记游、咏物,直抒胸臆,感情真挚,新颖别致。


他入仕时,正逢刘瑾、马永波等“宦官八虎”把持朝政,明武宗是“坐皇帝”,而虎头刘瑾是“立皇帝”。潘希曾在就任兵科给事中时,曾上书皇帝远小人亲贤良,被刘瑾视为眼中钉,把他发配湖广、贵州调查边防粮储。后来,刘瑾公然向地方官索贿,被潘希曾严词拒绝。刘瑾火冒三丈,对潘希曾施以廷仗,险些丧命,还被革除官职。所幸正德五年(1510)刘瑾被控谋反,明武宗对其施以千刀万剐之刑。不久后,潘希曾被重新启用,负责全国河道治理。


鄢子和认为,潘希曾是一个忠孝、廉洁、勤政为一体的清官。他去世当天还在主持两场选拔全国人才的庆典,办完正事准备休息时悄然离世。


记者在湖塘沿村走了一圈,向村里的老人打听,大多数人都知道牛山上有个潘希曾墓,但都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葬在武义。晨钟暮鼓,或许正是大通寺中的阵阵梵音,才让颠沛一生的潘希曾选择长眠于此吧。


黄 溍:绣湖鸿影来 诗书传百世


记者 张海滨


黄溍,元代著名文学家,字晋卿,世称金华先生。黄溍是元代“儒林四杰”之一,在元代文化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他一生著作颇丰,是宋明理学高峰时期的代表性人物,培养了诸如宋濂、王祎等一批著名学者。王祎称之为“一代之儒宗 百世之师表”。


史书载,1277年,黄溍出生在义乌稠城的绣湖之畔。如今,绣湖已成为公园,周围是义乌的繁华商业中心,当年的黄溍府第早已不见踪影。问起在公园休息的人们,绣湖一带的老居民大都知道黄溍的一些事情。现在,义乌有很多人在研究黄溍文化,准备筹建黄溍纪念馆。


黄溍的出生很特别,传说童氏梦见有一大星坠落于怀中,于是有了身孕,过了24个月才生下黄溍。黄家是义乌的名门望族,但他好学自律,从小就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13岁时,他写的《吊诸葛武侯辞》一文得到当时著名学者刘应龟的赏识,将黄溍收为学生。成年后,黄溍以文闻名四方。但是由于元朝统治者长期废除科举制度,直到1301年,黄溍才被举荐为教官。


1314年,元朝正式恢复科举制度。第二年,黄溍成为元代恢复科举后的首批进士,到台州宁海县当县丞。在《元史》中,黄溍为官的记载比较详细。在台州,很多煮盐户仗着有背景,到处横行,肆意祸害百姓。黄溍通过查访民情了解这些情况后,虽然在查案过程中阻力重重,但他坚持依法严惩了这些人。


有一个人的后母与和尚私通毒杀自己的丈夫,但是她反而诬告这个市民杀死了父亲。黄溍微服私访,弄清了该案的真相,最终为其申明冤屈。


黄溍当了十六七年的父母官,为官清廉,深得民心。1331年,55岁的黄溍应召入京,凭借自己的名望和才学,一步步成为一名二品南人官员,在整个元朝历史中也是少数。


黄溍擅长写各种文体,他的诗词文藻优美,随心而发,或寄情山水,登楼怀古,抒发所见所感;或针砭时弊,热切真挚,反映社会现象,关心民生疾苦。四库全书收录有《黄文献集》10卷。


黄溍还是一个书法大家,为不少碑、帖、石刻等题词作跋,如《跋李北海永康帖》《跋苏公父子墨迹》等。义乌市志编辑部的傅健保存着一本《行书灵隐大川济禅师塔铭》和《楷书黄庭经》,里面各有一幅黄溍的真迹。


1350年,74岁的黄溍荣归故里。在义乌,他完成了《日损斋稿》三十三卷、《义乌志》七卷、《笔记》一卷等。1357年,黄溍在绣湖边的宅第逝世,享年81岁。追封江夏郡公,谥号“文献”。


在义乌,历史上多次兴建纪念祠亭,大都已消逝。据说,稠城镇第一小学就是以前黄大宗祠的所在地。用来纪念黄溍及其六世祖黄中辅的“二贤祠”,也毁于日寇的炮火下。

  

记者 季俊磊


叶万五,《元史》中给他的定位是“婺州贼”,可纵观史料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抗元起义的义士,性质和朱元璋一样。


据史料记载,蒙古族在灭南宋的过程中,进行了野蛮屠杀和掠夺,使许多无辜的人民被杀害或被掠为奴。统一后,又推行民族统治政策,对江南政治上加强统治和奴役,经济上加重剥削,自然激起人民的强烈反抗。元朝短短89年(1280—1368),从忽必烈问鼎中原开始,各地起义便不断涌现,粗粗计算不下百次,婺州叶万五起义就是其中之一。


《元史》中对叶万五的记载只有一句话,说的是:他在武义县拉起了一支万人队伍,杀掉一名千户之后,元朝廷派江淮省(今苏州北部地区)平章事一位名叫不邻吉带的将领率军讨伐,至于结果如何并未提及。查询史料发现,不邻吉带是忽必烈帐下大将,讨伐一支未经正规军事训练的乌合之众,成员基本上都是农民,胜负可想而知。


诸如叶万五之类的农民起义军都有一个基本套路:杀官、开仓、分粮,但缺乏军事谋略和队伍建设,要想获得最终胜利很难。但从侧面反映,当权者至少应该让百姓吃上饭,不然就会出大事。

记者 张海滨


厉文翁(1202—1265),字圣锡,号小山,东阳市横店镇夏厉墅人。厉文翁为官四十载,善于谋划边事。他在川蜀和苏浙皖赣都当过官,经军御敌,理狱治民,均颇有建树,为一代名臣。


夏厉墅村曾称夏厉市村,由厉宅、赵宅、马祖3个行政村组成。厉文翁的祖上极为显赫,自夏厉始祖厉文才起,仅进士,唐有5名,宋有22名。当年建在洋溪(今横店镇屏岩境内)的厉府,号称东阳五府(厉、何、乔、马、葛)之首。


南宋绍定元年(1228),厉文翁的父亲厉模负责蜀地漕运,厉文翁跟着父亲辗转奔波。端平元年(1234),蒙古灭金后,铁骑南侵,由湖北入四川,厉文翁与父亲竭力守卫成都。时任宰执的葛洪、乔行简对厉文翁赞赏有加。


厉文翁在淮泗上任的第二天,元军就逼近城下。厉文翁激励将士开关杀敌,俘获了不少敌兵。宋元两军在都梁相持不下,厉文翁派勇士在夜里用绳子拴住人放下城墙,冲破敌阵进入泗州城,命令泗州守将出城夹攻。元军大败,泗州、都梁两城得以转危为安。


厉文翁深得宋理宗器重,被委以重任。上朝辞行时,呈上《进君子退小人疏》和《安辑淮民疏》。皇帝夸赞他语言清朗,顺便问及其名“冉翁”的来历及含义。皇上说:“我替你将名字的第一字换一下,叫‘文翁’吧。”


厉文翁博学多才,虽多历戎行,身居高官,但以未中进士为憾。年过半百的他两次请求参加考试,终于在宝祐元年(1253)进士及第。1253至1258年,厉文翁还在家乡设立屏山书院,可惜的是,书院在清嘉庆时已消逝。

记者 季俊磊


王余庆,在《元史》中只有一句话,说他与吴师道同郡,曾任江南行台监察御史一职。记者翻阅多方史料、地方志发现,他还先后任职宣文阁数十年,是元代著名书法家康里子山的门客。钱大昕《补元史·艺文志》中有收录其部分文稿,黄宗羲所整理的《宋元学案》说其出自“北山四先生”之一的许谦之门。


早年间,王余庆游历大都(今北京),那时候朝政大权由排斥汉人的伯颜把持,甚至建议皇帝杀光张、王、刘、李、赵五姓汉人。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身为汉人的王余庆很难在朝廷中谋得一官半职。当时,元朝皇室信奉佛教,很多官员都是经过番僧举荐入朝的,但他坚持自己的儒学思想,断然拒绝了这样的方式。


元顺帝登基改元后,伯颜被杀,脱脱升任丞相,一改往日气象,恢复儒学治天下。在康里子山的建议下,改奎章阁为宣文阁,王余庆游历近十年后入仕……


不甘心碌碌无为的王余庆调任江南行台监察御史,负责江浙、江西、湖广三地官员的政务监督。据史料记载,王余庆是继周伯琦、贡师泰之后第三位出任该职的南方籍宣文阁官员。后来元明交战,王余庆持节广州,死于任上,他的坟墓还遭到乱兵破坏,尸骨无存。


因为他是当世大儒,明朝义士徐焕、赵侃为他重新建了一座空坟。宋濂还专门用小篆为他撰刻墓门,并作哀诗:“剪纸难招御史魂,峦烟瘴雨但空坟。纵然有诗题新篆,谁守扬雄死后文。”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