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赵志皋:大器晚成 鞠躬尽瘁

2019-12-13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赵志皋1.png


  赵志皋(1524—1601)居明万历朝内阁首辅年,是兰溪建县以来职位最高的乡贤。赵志皋不但文才出众、品行高尚,政治上也颇有建树:万历三大征全胜,居中调度有功;清廉忠正,当国十年,不植党不怙权,传承了清献公赵抃的清白家风。

  兰溪城南赵氏一时名动天下。如今,赵清献公祠及祠后告天台,成为兰溪最具魅力的文化地标之一,探花巷与六洞山栖真寺留下许多赵志皋故事,只可惜在上华街道樟下园村原有他的墓葬,仅存两匹石马守护

  明王朝从中兴到衰败

  他两任首辅

  赵志皋活到78岁,算长寿,却是典型的大器晚成。他25岁中举人,此后会试屡试不中,但意志从不消沉,反而积极进取,求学拼搏20年,终在45岁时高中探花(一甲第三名),授翰林院编修。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日后还能位居明朝首辅,且当上首辅时(1594)已70高龄。

  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万历内阁首辅张居正,与赵志皋是同龄人。张比赵小一岁,20多岁进士及第,官运亨通。赵初入官场,张已经位极人臣。万历初年,首辅张居正欲将赵志皋收入门下,赵却不为所动。万历五年(1577),张居正父亲去世后,发生了震惊朝廷的夺情闹剧,附庸们借故不让张居正返乡守孝。此时,赵志皋等人公然站到张居正的对立面,结果被放至广东副使,三年后又利用京察之机贬谪了他的官职。

  56岁的赵志皋从岭南回到兰溪,寄情于山水,本想居此休闲养身,咏诗作文,以度余年,但政治宦海风声依旧不绝于心。万历十年(1582)张居正病逝,清算如疾风骤雨般展开,59岁的赵志皋得以重返政坛。在南京五年,任国子监祭酒等职。估计赵志皋年纪太大,没能引起皇帝注意,安排他在南京任闲职。

  万历十七年(1589),赵志皋被内阁首辅申时行看中,调任北京为吏部右侍郎,进入朝廷中枢机关,为日后登上顶峰做了铺垫。

  他两次出任内阁首辅,总计有八年两个月,病逝于任上(曾数次请求退养,一连上章80多疏,神宗皆不准),经历了明王朝从中兴到衰败的蜕变。

赵志皋:告天台.jpg


  探花巷边兰江依旧

  栖真寺里大典镇宝

  赵志皋病逝于北京家中,神宗为其辍朝一日,赠太傅,谥文懿,归葬横山香清湖堡,即今上华樟下园村。

  不过,现在村里已经没有赵志皋的墓,唯剩两匹高约1.5米的石马,在村边菜地相向而立。430年过去,村子变化几许,而它们依旧经风历雨。

  虽然墓在樟下园,但很多村民都不知道赵志皋是谁,甚至连名字都没听到过。有村民说,该村基本没有姓赵的人,也并非赵氏后裔聚居地。今年612日,首届赵志皋文化研讨会在兰溪召开,会上不少人建言重修赵志皋墓地及赵志皋故居、灵洞山房等。

  兰溪文史专家胡汝明曾发文,写过明代五阁老与灵洞山,其中提到,明代有吴沉、赵志皋、王锡爵、张位、叶向高等五位内阁大学士先后驻足灵洞山,留下多篇优美感人的诗文和多处古迹遗存。

  赵志皋素有山水之癖,青年时即慕灵洞山之美,常徘徊其间。赵志皋从翰林院贬往广东,任职途经兰溪,以所积官俸购下灵洞山之地。三年后遭谪官归家,在栖真教院旧址上筑灵洞山房隐居。每日焚香静坐,诵读诗书,自在逍遥。其间,赵志皋拓天池泉,建半山亭、莲花庵,还曾循灵洞山东岭而下探得无名溶洞,取名为玉露洞。两年后他复出南京任职,公务之余,编辑《灵洞山房集》刊印,从此灵洞山名扬天下。他出任首辅期间,仍念念不忘灵洞山和灵洞山房,对兰溪山水非常眷顾。

  当时,由其资助的栖真寺重建完成,赵志皋向万历皇帝生母李慈圣皇太后请旨,颁得佛家经典永乐《北藏》一部,小寺得供佛家大典。此部《北藏》于1959年由浙江图书馆收藏,已被列为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是不可多得的国宝。近年来,每年六月初六都会举行栖真寺晒经节,影响颇大。洞源村正与浙江图书馆联洽,希望能迎回整部《北藏》在栖真寺安放。

  把视线从灵洞拉回到兰溪,与赵家相关的遗迹,最有名的当属告天台与探花巷。

  赵抃为政清简,做官不讲排场,匹马入蜀,只以一琴一鹤相随,赵志皋是赵抃第十九世裔孙。告天台由赵佑卿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所建,是南阳赵氏家族祭祀赵抃的场所,地势高视线好,成为兰溪古城地标,现为兰溪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赶到时,恰逢赵氏祭祖,这才得以进入告天台内室,里面有赵抃清正廉明的家风展览。室内没有电,房门平时也不开放,貌似入内参观不容易,但告天台随时可以登临,凭高远眺兰江风景。

  下了告天台,下面有一条百余米长的探花巷——巷名源自赵志皋当年高中探花。巷宽仅一米,两边古建高大,有20多米,因此小巷子里显得有点狭窄、昏暗。这里离兰江与西门很近,当年估计也算是江景房。在兰溪水运全盛时代,沿江三五十里,入夜灯火辉煌,舳舻百里,应是何等繁华……

  如今,旧地重访,我们难以免俗地一声喟叹:循吏于今惟胜迹,何人到此不低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