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⑩期

2019-12-10 15:40:00

来源:

作者:

吕祖谦:丽泽世所宗 明招屹千年


记者 许健楠


明招山,冬。山野蜡黄,岁月荒寒,树影斑驳中,一块巨大的照壁若隐若现,上书“明招讲院”四个大字。800多年前,多少莘莘学子、文人雅士不远万里来此求学、论道。

一切,只因吕祖谦。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他是中国思想史上坐标式的人物,宋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历史学家,金华人,世称“东莱先生”。他跟朱熹、张栻并称“东南三贤”。清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全祖望曾说:“宋乾淳以后,学派分而为三:朱学、吕学、陆学,朱学以格物致知,陆学以明心,吕学则兼取其长。”吕祖谦的吕学因在婺州,而称为“婺学”。

三足鼎立,相对于朱学和陆学,曾一度“婺学最盛”。

古刹晨钟暮鼓 寄托豪迈担当

丽泽渊源世所宗,明招千年耸丘封。吕祖谦这一生,办了丽泽书院和明招讲院。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王文政说,丽泽书院和明招讲院,好似婺学的两座灯塔。根基在婺城,分支在武义。

其中,丽泽书院是“南宋四大书院之一”,在宋代,书院就是全国最高等级的学府,丽泽书院便类似于现在的北大清华。只可惜,位于金华市区的丽泽书院曾几度辉煌,终在时代变迁中归于茫茫尘土。而要寻觅吕祖谦绵延数百年的遗风和遗存,必去明招讲院。

吕祖谦与明招山的缘分,因孝而生。他的家族墓就在这里,他的两段明招岁月,都为守墓而来,一次丁母忧,一次丁父忧,总共待了6年时间。

宋代士大夫普遍有一种家国情怀,以天下为己任。吕祖谦即便是丁忧,依旧以苍生为念,教化世人。与晨钟暮鼓、琅琅书声为伴,多少生离死别,化为山水间的著书立说、传道授业。一边为家尽孝,一边为国尽忠。

环顾四周,一片肃静。这个古老庭院的力量,在于以千年韧劲弘扬了教育对于一个民族的极端重要性,在于一位知名教育家的豪迈与担当。

春花秋叶、夏风冬雪,三两间耕读屋舍,实在令人神往。明招山,本就是一座浙中名山,大咖云集。说起来,吕祖谦该感谢两个人。一位是阮孚,“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之子,他舍宅建寺,这才有了1600多年的古刹明招寺,明招讲院就在寺庙的环抱中。另一位是德谦禅师,原先当过金华智者寺的住持,他一来,把明招寺办成了浙中西部乃至福州等地六大寺院的禅宗祖庭。

婺学、禅宗在此兼容并蓄,交相辉映,发扬光大。青山有幸,因为吕祖谦在明招,朱熹来了,刘清之、陆九龄来了,陈亮、叶适也来了。朱熹先后两次把自己最看重的长子朱塾送到吕祖谦处,拜他为师,并对儿子说:“敬重吕老师,要像敬重父亲一样。”

他第二次在明招讲院讲学,前后近三百人来问学……王文政说,葛洪、乔行简、徐邦宪都是他的学生,巩庭芝家族一门五进士,其中两个是他的学生,马光祖的思想也深受吕学影响。

学派“三足鼎立” 一度“婺学最盛”

在宋代,婺州大地发生了一个史诗般的蜕变,当一个丰盈的生命,遇上一片博大的土地,最终演绎出了一段完美的历史传奇。

吕祖谦倡导“孝悌、忠信、明理、躬行、尊祖、敬宗”等理念,强调“德教为本”及诚信等,学生做不到,就令其退学。他的教学讲究一个“实”字:“讲实理,育实材,而求实用。”吕祖谦《官箴》阐述的为官之道,重在一个“廉”字,“清慎勤实”对于今天执政的官员来说,依然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因此,800多年后,吕氏家规及吕祖谦的思想登上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和客户端。

著名的“鹅湖之会”,好比是当年中国思想界的“华山论剑”,朱熹和陆九渊都来了,吕祖谦是发起人和组织者,若没有这份号召力与影响力,怕是难以成事。当年,陆九渊考进士时,吕祖谦是考官之一。他看了陆九渊的答卷后,极为欣赏赞叹,对其他考官说:“此卷超绝有学问者,必是江西陆子静(陆九渊)之文,此人断不可失也。”这么说来,吕祖谦还是陆学代表人物陆九渊的“伯乐”。

无论是朱熹、张栻、陆九渊,还是陈亮、叶适、陈傅良,他都友好相处,相互切磋探讨学问,正是由于他博采众长、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才使得婺学成为一个兼容并包、开阔宏大而得儒学正传的学派。

墓前怀古:此心安处是吾乡

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吕祖谦以多病之身,用心观察、仔细记录金华各种物候现象。日复一日,寒来暑往,他记录了金华20多种植物开花的时间和具体状态,也记录了首次听到春禽或秋虫鸣叫的情况。历时588天近20个月,集结成凝聚其最后心血的《庚子·辛丑日记》。

日记终止于1181年农历七月二十八日。次日,吕祖谦病逝,年仅45岁。巨星陨落,哀声一片。朱熹、陈亮、陆九渊等人都为他作祭文,给予极高评价。他死后,葬于明招寺西南。

墓前,宽大的三级拜台,拾级而上,青砖斑驳,古树参天,一片素净。此心安处是吾乡。“墙竹生夏阴,风荷留宿露。解衣一盘礴,此岂不足付。”这是吕祖谦的第二个家。

心安、心谧这一对居士夫妇,来明招寺修行已有十二载,日复一日,诵经弘法、打扫庭院。他们说,先生自在人心。浙师大人文学院的学生,每年都会来墓前缅怀;在港澳台,不但有众多“吕粉”,也有不少学者研究吕祖谦……

图为金华一中校园雕塑《吕祖谦讲学》 黄泽振/摄

“东南理学推儒宗,奇迹明招朱吕同,明礼义,知廉耻,前贤昭示振颓风……”如今,明招小学书声琅琅;湖海塘畔,建设中的丽泽书院,欲重焕昔日荣光。吕学文脉绵绵不绝,生生不息。

乔行简:东阳寒门走出一代名相


  记者 张海滨


寒窗苦读,金榜题名,官至左丞相,位及人臣……乔行简的一生堪称草根奋斗成功的典型,更是寒门学子崇拜的励志榜样。 

乔行简小时候家里很穷,望子成龙的父母竭尽所能将他送到吕祖谦的门下读书。乔行简很珍惜这个机会,学习非常刻苦。在中进士前,他是当地有名的穷秀才,为了省出钱来买灯油,每天都过着缩衣节食的生活。

南宋绍熙四年(1193),乔行简进士及第,步入官场。出身寒门的乔行简由于没有背景,加上直言不讳,不愿与为官不仁者同流合污,很多年来都在基层官职上徘徊。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乔行简从未放弃显露自己才华的机会。

1224年,宋理宗即位。宋即位之初,他就发出求贤、求言二道诏书,想要提拔一批有能力的年轻官员。乔行简就给当时的丞相史弥远写信,请求宋理宗效仿宋孝宗行服三年的丧期。同时,乔行简还谈了自己对人才的看法,提出进贤途径应当扩大而不应当缩小,进言途径应当开放而不应当阻塞……

乔行简的这次上书得到了皇帝的赏识,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此后,敢言、善言的乔行简,一次次通过上书来表达自己对时政的看法,其中大部分都得到采纳。

南宋王朝为了一隅之安,选择向金国俯首称臣。宋理宗即位后,朝廷上就有官员喊出了“收复中原、北伐”的口号。但是,在金国的重重打压下,南宋早已国力空虚,根本没有北伐的能力。乔行简上疏曰:“臣不忧出师之无功,而忧事力之不可继。”认为“国既不足,民亦不堪。臣恐北方未可图,而南方已先骚动矣”。提出要先励精图治,把国家的国力提升上来,准备好了再去攻打金国。事后证明,乔行简提出的方法是完全正确的,不过在当时,对他的评价也经历了一个从“卖国贼”到真知灼见的过程。

在得到宋理宗赏识后,乔行简的仕途也不是一帆风顺,经历了多次挫折,甚至因为失误还被免职过,但是他一直保持昂然向上的斗志,最后官至左丞相。

乔行简重视人才,支持教育事业,有时候还会亲自给学生上课。位居高位时,他依然礼贤下士,喜欢向朝廷推荐有才华的人,其中很多都是当时有名的德才兼备的隐士。

淳祐元年(1241)二月,乔行简在家中去世,享年86岁。赠官太师,谥号文惠。

乔行简《闰余帖》局部 其纸本册页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乔行简的宅第在东阳县城东南孔山下,亦曰乔宅园。山左有孔山堂,右有双岘楼,临溪有水馆钓台,皆宋理宗御书匾额。东阳市志办副主编吴立梅说,乔行简的府第旧址就在东阳城区城廓南弄西侧,东阳婺剧团宿舍处,如今已无遗存。乔行简的墓在城东街道和堂村更楼下自然村北面的东永一线西侧碑牌坞(今称祠堂坞),1998年,乔氏族人进行过重修。

徐侨:明白刚直士 实心行实政


  记者 张海滨



南宋名臣徐侨是著名政治家和理学家,后世评价其清白做人、敢于担当,“以实心行实政”,因而深得百姓拥戴。

史书上载,徐侨是义乌靖安里龙陂人。古时的靖安里龙陂,就是现在的佛堂镇王宅工作片一带。徐塘下村徐侨塑像旁的菜地里,村民徐金相正在松土。说起徐侨,徐金相滔滔不绝。徐金相说,徐侨在整个义乌都很有名,可惜很多有关徐侨的东西在“文革”时被毁掉了,现在看到的都是新建的。

沿着五洲大道往前走,就来到了桥西村。仿古重建的“徐大宗祠”非常气派,占地约1200平方米,既是村文化礼堂,也是徐侨文史纪念馆。

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徐侨考取进士,调任上饶县主簿,并拜理学大师朱熹为师,深得赏识。朱熹称他为“明白刚直士”。

徐侨的仕途跌宕起伏,几起几落。他在每个职位上都以实心行实政,深得上司赏识、百姓称颂。嘉定十一年(1218),徐侨赴任途中发现灾民流离失所,饥寒交迫,命令开仓济民。有官员害怕担责,提出官粮赈灾须行文上报批复核准方可实施。徐侨怒斥道:“赈饥如救溺,怎能按照常规文书往返,迁延误事!”

罢官后,徐侨回到义乌,先住在城西街道何斯路村南面的五云寺僧舍,过着隐居山林的生活。后来,又迁到赤岸镇赤岸一村东岩,办“东岩书舍”,一住17年,阅卷著书,讲学交友。

在赤岸一村冯孝祠堂东侧100米处的东岩山的岩壁上,如今还有一块繁体阴刻“东岩庵”,据说就是徐侨所题。

端平元年(1234),徐侨再次应召入朝。没想到,见面就与宋理宗发生了一场冲突。看到徐侨的衣服、鞋子又脏又破,皇帝就问徐侨近年来是不是过得很清贫?徐侨回答道:“臣不穷,陛下才是真正的穷。”皇帝问:“我怎么穷?”徐侨说:“陛下不立太子,疆土一天天地缩小;权贵宠臣当政,将帅没有才能;旱灾蝗灾接踵而至,盗贼四起;财政开支没有限度,国库空虚;百姓遭受横征暴敛而贫困,军人因被搜刮而心生怨恨;大臣们结党营私而天子日益孤立,国家濒临危亡而陛下仍不觉悟。所以说臣不穷,陛下穷。”听了徐侨的话,宋理宗幡然醒悟……

徐侨解印归里后,朝中参知政事葛洪、丞相乔行简都主动为他请求俸禄,徐侨一再坚辞不受,甘于清贫。徐侨还为子孙后代立下严格的家规《徐氏家范》。

1237年,徐侨以宝谟阁待制致仕,11月病逝于家,享年78岁。朝廷评价其“资禀清劲,气节委特”,谥号“文清”。《宋史》曰:“若其守官居家,清贫刻厉之操,人所难能也。”

徐侨的为政思想,史家总结为“以实心行实政”。2016年9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文章《浙江义乌徐侨:以实心行实政 以清简传家风》。义乌设立徐侨纪念馆,创作了廉政婺剧《徐文清公》,将徐侨的廉政思想和生平事迹全面展示,让更多人感受徐侨的崇高品格。

徐道隆:大丈夫立志如柏


  记者 汪蕾



1275年,南宋王朝风雨飘摇。这一年,元军沿汉水进入长江,势如破竹,逼向浙西北,而前方溃败的宋军逃逸而来,又扰乱乡里,尤其是安吉州(今湖州)形势更为危急。宋帝见此情形,说:“安吉州知州赵良淳乃一介文官,而此地又接近元兵囤积之处,若非文武双全、智勇兼备的人,应该难以担当防守之责。”朝廷聚议之后,下旨命徐道隆带兵前去镇守。

徐道隆是武义人,但如今已经很难找到与他有关的遗迹,武义县博物馆收藏的徐道隆墓碑或是唯一一件旧物。在当时,徐姓作为武义第一大姓,徐道隆可谓是名门之后,祖上世代簪缨。宋理宗宝祐二年(1254),徐道隆以恩荫入官。

徐道隆官至大理寺少卿、浙西提点刑狱,与文天祥同朝为官,同为正三品,受命于危难。

徐道隆到了安吉州后,先安定局面,将为首扰乱者杀一儆百,同时加强城防,积极御敌。元军来到城下,徐道隆领兵应战,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士气大振,果然大败元军,元军弃甲曳兵,被徐道隆率兵追杀了十余里方才逃脱。此战大捷,南宋军威重振,元军心有余悸,不敢再犯。

元军忌惮徐道隆,遂避开安吉州直扑临安,大军直逼临平皋亭山。惶惶中的南宋朝廷赶紧发金牌,召徐道隆回京。徐道隆觉得安吉州刚平定,可与临安成犄角之势,若此时放弃可谓前功尽弃,犹豫不决,但朝廷催促得紧,连发两道金牌。不得已,徐道隆只好奉旨领兵回京。

当时从安吉州到临安的水陆两路皆有元军屯驻,道路阻绝,徐道隆决定由太湖经武康到临安勤王。领军乘船出临湖门,在宋村停泊时,听闻元军已攻入安吉州,知州赵良淳投缳殉国,徐道隆唏嘘不已。

南宋德祐二年正月初一,徐道隆被元军追上,一场殊死战斗展开——

临湖门外,他指挥300人拼死力战,直到箭矢用尽、枪槊折断,全军覆没。徐道隆手持宪节,决意殉国,其长子徐载孙、幼孙也随其一起投江自尽,舍身成仁……大厦将倾,非一木之能支,悲情壮志,日月可鉴。

三日后,临安沦陷。

朝廷下令追赠官职,赐“文忠”谥号,并在安吉州为其立庙,恩荫子孙。因徐道隆死后尸身不全,朝廷特赐金头,归葬正身,可谓哀荣甚盛。

徐道隆幼时在花园读书,却目不窥园。他说:“桃李繁华,何足钦羡,唯有古柏,历四时而不改柯易叶,孔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大丈夫立志当作如是观。”徐道隆殉国后,家中两位夫人思二子尚幼,遂折掌柏两枝,各插其一于庭院。双柏茁壮成长,后裔炽昌,徐道隆这一脉就被称为“柏徐”。

王 万

  记者 季俊磊


《宋史》卷四百一十六 列传第一百七十五

王万,一个生长在濠州(今安徽凤阳)的浦江人,用现在的话说,可以称他为乡贤。身处南宋的纷乱时局中,他所思所学所想都和当时的现状有关,特别是善于研究边防事宜。或许在他看来,那时候的战争一触即发,必须随时做好防御准备。

那时,金国刚刚灭亡,由于王万博闻广识,朝廷里很多人都知道他,纷纷向他请教国家振兴的策略。

不久,三路元兵压境,吓坏了宋理宗,急忙颁布罪己诏。当时负责起草罪己诏的大臣吴泳根据王万的意见起草,不仅皇帝能接受,百姓听了也很激动。

说到用兵策略,王万也有独到的见解。他建议,以五千人组成一个屯,一个屯里安排一个将军和两个副将,以路为单位设置一名大将,然后由制置司(主管军务的机构)统一管理,还建议朝廷军队在无战事时耕种荒田,以补充军粮。另外,他觉得打仗不能仅仅依靠正规军,还要积极组织地方上的民兵、百姓,给立了功的封官,这样才能众志成城。

他的这些意见被朝廷采纳,皇帝还授任他为枢密院编修官,后又兼屯田郎中,实现了当初建议中的部分事项。后来他被差遣台州任知府,遇到百姓击鼓就立刻升堂审理,台州被他治理得很好。

由于政绩优秀,他升任尚右郎官兼崇政殿说书,很快又担任监察御史。当时史嵩奉旨进京拜相,王万知道其人善于玩弄权术、卖官鬻爵,便上书抨击他。可是大局已定,加之史嵩势力庞大,他的建议并没有起效,反而被贬为大理寺少卿。至此,他好像看透了官场的黑暗,朝廷多次授官,他都推辞了,直到去世。终其一生,王万始终言行一致,发自内心地为国建言献策。

史嵩被罢相后,皇帝想到王万之前的上书,不禁感慨,王万有古人直言谏政的风骨,治理州郡廉洁公正,有古人仁爱的遗风。

张 枢

  记者 汪蕾


《元史》卷一百九十九 列传第八十六 隐逸

张枢,字子长,婺州金华人。

他与父亲张观光都是当时有名的文化人。张观光是临安人,娶了金华潘氏女。时当宋末元初,国家动荡,张观光感慨着“杜鹃亡国恨,归鹤故乡情”,一路南下举家来到金华定居。因为颇有学识,到元十三年,他被授为婺州路教授,是金华的首任学官。

张枢自幼聪明,外祖父家的万卷藏书,全都被他拿来阅读,过目不忘。年纪稍长,张枢就能挥笔成章。有人询问古今沿革、政治得失、宇宙之分合、礼乐之废兴,乃至帝号官名、岁月先后,他都清清楚楚,了如指掌。他写文章,必推求阐明经史记载,以辅助教化,尤其擅长叙事。

张枢的词风雅明快,却又带着国仇家恨:旅人睡醒后“放燕子归来,商量春事”,却又在西湖边感叹“怎知人、一点新愁,寸心万里”……有九首词被收录《全宋词》。

张枢也不乏读书人的道义担当。“北山四先生”之一的许谦收张枢为弟子,为他的才学称奇,两人不以师生相称,而以好学之友礼待。有了这段求学经历,张枢“摒弃浮华,讲求实效,学业日益精纯”。他曾取三国时代史事撰成《汉本纪列传》,附以《魏吴载记》,著成《续后汉书》七十三卷。临川危素称赞此书义例设置精密,可作为给皇帝讲课用书,朝廷就把他的书收藏在宣文阁。浙东部使者前后九次上奏章推荐他。

有感于宋之亡国,史籍只记载殉国的将相大臣,而低级官吏、士卒、妇女之殉节者,多不加著录,张枢遍访故老,旁采笔记野史,广泛搜集资料,写成了《宋季逸事》。

南宋亡国后,张枢两次请辞元朝委任。元至正三年,元下令儒臣纂修辽、金、宋三史,名相脱脱以监修国史身份任都总裁,征辟张枢为本府长史,张枢极力推辞不接受。至正七年,再次征召张枢,张枢又回避不接受。使者强迫他起程,到了杭州,张枢坚决推辞而回。

次年,张枢去世,享年57岁。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