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梅执礼:孤忠殉社稷 枫邱血尚丹

2019-12-06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李艳 文/摄

1583471018(1).png

  《宋史》卷三百五十七  列传第一百十六

  时下热播的网剧《庆余年》,剧中人物梅执礼,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梅执礼是北宋崇宁五年进士,官至户部尚书。和剧中人物诚惶诚恐、心虚胆小,因投靠太子而被皇帝派人劫杀不同,真实的梅执礼为官刚正严明,不避权贵,心系百姓,是一位和岳飞、文天祥齐名,铁骨铮铮、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

  历史如此戏说,是对历史的不敬,更是对民族英雄的大不敬。

  “我只需保持我自己的为人”

  梅执礼,字和胜,婺州浦江人(今兰溪梅江)。梅执礼生活在北宋动荡的年代,敢于直言,非常有个性。

binary_middle (2).jpg

  有人向宰相举荐梅执礼有贤能才干,宰相因为从来没有与之谋面而感到遗憾。梅执礼听到这件事后说:“因别人的话而得到的东西,也必定会因为别人的话而失去。我只需保持我自己的为人。”始终不去谒见。

  弄虚作假、假公济私,拉关系、走后门,贪财无赖、为非作歹……种种无理要求,都因梅执礼的驳奏而未能得逞。宦海沉浮,梅执礼终不改其刚正不阿本色。官可以不做,但人格不能丢。礼部侍郎、翰林学士、礼部尚书、户部尚书……梅执礼历任多职,以其“刺头”的个性,还能一路升迁,也堪称奇迹。

  “靖康耻”当年,以身殉国

  在官场嫉恶如仇的梅执礼,非常知民间疾苦。在被免职后重新启用,担任安徽滁州知府期间,国家盐赋出现亏额,滁州百姓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苦于强行摊征税物之苦。梅执礼不顾自己刚刚“起死回生”,仗义直言:“这里比不上苏杭一个邑,但食盐赋税却比粟粮赋税多数倍,百姓怎么能承受?”

binary_middle (1).jpg

  梅执礼请示朝廷,诏命减免二十万,滁州人民都感谢他的仁德,为其立像。在梅执礼离任时,依依不舍,夹道欢送。

  北宋后期积弱难返,最后甚至连宋徽宗、宋钦宗两个皇帝都被金人俘掠……这就是历史上最惨痛的“靖康之耻”。

  就在靖康耻当年,梅执礼还密谋救驾计划,后以身殉国,年仅48岁。

  金人围京都,失守时,金人用天子作为人质,要求索取数百上千万的金帛,“和议已签定,只要如数满足我们所要求的,就奉送天子回京”。梅执礼与同事陈知质、程振、安扶等主管搜求财货,四人深知金人欲壑难填,又同情百姓贫困,严词拒绝。

  哪个朝代都有吃里扒外的小人,过去结怨的宦官知道战乱缺粮,告诉金人:“城中七百万户,所搜取的还不到百分之一,只要让百姓用金银换取粮食,应当有愿意出钱的。”

  金人愤怒,传呼四人大加斥责。金人问谁是长官,程振怕梅执礼获罪,就上前说:“我们都是长官。”金人更加愤怒,先把他们的副官带上来,各打一百杖。梅执礼等人据理力争,不久遣送还京。快到城门口时,金人在后面喊:“尚书且止,有元帅台令。”四人于是下马跪地听令,被金兵依次击颅而亡,并割下头颅悬挂在城头。一代忠良,壮烈殉国,时间正是靖康二年二月。

  史载“天宇昼冥,士庶皆陨涕愤叹”。

  故土难觅后人影

  梅溪是兰江最长的支流,因附近村庄姓梅而名,蜿蜒十里,文风鼎盛。

binary_middle.jpg

  “原浦阳南乡(即通化湖塘里)之水……经梅尚书宅前,溪以姓得名,曰梅溪。溪口小桥侧原有‘上马亭’,相传为梅公上马处。”兰溪市香溪镇原人大主席徐国富是梅江人,对梅江的历史典故如数家珍。

  故土依旧,“上马亭”却早已不复存在;梅溪在阳光下泛着金光,依然潺潺流淌,梅街头村中却再难觅后人。

  “十里梅溪,八里梅街。当年因梅姓而名,但现在没有一户姓梅。” 梅江镇文化站工作人员李庆余研究梅氏文化多年,他说,梅执礼幼年丧父,家境贫寒,由母亲胡氏一手教导,抚养成人。当初,宋钦宗、宋徽宗相继被俘出城,梅执礼一介文官,根本无法阻止,他哭着回家见母亲:“ 主辱臣死,何以生为?” 母亲说:“ 忠孝难两全,汝受国厚恩如此,宜刳心上报,慎勿以老人为念。”

  梅执礼被金人杀害后,村中以及周围一带梅姓人家四处逃散,现分散在婺城区罗店、竹马,浦江岩头西黄村,兰溪诸葛万田村,武义梅岗村等地。

  虽然村中已难觅梅执礼后人的身影,但说起梅尚书,村民人尽皆知。71岁的凌士先住在村中老街,对梅执礼很是崇敬。“梅尚书很勇敢,了不起。他管人口、管经济,公正严明,很受老百姓爱戴。”

  青山有幸埋忠骨

  梅江当地流传一个很广的说法。“从县城到黄茅山下金刚肚,共有18个梅执礼的墓,形式、大小都一模一样。”

  黄茅山下金刚肚是目前已知较为明确的梅执礼墓址所在,可惜,墓穴已荡然无存。墓碑现存放在梅街头凌姓祠堂内,这也是目前已经发现的唯一一块梅执礼墓碑。梅执礼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和故土相伴,见证千年沧海桑田,翻天覆地。

  兰溪诸葛万田村是梅执礼的后人居住地之一。2012年,村中心地带的花园内塑起了梅执礼的雕像,村文化馆还建起了梅执礼生平馆。“梅执礼是抗金名臣,我们为有这样的先人而自豪。”这位和岳飞同样悲壮的民族英雄,其后人最大的心愿,是尽快修复梅执礼墓,供人凭吊。

  明初名臣、“天下文章第三”的张孟兼有诗《过梅节愍故宅》:“梅溪倘可作,吾此溯微湍。力罢千金括,谋回万胜銮。孤忠殉社稷,乱石葬衣冠。依约曾栖处,枫邱血尚丹。”

  明代开国文臣、著名文学家宋濂对梅执礼予以极高的赞誉,撰文曰:“执礼之事尤光明俊伟,是盖无忝于溶者,使狗鼠小臣不泄其谋……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悲夫!”

  先生之风,悠悠千古,山高水长。

  哪里人:婺州浦江人(今兰溪梅江)